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六章:初初融雪

字体:16+-

第六章初初融雪(1/3)

柳竹雪一听他喊出自己的姓氏,更加吃惊,不过手腕上的刺痛很快消失。她重新握住剑,不敢递招,横剑当胸以防对方攻击,警惕的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肯定都没见过,不认识。

“我们没有见过,在下顾长明。”顾长明从桌后站出来,长身玉立,绝对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我认得你手里的剑,初初融雪,盈盈见光。融雪剑去年被开封少尹柳大人掷下千金购得,据说千金送千金。居然手中有融雪剑,那么想必就是柳家的大小姐了。”

戴果子吃不惜他说了一大通文绉绉的话,不过开封少尹四个字,他是能听明白的。今天到底是刮的什么风,来的都是官家的公子千金,一个前提刑官的儿子,一个开封少尹的女儿,还会不会再出个来头更大的。

柳竹雪听他把自己的身份说得那么明白,第一反应就是转身想跑。这人肯定是父亲派来,要抓她回去的。她以为自己已经跑得很偏远的地方,没想到父亲早就都算准的。

顾长明微微笑着,还等柳竹雪的回话。她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人刚才吵着闹着要上二楼雅间,等他一开口,说走就走,招呼都不打一声的。

戴果子见美人扭过头就走,还连着喂喂喂了好几声:“她不是进来要雅间吃饭的吗,你怎么把人给吓跑了?”

顾长明被他说得嘀笑皆非:“我说的都是再平常不过的话,她是怎么想的。”

“反正我看她一脸像是见鬼了。”戴果子悻悻然坐下来,好不容易见着个美人,正经话没搭上一句呢。要是美人能给他个好脸,雅间还不容易,他上楼去把裘仵作给拽出来。

只要美人不嫌弃那一间是让摸死人的吃过饭,就那一间。

“她会不会是心虚?”戴果子低下头看看自己穿的衙役衣服,“依照我的经验,一般做了亏心事的,都怕见到官差。”

“你别想了,通天河女尸的案子和她没有关系。”顾长明虽然想不明白柳竹雪为什么要跑,不过他看美人也看得很清楚。

从县城外进来,有一小段路被泼了水,沾了泥,只要是走路进来的,鞋子边多少会沾到点。柳雪竹的鞋子很好看,那泥渍还没有干透。很明显,她刚刚进了曲阳县,找到最大的馆子,想来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是有些奇怪的地方。”顾长明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没下文了。

戴果子还眼巴巴等着他往下说,见他喝下两杯杏花白,压根没有要解释给他听的意思。不说就不说,他偏偏还不主动问。

顾长明想想不放心:“我们出去看看她。”

“看谁?”戴果子明知故问道。

“看看柳姑娘。”顾长明说出她的身份,也说了自己的名字。按理说,柳竹雪就算不知道他是谁,至少不会这样失礼。

不过开封少尹的千金出现在曲阳县难道不是件奇怪的事情?她除了学武的时候,应该在家大门

不出二门不迈的,要说是走亲戚,更不能独自出门。

按照那样大小姐的脾气,实在是太危险了。

“曲阳县的治安如何?”顾长明早就付了银子,他直接往外走没人拦着。

戴果子反复念叨着,他爱去哪里去哪里,自己的一双腿却好像是不听使唤,跟着也会往外走的,嘴上还记得留句话:“我们还没吃完,席面留着过会儿再来。”

顾长明出了天香阁,已经没有了柳竹雪的身影。刚才一发现不对劲就应该追上去的,他没听见戴果子的回答,又多问了一遍:“曲阳县的治安,她不会……”

“我们曲阳县虽然是小地方,治安也是极好的!”戴果子气不打一处来,不应话就是不想回答。这人好不识趣,还要一问再问。

要是换了别人当着他的面问这种蠢话,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好歹看在刚才那个泼辣美人出剑的时候,顾长明加以援手的情面上,戴果子根本连哼哼都不会多给一个的。

“你不信可以问问路上随便什么人,曲阳县的治安好不好!虽然做不到夜不闭户,至少也能路有拾遗。就算是个美貌女子,光天化日之下走在曲阳县的大街上,我就不信还能出事了。”戴果子鼓着腮帮子刚把话说完。

