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下篇 第三十二章 奸细·死亡的威胁

刚刚在东都准备好祭祀事宜的宏德龙湫,便接到了亚皇的邀请函,他看完之后不由地失笑了,“这个亚皇龙椅坐得不久,谱倒是挺会摆了。”

龙浩拿起邀请函,“月国如此强大,都还没有召集各国大会,新亚皇才登基不久,便准备在亚大会各国,实在有些反常。看来,端哲已经侵入亚宫了。”

宏德龙湫点点头,林可风和亚国的焰族都已确定这件事情了,“端哲是个不甘失败和寂寞的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放弃亚这块肥肉?”

“皇兄,您的意思是?”

“去亚国看看吧,好歹也要给朕的阿斗一些面子,朕倒要看看端哲会玩什么把戏。”

“皇兄,您准备何时起程?”

“祭祀结束就走,端哲最好老实些,若再像上次那般,朕决不会放过他,朕要跟他算算行刺朕和伤害竹妃的帐了。”宏德龙湫转头看着六弟,“龙润,希望能尽快到把你的兵拉出来见见阳光的时候。”

玉妃听说可以回亚国,十分开心,她兴奋得拉着竹妃的手,说个不停,看到她的笑容,孟心竹突然觉得这个时候她才像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可是孟心竹也知道宏德龙湫此去亚国并不简单,月国已经蓄势待发,目前缺少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就看亚皇或者端哲给不给了。

月都传来消息,林妃的母亲病重,她不用随驾前往亚国,但却请求皇上将月妃也留下来,她说月妃年长于竹妃和玉妃,又了解皇上的喜好,一路也方便照顾。宏德龙湫不在意地答应了,他没有看见林妃心中的窃喜,这去亚都的一路上,有月妃在竹妃身边,一定会有不少好戏,虽然她会错过,看不到,不过她已经可以想像得出到时候竹妃应该会有多头痛。

月妃也不是笨人,岂会看不出林妃打什么主意,不过她也蛮乐意迎合林妃的主意,毕竟回皇宫也是无趣,不如陪在皇上身边,说不定还可以制造跟皇上旧情复燃的机会。

玉妃的兴奋一直都维持着高浓度,她不断地跟竹妃介绍着亚国的风景名胜和美食,看来这位小公主在月宫已经待着烦闷至极了。

孟心竹刚刚送走玉妃,宏德龙湫便走进房间,轻轻将她揽在怀里,摩擦着她的脸颊。“玉妃也太兴奋了,一天到晚都跟你说话,弄得我想见你,却又不忍心打断她。”

孟心竹笑了笑,轻轻拍拍他的后背,“她还小嘛,离家这么久,高兴也很正常呀!”

“跟我到舱顶看星星去,如何?”孟心竹笑着点点头。

到达亚国边境,便遇到亲来迎接的亚皇。无论是否真心,这位“阿斗”皇帝对于月皇在皇位上的帮助很是感激,礼节上也很周道。

在驻地搭好帐篷,孟心竹还没来得及收拾一下行李,明公公便匆匆前来禀报,说是月的部分属国的皇后和皇妃前来请她安。孟心竹一怔,明公公则笑道:“娘娘不必意外,现在天下都知道娘娘是皇上最宠爱的后妃,她们自然是要来拜见娘娘的。”

唉,人都是现实的!这些属国皇后皇妃们显然也是带着各种目的前来。

而宏德龙湫正在大帐内与亚皇说着话,这位亚皇并没有什么治国的才能,幸好宏德龙湫给他安排了几个好帮手,亚皇现在完全把月皇当作自己的哥哥一般看待,把这次端哲跟他说的话都告诉给月皇。

两人正说着话,小昭便走进来通报,说是林可风求见,他已经结束了卫国的行动。

宏德龙湫看着他交过来的资料,不由地笑了起来,把其中与亚国有关的资料交给亚皇。

“原来这次叛乱是端哲的主意?他居然还借亚之名,行刺月皇哥哥!此人,此人……”

“不用这么激动,现在看清他的真面目也不晚。不过,这次朕倒要看看,端哲能给朕和诸位国君一个什么样的交待!风长老,都带来了吗?”

“回皇上,人证、物证,老臣都带来了。”

宏德龙湫还没说话,明公公又走进来,说:“启禀皇上,卫太子端哲求见。”

“哈,朕正要找他呢,他倒自己送上门了。”

“月皇哥哥,不如就让我们看看端哲如何解释这一切吧!”

