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 选亲

第二十五章

选亲

林宇猛然停住身形,差点一直撞到那人的怀中,抬头看时,见一个丽人正有些奇怪地望着自己。

“林宇,你怎么了,这么慌张干什么?”商玉晴有些惊讶地问道。

林宇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没,没什么。”

“哟,商师妹来了,快进来坐。”侯尚志在里面热情地出声招呼道。

门外有商玉情挡着,林宇虽然心急如焚,也只得先返回屋中。

陆文慧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小师姐,自己当年更是受陆涛和宁碧萱两人重托,将她送到阴阳宗中。猜想他们夫『妇』两人的意思就是想让陆文慧摆脱这些恩怨,不要生活在这仇恨之中。

现在她竟然想要以选亲的方式,来寻求报仇之路。从她的出发点来说就已经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以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来做赌注,这个代价可能是太大了一些,而且极有可能到头来全是一场空。在这个修真界中难道真有人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去找一位已经灵寂期的高级修士去冒生死的危险吗?

何况当日在地下秘境之中,自己已经看到五鬼上人的元神光团飞出,如无意外的话,此时已经和于庆成一样,早就消失在这个修界中了。

那么,现在陆文慧又用选亲的方式来报仇,就显得有些得不偿失了。所以林宇想要尽早的通知她,让其放弃这个打算。

商玉晴又看了看林宇,对侯尚志问道:“侯师兄,林宇他怎么了?”

“呵,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我一说他出身黑风谷的事情,就变这样了。”侯尚志笑着说道。

“哦,是那件黑风谷之女选亲的事情吧?”商玉晴盯着林宇,看似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

“就是啊,商师妹你也听说了。”侯尚志好像突然遇到了聊友,有些喜悦地说道。

商玉晴看着林宇,有些酸溜溜地说道:“你是不是想去阴阳宗找你的小师妹啊?”

“嗯 ,是。”林宇轻轻点头,接着又摇头道:“不是,不是。”

“呵呵,林宇。”商玉晴有些反常地笑道:“亏我一听到你昨天出事,今天一大早就来看你,没想到你,你…。”

林宇看了看商玉晴,心中没来由得一痛,有些事情又浮现在心头,有些挥之不去。

“我,我去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不去,她这辈子的幸福可能就毁掉了。”他有些焦急地说道。

“哼,我又没说要管你的事情。”商玉晴有些气愤地说道:“还一辈的幸福,你去了就能给她一辈的幸福么?”

“这,这是怎么了,大早晨的何必吵架呢?”侯尚志嬉笑着,打圆场说道。

林宇看了看两人,又在商玉晴身上停留了片刻,叹了一口气:“侯师兄,你带我和院主说一声吧。”说完,转身就向外走。

“林宇,你一定要去。”商玉晴一跺脚,神『色』焦急,气乎乎地问道。

林宇猛然停住,仰头望了望天空,长出一口气:“恩,此行我非去不可。如果我不去,可能一辈都不会心安的。”

侯尚志见林宇果真要走,也不禁有些着急,毕竟擅自离开宗中,也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在想劝说些什么,林宇已经急冲冲走出院门,消失不见。

商玉晴脸上神『色』有些惨淡,紧咬嘴唇,心中不知想些什么。

“商师妹,你看这……。”还未说完,商玉晴也扭头跑了出去,只剩下一个伸着手臂张着嘴巴,做招唤之状的侯尚志,一脸莫名其妙的神『色』。

阴阳宗在修真界中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宗派。倒不是说修真者都抢着去拜入阴阳宗内,而是说阴阳宗内有一个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修。

本来对于修真者而言,男女**方面的事情已经是可能可无的了,但相对于阴阳宗的女修来说却并不是这样的。

因为如果能找到一名阴阳宗的女修来双修的话,那他的修行速度会比普通修士快上许多。而且越是修炼日久的女修,其身上的元阴越是浓厚,一旦开始双修,男修士所得好处更是极为巨大,甚至有可能让自己的修为猛增一个境界。

正是因为有此原因,所以阴阳宗才会在修真界中处于一种超然的强势地位。宗派内的女弟子,大多都许配给一些修为超强,或是势力强大的宗派的年轻弟子,偶尔也会有一些散修也能得此幸运,这不但需要其有超强的本领,还要得到女修的芳心才行。

