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五章:一招无用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一招无用(1/3)

柳竹雪醒过来的时候,书架外面很安静,她以为自己是起得最早的那一个。谁知道外面两个男人的耳力都很好,她才轻轻一动,戴果子先出声儿了:“柳姑娘,我还以为你会是我们中间最睡不着的。这都午时了,你才刚醒过来。顾长明还以为你中了迷香会有如此凶残的后遗症。”

“我没事,那个迷香不伤身体。”柳竹雪昨晚是和衣而卧,站起来也不过是用手抚了抚头发。走出书架,见到屋中半边都被日光所笼罩,淡淡的金色,把眼中的景象渲染的很是动人,把脸上的尴尬都给抹去了,“这是你们顾家的书房?”

“只是我的书房,父亲的另外设了一间在院子的另外一头。”顾长明想到父亲的那间书房,常年拉着厚厚的窗帘,父亲有时候进去就是一整天。他长大以后进去过几次,不太喜欢那种阴冷的感觉,里面堆的都是陈年案件的卷宗,所幸每次进去似乎都更少了一些。直到父亲辞官后,这些卷宗又被尽数搬回到提刑司去了。

由记得上次顾长明说顾大人在书房中留下书信后就音讯皆无了,柳竹雪感觉顾长明如此疲于奔波行走在外,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找寻父亲的行踪,“顾大哥,既然司徒岸是为了逼我回家才弄出你是杀人凶手的假象,那么你师兄会不会根本没有死?”

“但愿如此。”顾长明把戴果子带出去,让柳竹雪方便梳洗一下,很快有下人送来吃的。顾长明让可靠的人外出去打听了下,是否还有官差继续要捉拿他的消息。

等到确切的回信来了,说外面风平浪静,无事太平。司徒岸知难而退,忽然收手了?柳竹雪少年天真,以为不会再有事,一扫眼底阴霾,这一顿饭吃得比往常都饱足,戴果子等她吃完了才问顾长明:“怕是一招无用再起新招吧?”

柳竹雪看到顾长明点头,胸口一堵,方才吃的那些似乎都堆积在那里上不去也下不来:“你们刚才怎么不说?”

“有危险也是我们去扛着,难得见你笑一笑,就没直说了。”戴果子手里握着个鸡腿啃得正香,“你才是最安全的那个,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已经对顾大哥下过手了。”柳竹雪看向戴果子,“下一个是你?”

“哎哟哟,柳姑娘太看得起我了,便不是在开封府,我戴果子又值当什么,要大内侍卫对我下手?”戴果子说得眉飞色舞的,“哪怕是抓了我来要挟你们,我看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司徒岸能够待在皇帝身边,肯定没这么蠢吧。”

柳竹雪刚想放下来的一颗心,忽然被重重的抽起:“还有一招,他们还有一招的。”

顾长明比她早想到,此时还反过来安慰道:“柳大人是朝廷命官,虽然说皇上身边的人高人一等,真要有起钥匙,柳大人未必就落在他之下。司徒岸在都城不能太肆意而为,哪怕他背后还有更大的靠山。”

“不能拿我父亲开刀

,还有其他的家人,我大哥,府中上上下下数十条人命。”柳竹雪边说边快要哭了出来,“果子,顾大哥,我心神不宁,能不能再回去一次?”

柳竹雪嘴上是询问,右手已经拿了放在旁边的融雪剑:“我回去看看,如若无事最好。”

“如果你父亲在家,依然要把你绑了去嫁给死人呢?”戴果子恨得牙齿痒痒的,这个笨丫头怎么一根筋到底,不碰南墙不回头的!

“我可以当面与父亲言明,我不愿意,死都不愿意。”柳竹雪直往外冲去。

“还以为是个温柔娴静的个性,这会儿看起来比炮仗好不到哪里去。”戴果子已经自觉跟了上去,柳致远要是能够说得通,一开始就根本不会同意,更不会在柳竹雪好不容易归家后,用迷药迷了她的心智,关在地下密室中。

两个尚不能自保的人都去了,顾长明看着书桌上被戴果子吃的乱七八糟的酒菜,在心底叹口气站起了身。说好做一年跟班的呢,戴果子看起来比他更像是大爷呢。

不过顾长明也不像此事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要带柳竹雪离开很容易。昨晚上,戴果子把能骂的都骂完,睡在里间的柳竹雪也安睡了,他问过果子同样的话。

“果子,柳姑娘要是离开开封府会安全的多。虽然许的婚事是皇室九皇子,可天下之大,找个能够安生过日子的地方还是不难的。只是她会愿意吗?”顾长明想到柳竹雪曾经也是锦衣玉食养大的,安生的地方很多,能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却也是稀罕的。

“她不是已经勇敢的走出来过一次吗,这一路上从来不添乱,比那些所谓行走江湖的女子要更加干净利索。”戴果子是自由自在惯了的,有些视角比顾长明看得更透彻,“如果她觉得这样就是苦累,你听过她抱怨吗?”

