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五十八章 扑朔迷离

第五十八章 扑朔『迷』离

“嗯?”皇甫天殇一愣,神『色』间已经透『露』出无比的怒意,如果不是因为此人多少还有些用处,如果不是在自己不能十分肯定他是假冒的情况之下,自己早就将他灭杀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目光阴冷地斜视林宇,冷冷地说道。

“嘿嘿,难道你真的看清我是渡劫初期了吗?”林宇似笑非笑地盯着皇甫天殇,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哼,就凭你想戏弄老夫,如果再不说实话,休怪我不客气了!”皇甫天殇神『色』一厉,眼中『射』出两道凶光。

此时,皇甫玉芳也被两人突然发生的情况搞晕了,她疑『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游『荡』,神情显得极是不解和彷徨。

“哈哈…”林宇一阵狂笑,毫不退让的瞪视着皇甫天殇:“好,如此我就让看看你自己是不是老糊涂了。”

说完,林宇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全身的法力竟然在不知学觉中缓缓地向上增长,只一会的功夫竟然就要达到渡劫中期的境界。

“咦?”皇甫天殇脸上『露』出异常吃惊的神情,他绝没有想到,这个皇甫刚在数年不见之后,竟然领悟了一种闻所未闻的古怪功法,可以将自己的修为压制下来。

“嘿嘿,怎么样?皇甫天殇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林宇冷笑道。

皇甫玉芳看着林宇的变化,面『色』一缓,轻出一口气,显出有些放松的样子,看着皇甫天殇哀求道:“爹爹,这明明就是刚哥啊,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哼,就算他修为的事情没有什么异常,那也不能确定他就是皇甫刚。”皇甫天殇依旧不依不饶道。

其实他心底早已经动摇,但是习惯于发号施令,一向都极具威信的他,如何能够轻易的就对自己刚刚下出的结论做出否定。

林宇见皇甫天殇承认自己的修为已经不存在什么问题,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有鬼脸面具的帮助,可能自己刚才就已经暴『露』了,可是即便是如此,在提升修为的过程之中,自己仍是感觉十分的费力,那种灵脉暴涨,体内法力疯狂『乱』窜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无法承受,如果皇甫天殇再不表态的话,可能自己也真的坚持不住了。

“嘿嘿,你还有什么疑问?”林宇故意做出强横的姿态说道。

如果此时自己的语气稍稍『露』出纰漏,很可能会让这个老狐狸产生警觉,到那时即使自己掩饰的再好,也无法在假装下去了。

“你,反正我感觉你根本不是皇甫刚?”皇甫天殇有些恼怒道。

虽然心里有这种感觉,而且刚才已经明明看到他好像有些要有不轨的举动,但却无法证明自己的猜测,此时皇甫天殇自己也不禁有些动摇起来: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吗?

“嘿嘿,我知道你想取我的『性』命,但你的理由好像有些牵强了吧?”林宇冷笑道。本来他还想将语气说得再激烈一些,但唯恐真的激怒了他,那自己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果然,听到林宇的话之后,皇甫玉芳脸『色』一变,神情也显得有些焦急,不断向皇甫天殇投去祈求的目光。

现在司马长空已经被自己亲手杀死,对于司马家族自己算是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可依恋的了,陡然见到旧情人,那段感情又不禁被重新点燃起来。可是皇甫天殇却不断的怀疑于他,这让皇甫玉芳显得极为焦急和无奈:难道爹爹阻挠我们两个在一起,已经无所不用其及了吗?

本来已经有些动摇的皇甫天殇,眼神突然一亮,他脸上浮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上下打量着林宇,冷笑道:“让我相信你是皇甫刚也不难。众所周知,本人的战甲别人是根本无法使用的,即便死亡之后,如果不十分擅长炼制战甲也很难将别人的战甲炼化,如果你真是皇甫刚的话,那就将战甲穿上让我看看。”

陡然听到这个要求,林宇脸『色』突然一变,他直视着皇甫天殇,缓缓地说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皇甫天殇一愣,在那直视过来的目光之中,他竟然感觉到一丝其他的东西。

“唉,算我多心吧,如果你能穿上战甲,我就相信你,而且你和芳儿的事情我以后也不会再多加干涉。”皇甫天殇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地说道。

皇甫玉芳陡然听到这个消息,显得十分的欣喜,她双目放光看了一眼皇甫天殇,发觉他并没有骗自己的样子,才娇笑着对林宇说道:“刚哥,我相信你,你快点将战甲穿上给爹爹看看。”

林宇虽然不知道皇甫天殇为什么会有突然的变化,但已经明白这皇甫刚似乎和眼前叫芳儿的女人肯定有着一些关系。

他对着皇甫玉芳轻轻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没有问题的表情,神识一动,手中突然光华一闪,再看时,身上已经穿上一身黝黑闪亮的战甲。

“刚哥!我就知道肯定是你,我知道一定会来见我的。”皇甫玉芳神情激动地说道。

看着眼前身穿黑『色』战甲的林宇,皇甫天殇脸上的神情也不禁有所动容,这副战甲自己其实是非常熟悉的。当年,如果不是皇甫刚奋不顾身替自己挡下一刀,可能自己这条老命已经就交待了。那件破损的战甲,还是他亲自挑选了数件珍贵的材料修补完成的。当然对那条淡淡的刀痕十分的清楚。

也就是那次之后,自己对他不断的提携,甚至从心里想对他委以重任,可是他却想追求自己的二女儿,这是断然不允许的,因为她们的一切,自己都已经有了安排,自己不允许任何破坏自己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可以。

可是现在不同了,女儿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何,自己也确实应该为她们的以后想想了。看着眼前黑『色』战甲上那条仍然依稀可辨的刀痕,皇甫天殇的心终于软了。

“唉,算我多心了,你们以后的事情,我也不在多管了,就由你们去吧,但是必须先处理好这里的事情!”皇甫天殇有些沉重地说道。

“爹爹,你真好,谢谢爹爹!”皇甫玉芳兴奋地说道,说着就要向林宇走去。

“不对!这人还不能肯定就是皇甫刚!”皇甫天殇一把拉住女儿,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问题,面『色』凝重地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