那些出嫁的阴阳宗女修,大多都是随着夫婿外嫁。但也有一些女弟子因为对宗门极是依恋,就和双修的伴侣一同留了下来。因为,只要还在阴阳宗中就还可以享受宗门的待遇,而且还有整个宗派的防护。

不过,毕竟是男女有别,当然是不能在一同居住,于是就在女弟子的居处下方不远,又另建起一处别院,供给那些已嫁的女弟子和双修伴侣一同使用。

当然,这些住到阴阳宗的男修士也责无旁贷的也担负起护卫宗门的任务,而且有一些宗派内的任务也是抢着去完成。

阴阳宗的女修一般都是到结丹期的时候才会举行选亲的仪式,因为修炼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在不找一位男修士进行双修,那她的修炼进度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不过也有一些女弟子,因为已经和人产生感情而提前举行选亲的仪式,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本来当陆文慧向水新怡提出要提前举行选亲仪式的时候,她还是不太同意的。毕竟师姐只留下一个女儿,如果不能好好的照顾她,心中总会觉得有一些不安。

但看着她终日有些忧虑的面容,心中也是实在不忍。虽然她是一宗之主,但也不能动用整个宗派的力量去帮她报仇。毕竟还有多位宗中的长老会对她予以制约。

即便是当初收留陆文慧,她也是顶极大的压力的。因为众所周知,陆文慧是黑风谷陆涛和宁碧萱的女儿,黑风谷已经被鬼王宗灭掉了,如果此时收留了陆文慧,也就相当于和鬼王宗处于一个对立的位置。但即使如此,她还是顶住压力,以当初宁碧萱也是阴阳宗弟子为由,强行将陆文慧收留了下来。

如果单单是保护陆文慧,水新怡自问还是能够做到的,但对于她整日里想着的报仇一事,就不是三言二语能够解决得了的。

每当看着陆文慧没命的疯狂修炼,她的心中也是心疼不已。对于此次她想提早进行选亲一事,她也是多少次规劝,但都不能让陆文慧回心转意。

陆文慧的心思,水新怡心中是十分明白的。但对于她这种作法,却不是十分看好。毕竟男修士想娶阴阳宗的女修,更为看重的是想修为更进一步,如果真得让他去对上修为强大的五鬼上人甚至是整个鬼王宗,那情况可就十分难说了。

虽然她向陆文慧十分清楚地指出了这几点,但仍是不能让她回心转意。迫不得已之下,只有昭告整个修真界,宣布了陆文慧选亲的时日。不过,即便如此,她仍是有所保留,昭告中特别强调,此次选亲,必须是正道人士,而且还要有正道宗门的推荐玉简才行。

随着日子的一天天临近,陆文慧选亲之日终于到来…

阴阳宗的山门前,近几天是出奇的热闹,护山大阵的云雾遮挡也已经打开,山门前还派有一队姿『色』俱佳的女弟子负责守卫和迎接。

各路修士云集,或三五成群或独自一人,都是面带希冀之『色』,急勿勿而来,待通过检查之后,兴冲冲的向里面走去。

阴阳宗的选亲仪式,历来都会引起修真界的一场风波。很多修士,特别是那些新近结丹或是将要结丹的年青修士更是热衷于此。

但毕竟每次选亲的女修都是有限,最多也就二、三个。那些没能赢得美人归的修士,有个别之人没准就会生出一些事端,所以阴阳宗也是极力作好安全守卫的措施。

此时,阴阳宗下处的别院前面,已经搭起了数丈高的彩台,红花飘带和大红的地毯,将整个高台妆扮的极富喜庆之意。

高台的左右两边各摆有数把坐椅,水新怡和阴阳宗的诸位长老正襟坐在椅子上,四处打量下面『乱』哄哄的人群。

高台后面的正中摆着一张红绸铺盖坐椅,左右扶手扎着两只大红的绸花。椅子上坐着一位身着红妆,容貌骄艳、清秀可人的女修,虽然脸上有一些淡妆,但仍掩饰不住院眉宇间那丝淡淡地哀愁。

陆文慧有些漠然地看着台下好像已经焦躁不安的人群,心中尤如打翻五味瓶,到最后自己也不清楚是可滋味了。此次选亲,是她主动提出来的,相信如果她不说的话,水新怡肯定不会『逼』她的。

已经辛苦修炼三十余年了,可自己的修为才刚刚达到旋照中期,以这样的速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超过五鬼上人的修为呢?而且还有可能连结丹都不能完成。那今后的报仇岂不是永远也没有指望了吗?