端哲和两个中年人一起走进大帐,见月皇和亚皇坐在一起,并没有惊讶,他向月皇见了礼,收到亚的邀请函之时,卫皇正染风寒,所以这次各国会议由他这个监国太子代表卫国出席。“月皇兄,此次前来,父皇让小弟带了几份礼物,送给几位嫂嫂。”

端哲一拍手,命人将礼物抬进来,都是些珍奇异宝中的珍品。“另外,母后也有礼物,让小弟一定要亲手交给几位嫂嫂。”

“小明子,宣竹妃她们过来。”

孟心竹在帐内与十来个属国的皇后皇妃攀谈着,听到月皇传召,这些娘娘才起身告退。

卫皇后送来的礼物并不贵重,却是她亲自缝制的香囊,里面装着卫国独有的珍贵香料。

宏德龙湫将孟心竹拉坐在身边,月妃则拉着玉妃走到大帐一角坐下,小声地谈论着各自的香囊。宏德龙湫略看了一下竹妃手中的香囊,便笑道:“舅母有心了!卫太子代朕谢过吧!”他转头看看小昭,“朕这里,也有份礼物,想送给卫太子。”

小昭端着一个盖着布的托盘走到端哲面前,端哲挑挑眉,掀开盖布,看着托盘里放着一个椭圆形的黄金令牌,端哲的心不由地一沉,虽然他尽量保持镇定,但他眼中闪过的一丝惊讶和慌乱却被宏德龙湫捕捉到了。

宏德龙湫笑了笑,滤着手中的茶,“其实这不算是什么礼物,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卫太子以后可要把自己的东西收好了,随便乱放很容易引起麻烦。”

端哲怔了怔,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身边有着月皇的眼线,他也知道月皇的情报网的强大,不过再强大的网络也不可能把天下所有的人都监视起来,所以他在培养军政势力的同时,也决定在江湖上培养着自己的绝杀队伍。

他经常以理佛为由到卫国皇家寺庙住上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待在寺庙里的则是他的替身,他本人易容后,以各种身份出现在江湖中,他暗中在其他国家里组建了好几个杀手组织,没有人知道他是幕后的老板,而他总是以一个不能拒绝的身份偶尔向这些组织下达任务。

可是月皇怎么可能发现呢?若月皇早就发现的话,也不会让他如此秘密壮大了七八年才开始兴师问罪吧?难道是因为最近那次的失败任务?但是就算是知道有个不能拒绝的人在幕后,也不可能就直接确定是他吧?看来月皇在诈他。

端哲正正身体,笑道:“小弟不明白月皇的意思,这个令牌虽然好看,不过不是小弟的东西,不存在所谓的物归原主吧!”

“是吗?小昭,把人带上来。”

端哲当然记得这个自己设在亚国的杀手组织,一个本来应该全部毁灭的组织,居然还有人能幸存下来,更麻烦的是,还落在月皇手上了。

“月皇是什么意思?”

“朕,”宏德龙湫看看亚皇,“和亚皇,都想听听,卫太子将如何解释?”

“端哲对此并不知情,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如果月皇认为端哲就是他们口中那个什么不可拒绝的人,那么就请拿出证据吧。”

宏德龙湫笑了笑,“端哲,你应该有听说过一种叫‘真言露’的东西吧!”端哲挑挑眉,“若明日大会之上,你喝了几滴,不知会说些什么真言呢?会不会与这些卫太子并不认识的人所说的一致呢?”

“哈哈哈!月皇想要端哲的命,直说无妨,不必给端哲按什么罪名,更不必威胁!”

“朕不是威胁你,毕竟朕的母后与你的父皇是一胞兄妹,朕念及亲情,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你若要放弃,朕也不勉强。若真是喝了‘真言露’,恐怕就不只是朕要问罪,相信还有不少国家的君王,也会找你算算旧帐。”

“哼,那就等到大殿再说吧,告辞了。”

“端哲,这里毕竟还是亚的地界,你想走也要考虑一下吧!”亚皇站起身,看着端哲,“再说朕也想听听关于你和朕那被废的太子大哥之间的交易是什么?”

端哲不由地握紧拳头,看来今天月皇和亚皇都不会放过自己了,虽然带了护卫,但这里毕竟是月营,又有亚皇的支持,动起手来他不占优势。他望向月皇,看来应该是动用绝杀棋子的时候了。

端哲深深吸了口气,“月皇,今天我要走,你还拦不住我!”

“是吗?”

“哈哈哈,月皇,也许你知道我很多事情,不过目前看来,至少还有一样,你不知道,就这一样,就足以致你的命了!”

