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七章:原形毕露

字体:16+-

第十七章原形毕露(1/3)

戴果子立刻察觉到顾长明的脸色不好,想必是宫中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连忙换了口气只说正事:“小凤凰已经回来了,还把小葫芦带回来。我听柳姑娘说过小葫芦不是孩子,只是个长得像孩子的成人?”

“是,这种恶疾虽然稀少,也不是只有他这一例。区别在于他的脸长得天真,连嗓子都保持了童音,所以比其他患病者要容易生活的多。”顾长明听到小葫芦被带回来,想着总算有一件事情是在他的预计之中了,“先找柳雪竹过来,我有点事情要告诉他。”

戴果子一听和柳竹雪有关,连忙问道:“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顾长明回过头来,正好站在光线交界的位置,半张脸藏在暗处,让别人看不清他的神情:“对柳竹雪来说,应该算是好消息。”

虽然没有抓到杀死柳致远的凶手,在柳竹雪心里,父亲就是因九皇子而死的。她一个孤身女子,肯定是不能报仇,更不可能对他们提出非分要求,求顾戴两人想办法为她报仇。曾经柳竹雪在顾长明面前提起过一次,眉宇间褪去了柳家大小姐的天真娇憨。

“连自家兄长都只字不提的事情,领着用父亲性命换来的官位,高高兴兴的走马上任去了。我又怎么能够奢望别人牺牲来助我完成夙愿。”柳竹雪有种直觉要是她硬着头皮提出了请求,顾戴两人可能会出手,那也不过是鸡蛋碰石头,毫无意义。

然而柳竹雪一天天憔悴下去,戴果子尤记得在曲阳县初见时,虽然柳竹雪也是与父亲负气离家出走,姿态骨子里依然是骄傲的千金闺秀。现今面容还是一样,眼神却已经完全变了。

“那我去喊她过来,我觉得她跟着在做事能够分分心,比先前天还话多些了。要不你多给她安排些任务?”戴果子算是有商有量的。

“你放心,小葫芦来了以后,很多任务等着我们分头去做。到时候,你别喊苦喊累就好了。”顾长明的嘴角轻轻一划,那笑意却没有传到他的眼睛里。

戴果子略微担心,向前踏上一步,试探着问道:“顾长明,你没事吧。”

“没事,走了一圈有些累。”顾长明不想和戴果子的目光接触,飞快转过身去往书房的方向而去。

戴果子一回头见到小凤凰鬼鬼祟祟的倒挂在那里,这个女贼的轻功是真好,非但他没有察觉到,连心绪不稳定的顾长明也没有发觉两人的对话中多了一个听者。

“他一回来就要见柳姑娘?”小凤凰问了一句奇怪的话,“他不是说等小葫芦来了,会有重大的安排吗?为什么他不是来找我呢?”

“你就省省心吧。”戴果子就差飞白眼给小凤凰了。

“为什么是我省省心?”小凤凰用眼睛瞪他,“你把话说清楚。”

“你别像只蝙蝠一样倒挂着,我们还能好好说人话。”戴果子没好气的直哼哼,眼见着小凤凰腰肢一扭,无声无息的落地,“你以为连我都能看得

出来的别有用心,顾长明能够不知道。他性子好,不会当面给你难看,你好歹也收敛一点,能不能别见着他就是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

“我哪里有!”小凤凰强烈抗议道,还是忍不住用手摸摸嘴角,她当真有做得这么明显?嘴巴一圈都是干干的,根本就没有口水,戴果子骗人!

“还有一点,顾长明对柳竹雪好,是因为柳竹雪遇到了大难,我们都想多照顾着她一点。你也别忘记了,你重伤躺着一动不动的时候,是谁不计前嫌照顾你。就算顾长明真的和柳竹雪成了一对,也轮不到你来眼红。”戴果子说完这些,虽然够解气,自己心口也是酸酸的。

小凤凰被戴果子说得憋气,又很清楚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索性别转过头一溜烟的跑了。

戴果子在原地露出个很是无奈的笑容:“其实也轮不到我眼红,我比你要有自知之明的多。”

柳竹雪很快收到消息,过来书房见顾长明。

顾长明正在喝一盅热汤,出门赶得及,回来才发现整整有十个时辰滴水未进了。当时心里头牵挂着更加重要的事情,等一坐到自家书房的宽椅上,才听到肠胃全体都在抗议。

“顾大哥,你的脸色不太好。”柳竹雪见他连一盅汤喝到一半都想要放下来,连忙阻止道,“我知道越是累越是不想吃东西。你以前是怎么和我说的,不管有天大的事情,只要让自己先不倒下来,才能继续往前走。今天又轮到我把这句话送给你了。”

