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二十三章 勾结

第二十三章 勾结

近一段时间以来,每日上午林宇都是到符箓院的正殿找白长老学习符箓之术。短短月余的时间,他进步神速,除了因为身体修为的原因,不能炼制一些大型符箓之外,其他的符箓几乎都是信手拈来,一气呵成。

对于林宇的出『色』表现,也让白长老高兴不已。多年以来,还从来也没有见到过如此聪慧的弟子,在潜意识里已有些想要倾囊传授的意思。

“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你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吗?”白长老坐在正殿中央,缓缓地说道。

林宇沉思了一会儿,摇摇头道:“还请院主赐教。”

白长老点点头,说道“恩,其实这里主要强调两点:一是心诚。符者,阴阳符合也,唯天下至诚者能用之,诚苟不至,自然不灵矣。故曰,以我之精合天地万物之精,以我之神合天地万物之神。精精相附,神神相依,所以假尺寸之纸号召鬼神,鬼神不得不对。

二是运气书符。即要求书符者平时有内炼工夫,书符时发放精气于笔端,使符篆上附着修真者的精气。《云笈七签》卷七《符字》说:以道之精气,布之简墨,会物之精气。就是这个道理。”

林宇苦思一阵儿之后,好似渐渐有了几分明悟。

白长老接着说道:“咱们神宵宗符篆院一派更加重视这个原则,符朱墨耳,岂能自灵;其所以灵者,我之真气也。符篆其实只是形式,起作用的是附着其上的精气而已。这样说,你可明白了吗?”

林宇脸上一喜,『露』出若有所思所思之『色』。片刻之后,开心地说道:“谢谢您的指点,我好像已经理解了许多。”

“哦,那你说说看。”白长老一脸期待之『色』。

“您看是不是这个道理:咱们所修习的符箓,其实只不是一种法力外放的特殊形式,是以一种特别的方法和步骤先将法力存储在符纸之上,然后在以法决激发,从而达到攻击或是防御等的作用。”

“恩,不错。还有吗?”

林宇又思索一下,接着说道:“我认为,符箓的威力,抑或是强弱,并不是取绝于书写符箓的人修为的高低,而是看他在将法力画制在符纸上的手法和技巧。还有就是符箓的炼制我感觉也并不一定是要先学会某种法术才能炼制,只要是明白或是了解这种法术的放法的要点,应该也同样能够炼制出来。”

说完,他平静地看着白长老,脸上不喜不惊。

“啪啪…”一阵掌声轻轻传出。白长老一脸激动地看着林宇,『露』出极是欣慰的神『色』。

“你,你说得太好了,道出了我符箓一脉的真意。没想到多年之后,我又遇到了一名如此聪慧的弟子。”

看着神『色』激动的白长老,显得有些失态,林宇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您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白长老平复了一下感情,接着说道:“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这样激动?”

看着林宇有些不解的神情,他又接着说道:“多年前,我符箓院也有一个弟子如你这般聪慧,不但符箓之术精湛,而且修为也颇为不凡。可没想到在二十多年前与鬼王宗的战斗中,下落不明,至今仍然没有返回神宵宗中。”说着『露』出一脸的沉痛和惋惜之『色』。

但随之又神『色』一变,带起一脸的笑意说道:“不过,现在看到你也有如此天赋,着实让我感觉欣慰。虽然你现在修为全失,但相信终归会有恢复的一天。到时,我符箓院又将会有一名精通符箓的奇才。”

没想到符箓院还有如此一段往事,那二十多年前与鬼王宗的战斗,当时自己不也是在场吗?林宇心中一阵惊跳,看白长老并没有太过注意自己,仍是一脸的感怀神情,随即面『色』又平静下来。

“您也不用太过担心,可能他是受伤而暂时不能回来也说不定。”林宇劝慰道。

白长老微微一笑:“呵呵,你不用安慰我,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没事的。倒是你,应该鼓起勇气,修真一路多是荆棘坎坷,不要被眼前的这点儿挫折吓倒。”

林宇听完一愣,内心伤痛之『色』一闪而过,随之『露』出认真思索的神情。

最近一段时间,林宇侯尚志切磋一番。如果说和白长老学习的是侧重理论的话,那和他就是更侧重于实践一些,两人从符箓的制材、丹砂的配制,一直探索到制符的每个细小的过程,这些都让林宇对符箓之术有了更深的认识。

而晚上,林宇还是经常独自出去,到以前那个隐蔽的山洞里时行修炼。布置好法阵之后,至少会比在符箓院中更加心安一些,毕竟他的身上还藏有许多不可以为人多知的秘密。

这一日是,明月高悬,光洁如镜,撒下万道银光。林宇和守卫的弟子打过招呼之后,仍像往常一样,很随意地向外面走去。

走过一小段山路之后,见左右无人,身影向旁边的小路一闪,七拐八拐之后,扒开洞口长得浓密的茅草,来到那处隐蔽的山洞之中。

布置好几个法阵之后,他身影一闪,凭空消失不见。在这里,他可以放心地研究自己从地下秘境带出来的两本书简。虽然对上古傀儡的炼制仍是只停滞在理论阶段,但也已经有些心得,只要收集齐几种尚缺的珍稀材料,就可以先行试验一下。

那本玄天法阵密录,上面记载的远古法阵都是太过玄妙,另林宇大开眼界,惊奇不已。虽然他已经研读了无数遍之多,但只是对一两种法阵一知半解而已,即便是如此,已经是受益非浅。

这一段时间的修炼,须弥戒中的灵石已经消耗了大约三分之一左右,好在原来有些存余,还有在那些灭杀的修士的储物袋内也找到一些,加起来仍有数万块之多。

正在法阵之中潜心修炼的林宇,突然面上现出一丝古怪的神情。多日以来,从来没有人到这里来过,此时却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向这里走来。

一会儿之后,洞口的传来一阵扒开茅草的轻响,两个人影一闪已经钻了进来。

“咦”林宇心中一阵奇怪:这么晚了,罗宝生和一名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子到如此隐蔽的山洞来做什么?

罗宝生飞速在洞口布下一道隔绝声音的法阵,转身一阵邪笑:“宝贝,你可想死我了。”他张开双臂,迫不及待的向着身着红纱的妖艳女子抱去。

“咯咯…”妖艳女子,胸前饱满的双峰一阵颤动,纤细的腰肢一闪,齐腰的长发飘逸地一甩,躲开罗宝生的拥抱。凤目一挑,满目含春,骄颜欲滴,火辣辣地盯着他笑道:“罗公子,你着什么急嘛?奴家不是在这里吗?”

看那妖艳女子多情的眼神,罗宝生脸上激动的通红:“小乖乖,你就不要逗哥哥我了,我可是等不及了。”说着又是向着妖艳女子抱去。

这次妖艳女子没有躲开,任凭他一把抱在怀中。

罗宝生深吸一口气,好像体味着什么,极是享受的样子。紧结着双手已经不老实起来。

妖艳女子一阵咯咯骄笑,只是象征『性』的推阻了一下,随他侵犯。一会儿之后,山洞里已传出一阵粗重的喘息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