宏德龙湫挑挑眉,看端哲的表情,虽然有些紧张,但还不至于绝望,“是吗?那就看看是你先没命,还是朕先没命吧!来人!”

“月儿,还不动手!”

众人一愣,端哲刚刚冒出来的话令人太意外了,宏德龙湫一愣,遂尔转头看向坐在大帐角落上的月妃,端哲在这种时候居然叫他的后妃,难道这个女人就是孟心竹口中所说的卫按在自己身边的定时炸弹?

孟心竹也吃惊地看着月妃,月妃居然是端哲派到宏德龙湫身边的,这太不可思议了!皇宫所有后妃的资料,她都看过了,而且林可风也因为听到她关于定时炸弹的担心,而对所有后妃进行了一次普查,月妃不属于有问题的那部分人。可是,偏偏真的是她!

月妃的脸色已经很苍白,她的眼中出现一丝犹豫,但随即消失了。坐在月妃身边的玉妃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歪靠在月妃的肩上。“你们都别动,包括在暗处的焰族也别动,否则玉妃会死!”月妃淡淡地说,她的手已经握着发籫架在玉妃的脖子上,而玉妃的一个手指上可以看到被扎上了一根银针。月妃扶着玉妃站起身,慢慢退向端哲那一方,其中一个中年人已经上前护着她走到端哲身边。

宏德龙湫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一个自己专宠了多年的女人,居然是卫国的奸细,她睡在自己身边不过是为了保护另一个男人,这一点令他的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月妃!”他怒喝道,“你竟然是端哲的奸细!你,骗朕!”

月妃咬咬嘴唇,低下头。

端哲见状笑了笑,“月皇现在还要抓我吗?”

宏德龙湫看着在他手中的玉妃,他答应过玉玑要好好照顾玉翎,就绝对不能失信,他不能让玉翎出事。“端哲,你抓玉妃,不过是想离开,好,朕答应放过你!你放下玉妃,留下月妃,朕不会为难你,会放你走!”

端哲笑了笑,却突然看向孟心竹,“竹妃娘娘,玉妃中的是万虫噬骨之毒,发作起来将痛不欲生,你忍心看她如此花样般的美人,受此折磨吗?”

孟心竹挑挑眉,她明白端哲的意思,“你想怎么样?”

“竹妃娘娘,端哲想邀请您去卫国玩一趟,如何?”

“端哲!”宏德龙湫站起身,将孟心竹拦在身后,“朕已经答应放你走了,君无戏言!”

“放我走多远?一里,两里,还是十里?”端哲看看玉妃,“你对这个女人重视程度不如竹妃,只有竹妃可以让我安全回卫国,她有足够的份量让你放我走。”

孟心竹突然感觉身边的林可风在自己手上放了三颗药丸,她一怔,尔后装作擦拭嘴唇,将药丸放入嘴中。目前除了宏德龙湫三兄弟和小昭外,没有人知道自己有林可风一半的功力,而月妃也没有听到龙浩所讲述的关于自己来自焰族的故事,所以端哲对于她的武功状况并不了解,她逃脱的机会应该比玉妃大得多。而且万虫噬骨之毒若在中毒一个时辰之内不能解毒的话,便永远也解不了,玉妃将终身受此毒所害。林可风刚才给她的是避毒丸,可以在一个月内延缓所有的毒性,她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自救。

“好,我换玉妃!”

宏德龙湫抓住她的手,“不可以!”

孟心竹拍拍他的手,“放心,不会有事。端哲太子若想安全回到卫国,也不让我有事。”

端哲的笑意更深了,“不错,保证你安全了,我才会安全。”

孟心竹紧紧握了一下宏德龙湫的手,便走到端哲前方,“你放了玉妃吧!”

端哲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走上前,“啪啪”几下,点封了孟心竹身上的穴道。端哲一把掐住她脖子,看向宏德龙湫,“宏德龙湫,这个女人,我到了卫国,就会放还给你,所以,你别把我逼得太紧了。因为我安全,她也才可能安全。还有,让亚皇也安静些。”

宏德龙润和龙浩安排好事情,正准备向皇兄汇报情况,却看见有两个中年人护着挟持了竹妃皇嫂的端哲走出来,而月妃则跟在他身旁。他们弄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刚才在大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踏上马车,端哲看着月皇,“月皇,你最好不要跟过来,如果十里的范围,让我发觉你的人,竹妃的命就堪忧了。你应该知道,我对女人从来不会心软,也不会手软。”

从车箱晃动的情况来看,速度很快。孟心竹坐在马车里,看着对面低着头的月妃,她摇摇头,“居然会是你!的确令人意外!”

