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章:仗义每是屠狗辈

字体:16+-

第二十章仗义每是屠狗辈(1/3)

一路被追赶的戾气在走近普法寺的瞬间,仿若被洗涤一空。戴果子以前不信这些,普法寺也不是规模很大的寺院,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闻到淡淡的香火气,全身都放松下来。他看向身边的顾长明,看到倦怠中开出的笑容:“你说这里和你很有渊源?”

“我生下来的时候先天不足之症,当时开封府的名医都说我活不过三岁。祖母不舍得我夭折,把我送到普法寺中。一鸣大师看了我以后,给我取了长明的名字,又在寺中客房住了几天,便让祖母带着我回去了。”顾长明的目光停留在院中一棵古树上,树冠坠满白色的小花,随风摇摆,“祖母归家后直到过世,坚持茹素,都是为了我。”

戴果子本来想问,那你这是都好了?嘴巴一张赶紧又给了自己脑门一巴掌,这么生龙活虎的站在面前的大男人,身体比自己都强健,哪里还能看得出什么先天不足之症。

“那这里的和尚都认识你,要是把你报了官呢?”戴果子越想越有这种可能,“消息传得很快,官府要是想要布下天罗地网,寺院也是一样的。”

“先跟我进去走走。”顾长明没有正面回答戴果子的问题,似乎压根没有放在心上,“别看寺院不大,山后的风景很好。”

戴果子哪里有心情去看风景,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候,顾长明也太沉得住气了。此时正好有个小和尚过来,看到他们两人,戴果子心里一跳,小和尚明显认出顾长明了,向着他双手合十行了个礼。

顾长明同样还礼:“我要在寺中住两三天,有劳小师父了。”

小和尚一句话没问,把他们从正殿边的山路带到后山,带到客房门口又双手合十。这一次连戴果子都忍不住还礼了,还真是不问世外事的清净好地方,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一句话。

“如果有人找我,请告知。”顾长明推开客房的门,“一人一张床,自己挑喝的水。”

戴果子站在窗口,能听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你是不是经常来?”

“差不多每年都会来,有时候案子纠结深处也会来,有时候心境太乱也会来。”顾长明与他并肩而战,“果子,你愿意站在这里,我很感激。”

戴果子一脸的别扭,耳朵都红了:“说什么傻话呢,我们一直在一起的,你杀没杀人还能不知道。我在大人面前立过誓一年都会跟在你身边。哪怕你真的……我也守在外面等着你。哎呀,仗义每是屠狗辈,你不懂的。”

顾长明比他高了半个头,伸出手臂搭住他的半边肩膀,一本正经的答道:“我当然懂,负心多是读书人。会绕着圈子骂人了。”

戴果子脸都开始烧了,他习惯和顾长明不对付了,这种称兄道弟的好感度,他吃不消的:“那我们就在这里等柳姑娘的消息。”

“我在想,柳少尹到底把柳竹雪许配给了谁?”顾长明想过很多种可能,当然开封府的富贵人家,戴果子一个都不认识。可是他心里有一杆秤,必定是极好的姻缘,柳少尹才会如此

紧张。

但是看柳竹雪的反应,就是从家里脱身而出,也不愿意嫁过去。他事先并没有听说哪家急着求亲,这突兀的选择到底从何而来?

“肯定是什么大官咯,没准还是个糟老头子。”戴果子一脸的忿忿不平,没见柳姑娘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详情,自己的爹把亲闺女当筹码给卖了。

“柳致远不是那样的人,只是为了眼前的富贵,目光不至于会如此短浅。”顾长明摇了摇头道,其中一定还另有隐,让柳竹雪难以启齿的隐情。

戴果子感觉胸口有把火在烧,灭不下去,索性提了门口的水桶跑出去挑水,解解火。顾长明看着他气呼呼的样子,虽然果子嘴上不承认,其实是个心很软的人。

另一边,三拨官差领着精挑细选的大犬,按照司徒岸的命令在大街小巷中追捕顾长明留下的气息,明明身带鲜血从胡文熙别院的后院一路而逃,怎么这些平时嗅觉灵敏的畜生,只会团团转。三拨人差点都撞到了一起。有人因为做了无用功在原地破口大骂。

另有带头的回身就去向司徒岸回禀,说三拨人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这个顾长明像是在开封府消失了一样。

司徒岸正在喝一盏热茶,眯了眯眼道:“另外两个人呢?”

“一个跟在顾长明身边,同样不见踪影。那个女的却出现了。”带头的并不认识柳竹雪,语气中似乎带着疑惑,“奇怪的是,她去的是柳少尹的府上,这是要刺杀柳大人吗?”

