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一章:将心比心

字体:16+-

第十一章将心比心(1/3)

出的门去,看到柳竹雪骑在顾长明的踏雪马上,根本不能控制住力道。踏雪颇通人性,陌生人怎么骑得上去。柳竹雪的轻功还行,坐是坐上去了,踏雪各种在原地绕圈,垫脚,仰头,柳竹雪除了伸出双臂牢牢抱住马颈,还有剩下的力气都花在尖叫上头了。

本来只是看这匹马实在神骏,柳竹雪知道是顾长明的坐骑,所以才敢飞身上来的。没想到,这匹马会动脑子,专门等她坐好了才折腾!依照她的武功真要打伤踏雪,安稳落地也是能够做到。但那是顾长明的坐骑,没有经过他的同意骑一下还算了,再要打伤的话,柳竹雪没这个胆子。

顾长明很久没见到踏雪这么激动了。踏雪平日里都很温顺,特别是好看的姑娘和小孩接近,只会眨着大眼睛看人。今天看着像是故意的?他一声长啸,踏雪听到主人的召唤,慢慢收起蹄子,乖觉的蹭过来。

“柳姑娘,你没事吧?”顾长明没有伸手,反正旁边有戴果子紧张的上前把柳竹雪搀扶下来。

柳竹雪的前额一层薄汗,双颊却是粉润的颜色,强笑道:“这么好看的骏马,脾气这么坏。”

“你一巴掌拍在它脑袋上,看它敢不停下来。”戴果子要不是顾忌着顾长明在场,差点说让柳竹雪拔出融雪剑,刺踏雪几剑就省事了。如今他吃了暗亏,名份上成了顾长明的随从,还是积点口德。顾长明这种个性,看着温和多礼,其实心眼特别多,真要对付起来一般人绝对不是其对手。

柳竹雪下地的时候,双腿都是软绵绵的:“顾公子,我不知道这匹马不肯让人骑的。”

“踏雪,这是柳竹雪,和你名字有一字相同也算有缘,以后不能这样顽劣,会吓到她的。”顾长明示意柳竹雪伸出手,搭在踏雪的脑袋上。这一次有主人在身边,踏雪各种乖巧,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犯错似的看着柳竹雪,“我说的话,它都明白的。以后你想骑一下没关系,它不会再闹腾。”

“不骑了,不骑了。”柳竹雪看到马车已经过来,二话不说带着融雪剑和随身行李往车厢里钻。她是脸皮薄,众目睽睽之下差点从马背摔下来,仿若是做了亏心事一样,谁都不敢正眼看。

顾长明翻身上马,戴果子负责赶车,柳竹雪掀起车帘探出半张脸来:“让果子给我赶车,我觉得不太合适。”

“没事,他说自己的赶车技术不错,你可以试试。”顾长明见柳竹雪依然有顾虑,微微笑道,“天气不错,你可以一路和我们说说话。”

柳竹雪觉着有道理把车帘卷起来,三人一行很快出了曲阳县。戴果子先忍不住问道:“你到底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你爹出事了?”

“我出去买点心,听到有人从开封府回来,说是开封府少尹病得很重,府中四处找名医就诊。我当时脑袋嗡的一声,什么都顾不上了。”柳竹雪低头轻声说道,“我想父亲应该是被我气的,否则

他正当壮年,一直身强体健的不至于如此。”

“你做了什么让你爹气出病的大事,说出来给我们听听。”戴果子才算是捞到机会问他心头最大的疑问,要说离家出走的话,他看起来更合适些,柳竹雪这样的家教这样的人品不应该啊,“你出来有段日子了,他也不找你?”

“找事肯定找的,所以我出来根本没有计划,随便往哪个方向一直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何况是父亲。能够在曲阳县遇见你们两个却是我的福气了。”柳竹雪被人误认,不小心沾染了蛊毒。虽然她的武功很好,但是混乱之际要是伤了人,那一样也是罪名在身。

堂堂开封府少尹的小姐,持剑伤人。柳竹雪压根不敢往细了去想:“父亲肯定以为我会投奔师父,往峨眉山的方向着人追我。我让他尽数落个空。”

戴果子听来听去,柳竹雪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着急起来,转头看向与他并驾齐驱的顾长明:“你不是看人最准的吗,不如你来猜猜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顾长明上次就拒绝不肯告诉他,戴果子是那种不弃不离的性子,当着柳竹雪的面都敢问。