她已经不止一次请求水新怡帮她出头报仇,但都被她婉拒了。细想之下,她也能够题解,毕竟水新怡虽然贵为宗主,但也要受到宗内长老的制约。如果单单是为了给她报私仇而动用全宗弟子,造成死伤的话,也不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

最近,她已经渐渐不能安心修炼了,而且修为进展的速度非常之慢,甚至渐渐有了停滞之意。其实她心里知道,这都是自己心情太过急迫的原故。毕竟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可她已经压制不住内的心的仇恨了,如果在这样下去,非常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无奈之下,她只有铤而走险,用终生的幸福来搏一搏。如果成功了最好不过,如果真的所托非人,那也就只能怪自己命运不好,活在世人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她内心轻叹一声,有些哀怨的又看了看水新怡,随后又环视高台两面的诸位长老,心中浮想联翩,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丝未知的恐惧。

一位身着黄衣的男修士慢慢从旁边的梯道走上台来,见水新怡轻轻点头之后,神『色』一整,也微微点头示意,走到高台正中,转身面向台下,轻轻咳嗽一声。

顿时,台下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台上,一脸的激动和兴奋之『色』。

黄衣修士微微一笑,朗声说道:“鄙人天机真人,承蒙水宗主看得起在下,让我主持此次阴阳宗陆道友的选亲仪式。”转头看下水新怡和诸位长老,又接着说道:“在此,我谨代表阴阳宗,热情欢迎大家的光临。下面,选亲仪式正式开始!”

听他说完,台下顿时又传出一阵窃窃私语。

“原来他竟然藏身在阴阳宗,真是没想到。”一名修士轻摇着头说道。

“哦,他是什么人啊?”旁边的修士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呵,你不知道吧,此人在百余年前可也是一名极为厉害的人物,自从一次与人争斗受伤后,就消踪匿迹了,没想到竟然是一直藏身在阴阳宗中。”

“诸位道友,此次的选亲仪式仍如往常一样,不过在上台之前还请出示正道宗派的推荐玉简,否则将会不予接待。下面,有请各位道友轮翻上台比试,不过注意不要出手伤人。如果陆道友中意哪位,就会将手中的红绣球抛出。”说着向着台下微微拱手,转身走向一边。

短暂的喧闹之后,一名身材矮胖的修士,身形一闪,飞上高台。踏在大红地毯之上,眼睛向着陆文慧的方向看个不停,一脸的急『色』之相。

还未等他站稳,又有一名长得四方大脸的修士也飞上台来。两人一阵敌视之后,纷纷仍出推荐玉简。

矮胖修士一拱手说道:“金山派庄城”

“正一宗池水良”话声说完,手中光华一闪,一只下品灵器法剑带起一道白光,已急急地向着对面『射』去。

对面的矮胖修士好似准备不足,根本没有想到对手竟然如此迅速的就展开攻击。他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身上光华一闪,本来已经矮胖的身躯竟然一下子又粗大的好几圈,『露』出的肚皮泛起一阵黄『色』光芒。

只见白光一闪,下一刻法剑已经出现矮胖修士的身前,径直向着他的肥大肚皮刺了过去。

四方大脸的修士面『露』一丝笑容,心想已经取得了胜利。不过,他并没有听到刺穿肚皮的噗嗤之声和矮胖修士的惨叫。只听“叮”的一声,法飞竟然被矮胖修士的肚皮给顶飞了回来。

“咦?”正当四方大脸的修士的仍在惊疑之时,只见那矮胖修士身形猛地一蜷,化为一个肉球,眨眼之间,已滚到他的面前。

“啊”他只来得急来发一惊叫,已被肉球一下子给撞下台去。

台下顿时一阵慌『乱』,四方大脸的修士勉强站起身形,面『露』疼痛之『色』,显然身上筋骨已经受了重伤。旁边赶忙过来了几名修士,将他搀走,看来应该是同一宗派之人。

台上的矮胖修士面『露』得意之『色』,转身望了望陆文慧,好似在炫耀武力一般。接着他又面向台下,大声道:“还有哪位道友愿意上台比试一下。”

