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九章:横生枝节

字体:16+-

第十九章横生枝节(1/3)

小葫芦被顾长明的话戳中要害:“你看我这身体不就是先天不足之症,还用得着装?”

“凶手只抓那些有不足的孩子,你只能委屈再装一个其他的。”顾长明认真回答,没有半分轻视的意思,“这临时帮忙的,只求尽力。”

“要我说抓的都是孩子,还是身体不好的,多半是要干非常歹毒事情的。我和小凤凰虽然也是旁门左道的,太损阴德的却是绝对不沾的。”小葫芦刚才还在好好走路,忽然就变得一瘸一拐的。走出一小段路,他再回过头来看顾长明,“你能看出破绽吗?”

瘸子不是这么好装的,顾长明见过假装腿脚不好,或多或少会有些破绽。小葫芦以前肯定装过,而且不止一次,还是那种明明走不好,还非要把足弓往里面拐的走路姿势。顾长明知道自己是找对人了。

“小凤凰会跟在我后面对不对?”小葫芦闻着身上的臭气,没觉得有什么后悔,“做成了这件事,以后小凤凰还不乖乖听我的话。”

“她怎么说动你来帮忙的?”顾长明其实知道小凤凰离得不远,没准还在偷听他们的对话。

“齐坤门里大部分也都是孤儿,小凤凰说除了那个大宝,其他被抓走的多是小乞丐。没爹娘的孩子就要吃苦吃累,丢了性命也没有人帮衬一把吗,所以我就来了。”小葫芦定神看着顾长明,“你知道小凤凰花了多少功夫,才能暂时来开封府找你吗?”

顾长明这么聪明,早想到小凤凰在曲阳县的任务失败,又受了重伤。当时同门等于是把她当成弃子给丢下了,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她又像没事人一样出现在眼前。齐坤门如同小葫芦刚才所言,虽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地,也绝对不是善茬,小凤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啧啧啧,你看你明明想到她的艰难,一不问二不猜的,以后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不就方便推得一干二净。天底下的男人多半如此,连芝兰玉扇的长明公子都不例外。”小葫芦顶着个孩子的驱壳说得却是老气横秋的话,又是夜神时分,听在耳中有些阴测测的感觉。

这激将法用的时分巧妙,奈何小葫芦的对手是顾长明,偏偏不吃这一套。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眼神平静,嘴角柔和,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

小葫芦偷偷用手捶胸口,小凤凰啊小凤凰,我也是为了你尽力了,你看上的这个实在太难应付了,以后你自求多福吧。

“我会亲自问问她的,等这个案子破了以后。我想她也不需要假借别人之口来说给我听。”在小葫芦以为试探失败的瞬间,顾长明开口了,“她能够留下来的确不容易,我希望没有其他的横生枝节才好。”

小葫芦本来是试探的那个人,反而被顾长明又给绕进去了,什么叫做横生枝节?他一路掐着大腿也没想明白。

“为什么要等到案子破了以后,难道说一个大姑娘还不如你的案子重要?”小葫芦这次能够确定

小凤凰靠近了,他们有独特的手法,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把消息传递给同门。比如说小葫芦第一次见到顾长明时,在其脖颈一侧看到的痕迹,非但能够确定是小凤凰留下的,还能知道此人非敌即友,可以相处。

“案子更加重要,因为这件案子牵涉到的是十几条孩子的无辜性命。”顾长明想到被关在柴房里的江婶。如此算来,大宝反而才是最可怜的那个。“据我们所知被抓走的孩子里面有一个叫大宝的也是腿脚不好,他是被亲生母亲以十贯钱出卖的。”

“哦,那他最倒霉。”小葫芦在这个问题上,意见与顾长明一致,“这样的话,还救他回来做什么,等着被出卖第二次。回头我看看,还是资历不错的话,带回齐坤门去****。”

“别胡闹。”顾长明停下脚步,看到了那天遇到的那群小乞丐的头目,“小葫芦,就是这里了。”

小老大事先知道顾长明要过来,很是高兴。上次受了这位公子的恩惠,公子还答应帮忙把小兄弟们找回来。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初次相见,小老大还是相信公子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一定能够做到。

“公子,你带了朋友过来。”小老大刚想和小葫芦打招呼,忽然哇哇大叫起来,“这是从哪里捡来的,脏成这个样子,我们讨饭的都没这么臭。”

