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九十九章 生死攸关

第九十九章 生死攸关

“哎呀,不好!”明尘大叫一声,脸上『露』出极为惊恐的神情。

刚才还牢牢守护在身边的火龙,在受到古怪蓝光的侵袭之后,竟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吼,红光一闪,又化为那只长剑,有气无力的飞在半空之中。

而此时,罗宝生却已经到了两人近前,他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狞笑:“哼哼,看你们还有什么能耐?”说话间,一团蓝光和五点绿芒已经向着两人急『射』而去。

刚才有惊龙剑所化的火龙守护,明尘本以为能够挡住罗宝生的攻击。却不曾想平日里十分厉害的火龙,在遇到那处蓝光之后,竟然被『逼』回了原形,而且还是元气大伤的模样。

除了极度的惊奇之外,他的内心则是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惶恐。数百年来,何曾遇到过如此厉害的对手,只一照面的功夫,自己和大师兄就已经先后被他击败,难道他真的是浮云他们口中所说的神宵宗弃徒吗?

这时,红尘也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对于明尘和离尘两人的遭遇,她感觉十分的不敢相信,难道两个都已经修炼近千年的修真者,竟然真的不是那位年轻弟子的对手吗?

“住手!”红尘大喝一声,手中的火羽剑急『射』而出,化为一只数丈大小的火凤,一拍双翅,向着罗宝生的背影飞扑而下。

“哼!”罗宝生一声冷哼,右手随意一甩,又是一团蓝光急『射』而出,向着凌空飞下的火凤直『射』而去。而他自己,则不在管身后红尘的攻击,身形一闪,急扑向前,势要将离尘和明尘两人灭杀当场。

见到罗宝生如此的穷凶极恶,明尘心中免有些胆寒,但多年的修炼已经让他处变不惊。虽然心中十分的焦急,头脑却十分的清明。他知道以离尘受伤之身和自己的目前的能力,恐怕真的很难斗过此人,为今之计,只有自己全力挡住敌人,将离尘送走,或许两人还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明尘眼神一凛,双掌轻轻一吐,将离尘的身体向神宵宗门人的方向猛然一送。而他自己则一手擒过飞在身边的惊龙剑,挥手祭出一面青『色』古朴的铜镜,『射』出一道白光,迎着对面的蓝『色』光团和五点绿芒直冲了过去。

看到明尘的动作,罗宝生嘴角一瞥,『露』出一丝鄙夷的轻笑。虽然他如此作为,暂时可以保证至少有人一逃过自己的此次攻击,可是即便如此,最后的结果也将是他们全军覆没的下场。

“哈哈…”罗宝生一阵狂笑,手中不知何时又出现一把墨绿『色』长刀法宝,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向着明尘猛力劈去。

只见空中陡然闪过一道霹雳,一个十数丈长的绿『色』刀芒,划过长空,向着明尘的身体猛然斩下。

“啊!”看着接连发生的变化,明尘大吃一惊。但事已至此,再想转身避开却也根本不可能了,只能是硬着头皮,直冲上去。

他手中的惊龙剑闪过一道红芒,迎面将五点绿芒完全接下,虽然处于劣势,但一时之间却还能够坚持住。而他祭出的铜镜法宝,『射』击出的那道白光,竟然能够抵住罗宝生蓝『色』光团的攻击,而且两者还好像势均力敌的样子。

“咦?”罗宝生脸上『露』出十分疑『惑』的神情。自从跟从老祖修炼以来,所习得蓝魔神功向来是所向披靡,何曾有过可以一拼之物?难道明尘手中的铜镜法宝也是大有来历之物吗?

趁着罗宝生分神之际,明尘好不容易才躲过那道绿『色』刀光的袭击。他却并没有丝毫的畏惧,而是继续向前,挥手又祭出五道黄『色』符箓,向着高空之中猛然打去。

随后赶到的红尘摧动火凤急待向前救援,却突然发现迎面飞来的蓝『色』光团,心中不由一凛。那道蓝光能将惊龙剑打回原形,那自己的火羽剑自然也是很难占到便宜。

正当她想催动火凤闪开之时,却见到蓝『色』光团突然加速,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一下子深入到火凤张开的巨喙之中。

“啊?”红尘惊叫一声,只感觉与自己心神相连的火凤猛然遭受到重击,一阵剧烈的震颤之后,红光顿失,也化为了一把不起眼的长剑,有气无力地飞回到自己的身边。

“怎么会这样?”红尘心中十分的吃惊。惊龙和火羽剑可是上古遗宝,镇守神宵宗数千年,从未有过闪失,没想到今日里竟然先后都遭受重创。

就在此时,罗宝生已然对明尘发生动了更加猛烈的攻击。他身上绿光一闪,竟然和身而上,向着明尘猛扑了过去。与此同时,手中的墨绿『色』长刀急速舞动,瞬间斩下数百道刀芒。

“坏了!”明尘心中一声哀叹。对方身法灵活,遁速奇快,而且法宝超强,可能这次的攻击自己再也无法抵挡住了。

但即使如此,他却也不愿就如放弃。双手急速的舞动,在身前结下近百重灵力罩防御,又祭出一只青『色』的圆盾挡在身前,期待着空中的五道九天引雷符能够产生奇效。

“嘿嘿,受死吧!”罗宝生一声冷笑,已经攻到明尘的身前。刚才的数道刀光已经将破开他的灵力罩防御,眼前只余那只布满裂纹的青『色』圆盾还颤颤巍巍地守护在他的胸前。

“啊?”明尘一声惊呼,他没想到罗宝生的攻击如此的凌厉,空中的五张九天引雷符还在酝酿之中,敌人就已经攻到了自己的身前。

正当他还想在有所动作之时,却只感觉右肩一痛,那把墨绿『色』的长刀已经狠狠劈开青『色』圆盾的最后防御,斩在他的右侧肩膀之上。

“哎呀!”明尘发出一声惨叫,右臂洒下一片血雨,已经脱离开身体掉落了下去。而他自己虽然强忍着疼痛,对着受伤的部分点指几下,止住流血,但已经身心胆寒,面对罗宝生的攻击,再也没有半分抵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墨绿『色』的长刀又再次斩下。

“不要!”红尘大叫一声,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伸手拔下头上的一支银钗,猛地喷上一口本命精血,向着罗宝生的背后用力掷去。

银钗虽不得不可多得的法宝,但毕竟被她修炼的数百年之久,此时又有本命精血的刺激,顿时如同发怒的狂牛,划过一道银线急『射』而去。而她自己也抄过火羽剑,一咬银牙,向前猛然冲去。

就在这个异常紧张的时刻,好像有一股异常强大的神识突然罩了过来,仿佛要将整个神宵宗方圆数千丈范围的所有的地方都笼罩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