“不抱怨未必就是喜欢。”顾长明从来不抱怨在外条件艰苦,但是心里依然觉得在家时才是最好的。

“但是谁也不会喜欢嫁给一个死人,嫁给一块灵牌的,别说是什么皇上的亲弟弟,就算是皇上,说要嫁给一个死的……”戴果子的嘴上被一本飞过来的书砸个正着,他说得太顺口,有些言辞过激。最后那一句幸而没有说出口,要是让孙友祥听到,至少能够让衙役按住抽他二十板子。

“你前面说的都对,什么都比嫁给一块灵牌来的好。”哪怕下半辈子都是身份显贵的九王妃,那也是个守活寡一辈子的苦差事。而柳致远获得的好处就远远不止这些,他是九王妃的父亲,素来又与太后交好。以后朝堂之上,绝对是说得上话的人,或许有一天还能够凌驾于包大人之上。

“柳姑娘要是在这件事上心软退缩的话,我想好对策了。”戴果子把拍在嘴上的那本书扔开,一股脑儿坐起来,“我们把她打晕带走,走得越远越好。”

“她不肯呢?”顾长明听果子说得轻松自在,很是羡慕他尚

有如此天马行空的决定,而不用做什么都瞻前顾后,想各种利弊关系。

“都说了是打晕了,管她愿不愿意的。”戴果子一双眼在黑暗中熠熠生光,像是黑色夜幕中的两颗明星。

顾长明比他想得要长远的多,柳竹雪固然不能嫁作冥婚新娘,也不能把整个烂摊子都留给柳家。有人可以给柳致远许诺下大好前程,富贵荣华,同样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柳致远的仕途从此以后每况愈下,官位不保。

这些都不是柳竹雪期望看到的。在曲阳县的时候,不过是在街边铺子听到柳致远生病的消息,柳竹雪都能急得团团转。然后在明知道可能是陷阱的情况下,直接二话不说的回来。

柳致远对女儿有利用之心,柳竹雪却是个乖巧孝顺的好女儿。

“你下不去手,我自己来,她如果要恨一个人,也让她恨我就好了。”戴果子满不在乎的把双手手臂往脑后一枕,他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不喜欢藏着掖着的。

柳竹雪想要骑马回去,毕竟是在顾家,昨天晚上是从后院进来的,那么该从那扇门出去?

戴果子已经追到她身边,走到她之前:“还愣着做什么,一起走啊。”

柳竹雪下意识再回头看去,见顾长明同样跟上来,心口一松跟着戴果子的方向而去。

戴果子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分明就是相信顾长明的能力,不相信他的。这次他倒是不眼红了,而是暗暗起了誓,总有一天戴果子也要做顶天立地一言九鼎的男人,让别人只看到说一不二的坚定。

“昨天晚上柳府出了那么大的动静,那一条长街应该都能听见,无论是谁想要对柳府下手也不会挑在今天的。”顾长明顿了顿才道,“太显眼了,一旦动手得不偿失。”

柳竹雪认真听了他的话,脚步明显缓下来。昨天密室坍塌的时候,她虽然没有此刻那么头脑清明,也记得很清楚,后院那一大片肯定是深陷下去,没有伤到人就是万幸。那些左邻右舍也都是朝中官员,今天陆续应该都会到柳府来一探究竟的。

至于这么头疼脑热的问题,留给父亲来向好奇的诸人解释,真是再适合不过。

“顾大哥说得对,我等到天黑了再回去。”柳竹雪一想到父亲焦头烂额想着怎么掩饰,怎么遮挡过去的画面,心情大好。

戴果子眼睁睁看着她原路返回,又朝着书房方向而去。他看向顾长明的眼神中都带着刀子,恨不得扎对方全身小窟窿:“你这张嘴死人都能说成活的,不适合做提刑司的,倒是很适合……”他故意留着后面半句不说,要顾长明自己讨着要他说。

顾长明却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意思,连眼角余光都没有多留给他:“白天不动手不代表就不动手了,晚上一行很有些危险,武功不好的就别去了吧。”

戴果子鼻子气得一歪,这里统共三人,武功最稀烂的就是他,这句话就是针对说给他听的!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