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七十六章 艳女壶

第七十六章 艳女壶

送走林正德后,林宇关闭堡门,拿起桌子上的那只茶壶似的法宝,仔细把玩。

只见白玉做的壶身之上,刻画着三名妖艳的女子,虽然只是一副图画,但却极是『逼』真,在仔细看时,竟然感觉到三名女子的眼眸中脉脉含情,好像正在调笑着自己一样。

林宇轻轻一笑:这些修仙者不知怎么竟想这些无用的玩意儿,难道好好修炼得正大道不好么?

感觉着玉壶上传来的温热感觉,林宇心中不由得产生一股燥热之意,轻轻在壶身上慢慢抚『摸』了几下。

突然,玉壶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壶盖轻轻飘起,从里面飞出三个身穿红、绿、蓝装的娇小女子,在白光中慢慢长大,最后出现在地上。

林愣一愣,极是惊疑地看着眼前三名美艳绝伦、身材凹凸有致、眉目含情的女子。

“你们…?”

三名女子轻轻一福,娇声说道:“拜见主人!”

“嗯?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林宇眉头暗皱,从三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妖修气息。

“咯咯,主人,我是春红,这是月夏和秋云,我们都是艳女壶中的侍妾呀?”中间的红衣女俺口笑道。

“艳女壶?”林宇疑『惑』地问道。自从修真以来,还真是头一次听说有此种法宝。

看到林宇不解的神情,三名一阵娇笑后,春红问道:“难道主人连艳女壶都不知道吗?”

“这,你们说来听听?”林宇缓缓道。

“咯咯,其实就是将女子用特殊的法术封印到一件玉壶之中,做为男修仙者的玩偶而已。”说到最后,三人的脸『色』一反刚才的妖艳,竟然也暗自感伤起来。

“哦,难道你们不能逃吗?”

“逃?我们的一缕魂魄都被封在这玉壶之中,怎么逃啊,只要这玉壶一破,我们都将会魂飞魄散。”说到此时,脸『色』已经大变,现出无限的忧伤和无奈之『色』。

“哦,是这样啊!”林宇轻轻点头道。

“我感觉你们好像…”林宇并未在说下去,看了三人一眼,继续求证道:“我说的对吗?”

“咯咯…”三名女子突然又轻声娇笑起来:“主人,想说就直接说嘛,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

林宇一时打窘,还没被女子如此调笑过。

春红见林宇的神『色』显得有些尴尬,出声说道:“主人猜的不错,其实我们三姐妹是狐媚一族。只不过被修为高强的修仙者抓到,强行封印在艳女壶中。”

林宇见三人的神情显得有些惊惧,猜想可能又想起当初被擒的情景。对于这三名狐媚一族的女子,林宇从心底并无太深的憎恶之意,自从与应龙结为兄弟之后,对于妖修也渐渐有了一丝好感。

“哦,看来你们也是迫不得已,林总管将你们送与我,我也不好处置,还是将你们送回去吧!”林宇考虑了一下,慢慢说道。

三名狐女听了,脸『色』大变,想互间凝望了一会儿,猛地跪倒在地,叩首不止:“千万不要,如果您将我们送回去,等待我们的只能是壶毁身亡啊!”

“哦?这是为何!”林宇不解地问道。

对于这三名狐媚一族的女子,自己还真想不好如何处置他们,而且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带他们在身边也多有不便。

“主人有所不知,这送出的艳女壶都是已经做好,还没有使用过的。刚才您轻轻抚『摸』壶身,已经将我们招唤了出来,就相当于已经宠幸过了我们姐妹。现在您再将此壶送还回去,岂不是说我们姐妹不合您的意思,那等待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啊!”

看着三人『露』出悲痛欲绝的神『色』,林宇心中不由得生起一丝同情:“那,那你们怎么办?”

春红一喜,笑颜顿开:“主人,您将我们收起来就是了,我们也不会给您添麻烦。如果您烦闷了,还可以招呼我们出来跟您说说话,解解闷呀!”

“这…”林宇心中有些迟疑,自己身上的秘密众多,虽然是在极北大陆,但也应该小心为上。如果将这艳女壶带在身上,恐多有不便。

看见林宇考虑的神『色』,三人就知道事情可能要糟糕,春红对着两人轻轻一个眼神,一阵香风之后,三人已经紧紧地缠在林宇身上。

“你们…”感受着身上的充满弹『性』的温热身体,脸上一红,轻声呵斥道:“你们赶紧退开,否则我可真的生气了!”

春红更为大胆,在林宇脸上轻轻亲了一下,才从林宇身上下来,站到地上,仍是轻摇着他的手臂说道:“主人,你就留下我们吧!”