话音未落,一名赤『裸』着上身的精壮大汉已出现在台上,嗡声嗡气地说道:“我叫童大牛,是正义盟的副盟主,我可没有推荐玉简。我是来给我们盟主挑媳『妇』的。”

水新怡微微皱眉,见旁边有位长老微微点头,才示意天机真人比试继续进行。

“嘿嘿,我说这位朋友,你自己来参加选亲就来吧,还非要推托给你们盟主,也太自欺欺人了吧。”

听到他所说的话,加上壮汉的憨态,下面顿时哄笑一片。

“笑什么,有什么可笑,我们副盟主就是来给盟主挑媳『妇』的,这又不什么了不起。”台下立时响起一阵抗议的声音。

矮胖修士好似迟疑了一下,说道:“还直有正义盟这个宗派?”

“哼,当然了,只要我们老大回归,正义盟立刻就会在修真界中打响名号。到时候,一定可以与正道三宗齐名。”说着,他转头对着陆文慧喊道:“美女,来给我们盟主当媳『妇』吧。我们都不会亏待你!”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纷纷觉得这位壮汉的确是憨态可掬。

就在壮汉仍是着急之时,矮胖修士又是身化肉球,黄『色』光华一闪,已向着童大牛撞了过去。

台下发出一阵儿惊呼,以刚才矮胖修士的一撞之力,恐怕这名壮汉也会深会重伤。

矮胖修士心中一阵得意,自己可算是聪明,刚才的偷袭战术转眼就被自己活用了过来,看来这一次又是轻松取胜。

突然,他感觉一阵柔和的力量顶住了自己的前进。接着一阵狂风暴雨的拳打脚踢,专门照着他的脸上招呼,一阵疼痛过后,脸仿佛已经涨大了几圈,还没等他疼出声来,只感觉身体一轻,巨大的肉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砰”的一声,重重地掉在台下的硬地上。

此时,台下才传出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之声。

童大牛站在高台之上,头顶悬着青灰『色』的天罗伞,放出五彩霞光,尤如天神一般。他大嘴嘿嘿一笑道:“你个死矬胖子,还想偷袭我,我早就注意着你呢。”

台下传来几声叫好,众人不禁汗然,没想到看似憨厚的壮汉竟然也是心细之人。

“美女,你看我厉害吧,几十年前我们老大都比我现在还厉害几倍呢!”童大牛向着陆文慧吹嘘道。

陆文慧此时也不禁对这位壮汉所提正义盟,以及他口中所说的盟主产生了一丝兴趣:“你们正义盟的盟主究竟是何许人呢?为什么他不自己前来?”

“我,我也不知道他叫啥啊?他的那个盟主还是我们自己给封的,几十年了,还一直没在见过他。”童大牛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顿时,台下一阵哄然大笑,连陆文慧也被那种快乐的感觉感染,不由得『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台下众人只感觉眼前突然盛开了一朵美丽的鲜花,绽放出绚丽的笑容。童大牛愣了一下,也好像被那灿烂的一笑给『迷』住了。

突然,台下飞上一道人影,抬手甩出一只玉简,连招呼也不打,祭出一件翻天印法宝,迎头便砸。

台下传出一阵惊呼,对赤『裸』上身的壮汉有些担心起来。

“什么玩意儿嘛”众人纷纷指责刚刚上台的枯瘦修士太过无耻。陆文慧也不禁眉头一皱,对此人的印象立时大打折扣。

那翻天印法宝在空中带起一阵惊人的气势,片刻间已长成十丈大小,重重地向童大牛砸去。

只见天罗伞突然发出一阵强烈的五彩霞光,向上『射』出一道彩『色』光束,竟然将翻天印法宝顶在了半空中,迟迟也不能落下。

枯瘦修士又是接连打出几道法决,身上法力疯狂涌入,半天之后,额头前已『露』出一片细小的汗珠儿,但翻天印法宝仍没有落下的迹象。

童大牛在天罗伞的保护之下,嘿嘿一笑,神『色』轻松道:“又偷袭,看我把它给你掀回去。”说着,身上法力狂涌,天罗伞发出一阵刺目的青光,青『色』光柱陡然一涨,竟然将翻天印法宝掀了个跟头,倒飞着向枯瘦修士砸了过去。