端哲看看孟心竹,“意外吗?你们能查到的资料一点也不假,不过你们不会想到在秀女到月都的路上,月儿已经代替正主,是月儿入宫选的秀女,是月儿被封为妃,是月儿被专宠。”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算再严密的防护,也不可能达到完全密封的效果。孟心竹不由地再次摇摇头,月妃是那个定时炸弹的确太令人意外了。相信这对宏德龙湫的冲击也不小,不管现在是否还喜欢月妃,恐怕都没办法去接受她是奸细的身份。

回到卫营,端哲没有下车,直接命人拔营,他需要尽快赶回卫国。虽然没有发现有月军跟随,但他知道宏德龙湫是不可能不跟上来的,也不可能不管竹妃的生死,而他就是要用月皇最宠爱的女人来要月皇的命。

“月儿,你做得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恢复自由了!”

月妃仍然低着头,“谢太子!”

孟心竹看看她,挑挑眉,“你们的保密措施做得够好,我完全无法想像你们是用什么方式进行联络,而且不被别人发现。”

端哲眨眨眼睛,“从月儿进了宫,我们就再也没联系过。”孟心竹看向他,“因为我知道月国焰族的厉害,既然好不容易送了一个女人到月皇身边,我就不能让她被发现。”

孟心竹点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看来你们之间的信任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月妃也足够出色,她不仅到了月皇身边,而且能成为他最宠爱的女人。”

月妃轻轻动了动身体,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看孟心竹或者端哲,她仍旧低着头。

“我的眼光一向不错,所以才会派她前去。我的目的也很简单,我不认为在男人的战争中,女人可以担任多重要的角色。月国焰族的厉害我清楚,就算是睡在宏德龙湫身边,也未必可以成功行刺,所以不必冒险。而宏德龙湫这样的皇帝,也不会允许他的女人去干涉国政,所以我也不会要求月儿冒险去探听月国的底细。她只需要获得月皇的宠爱,围绕在他身边,在必要的时候令他分心,令他伤神即可!不过,你的出现打破了我本来的计划,你令月儿失宠,令宏德龙湫可以不必太顾及她的生命,所以,我就只好用你来保障我的安全了。”

孟心竹挑挑眉,端哲的考虑没有错,月妃一直都是宏德龙湫最喜欢的后妃,对她的专宠的确可以令宏德龙湫有所顾及。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月妃专宠以来都未曾生育,她恐怕早已经失去生育能力了,因为以端哲的个性,是不会让自己的棋子有心软的机会。

而自己的突然出现与及所发生的事情,令月妃的地位发生了转变,在月妃自己下手没有成功解决自己的情况下,端哲也不会允许自己的棋子失去作用,所以月妃不必告诉端哲什么,他自然会采取行动,这便有超冷男人阿达来要自己命的事件发生。

说不定如儿的事情也与端哲有关,他一定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致自己于死地的机会。在来月宫的那段时间,他亲自见证了月皇对自己的宠爱,所以他才会一定要自己来当人质。

“你看不起女人,却又要利用女人来保护你的安全,你对女人也太不尊重了。”

“尊重?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男人的天下,女人是弱者,需要男人的保护,只有男人存在,女人才有保障,所以这是互惠的!”

孟心竹淡淡地笑了笑,去跟一个男权至上的人谈对女人的尊重,根本就是对牛弹琴。虽然被封的并不是什么致命的穴位,但那个中年人的点穴手法很奇怪,孟心竹暗自调息着,希望可以用内力冲破封穴之功,但她也注意着端哲,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内力。

端哲坐在马车里,微笑着盯着竹妃,这个女人还真是心软,就算是再要好的姐妹,玉妃毕竟也是一个会与她争夺丈夫的女人,而她却为了一个敌手而牺牲了自己的安全。“竹妃,你牺牲自己换玉妃,不担心发生连你都不能承担的后果吗?”

孟心竹看看他,挑挑眉,“既然我同意换人,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会承担!”

“哈哈哈,包括宏德龙湫的命吗?”

不仅孟心竹,连月妃都很吃惊地看着他,她终于抬起头,“太子,您要月皇的命?”

端哲仍然盯着孟心竹,“不然,我何必要这个女人做人质!只有她,才可以要月皇的命!”

孟心竹眯眯眼睛,她突然明白了他的用意。她没有说话,也不再看端哲,她闭上眼睛,努力用功去冲破穴道,她需要尽快脱身,否则就真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