“哼,本来是想将你们留下来的,但见你们如此无礼,看来只好将你们送还回去了!”林宇脸『色』一沉说道。

三名女子顿时脸『色』大变,这次却是真的着急,『露』出一脸的惊惧之『色』:“不要啊,求求主人千万不要啊,我们听话就是了!”

林宇心中暗暗一笑,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而让她们送命于心也是不安,但如果放任她们如此胡闹,早晚有一天也会管制不住她们,或许就会惹上无影的灾祸。

看着她们惊骇到了极点的模样,林宇心中暗暗一笑,表情又沉思了一阵儿之后,才轻轻说道:“要留下你们也不难,可是你们可都要听话,不得在像现在这般样子!”

听说林宇肯留下她们,三人面上一喜,开心地回道:“只要主人肯留下我们,我们一定听从主人的吩咐。“

林宇轻轻点头:“暂时你们还是先回去吧,等我有时间了在对你们细做安排,也许有办法让你们脱离苦海也不定”

“主人,您说的是真的!”三人眼神一亮,极是惊喜地问道。如果当真有一天能脱离这艳女壶,获得新生,对于她们来说中,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去尝试一下。

林宇微微一笑:“我也只是有这个想法,至于到底能否行得通,还得看具体的『操』作。好了,你们三人先回壶中吧,我还有事情要做。”

三名狐女极是不舍得看了林宇一阵儿,又慢慢变小,飞回壶中。林宇轻轻将玉壶拿起,此时在看那三个美女的画像,眼神间竟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妩媚勾魂,现出一片清澈平静的神『色』。

林宇心中一笑,知道自己刚才的警告对她们起了一些作用。其实留下这三名狐女也许并非是没有用处,反正她们的生死直接控制在自己手中,只要**得当,可能就在某一天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将艳女壶收入须弥戒中,林宇神『色』一整,准备返回堡中上层。自从成功结丹以来,一直忙于四处奔波,看来为了今后修为的更进一步提高,应该好好的巩固一下才对。

正当他想向上面走去之时,神『色』陡然一变,面『色』有些阴冷地看着外面。

“里面人的给老子滚出来,区区一个结丹实期『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住在上师的地方。”一阵儿大骂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刚刚关闭堡门,却不曾将防御禁制打开,林宇神『色』一动,已打开堡门,出现在古堡外面。

只见一名光头大汉,正暴怒地盯着林宇的堡门,破口大骂。

“是谁让你小子住在这的?你也不瞧瞧你的身份,就凭你也配和我们住在一起吗?哈哈…”

旁边几名一起围观的修仙者,听了光头大汉的嘲弄,也是一阵大笑。

林宇脸上显得极为阴厉,冷冷地说道:“初到贵地,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海涵。不过,如果是无理取闹,休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黑脸大汉仿佛听到极为好像的事情,放声狂笑。

以他灵寂中期的修为,虽然不敢说在林家堡横扫,但在一众上师里面也算是修为上等。此时听到一名刚刚结丹期的修士竟然对自己如此说话,就如同看见一麻雀敢向老鹰示威一般。

“你,你们听到没有,他竟然敢跟我叫嚣,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收拾收拾他,哈哈…”光头大汉前仰后合的大笑,已经显有有些接不过气来。

林宇眼中厉芒一闪,此人欺到门前,摆明了是和自己过意不去,如果此时不能立威,那今后就更别想在林家堡立足。

他神识一动,轻轻吐出一只小球,放出一团幽蓝『色』光芒,在身前飘浮不定。

“嗯?”光头大汉一愣,脸上的狂笑,慢慢安静下来,有些惊疑的看了林宇一眼,仿佛已经感觉到了林宇身前的雷幻珠的不凡。

正在这里,从旁边的一所古堡中飞出一黄衣美『妇』,怀抱一名二岁多大的婴儿,来到光头大汉身前,有些焦急地说道:“夫君,咱们还是回去吧,这人住在这儿听说是堡主安排的。”

“哼,『妇』道人家,懂什么,滚一边去。”说完,不理那『妇』人,对着林宇叫嚣道:“无知的小子,今天爷爷就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说着,手中光华一闪,祭出一只黄灿灿的铜环,接连打出数道法决之后,变为一只十几丈的巨大铜环,向着林宇罩了下去。

光头大汉面『露』出一丝冷酷的微笑,如果被这铜环罩住,全身法力就会失效,铜环顷刻间就缩到一尺大小,到时候哪怕你是元婴期的修士,也只能舍去肉身才能逃得『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