“你想多了。”司徒岸又喝一口茶,那是柳致远的女儿,哪里有为了个什么都不算的男人,回家弑父的道理。要是这样岂非成了罪上加罪,“她进府了吗?”

“刚才来报说就要到了,这会儿算着时间,应该已经进去了。”带头的看着司徒岸的表情,突然很想擦一把冷汗。

“找人继续监视柳少尹的府前,如果她出来的话,看她去哪里,只要跟着她。”司徒岸的手指在杯盖上敲了几下,露出一抹阴冷的笑意,“我想她是不会出来了。”

带头的不敢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哪里有这样蠢笨的,直接自投罗网去了。他小心翼翼的又问道:“那么柳少尹拿住那个女的,会不会逼供出另外两人的下落,如果这样的话,大人的功劳了就全被柳少尹给霸占去了。”

“我本来也不求功劳,但求太平。”司徒岸放下茶盏道,“把三拨人都收起来顾长明必定还在开封府。在你我的眼皮子底下,可惜他棋高一着,让我们遍寻不到。与其胡乱翻找,不如再等等。”

他起身离开原来休息的地方,既然消息已经确凿,他也需要回去向上头回禀了。

此时此刻,柳竹雪正在看柳府的院门,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的地方。她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要逃脱的地方,如今又用自己的双腿走回来了。

冥冥之中的无形手,始终在背后操纵。柳竹雪分明是犹疑了,到底要不要进去,本来满满的勇气怎么忽然溜走了大半,剩下的还是对父亲的敬畏。

院门从内里打开,柳竹

雪下意识要回头,门内的人先喊了起来:“小姐,真的是小姐回来了!快去告诉老爷,小姐回来了!”

这是柳竹雪屋中的丫环珊瑚,不知怎么竟然巧合到出来开门又正好看到站在台阶上的柳竹雪。这一通大呼小叫的,柳竹雪再想要跑也没那个心思,只能硬着头皮问道:“父亲正在家中?”

“老爷最近身体不好,办理了重要公务后就回来休息。”珊瑚把院门开得大大的,院子里还有好几个眼熟的下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向柳竹雪行礼,“要是看到小姐回来,指不定心里一开心,病就好了。”

柳竹雪听着珊瑚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再往仔细了想,珊瑚到底以为她为什么离开家,看起来父亲非但没有雷霆大怒,反而把真实原因给压了下去,生怕别人知道了一样。

“父亲知道我几时回来吗?”柳竹雪边跟着珊瑚进去,边有意无意的问道。

“老爷说小姐的师父要带小姐去历练,到底多少时日谁也不知道。就是小姐前脚走,后脚老爷就病了,肯定是担心小姐的缘故。”珊瑚步履轻快,反而在前面等了柳竹雪几次,“小姐是不是路上太疲累,所以都快走不动了。等会儿我关照灶房做些小姐平日里最喜欢吃的菜,再舒舒服服洗个澡就什么都好了。”

“父亲到底是哪里有恙?”从珊瑚口中得知父亲当真是生病了,柳竹雪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那么她听到的消息差不多也是真的,并非父亲为了框她而故意找人捏造出来的。“有没有请大夫来看过?”

“看了都看了,老爷咳嗽得厉害,成夜成夜的咳,不能入睡。大公子回来看过一次,因为公务在身,急急忙忙的又走了。”珊瑚一路都在唠叨,差不多把柳竹雪走后,府中的点滴细节全复述了一遍,“小姐,小姐,你不是要去看老爷吗?怎么又往那边去了?”

“我这个样子去见父亲,他会心生不喜,还是等我梳洗一下换了衣服以后再过去见他。”柳竹雪还有一半的话没有说完,感到后背有人正在看着她。本能促使她飞快转身,看到柳致远站在书房门前,双眉紧皱,似乎在斟酌该怎么开口。

珊瑚也是怕老爷的,府上谁不害怕。她缩了缩脖子,大半个人还躲在柳竹雪身后呢:“小姐,老爷好像在生你的气呢。”

柳竹雪见到父亲,那些欲走还留的疑虑反而**然无存。她的手指碰到了融雪剑,又全身充满了力量,毅然转身走向柳致远。随即抬头看着素来高高在上的父亲:“父亲,我回来了。”

柳致远的眉头缓缓松开,有点生怕惊吓到她,又带着微微的嘲讽之意:“舍得回来了,为了姓顾的小子。父亲有些明白你为什么要强行反对那门婚事了。”

柳竹雪想要反驳,我在反对婚事的时候根本还没和顾长明遇上呢,父亲是误会了。

柳致远这个时候挤出一丝笑容来:“你看,你大哥都急着赶回来了。”

柳竹雪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后脖颈生疼,双眼一黑。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