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五十一章 处理

第五十一章 处理

见到司马长空一脸死灰之『色』,已经完全断绝生机,没有丝毫的异样,皇甫玉芳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放心地站起身,继续穿起衣服。

刚才在吸收司马长空的法力和精气之时,忘记查看他的元神情况,如果在全身法力和精气完全耗尽的情况下,他还能保持元神不涣散,那只能说他太强悍了,刚才短暂的时间内,就可能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祸端。

可是刚才一阵儿紧张的探查之后,终于可以确定,他已经是元神涣散,全身生机完全断绝。这样,自己就可以放心了。

皇甫玉芳一边慢慢穿着衣服,一边眉头紧皱,思量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在原来的计划之中,虽然也有过类似的刺杀计划,但却都是在自己不在场的情况下时行。

现在司马长空死在自己这里,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非但不能对家族的霸业有所帮助,很可能还会招致另外两大家族的全力进攻,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可就成了皇甫家的千古罪人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轻轻拍门之声。

“『奶』娘,快进来!”皇甫玉芳越想越是害怕,神情也显得有些慌『乱』起来。刚才杀人的时候还不怎么后怕,现在想起可能引起的后果,立时让她之为胆寒起来。毕竟司马家族的家主突然暴毙,这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即便是处理的再好,也会在遗落大陆中掀起一阵兴风血雨。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走进一名素衣老『妇』,她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司马长空,立时一愣,『露』出极意外的神情:“小姐,这是怎么了?”

“『奶』娘,我把司马长空给杀了,现在可怎么办啊?”皇甫玉芳几步走到老『妇』的身边,抓住她的手,极是焦急地问道。

“唉,先前你不是说只想安静的过下去吗?怎么突然之间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老『妇』眉头一皱,脸上『露』出极为沉重的表情。

“『奶』娘,其实我也不想的。可是他好像知道我嫁入司马家的目的,而且还先动我动了杀机,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只有动手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可是如果处置啊?我担心会家族带来一场巨大的灾难呀。”

老『妇』神情凝重,她仔细地将地下司马长空的尸体查看了一阵儿之后,才缓缓地说道:“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洗脱你与司马长空之死的嫌疑,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做。你赶紧通知家族速派人手前来帮你,毕竟咱们在司马家人单势孤,可能斗不过那个欧阳婷。还有,立时联系皇甫刚,他是家族中派来相助于你的,虽然他暂时被发配,但应该还是可以最快的赶来;还有,立即动用咱们在司马家的势力,准备先声夺人,取得先机,在其后的争斗中多取得一些优势。”

皇甫玉芳听了老『妇』的话,神情已经稍稍有所安定。她看着老『妇』,神情真挚地说道:“『奶』娘,您一把将手带大,除了父亲,我最亲近的人就只有您了,你可一定要帮我渡过这次难关啊!”

“恩,放心吧!有老身在,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老『妇』帮皇甫玉芳轻轻捋了捋额前的长发,脸上『露』出极是爱怜的目光,勉强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出去。

一会儿之后,老『妇』又返了回来。她怀中抱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婴儿,轻轻放在里面房间的**,仔细地帮他盖好被子,才依依不舍地走了出来。

“小姐,义儿以后就由你自己来带吧。老身可能帮不了你了。”老『妇』神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哽咽着说道。

“『奶』娘,你……。”皇甫玉芳好像预感到什么,眼中也有一片泪光闪动。

“好了,尸体我来处理。其余的事情,还要全靠你自己来应付,我就帮不上忙了。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在多说了,记得所有的事情,一定要在天亮之前做好。”老『妇』再一次叮嘱道。

随后,她对着地上司马长空的尸体轻轻一招,已经将尸体收入储物戒中:“小姐,凡事一定要多加小心!”说完,脚步沉重的缓缓走了出去。

“『奶』娘…”此时,皇甫玉芳仿佛已经感觉到一丝绝别之意,就在老『妇』迈出门口之际,终于又控制不住的呼唤道。

老『妇』身子猛然一震,脚步不禁停了下来,可以看出她全身在轻轻地颤动,好像也正在经受着身心的煎熬。

就在老『妇』离开,皇甫玉芳神情有些不知所措之际,从床下悄悄溜出一道极为暗淡的乌光,顺着屋中灯光不能照『射』到的黑暗角落,向着里面的房间一闪而去。

“呱呱…”突然,里面的房间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之声。

“小姐,义儿醒了,你还是赶紧去看一下吧。”老『妇』又是一阵焦急的叮咛,好像是极不放心的样子。不过,她终于还是没有转身,一狠心迈步走出了门外。

“『奶』娘…”皇甫玉芳动情的呼唤道。面对一个将自己从小带大,如同母亲一样的老人,现在为了自己却去做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而且很可能从此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她的心中不禁一阵剧烈的绞痛。

面对着已经离开的『奶』娘,又听着房间里面传出的啼哭之声,皇甫玉芳显得有些左右为难。

“唉!”她轻轻哀叹一声,终于挥手关上了房门,向着房间里面走去。

当皇甫玉芳抱起正在啼哭的婴儿之时,却突然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一闪而逝,转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婴儿的不断哭闹之下,皇甫玉芳也没有太多的注意,只顾得哄起怀中的婴儿。可是半天之后,婴儿的哭闹声还不见停止,反而还有更加厉害的迹象,而且整张小脸已经因为不断啼哭变得通红。

“哦,哦,乖…乖…”皇甫玉芳一边继续哄着怀中的婴儿,一边焦急地看着外面的天『色』。如果错过了时机,自己可就真的成了整个家族的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