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修真录
字体:16+-

第二章 年少多情泪

第二章 年少多情泪()

最近,林家庄的人们茶余饭后又有了一个新的话题。镇上最大的林府竟然倒了,老庄主和夫人也相继辞世,林府的轻狂少爷竟然沦落到街头要饭了。真是人生如浮云,世事无常。

林宇躺在一间四面『露』风的破庙里,往事一遍遍在脑海里翻腾。想着老父亲竟然被自己活活气死,那往日里对自己百依百顺,慈爱无比的母亲也在几天之内撒手人寰,脸上不禁流下伤心、懊悔的眼泪。他蜷缩着身体,任由泪水滴落在满是灰尘的泥地上,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身体却抑制不住的轻轻颤抖。

“难道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败家子么,难道晴儿真的是骗我的么,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啊…”!林宇难以控制的发出一阵惨绝的吼声。

往日光鲜艳丽的林公子是没有了,林宇那身上好的绸料白净儒衫已是褴褛不堪,整个人仿佛吊在绳上的线偶,蹒跚着走进仙客来。

“宇少爷,您来了,来,这边坐。”看见林宇走进来,于东成连忙把他让进了后堂。

“于叔,我又来您这白吃了。”

“宇少爷,你说得这是什么话。只要有我于东成一口饭吃,就绝对不能让你饿着。想当年,要是没有林老爷周济我,我们一家早就病死了,哪还有我今天。你就放心来过来吃喝,就把这当成家里一样。”

林宇听了如此感人的话语,眼睛不由又是一红,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趁着转身的机会,偷偷用衣角擦掉了。于东成也知道此时不宜对他多说些什么,又关心了几句就到前面忙去了。

这半个月,对林宇来说简直比一个世纪还难过。先是在商家豪赌输掉了林家整个祖业,气死了林子明,随后母亲也跟着辞世。这对于一个娇生惯养的十六岁少年来说,打击实在是太过巨大。面对生活的巨变,林宇除了深深的自责还有无尽的悔意:如是不是自己年少妄为,不听父母的规劝,何至于有此惨祸?

在深痛自责的的同时,林宇还对商玉晴报着最后一丝幻想:睛儿是真心对我的,她是不会骗我的。不行,我一定要当面和她问清楚。

华灯初上,商玉晴正在后花园品着香茶。边上一个娇巧的身着小花衣的女孩垂立一旁。“小姐,林公子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我当然知道了。”

“那你想怎么办啊,他现在那么惨。”

“呵呵,他现在真的惨么,我怎么不觉得呢?翠儿,你该不会是心疼了吧,要不你去关心关心他吧,咯咯…。”

“小姐,奴婢错了,你可别在责罚我了。我下次不会『乱』讲了。”翠儿一脸惊恐的望着商玉晴,好像那里娇笑的并不是一个面容娇美的可人女孩。

“哼”商玉晴香眉一皱:“你去府门口把林宇叫进来吧,不要让他在那里闹了”。

翠儿心下称奇,小姐明明在这里坐着,怎么会知道府门口的事情呢。还有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跟自己可以说是情同姐妹,可近几个月来稍有差错就对自己非打即骂,简直像换一个人似的。心下猜测,不敢明说,乖乖地向前院府门去了。

一会儿,林宇就在翠儿的带领下,来到了后花园。商玉晴看见林宇走进来,面罩寒霜:“林宇,你来此吵闹,所谓何事,我不是早就和你说得很清楚了么?”

本来面对那昔日心动的少女,眼中还有一丝狂热的林宇,在听了这么冷冰冰的话语后,也不禁激起了心中的傲气:我就是想问问,是不是你们商家设计骗我林家祖业?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天真!”

林宇气得浑身哆嗦:没想道真是你和家里勾结外人,骗我林家祖业,旺我对你一翻痴情?

“咯…咯…,真是好笑,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谁让你那么笨呢,简直一个猪脑子。”

“你…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林宇浑身『乱』颤,嘴角也因为极度气愤而不由自主的轻微抽搐着。

“为什么?”商玉睛突然起身,脸『色』骤变,『露』出一股阴狠之『色』。遥指林宇,阴冷道:你还记得十年前你做过什么吗?

林宇一脸错愕:十年前,自己不是才六岁么。

商玉睛看他一脸无知的神『色』,转而又嗤嗤的笑道:“你不记得了呀,咯咯,我会慢慢让你记起来的,来人,将这个狂徒打出去。”

乌龙镇和林家庄相去不远,只有十几里的路程。与镇子紧临的是一座高山,每隔几天山上就会刮过一阵黑风因此得名黑风山。据听镇上的老人讲,他们的先辈曾经在山上无意间发现一个看不清边际的山谷。谷内滚滚黑风肆虐,人站在边上心惊胆颤,时有响雷打过,慑人心魂。

林宇被扔出商府大门口的时候,耳际传来一个极其阴冷的另人惊悚的声音:小子,我已经玩够了,今晚就是你命丧之时。哈哈……。

林宇不禁打了个寒战:你是谁?他暂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连忙四下里打望,也只看见那几名还在嘲弄自己的家丁,并没有别人。不远处空旷的黑夜里,难道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在等待着我么?在一阵惊愕之后,他急忙起身,跌跌撞撞的向黑夜里跑去。

虽然他大多数出门都是坐轿子,但返回林家庄的路,他还是认识的。林宇惊慌的跑了有大半个时辰,林家庄没到,反而脚下的路越见不好走起来。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没有走错路啊,怎么跑了这么长时间还不见庄子呢?不会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看什么,快跑,在不走,老娘现在就吃了你。”

“妈呀”心下害怕的林宇,更加不敢四处张望,只知道没命的向前跑去去。其间那个另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又对他有过几次恐吓,林宇更是吓得没命的狂奔。

实在跑不动了,林宇剧烈喘息着,一屁股坐在一块山石上。仗着胆子向后面偷看,远处一片黑暗,什么也没有,四周只有些树木和一些突兀的岩石:看来自己现在是在一座山上,我怎么会跑到这来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一个身材丰满的黑衣女子无声无息地落在他的面前:“小子,是不是跑得很兴奋啊,来啊,接着跑啊。”

林宇无力的摆摆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不跑了,实在跑不动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于我?”

“咯咯,刚受这点罪就撑不住了啊,让我来给你加把劲吧!”说着右手轻轻一挥,一团火焰向着林宇飞『射』而去。

林宇见状,慌忙起身,但扔被火焰烧在屁股上。他一边痛得大叫,一边跳着脚赶忙扑灭身上的火焰。见到林宇的样子,黑衣女子笑道:“这不是挺精神吗!”接着声音一变,阴冷道:“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林宇一晚上被她戏耍,虽然内心极是恐惧,但毕竟是少年心『性』。此时已是怒火中烧,心中血『性』冲头,就想对着黑衣女子一阵痛骂。突然,他觉得眼睛刺痛,一阵热流冲过,又麻又胀,竟然什么也看不清楚。

毒娘子对林宇一翻戏耍,此时已动了杀机。冷然间,忽然感到一丝危险,猛然惊觉。只见对面的林宇双眼泛起一片淡淡的银芒,往回开合几次,整对眼睛慢慢地变成银『色』眼眸,在黑夜里显得极为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