枯瘦修士一惊,急忙接连打出数道法决,才堪堪将翻天印法宝稳住。突然,他神『色』一惊,眼前出现一个铁塔似的壮汉,一只斗大的拳头已经和他的脸部做了一次亲密接触。

“啊”他一声惊叫,脸部又是接连中了数拳,最后和那名矮胖修士一样,被童大牛一脚给踢下台去。

台下一阵错愕,真没想到这个看似有些憨傻的壮汉竟然有些实力,接连打败两名接近结丹期修为的修士。

童大牛大嘴一裂,冲着陆文慧一笑,说道:“你看,我们正义盟挺厉害的吧。”

陆文慧抿嘴一笑,眼神中放出一丝笑意。

这时,台下又传来一阵喧闹。童大牛回头一看,竟然看见一个秃顶,长着花白胡须的老者,也站在高台之上。

“你,你不会也是来参加选亲的吧?”童大牛有些惊讶地问道。

秃顶老者一笑道:“老夫也并未有双修伴侣,参加选亲也未尝不可啊。”

“啊,你还真…。”台下也传来一阵唏嘘之声。

“老夫公孙羊,还请多多指教。”秃头老者一拱手,轻拍储物袋,祭出一件小巧的飞枪法宝,红『色』的枪穗飞舞,放出阵阵黄白相间的刺目光华。

“去”秃头老者一声低喝,空中的飞枪如一条游龙,一个盘旋之后,向着天罗伞下的童大牛急速『射』去。

童大牛心中猛然一沉,秃头老者竟然已经是结丹中期,比自己的修为足足高了不止一个境界。他身形几个躲闪,想要暂时避开飞枪的攻击,可几次实验之后,仍被牢牢地锁定。

无奈之下,他只有将全身法力猛地向天罗伞内注入,希望借助宝伞的帮助,挡下这凌厉的一击。

飞枪还在半空之中,就有一道黄光激『射』而来,将要攻击到天罗伞之时,天罗伞猛地五『色』光芒大盛,将黄光淹没在霞光之中。

台下众人心头一松,陆文慧有些紧张的心情也随之舒缓下来。虽然对这名壮汉没有什么特殊的好感,但最起码也不会让人觉得十分讨厌。

就在众都以以赤身壮汉已经没事的时候,空中的空枪却灵活的一个拐弯,陡然向下一降,避开天罗伞的防御,身着童大牛的下盘攻来。

“啊”童大牛发出一声惊呼,身上法力急涌而出,天罗伞飞速旋转,形成一圈五彩光圈,将飞枪法宝堪堪挡在外面。

就在他想轻舒一口气的时候,对面的秃顶老者对着飞枪又接连打出数道法决。顿时,飞枪黄『色』光芒大盛,竟似陀螺似的旋转起来。

只见黄光和五彩光圈发出一阵激烈的碰撞,隐隐传来一阵刺啦刺啦的声响。

众人都是面『露』惊奇之『色』,没想到有法宝还可以这样使用。

童大牛大惊,随着那秃顶老者的飞枪法宝急速旋转,自己体内的法力也在急剧流失。眼见那五彩光圈与飞枪法宝接触的地方已经越来越薄,隐隐已有被穿破之意。

突然,天罗伞猛地一震,放出的五彩霞光陡然一暗,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飞枪法宝已经攻了进来,直直的向着他的哽嗓咽喉急『射』而去。

“啊”大惊之下,法力输出嘎然停止,天罗伞发出的五彩光圈也反复闪烁两下就消失不见。

人影一闪,秃头老者已切近他的身边,神识一动,飞枪消失不见。紧接着他双手啪啪几掌,击在童大牛肌肉虬结的胸前。

童大牛只感觉一道巨力传来,身体一震,已飞出高台,落在地上。蹬蹬蹬倒退几步,才站稳脚跟,低头『摸』了『摸』胸前,脸上『露』出一丝憨厚的傻笑:“呵呵,老头,还行啊。你没下死手,我记住你了!”

此时,人群中早已挤出几人,慌忙来到他的身前。

“大牛哥,你没事吧?”

“大牛,死不了吧?”