小葫芦本来还不信的,一看小老大全身是补丁衣服,脚上的鞋子尖破了个大洞,脚趾头都露在外面。那张脸虽然有些黑,也绝对不是他这样一头油水的狼狈。

“你肯定不是这一片的叫花子,哪里天灾活不下去逃到开封府的吧,还是个瘸子。”小老大这一通数落没有半分客气,“公子是让他跟着我们混吗?如果真是这样,先找个地方用水先刷上三五遍才行。”

“他这样不是更像小乞丐吗?”这一次顾长明算是虚心请教了。

小老大听公子说话客气,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尊重过,脸上都生了光:“公子既然问了,我肯定要好好说。我们讨饭的,虽然有了上顿没下顿的,衣服也是靠别人施舍或者从垃圾里捡的。但是你一身油腻恶臭的话,谁还肯把钱扔给你。公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们相隔十来天总要找地方洗干净,才能走到人前去。这位小兄弟离得远远的,那些小媳妇大姑娘就能捂着鼻子吓跑了。估计都不用等三天,能活活饿死。”

小葫芦站在后面边听边磨牙:“顾公子,他说的这些话,你原先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如果是故意整他的话,顾长明肯定是得罪不起。那个戴果子,多半就是这厮使坏,故意在他身上弄了这么些个恶心的东西。

“我是真不太清楚,委屈你了。”顾长明看着小葫芦的眼神都能放小刀子,要是再说戴果子的确做得有些过了。今天的任务就别想完成了,小葫芦能一路杀回去,和戴果子拼个你死我活。

“我不委屈。”小葫芦有些明白顾长明要派给他

的任务了,“我是和他们混在一起,然后等对方来抓走我?”

顾长明知道小葫芦是个能干的,自己都会举一反三,真是省心。

“那我只有腿脚不好,恐怕还不够。”小葫芦反过来给顾长明分析,“他们已经抓了十来个孩子,对瘸子都见惯不怪了,一定要加点料。要不这样,如果加上不会说话,是不是几率还会大一些。”

说完,小葫芦开始给顾长明比划手势,做得还真有模有样。他没想到旁边的小老大也会手语,两人你来我去的直接聊上了。

“以前有个叫二妞的,天生不会说话,她教我们用这个和她说话。我觉得有意思就学了些,不过她没活过去年冬天,寒症死了。”小老大放下手来,“其他人大概都不会了,还好我能记得些。公子,这位小兄弟是自愿当饵,帮忙去抓坏人的吗。可我看他的个子小,力气也不大,真被抓走了,怎么脱身呢?”

“不用担心,他有特别的本事。”顾长明没有把小葫芦的秘密都说出来,“只要你们相处的自然些,他就容易成事,其他的都由我们来安排。”

“我先带他去洗洗,那你开始和我打手势就行,这个秘密目前就你知我知公子知道。要是都知道了,我怕也瞒不住坏人了。”小老大带着小葫芦离开,一路给他打手势,“你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二十几个小兄弟,你要是到时候害怕了就喊人,舌头还长在你嘴巴里,我们总能把你救出来的。”

小葫芦彻底保持沉默,他肯定是装的太像了。小老大不嫌弃他又脏又臭的,还在他的脑袋上揉了几下,很好心的还想要牵着他的手,被他默默的避开了。

“小凤凰,辛苦你了。”顾长明站在原地,向着黑暗的某一点低声说了一句,仿佛有风,又仿佛是特别轻盈的足音,小凤凰的身形出现在光线中,笑吟吟的看着他,“你刚才都听见也看见了?”

“没有,你让我离得远些,我只负责能保持锁定小葫芦就行了。”小凤凰一歪头,娇俏的看着他,“明天一早开始行不行?要是真让我这会儿就跟着,我也没有意见。”

“明天一早,让小葫芦先适应一下。”看小老大的样子,小葫芦肯定很快能够融入那边的。

“那你不告诉我,去哪里跟着他们?”小凤凰见顾长明往回走,连忙紧跟其上。

“从曲阳县到开封府,你没过来都能联系上小葫芦,这种小事不用多问,我相信你的。”顾长明的嘴角不自觉的往上轻轻一卷。

小凤凰正好走到他的侧面,看到那若有似无的笑容,心口微微一痒:“顾公子,案子破了,我能不能要个奖赏?”

“可以。”顾长明想都不想一口答应。

“随便什么都可以?”小凤凰挨近了些,几乎可以闻到顾长明衣衫上的皂角清新,“肯定不会是坏事,我保证。”

“所以,我说可以。”顾长明心念一动,照着刚才小老大做的动作,抬手揉了揉小凤凰的头顶。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