柳竹雪苦笑一下,看那眼波盈盈之处,反而是好像顾长明会猜出什么来。顾长明轻了下嗓子,曲阳县到开封府,路上至少需要三五天,让戴果子早些心知肚明也没有坏处:“柳姑娘知书达理,其父也肯让她习武。除了不满父母之命的姻缘大事,恐怕没有什么能够让她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的。”

柳竹雪沉默片刻才道:“原本就想着我这点小秘密绝对瞒不过顾公子的耳目,果然是这样。”

“不过令尊要把你许配给什么人,我就猜不出来了。”开封府少尹柳致远的官名素来不错。那是在开封府包大人眼皮子底下做事的,应该不会对女儿的婚事有所偏颇,顾长明还真想不出来,到底是把柳竹雪指婚给谁,让她慌不择路的逃出来。

顾长明回忆起初初时在曲阳县见到柳竹雪的时候,一副打算行走江湖再不回头的豪气。可惜父亲病危的消息一传来,柳竹雪就沉不住气了。两地相差有五百多里,那么巧有人从开封府回来,还在人多的地方说起柳致远的病情。

有些巧合,细思极恐。

毕竟是父女连心,顾长明宁愿多照拂柳竹雪一阵,也不会阻拦她想回家的心念。万一消息成真,错过了什么,这个责任是别人都根本负担不起的。

“这人的名讳不好提,我就不明说了。”柳竹雪大概是想到此番回去以后,父亲应该还会逼婚,脸色很是难看,“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第二次逃出来。”

“柳少尹经过这次,应该会对你的婚事更加深思熟虑,不会强逼于你的。”顾长明自知这番安慰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可他依然只是个外人,婚姻大事容不得外人来说三道四的。

“你爹要把你许配给什么大官?”戴果子试

探着问道,“是个老头子,所以你不愿意。”

柳竹雪摇摇头道:“父亲自小对我很好,不会这样对我的。只是那人,那人委实不是我想嫁的。”

戴果子再旁敲侧击,柳竹雪再不肯多透露一句。他无奈之下又想求助顾长明,却见顾长明别转过脸,爱理不理的。刚想要发作一下,想到自己已经成了顾长明的小跟班,戴果子除了心塞还是心塞。

柳竹雪知道顾长明要去与师兄碰面,如果不是为了顺道护送她,应该能快个一两天到达开封府。顾长明嘴上根本不会说什么,范儿是戴果子始终跟随其后,还对他态度很有所改变,让柳竹雪有些吃不准,她不在的时候,两个人是在几时达成了默契的协议。

但是她有不能言的苦衷,自然将心比心不会去逼问戴果子。说真的,这一路上因为多了个戴果子,能说会解闷的,才让柳竹雪不至于心急如焚的。

三人日出而行,日落而息。火急火燎的在第四天傍晚时分,赶到了开封府。

戴果子跟着进开封府的人群,放缓了马车的速度:“以前我还想一个人偷偷溜到开封府来看看,到底是多气派的地方。结果总有这样那样的绊子,不能成行。没想到说来还是来了。”

等进了内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戴果子赶着车,走在专用的车马道上,一双眼睛都不够往两边看的,口中连声说道:“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的好地方。”

柳竹雪看着再熟悉不过的风土人情,反而有种近乡情怯的退让:“顾公子,我要是就这样回去了。父亲会不会把我强行留下,不许我再出门了?”

“就你的武功,府上想要拦住你的人有几个。你还是柳家的小姐,难道护院的敢伤你,不用怕这些的。”戴果子把马车停在路边,“顾长明,你师兄有没有说明在哪里碰头,先送你过去看看,再送柳姑娘回去。要是你一起同行的话,也算是朋友一场替她壮壮胆呗。”

顾长明说不出拒绝的话,柳竹雪已经满怀希望的看过来,好似能让他在柳致远面前美言几句就退了她不想结的姻缘。顾长明默默念叨,他还真没有这个本事,你们太看高了。

“如果父亲当真因为我才病倒,我想请顾公子帮我求个人情。父亲朝中要务甚多,不要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伤了自己的身体。”柳竹雪才隔了几天,整个人都憔悴下来,眉眼间更加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姿容。

“我替他答应你了,他不去,我也要拖着他去的。你就放心吧。”戴果子只差乓乓拍着胸口给柳竹雪下保证书了,把柳竹雪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师兄说,他会在福天苑等我,我们先过去那边。”顾长明揉揉眉心,等交代好师兄,知道没有大碍的情况下。他就去为柳并竹跑腿一回,哪怕是借着自己父亲的脸面,请柳致远再细细考虑柳竹雪的婚事。

这样一来,但愿柳致远不会误会什么。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