“副盟主,你可要挺住啊!”……

“没事,咱这体格,壮得跟牛似的。不过,那老头心眼儿还不错……。”

在一阵喧闹声中,一行人慢慢离去。

此时,秃头老者面带笑意,对陆文慧轻轻一点头,看似不经意的看了看她手中的红绣球。接着转身向台下一拱手,微微一笑,说道:“还有哪位道友想上来一试?”

台下一声高喝:“我来。”一道精瘦的身影一闪,已飞上高台。

“紫阳派慕秋风,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说着,一拍储物袋,祭出一只青『色』灵盾,青影一闪,一化为三,将他的身形完全包围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道光华飞出,空中出现一只金光闪闪的葫芦法宝。

“哦,紫阳派的烈焰葫芦”秃头老者面容一沉,『露』出极强的戒备之『色』。

精瘦修士抬手一指,空中的葫芦突然金光大闪,猛然喷出一道十余丈的炙热烈焰,向着秃头老者喷『射』过去。

秃头老者随手仍出一只透明的柔软光球,里面光华流转,似水波一样流动。他口中低『吟』不停,双手接连打出数道法决,那柔软光球,蓦然变大,好似化为一道巨大的水滴,将秃头老者完全罩住。

那十余丈长的炙热烈焰,扫『射』到水球上面,虽然发出一阵浓烈的水汽,但仍是被挡在了外面,在也不能前进一步。

空中黄光一闪,飞枪法宝向着精瘦修士电『射』而去。

精瘦修士一惊,身前的护盾光华猛地一亮,将飞枪法宝死死地抵住。随着飞枪又似陀螺般急速转起,眼前的护盾好像渐呈不支之势。精瘦修士面『色』一急,身旁的三只护盾又重又化为一道盾影,才堪堪将飞枪挡住。

精瘦修士心中一松,刚想继续摧动空中的金『色』葫芦攻击,却看见那秃头老者面『露』微笑之意。

“不好”他还没来得急反应,眼前的飞枪竟然一化为二,分为两个方向他急刺而来。

精瘦修士只感觉两道森然寒气,直抵肌肤,脸上现出一片死灰之『色』。但等了片刻之后,仍不见飞枪刺下,不禁疑『惑』地看向秃头老者。

秃头老者伸手一招,两只飞枪又合于一处,飞回他的身边。看着精瘦修士的不解神态,淡然一笑道:“道友受惊了,咱们的比试只是一场表演而已,毕竟能否胜出还要看陆道友的中意何人。”

精瘦修士一愣,随即『露』出一番醒悟的神情,一拱手道:“惭愧,多谢前辈手下留情。”说完身形一闪,飞下彩台。

水新怡和众位阴阳宗长老也不禁暗自点头,虽然此人年纪好像大了一些,但修真者只要修为精进,寿元少说也会百多年的增长,此事倒是不必太过在意。关键在于刚才他显『露』出的修为和胸襟,应该还是可以将陆文慧相托。

水新怡看向陆文慧,却见她丝毫不为所动,仍面『色』平静地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秃头老者已经两次击败对手,面上不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他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台下众人,刚想在客气一番,却突然面『色』一惊,『露』出一丝胆怯之意。

彩台之下,一道白影拔地而起,直冲云宵,飞到彩台高高上空,才以一个漂亮的姿势,缓缓落下。

一位身着白『色』长衣,面『色』有些苍白的年青修士,手摇折扇,神『色』从容地走到彩台正中。挥手仍出一只玉简,眼神有些阴邪的瞧了陆文慧一眼,嘴角微微一累咧,面『露』一丝莫名微笑。

“老家伙,你可以滚下去了,别一会儿丢了『性』命。”白衣男子目光微微向上,仿佛根本都不将秃头老者放在眼中。

“你…”秃头老者虽然面上显得气愤,但心中好像已经有了一丝惧意。

从刚才上台的气势来看,那白衣男子应该已经是接近结丹后期的顶峰,而自己才结丹中期而已。虽然同样是结丹期修为,但结丹后期顶峰已经有接近灵寂期的实力,看来下面的这场比试将是一场硬仗。

“你不要如此目中无人,年纪轻轻就如此猖狂,恐怕没有什么好结果。”秃头老者看了一眼陆文慧,眼神终于一亮,怒声说道。

如果能够赢得这位女修的芳心,双修以后自己的修为肯定会大为精进,说不定能在寿元将近之时,成功凝婴,那自己的一生的夙愿也就达成了。虽然眼前面对也是一位实力超强的修真者,但说不得只能搏上一搏了。

“这位道友,你可是丹鼎派推荐而来?”天机真人突然站起,在一边问道。

“不错,本人玄月公子,是一名散修,有什么问题吗?”白衣男子折扇一摇,有些不耐地说道。

天机真人眼神征求了水新怡和诸位长老的意见,才回答道:“呵,道友多心了,现在可以继续了。”说完,又慢慢坐下,嘴唇微动,好似和人说着些什么。

白衣男了冷然看了秃头老者一眼,轻蔑地说道:“本公子在此,你难道还真想在试试?”

