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九十七章 穷凶极恶

第九十七章 穷凶极恶

罗宝生勉强运起体内残余的法力,强忍着腹内的剧痛,颤颤巍巍地飞行了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在一处高山前停下,紧张地观察一会儿,见没有人跟踪,身形一闪,消失在山林之中。

他穿过茂密的山林,几个迂回之后,灵巧地攀上一块断崖,出现在一处隐密的山洞之中。接连过了几处隐匿和防御的法阵,他的面『色』终于有些轻松下来。

只见洞内布置的富丽堂皇,各种应用之物,应有尽有。尤其是山洞中放置的一张精美红『色』牙床,更是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是一位极会享受之人。

罗宝生见洞内无人,终于轻声痛叫出来,他一头倒在红『色』牙床之上,捂着腹部,来回地滚动,脸上的表情因为疼痛而显得愈加狰狞。

突然,洞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之声。

罗宝生神『色』一惊,猛然从红『色』牙**坐起,抹去额头上的冷汗,装做没有事情的样子,注视着洞口的方向。

“哟,罗公子,怎么又想我了啊,不是前两天刚走的么?”一个身披红纱,穿着暴『露』的女子扭动着丰『臀』,带起一阵香风,骄笑着走了进来。

“呵呵,媚娘,我这不是又想你了吗?”罗宝生站了起来,一脸煽情的笑着,作势要将女子抱在怀中。

“哦,是吗?我怎么好像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呢?”胡媚娘身子一摇,躲过罗宝生的拥抱,一闪身,慵懒地躲在红『色』牙床之上,胸前立时『露』出一大片雪白。

“嗯?媚娘你胡说什么呢?”罗宝生心中一惊,有些惊慌地说道。

“哼,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充什么好汉!”胡媚娘冷冷地说道。

“啊,你都知道了?”罗宝生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厉,极是惊讶地说道。

“当然了,你也不想想我胡媚娘是什么人,会有什么事情能够骗过我么?你被神宵宗的人仍到山下的时候我就已经到了。”胡媚娘脸上『露』出一丝耻笑之『色』。

“你,你一直在后面跟踪我,也不肯救我回来?”罗宝生又惊又怒地说道。

“哼,你把老娘当成什么人了?咱们在一起只不过互相利用的关系,现在你修为被废,已经没什么用了,难道老娘还会供养着你不成?”

罗宝生看着胡媚娘一脸鄙夷的微笑,心中恼恨无比,他面上神情几变,终于现出极是悲伤的神『色』,几步跨到红『色』牙床边上,“扑通”一声跪下,抱住胡媚娘的身子,痛哭道:“媚娘,现在只有你才能救我,你可千万不能不管我啊?”

胡媚娘看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罗宝生,脸上尽是厌恶的神『色』,身子轻轻一动,一股巨力就将罗宝生弹了出去,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哼,你走吧,看在一番交往的情份上,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不用神宵宗的人,我自己就先灭了你。”

罗宝生先是惊愕了一下,仿佛是根本想不到胡媚娘竟然会如此的绝情,他『露』出一脸心痛之『色』,缓缓爬到床边,无比深情地哀求道:“媚娘,念在我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就留下我吧,哪怕是让我做一个仆人,一辈子侍候你也好,以我现在这种情况,我已经无处可去了啊!”

在罗宝生的一阵苦苦哀求之下,胡媚娘终于现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好了,好了,就当我养个废物好了,平日里多替老娘按摩按摩,如果伺候的好,也许还会赏你几粒丹『药』,让你多活几年。”

“谢谢媚娘,你对我太好了!”罗宝生脸上『露』出无比感激的神『色』,连忙站起身,双手在那具丰满诱人的身体上轻轻按『揉』起来。

随着一连串有节奏的拍打之起,胡媚娘轻轻闭上眼睛,脸上『露』出极是舒服的神『色』:“恩,你这种按摩手法,好像比以前更加娴熟了。”

“呵呵,这可是我了你我精心苦练的,怎么样,舒服吗?”罗宝生一脸媚笑道。

“咯咯,怎么今天这么会说话了?”胡媚娘一阵花枝『乱』颤地娇笑,胸前两座『露』出半面的雪白山峰也随之轻轻颤动。

罗宝生轻轻咽下一口唾沫,正在腿部按摩的双手,也有些颤抖的,慢慢向上面移动。

感觉着罗宝生的变化,轻闭双目的胡媚娘『露』出“咯咯”一笑,『露』出一丝自豪的微笑:能够抵挡住自己的魅力的男人,还没有出生呢。

罗宝生的双手终于攀在两座诱人的山峰之上,喉咙间的吞咽声也显得更加响亮。

“媚娘,我…”话还没有说完,罗宝生已经在一阵粗重喘息声中扑了上去。

一个时辰之后,胡媚娘胸前剧烈的起伏,在罗宝生又一阵猛然的冲刺中,达到了**中的高『潮』。

“啊……”她高亢的长叫一声,眉眼有些『迷』失的看了罗宝生一眼,一下子瘫软在**:“咯咯,我,我怎么从没发现原来就竟然这么厉害呢?啊,好哥哥,不要了,人家不行了啊!”

罗宝生动作不停,无比柔情地一笑,轻声说道:“我在你耳边告诉你呀!”说着,身子慢慢低下。

就在胡媚娘以为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情况有异,只感觉身子一麻,竟然完全不会动了,不禁惊叫道:“你……?”

罗宝生『露』出一脸残酷的冷笑,一手按住她的腹下三寸,另一只手抵在她的胸前正中。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绝窍?”胡媚娘此时已经花容失『色』,一脸惊恐地问道。

“嘿嘿,你总是背着我收起那套阴魔『迷』录修炼功法,可是你绝想不到我暗地里复制了一份。所以,我早就对你修炼中的灭绝之窍了如指掌,如果今日你对我不是如此的绝情,我还不会施以辣手,但现在可就怪不得我了。”

“啊,罗哥哥,不要我,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吧…”一想到会被吸尽修为的惨相,胡媚娘脸『色』大变,苦苦求饶道。

“哈哈…”罗宝生一阵狂笑之后,神『色』一厉:“我刚才岂不是也是如此求你,所以你也怪不得我了。”说完,不顾胡媚娘的大声求饶,双目暴睁,狰狞的狂叫着,仍是急速的冲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