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 符箓院

第二十二章 符箓院

在外事院中如是过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一天等来了商玉晴的消息。

“林宇,师父已经给你安排好去处了,因为你现在身上没有法力,暂时只能去符箓院了。还有,这一个多月让你在外事院受苦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历来神宵宗的弟子都是要从外事院一点一点地做起的,你不要责怪师父他老人家。”商玉晴看着林宇温婉地说道。

“这…,我明白,代我谢谢清云道长。”林宇听到这个消息一愣,心中生起一阵温暖。

“这一阵儿,我没有怎么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商玉晴有些忸怩地说道。

林宇面上一红,毕竟两人之间还有一段少年往事:“没,没有。”

“恩,那就好。咱们走吧,我带你去符箓院,然后还要去给师父办些事情。”言语中好似有一丝失望。

外事院虽然也算是神宵宗的一个分院,但因为只是一些最低级的弟子,甚至还不算正式入宗,所以只是建在离玉清万寿宫不远的山下。

两人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向上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眼前现出一片气势辉煌,异常雄伟的宫殿。片片屋宇相连,条条巷陌相通,连绵相接,占地足有百余里地。

来到外墙的门口,和几名守卫的弟子出示过进出的令牌之后,辗转经过几处宫殿,两人最后来到符箓院所在的殿宇门前。

“商师妹,你终于来了。我师父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半天了。”一名蓝衣修士朗声笑道。

“有劳侯师兄,这是我师父清云道长交待带来的林宇。”商玉晴对蓝衣修士嫣然一笑,然后向林宇一指。

“哦,林宇师弟,欢迎。”说着用力在林宇肩上一拍,发一阵爽朗的笑声。

商玉晴又交待了一阵儿之后,飘然离去。林宇望了望远处的倩影,心中闪现一丝不明的滋味儿。

“走吧,林师弟,还看啊。”侯尚志一边调笑着,一边引领着林宇向里面走去。

一路之上,林宇对这位侯师兄大有好感。此人不但风趣幽默,而且还学识颇深,林宇问过的几个关于符箓的问题,他都是随意而答,却尽中要害,显出不凡的造诣。

转过几个拐弯之后,来到正殿,侯尚志面『色』一整,悄声说道:“师父不喜热闹,咱们得小心点,不然又要被罚了。”说着还故意做了一个鬼脸。

林宇强忍住心中的笑意,一个大男人还鬼脸,显得极为滑稽可笑。

“师父,林宇已经带到了。”两人走进正殿,侯尚志面『色』严肃地说道。

“恩,你先退下吧。”正殿上坐着一名身穿道袍的长髯老者,沉声说道。

临走时,侯尚志给林宇一个眼神,意思让他赶紧拜见。

“晚辈林宇,拜见院主。”林宇连忙恭敬地说道。

一路之上,他已经知道此人也是神宵宗的长老之一,并且掌管符箓院多年,一身画符制箓的本领极为不凡,深受宗内各位弟子的推崇

“恩,你的情况,清云师兄已经和我说过了。就当先在这里休养一下吧。如果实在闷了,也可以和他们学习一下书写符箓的基本功夫。”

“符箓院一脉,一向是人丁单薄,大多数弟子都耐不得每日万余次不停书写符箓的烦躁,等你恢复修为了也可以在转到他院,暂时就当你是一名普通弟子吧。”白长老缓缓地说道。

林宇一愣,没想到清云道长竟然安排自己到这里来休养了。他心中一阵惭愧,清云即便是在如此失望之下,仍没忘好生安顿自己。

他心中轻轻一叹,朗声说道“院主,既然到了符箓院,弟子就是真的想好好修习符箓,还请院主成全。并且弟子在以前也简单修习过一阵,还算是有些基础。”

“哦”白长老面『色』一喜,对于眼前这名年青的修士立时大为好感。“不知你都会制一些什么样的符箓呢?清云师兄不是说你修为尽失,暂时没有办法修炼么?”白长老听他也曾修习过符箓,顿时兴趣大起。

“弟子确是修为尽失,但仍可以凭借一边吸取灵石的灵力,一边书画符箓。”

“果真?”白长老双眉一挑,『露』出一丝惊奇之『色』。

“来,你演试一下给我看。”说着,手中白光一闪,一张符纸,一只蘸好丹砂的金『色』符笔和一块中品灵石,已凌空飘浮在林宇的眼前。

林宇伸手拿过符笔,顿时一股淡淡的灵力从笔尖上传来:“好符笔!”他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听到林宇的赞叹,白长老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林宇左手握住灵石,右手紧握符笔,那只符纸就平空悬在半空之中,纹丝不动。他凝神静气,努力平复心静,慢慢让自己安静下来。

一声低喝,手中符笔如龙蛇飞舞,飘若浮云,骄若惊龙。眨眼之间,一张火球符已经制成,手中的灵石刚刚用掉一小半而已。

白长老伸手一招,将那张低阶火球符拿在手中,仔细把玩一阵儿,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不错,虽然只是一张低阶的火球,但可以看出你对符箓却已有一定的造诣,不错,不错。”说着接连几个点头,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突然,他右手轻轻一弹,手中的火球符电『射』而出,变为一只头颅大小的火球喷『射』而出。顿时,空中传来一股极为强烈的炙热之气。

咦”白长老面『色』微微一变,身形一闪,已出现在火球对面,右手轻轻一推,火球凭空定在空中,半响之后才化为一道青烟,消失不见。

白长老有些古怪地看了看林宇,『露』出一脸的疑『惑』之『色』:“你真的只是简单修习过?”

“弟子只是自己随便学着玩玩,是不是太过差劲了。”林守有些惶恐道。

他反复看了看林宇,见他不似说慌的样子,才一声苦笑道:“呵呵,你这如果还算是差劲,我那些弟子岂不是更差劲了。”

沉思了一会,两道精光一闪,看了看林宇,他又接着说道:“你如果不修习符箓,实在是太过可惜了,以后每天上午都到这里来找我。我要亲自给你指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