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四章:守口如瓶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守口如瓶(1/3)

大管事到的当口,顾家明也及时现了身,柳竹雪差点忘情扑过去,戴果子的站位也是恰当好处。没等大管事定睛看清楚,除了自家的大小姐,还有两个男人是谁。三个人仿若是从来没有出现过,消失在诸人的视线中。

直到离开一段距离,从脚底下传来的隆隆声才渐渐平息。柳竹雪忍不住问了一句:“我家不会全坍塌了吧?”

“最多只是后院地面坍塌,我看那些赶过来的人都是年轻力壮的,不会有事的。”顾长明知道柳竹雪不想伤到无辜之人。

“那个冲着我们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的人是谁?”戴果子没好气的在旁边哼哼,柳竹雪出来的时候没想和他抱一下,怎么顾长明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就上去了。

“那是我家的大管事,小门的钥匙就在他手里。我们可以不让他见到的,顾公子有一百种手法打晕他。”柳竹雪想了想道,“难道是为了珊瑚?”

“嗯,我们能够这么顺利找到密室带你走,要是再不现身的话,肯定会有人怀疑到你的丫环。你的丫环挺老实的,我怕令尊责罚她。既然大管事看到我们,就不会再怀疑其他的。”顾长明带着他们一路跑,开封府这个时候两边店铺还开门做生意,街上灯火明朗,他却有种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还去普法寺吗?”戴果子扬声问道,到底想好去哪里了没有,总不能一路跑吧,后面都没有人追过来。

既然确认此事与宫中有关,顾长明的心意和柳竹雪一样,不能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哪怕是佛门子弟。

“有个地方适合去的。”顾长明转个身,朝着城东的方向。

柳竹雪楞了一下:“我脚上的铁链不见了。”

“那边的锁头都开了,本来就不能再绑住你。”戴果子看她抓着铁链出来的时候就想要提醒了,当时不是情况混乱没顾得上吗。

“我这是傻到连最简单的都想不明白了。”柳竹雪低头苦笑,“父亲回来看到我不但跑了,还把家都毁了一半,还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呢。”

戴果子刚想说气死更好,毕竟是柳竹雪的亲爹,这话估计她听到不生气也会难受,还是少说为妙。

等顾长明兜兜转转的,又把他们带到另一处府邸的后院,双脚立定没有要马上进去的意思。

“我们这是走后院习惯了吗,和我说说这又是开封府哪位大人的府上?”戴果子来开封数天,也算是开了眼,知道此处不是寻常的民居。

“这,这不是顾公子的府上,前提刑官顾武铎大人的府上吗?”柳竹雪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看出端倪,顾长明深思熟虑额后把人带到自己家中来了。

戴果子摸着下巴发现个问题,敢情这官职越大住的越是简朴。那个胡文熙不过是国子监的监生,别院里还能养外室。到了柳竹雪的家,除开那个密室不算,明显要收敛的多。而顾长明的家,地方挺大,却也够朴素的。

“家父不喜欢看到五

颜六色的东西,从小也不允许我用那些,说是容易玩物丧志,不能专心读书习武。”顾长明倒是习惯了这些,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反正母亲过世后,家里就两个男人,连丫环都不进门的。

戴果子越看越发出啧啧的声响,突然来了一句:“我以前听大人说过,看起来太朴素的官员,要么大善之人一心为百姓为社稷,要么大恶之徒想要掩藏真相。”

柳竹雪真想用融雪剑给戴果子迎面一剑,手指习惯性去摸剑柄,才发现融雪剑留在家里没有带出来。

戴果子撩起衣服,从背后把藏在外衣底下的融雪剑抽出来:“我说呢一路上什么在背后硌得慌,差点把这个给忘记了。”要知道,融雪剑虽然轻巧也是硬邦邦的武器,要不是神经崩得太紧,怎么会背这么久都没想起来。

柳竹雪接过融雪剑手指都在发抖,像是握住了她的所有:“我没想到你们还帮我把融雪带出来了。”

“要不是在你的屋子里见到它,还不能确定你回家,以为你半路被人绑了。”戴果子其实心疼柳竹雪,好好一个千金小姐,怎么弄得有家回不得,被亲爹折腾的差点成了个傻妞。

夜色已深,顾长明没有喊醒府中的其他人,摸黑把他们往书房里一带,书房里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凑合先睡一晚再做其他打算。