不远处,一声女子的尖叫。

两人这会儿倒是有默契,对视看了一眼,谁都没有多想,径直朝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戴果子生怕真是那个泼辣美人出事,想要跑在前面,却发现根本跑不过顾长明。好咧,人家是有轻功加持的,根本不是他这种小衙役两条腿加速能追得上的。

“不是她。”戴果子忽然来了一句话。

“我知道。”顾长明很听得懂他的意思,两人刚才听过柳竹雪说话,声音要娇柔的多。

而且那么一个会用剑指着陌生人的大胆妞,根本不会发出这种惨叫声。

柳竹雪的确以为顾长明是来抓她回家的,那个家她根本不想回去,脚底下抹油就跑。她生怕身后有追兵,想要从两边巷子穿过去,实在不行索性再绕过曲阳县,往下一个县城去落脚。

她前脚才踏进巷子,就见到有个年轻女子衣衫不整的歪在墙角,旁边还有几个男人前后夹击。柳竹雪抽出长剑,迎了上去。

那几个人大概没想到有胆子这么大的女人,连多余的话都没有一句,上来直接开打,而且武功厉害,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柳竹雪被顾长明一招制住,差点连融雪剑都掉得找不见了,正窝着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出气。这些坏蛋正好出现,让她全给解决干净。

这边几个大男人全倒地了,柳竹雪听到身后女子发出一声惨叫。她回过身来想安慰说没事了,坏人已经被制服了,见那个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子,对着她一扬手。

“小心!”戴果子见一蓬灰白的,再迅速不过的对着柳雪竹扑过去,直接把她整个人给压在自己的身体底下。

另一边顾长明把出

手的女子给制住了:“她撒的是什么?”

“生石灰,要是落在眼睛里,能把眼睛给烧瞎了。”戴果子情急之下,想着那么好看的眼睛怎么能瞎。反而是自己的后背被撒到些,根本不会有事的。

“那你也先起来说话。”顾长明见戴果子四仰八叉的把柳雪竹盖在身体底下,她的身形纤细苗条,都看不见人影了。

戴果子这才反应过来,他说身体底下软绵绵的,地上一点不凉,原来下面还有一层人肉的褥子。

柳雪竹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轻薄过,她也没听见两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身上压着的这个,一动不动,她想要挣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手脚发软使不上力气!

“你,你给我起来!”柳竹雪以为自己喊了很大一声,没想到从嘴里飘出来,就像是只猫儿撒欢的叫。

戴果子用手肘想要撑着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第一下没撑好,重新跌回去,压得柳雪竹都快要翻白眼了。

她不会饶过这个登徒子的,不要脸,占她的便宜。要是他再敢动一动,等她能起来了,她要杀了他!

戴果子真不是故意的,真不是。要说一定要找个原因,可能是底下这个的身子太软了,又软又香的,让他分神,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等他手脚并用,有些狼狈的起来。柳并竹才恢复了平常的力气,样子狼狈的贴墙而立。她忍着要哭的念头,眼圈又红了。

戴果子看得目不转睛的,在天香阁的时候,他就觉得她眼圈红红的样子,特别招人。这么一小会儿,又看到了。

看是看到了,柳雪竹一点没和他客气,别以为谁的便宜都能占!甩手给了他一巴掌。

那是吃奶的力气都给用上了,指甲尖尖还当利器,把戴果子的脸给挠花了。

戴果子只感到脸面一疼,想要问问清楚,我这是救了你,你怎么反过来还打好人的。

柳雪竹的嘴巴一扁一扁,哭意快要忍不住了。打人手疼,她忽然很想回家。可是她现在是有家回不得,心里才更加的难受。

“果子,你怎么带着顾公子到了这里。大人说唐县已经有了回信,你们快些回去才是。”一个衙役应该是听到熟悉的声音,顺着找进来的。

“那边有什么回信?”顾长明虽然对唐县这一条线索,不抱什么希望,”听对方这样一说,还是有些期盼。

“好像是有人说见过这样打扮的女子,我也说不清楚,你们快些随我回去。”那衙役嘴上说着话,眼睛还在瞟着柳竹雪,这样美貌的女子,又是一副才被人欺负过的样子。

偏偏戴果子脸上几道鲜红的印子,一看就是被女人的指甲抓破的。他连忙咳嗽几声,听说这位顾公子可是大家子弟,应该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戴果子察觉到他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快。想什么呢,小爷能是这样的人吗,更何况旁边还跟着个顾长明,好事坏事都做不成。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