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血雾追魂

第七十一章 血雾追魂

欧阳豪业等人已经行进了将近三个时辰,可是前方的通道却好像还是没有尽头的样子,仍是蜿蜒曲折的伸向前方,也不知道它到底通向何处。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又找到几件上古时期的宝物残片,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现关于飞升上界的秘密,但已经是让他们兴奋不已。

突然,走在后面的弟子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哎呀,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转了过去,看着身后的方向急速扑来的红『色』雾气,隐隐还有阵阵凄厉的哀嚎之声,他们都不禁『露』出极是惊惧的神『色』。

欧阳豪业脸上的神情显得极为凝重,自己预感中的危险终于还是来了,如果不小心应付的话,可能这次真的难以逃过此劫。

“大家小心,穿起战甲结成战阵防御!”

随着他一声令下,一行数百人都是紧张的行动起来,他们后背相依,结成一个圆形,利用战甲中的能量布起一个透明的护罩,将身体完全的防御起来。

看着子弟都已经防御完毕,欧阳豪业和欧阳义脸上的神情才有些舒缓下来。如果这样的战阵都无法抵挡这红雾的侵袭的话,那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一行人十分紧张的迎接着红『色』雾气的到来,虽然表面上都是面无表情,严阵以待,可内心中却都是异常的惊恐。

急速扑面而来的红『色』雾气,虽然还未至,但已经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那红『色』浓雾正隐藏着极其危险的东西。

眼看着红『色』雾气已经飞速推进到最后面弟子的身边,欧阳豪业悬着得心不禁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儿眼。

如果这些子弟结成战阵也无法抵御的话,那自己也只有……

就在他仍在焦急地思量之时,突然从最后面的队伍中传来一声声凄惨的嚎叫:“哎呀,妈呀……”。刚刚结起的战阵竟然瞬间垮掉,那道透明的护罩根本禁不住红『色』雾气的侵袭,几乎没有任何的阻挡,红雾就已经冲到那些子弟的身边。

那些子弟尤在惊愕之时,红『色』雾气已经腐蚀掉他们身上号称有强大防御能力的战甲,紧接着就是他们的身体,几乎眨眼之间,已经有二百多年子弟惨死在红『色』雾气的杀戮之下。

“不好,快逃!”此时,所有人都已经被吓破了胆,欧阳豪业更是第一个窜出,向着通道深处飞驰而去。

一瞬间,欧阳家族所有的子弟都急于逃命,争先恐后的向着欧阳豪业逃离的方向急奔过去。

即便如此,仍是又有一半多的子弟被红『色』雾气生生的腐蚀掉,通道内立时又弥漫起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

片刻之后,那些正急于奔命的子弟见到突然返回的欧阳豪业,顿时一阵大喜:“家主,您回来救我们了吗?”

此时,欧阳豪业的脸上现出异常惊惧、恐慌与尴尬复杂相加的表情:“完了,这回真的完了。”

“啊,家主,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众人大惊失『色』地问道。在此危急时期,他们本来盼望着欧阳豪业能带给他们希望,却没想到连他也是如此的绝望。

“家主的意思是说,咱们走投无路了。”欧阳义不知何时从逃离的子弟队伍中缓走了出来。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前方也一定是出了什么变故,否则欧阳豪业绝不可能再折返回来的。

“老四,这次咱们真的要全完蛋了。”欧阳豪业有些绝望地说道。

“唉,家主,时也命也,也许你的顾虑是对的,咱们真的不应该如此轻易的就走了进来。”欧阳义脸『色』苍白,极力稳住自己颤抖的声音。

“啊,不要啊,救命啊,娘啊…”通道中传出阵阵声嘶力竭的哀嚎之声,显得极其苍凉和凄惨。

就在这时,从通道两头迅速涌来两股红『色』雾气,瞬间将所有的欧阳家族子弟都包围起来。一阵儿凄惨的嚎叫之后,一切又重归平静。

片刻之后,红『色』雾气慢慢消散,将眼前的通道又呈现出来。

“咦?”通道中传来一阵惊讶之声。

只见通道内一片血水之中,竟然还站立着一个人影。他的身前悬浮着一块黑『色』的战甲残片,放出一阵妖异的黑光,将整个身体罩住。

此人脸『色』刷白,浑身止不住的轻轻战栗,看着眼前渐渐散去的红『色』雾气,不但没有丝毫的欣喜,反而『露』出更为惊恐的神情。

“欧阳豪业,没想到你还活着。”通道中传来一声似远又近,有些虚无缥缈的声音。

“你,你到底是谁?”欧阳豪业惊惧地问道,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儿的豪气。

“嘿嘿,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既然你还没死,就让我再送你一程吧!”说着,突然从欧阳豪业背后的石壁之中『射』出一只红雾之箭,噗嗤一声就穿破了黑『色』光罩的防御。

“啊…”欧阳豪业一声凄厉的哀嚎,狂喷出一道鲜血,顿时瘫倒在地上。看着掉落在身体不远处的那块上古战甲的碎片,仍不死心地用力攀勾了两下,就再也一动不动了。

与此同时,刚才已经渐渐散去的红『色』雾气,却又突然聚拢过来,一阵短暂的翻腾之后,又再次悄然散去。只不过这次,左面的通道内已经再也任何修士的踪影……

就在欧阳家族众人遭受红『色』雾气灭杀的同时,身在最右面通道之内的皇甫家族成员也受到了同样的惨遇。只一会儿之间,进来寻找飞升秘密的数百名子弟就化成了一滩血水,整个通道之中只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走在中间的司马家族众人仍是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皇甫玉芳带领着自己的队伍,刚刚在一处有些异常的洞壁前仔细地观察了半天之后,却没有丝毫的发现,只得又继续向前搜索。

可是当司马翔云带队走到这里之时,却说什么也不愿再次离开。他一边安排着人员休息,一边斜靠在略显有些发黄的洞壁上,两眼不停地地洞顶和两边搜寻着什么,脸上『露』出一股若隐若现的古怪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