顾戴两人把唯一的软榻让给柳竹雪,反正地上都铺着毯子,大老爷们没这么多讲究,随便一滚就能睡了。

软榻在书架后面,还能遮挡一下,否则柳竹雪在两人的目光注视下肯定睡不着的。

“顾公子,果子,我想说说话,你们睡了吗?”柳竹雪翻了几次身,小心的开口问道。

“以后不要喊顾公子了,显得太客套。你看你喊我果子,多好听。”戴果子觉得柳竹雪对两人的称呼差异太大了,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顾长明的跟班吧。

“那,那要怎么喊?”柳竹雪喊果子长果子短的倒是很顺口的,让她喊一句长明?肯定喊不出口,在脑子里想一想,都觉得后背发凉。

“喊顾大哥吧,果子还是果子,的确顺口。”顾长明一双长腿随意往地上一搁,毕竟是自己家,有种安心的感觉。

柳竹雪斟酌了一下,这个好像能够接受:“行,顾大哥,果子,我能开始说了吗?”

戴果子本来想问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吞吞吐吐的。幸好对方是柳竹雪,他还是很有耐心的。

几乎是同时,顾戴两人异口同声道:“说吧,听着呢。”

柳竹雪又沉默下来,隔了整整有一炷香的时间:“父亲给我许的亲事是本朝九皇子容旭。”

戴果子想的是九皇子什么鬼?皇上的第九个儿子?你爹倒是真没亏待你,嫁过去就是九王妃了,怎么还要弄到离家出走,回去又被关小黑屋的地步!

“九皇子不是年前暴毙了吗?”顾长明其实震惊到差点说不出话,从地上已经蹭的坐了起来,看着柳竹雪面前

的书架。

另一边的戴果子也被他的话给吓到了,那是原地跳起来的:“我耳朵是不是幻听了,你们两个的对话太诡异了。”

“不,顾公……大哥说的是,九皇子容旭的确在年前暴毙。当时所有给他医治未果的太医全部被盛怒的皇上下令处以极刑。九皇子是当今圣上唯一同母的胞弟,也就是太后的小儿子。”柳竹雪继续决定说了,就没有其他顾虑了,“太后因为此事,同样大病一场,如今尚未痊愈。”

“暴毙是什么病?总要有个源头,有个病因吧。”戴果子毕竟做过多年的捕快,问的还是很一阵见血的。

“宫中的消息封锁严谨,除了那几个掉脑袋太医,恐怕只有皇上和太后知道这个秘密了。”柳竹雪曾经问过父亲,九皇子明明年少健朗,怎么会一下子死的,而且还是病死的。父亲除了厉声呵斥让她不许多问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答案。

“这可就有些蹊跷了,儿子兄弟病死,心里头难受是人之常情,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里面肯定有见不得光的东西。”戴果子听柳竹雪的呼吸急促,好像是哽咽了两声,忍着没哭,“你继续往下说,你爹把你指给九皇子了,然后呢?”

要是书房中不是漆黑一片,顾长明想要给戴果子一记白眼,订亲给一个死人的意义何在。那不是正常的婚约,而是冥婚了。难怪柳竹雪想要离家出走,跑得越远越好。

“太后自从九皇子死后,连夜不能入眠,吃了许多药依然不见好转。然后九皇子头七那晚,太后梦见容旭双目流血哭着说尚未娶亲就此病故,死不瞑目。太后醒转以后,讨要朝中官员家中未曾出阁女儿的生辰八字,父亲把我的生辰八字也一并交了上去。”柳竹雪耳边听到奇怪的声音,好不容易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牙齿在打颤的动静。

书房中温度适宜,一点不冷,然而遍布全身的寒气从四面八方把柳竹雪包裹在其中,吸走她的体温,吸走她的亲情,吸走了更多连她自己都说不准的东西。

“直到父亲告诉我,我才知道在精挑细选的六个生辰八字中,太后选的是我。说是我和九皇子各方面都很契合。若是两人成亲,到时候不但太后的身体痊愈,九皇子在地府中也会过得安逸,并且投生到大富大贵之家。”柳竹雪嘴角往上弯了弯,“听起来是不是很好笑,这些却是父亲亲口所言,再一本正经不过的。”

“难为你一直守口如瓶。”顾长明只说了这样一句,把剩下的任务交给戴果子。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就听戴果子平躺着破口大骂了,他从九皇子,太后一路骂到柳致远。期间没有一句是重复的,还带着各种抑扬顿挫的节奏。

于是,书房中回**着戴果子的骂声,而另外两个人静静的听。柳竹雪在这样激昂的骂声中,呼吸平缓下来,沉入了安逸的梦乡之中。

这是离家出走以后,柳竹雪睡得最沉的一晚上。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