秃头老者反讥道:“年青人修为高些是好事,可心态也这么高的话,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

“哼,找死”白衣修士冷哼一声。手中折扇猛地打出,化作一只七『色』彩凤,一声清脆的凤鸣,煽动双翅,在空中翩翩飞舞。

秃头老者虽然嘴上没有认输,但心中早已打起十二分精神。眼见对方的法宝化形,心中更是一惊,那空中翩翩飞舞的七『色』彩凤,分明就是一只活生生的灵禽。

他面『色』凝重,刚才用出的水球珠法宝飞速祭出,将自己先行防护起来。接着,神识一动,飞枪法宝一晃化作三只枪影,向着对面急急『射』去。

白衣男子面『露』不屑之『色』,身上光华一闪,已结成一青『色』灵力护罩。静静地看着三只枪影急速而来。

秃头老者面『色』一喜,既然对方如此托大,看来胜出的希望还是很大。他面『色』一整,法力狂涌,对着三只飞枪又是急速打入数道法决。

只见三只飞枪法宝陡然拉长变细,枪尖闪过一丝金光,以更快的速度向着白衣男子的灵力罩冲刺过去。

“叮叮叮”三声轻响,三中枪影已刺入灵力罩中,还在奋力向着里面推进。

白衣男子冷笑一声,手指轻弹,三道青『色』光芒猛地『射』出,急急地向着三只飞枪击去。

只见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飞枪,在青『色』光芒的撞击之下,发出一阵强光,枪影一虚,又合为一只飞枪法宝。

对面的秃头老者暗道:不好。身形猛闪,急急地向着台下逃去。

台上台下发出一阵惊呼。

刚才在空中翩翩起舞的七『色』彩凤突然爆发出惊人的气势,一声凤鸣,口吐一道十余丈长的五『色』烈焰,猛地将秃头老者包围起来。

那秃头老者身上的水球,还没有坚持片刻就化一道水汽,消失不见。接着,只听台上发出一声惨叫,一阵青烟飞出,秃头老者已经踪迹全无。

“呲”台下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人们一方面为刚才的秃头老者所不值,另一方面对白衣男子的辣手也心存忌惮。毕竟如此霸道的法宝,恐怕应该是古宝一类,白衣男子的身份应该绝不仅仅是他口中的散修,极有可能是大有来历之人。

“玄月道友,你怎么出手伤人?”天机真人猛地站起来责问道。

“哼哼,此人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他下去,不下去。那就怪不得我了。”白衣男子面『色』平静地说道,仿佛刚才的事情已经跟他无关一样。

“你…”天机真人还想说话,但好像得到什么暗示,又施施然坐下,不在言语。

此后半天,慑于刚才灭杀秃头老者的威势,台下众人一直也没有人敢于上台挑战。最后也有一名同样是结丹后期的修真者,按奈不住飞上台来,可结果几个回合之后,也步了秃头老者的后尘,一时之间,台下虽然议论纷纷,但却再也没有人敢于上去。

眼见今天的选亲仪式已经陷入僵局,天机真人不得不征求水新怡和诸位长老的意见。

水新怡轻轻站起,缓缓走到陆文慧的身边,极是关切地问道:“慧儿,如果你今天没有中意之人,各位明天在选吧?”

陆文慧脸上惨淡一笑:“师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着,慢慢站起,直视那白衣男子,朱唇微动,对他传音询问着什么。

白衣男子微微一愣,好似有些吃惊的样子,但随后神『色』恢复正常,轻轻点头,『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

陆文慧神『色』一松,眼神中『露』出一丝踌躇、忧郁,还有一丝心碎的疼痛,最终缓缓将手中的红绣球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