顾长明微微侧头一笑,把热汤三两口全部喝完,优雅的擦一擦嘴角:“你这么快能够振作起来,我们都很替你高兴。”

柳竹雪低头轻笑:“怎么果子也说了类似的话,你们是担心我真去出家不成。放心吧,放心吧,我都想明白了,以后不再说这种傻话,否则师父听到也要数落我一大通,又要让我抄很多遍的佛经。我还是自己先放宽心才好。”说完还念了两声佛。

“容旭死了。”顾长明趁着那明艳的笑容还没有收拢,把这个消息说了出来,“死在了太后的长**中,我亲眼见到了尸体。不会有假。”

柳竹雪沉默不答话,两只手却紧紧抓住了扶手椅的两边把手,用的力气过猛,以至于指甲全是白的,血色全部退了下去。

“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现在都可以问我。但是过了今天,我们把这件事情就锁起来,便是再提到容旭也和你无关,你不要去想曾经和他的冥婚之约,什么都不要想,听明白了吗!”顾长明知道柳竹雪的轻松都是装出来的,一提到容旭的名字,整个人就要原形毕露了。

“为什么不让我提,不让我想,我已经不要求为父亲,为柳家上下无辜死去的几十口人报仇了。但是连念头也要全部掐断吗?”柳竹雪不敢松手,整个身体因为激动发软,生怕一旦松手,人会顺着椅子滑落到地上。

“我答应太后,为她找寻当初给

九皇子下陷阱的真凶。太后同时答应以后再不会为难你,你可以留在开封府,也可以天下游历,没有人会成为你的阻拦。”顾长明刚才对戴果子说,这是个好消息,如今看到柳竹雪的反应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判断错误了。

这个好消息像是一把锐利的刀,精准无比的插在柳竹雪的旧伤口上,又快又狠,鲜血淋漓。虽然有人告诉柳竹雪,这是帮你把坏死的部分割走,让你能够更快的恢复,但是痛彻心扉。

“都是为了我,否则的话你可以不要接下这么棘手的案子。”柳竹雪明白,要是连太后都查不出来的凶手会是多么难破解的悬案。顾长明完全可以不用淌这浑水,然而一旦答应,就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再没有后顾之忧。

顾长明又笑了:“虽然我说的确是为了你而答应,你听了会对我感恩,我还是想说,你在里面起的作用最多只有三成,还有七成是我自己想要接这个案子。”

太后有句话说得很对,宫里的势力再大,一旦到了民间,像是一滴墨滴在了大海河川中,除非消耗极大的人力物力,否则事难办到。更何况,太后对九皇子做下的这些,始终是在瞒着皇上的情况下进行着。

至于皇上到底是还真不知道,还是按兵不动,顾长明暂时没有想要刨根问底的念头。

“我见到容旭的尸体,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顾长明本来是可以根据死人现场,推断出凶手大致的画像。而容旭等于是发疯之后的自杀,但是那具尸体充满了戾气。本来容旭病变后,杀了多少人,他是算不出来了。仅仅是柳家已经够数。

“顾大哥,你觉得是哪里不对劲?”柳竹雪强行平缓自己的心境,顾长明这话说得认真,柳竹雪明白多半还是在安抚她,不想让她过于内疚。想要报答这份恩情,只有努力帮顾长明把案子破了,也等于是把自己的心结彻底破了。

“容旭的案子和我们在找的那些失踪孩子可能是并行的案子。”顾长明见柳竹雪有些疑惑,在桌面上浅浅画了一条长线,“容旭在直线的那头,孩子在这头,同时往前推进,最终会汇集到中间的这一点。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推断,具体还要看接下来的情况如何。”

柳竹雪点一下头道:“多谢顾大哥把宫中这么隐秘的事情带回来告诉我,如果两件案子如同你说的,最终是同一批人在操控,那么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破了案子。”

“你们一不是官差,二不是衙门,躲在书房里案子长案子短的,我在外面听得直倒牙。”小葫芦隔着门,在外面大声的说话,“我和你们说,虽然你们是明,我们是暗,也不代表我们留下来就能随便你们欺负的。小凤凰真心想要帮忙,我也愿意来帮忙,你们为什么又要说她的不是!”

柳竹雪一听,这是同门来诉苦了,可是她和顾长明都在书房里谈话,还有谁能够欺负到伶牙俐齿的小凤凰?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