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下篇 第二十九章 宴席·收拢人心

卫国,太子宫,端哲坐在宫殿里,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面前的书桌上摊着一叠密函。这么长时间以来,边境上的月兵根本没有任何动静,而玉玑也没有回到亚都。亚国的一场混乱结束后,亚出现了一个新皇,一个并不出众,甚至于就算死过重生都不可能有机会去接触龙椅的皇子居然在这次亚乱中取得了胜利,坐上了皇位。而这位亚国新皇却不是他选中的,他对亚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端哲明白,这一切是因为他低估了月皇的实力,他中了月皇的疑兵之计。

边界上的月兵不是为了对亚有所图谋,而是为了防卫。救玉玑也不过是为了让大家都认为,月皇有意推他为亚皇,而隐瞒了宏德龙湫真正的目的。月皇居然和他想得一样,也安排了一招暗棋,派人秘密潜入亚国,帮助新皇取得政权。月皇的速度很快,完全没有给他一个可以反咬的机会,月皇做事也很隐蔽,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一丝一毫令人看到月在插手的痕迹。

月皇在和平解决亚的危机后,下一个目标会是哪个国家呢?卫中招的机率并不比其他国家小,端哲想着想着,不由地摇摇头。

黑珍珠送到月太后手中已经有足够长的时间,但没有任何消息从月传过来。恐怕已经不能再寄希望于这位姑母了,宏德龙湫是个聪明人,就算是自己的母亲,也不会让她有机会对月不利。端哲甩甩头,既然姑母已经没有利用价值,那份亲情也就没必要再去固守了,他是不会浪费时间、物资或者感情在没有用的人身上的。

虽然月皇在这个亚国新皇身边布起了防护网,但也不可能做到无懈可击,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有弱点就会被利用,只是看如何发现弱点和利用弱点罢了。月皇在亚的事情是的确占了先机,但他却不一定就失去优势。

亚乱结束了,宏德龙湫的计划圆满实施,虽然亚现在还有一个皇帝,但实际上已经被月控制了,月已经吃掉了亚。宏德龙湫看着焰族回报的关于端哲的消息,不由地笑了起来,这次自己让端哲跌得跟斗可不小。从这一刻开始,月与卫表面的良好关系也将更现实化,大家都知道了彼此的野心和图谋,那就看看谁更有实力。

处理完亚国的事情,天已经蒙蒙亮了,宏德龙湫好好伸了个懒腰,已经很久没有熬过通宵了。他随便洗漱了一下,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竹苑。走进卧房,看着沉睡中的孟心竹,他觉得心好安,他轻轻坐在床边,轻轻抚上她的手。

孟心竹皱皱眉,张开眼睛,看着床边的人,“皇上,这么早?”

宏德龙湫俯下身,将她抱了个满怀,“想你了!我希望每天张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也希望你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

孟心竹闭上眼睛,感受着他温热的呼吸气息,宏德龙湫低下头,覆上她的嘴唇……

良久后,宏德龙湫才放开她,看着他眼中热烈的眼神,孟心竹知道他想要什么,她眨眨眼睛,“龙湫,再过几天,是你的寿诞了。”

“是呀,今年,要准备我的礼物了吧。”

孟心竹依偎在他怀里,“我会好好想一想的。”

“想?没几天就要到了,你现在才想呀?”

孟心竹笑了笑,“我知道了,都说会想了嘛!”

孟心竹一个人坐在康定湖边,她正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到了该给龙湫的时候了?给了之后,又将如何继续呢?她抬头看着天空,属于皇宫的这片天空。

宏德龙湫来到湖边,看着若有所思的孟心竹,他不喜欢看到她眉头紧锁的样子,他上前揽住她的脖子,将她拉到自己怀中。“心竹,在想什么呢?”

孟心竹靠着他,闭上眼睛,“在想你的寿宴。”

“哈哈哈,是吗?想到给我什么惊喜呢?”

“就是不知道才要想呀!好费神喔!”

宏德龙湫低头轻轻吻了她一下,“想不到就不要想了,我不想你费神。”

孟心竹睁开眼睛看着他的眼眸,笑了笑,“这可是你说的,君无戏言的!谢天谢地,皇上终于下旨免了我的烦恼了。既然皇上都开了金口,那臣妾自然要遵旨了。”

“又调皮了!”宏德龙湫刮了下她的鼻子,尔后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如今月国也是时候更积极地准备着一统的大战了,宏德龙湫与六弟商量着,准备宴请全国各地的军队代表,让他们体会到皇上对所有军士们的关爱,让他们把皇上的恩典带回各地,要让月国所有的军士们都更心向于自己的皇上,都更积极的备战。

晚宴设在月都外的军营内,宏德龙湫带着林妃和竹妃一同出席,这是一场相当隆重而盛大的晚宴,参加这次宴会的有各位王公贵族,还有许多月国各军的将军和士兵代表。

晚宴的菜肴十分丰盛,在上新菜色之前,侍女在每一个人面前都摆了一碗清水。其中一名士兵想是有些渴了,竟然将这碗水端起来喝了一口,见此情形,在场的诸位王爷和大臣们都纷纷指着他,窃笑不已。

原来这碗水是在吃下一道菜之前用来洗手的,而这个士兵出身于农家,第一次参加皇家宴席,哪里会懂得这种宫廷里的规矩,因而才出了笑话。看着别人取笑的表情,不仅士兵羞得满脸通红,在场的所有将士都颜面无光。毕竟在这样隆重的场合里失仪,真是丢死人了。

孟心竹见状,笑了笑,她端起这碗洗手水,拉着宏德龙湫站起来,“皇上,让我们共同举杯,敬英勇而率真的月国战士!”

众人不由地一愣,纷纷看向皇上和竹妃。宏德龙湫也看看孟心竹,尔后点点头,笑着端起那碗水,“来,诸位,我们举杯,敬月国英勇的战士们!来,干杯!”说着,他与孟心竹一起将手中的水一饮而尽。

殿下的众人也纷纷举起那碗水,敬向在场的将士们,尔后饮下那碗洗手水。而军方的将士们也都敬向皇上和竹妃,虽然只是小小一碗水,却令大家都感受到皇上的礼贤下士,平易近人,更感受到皇上对每一个为月国尽心尽力的将士们的尊重和爱护。而竹妃不仅为那位士兵解脱了困境,更令在场军界的每一个人都为她的人品、作风和幽默而感动。

晚宴结束后,皇上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在军帐外的篝火旁,与两位弟弟,还有一些军衔比较高的军官们说着话。

林妃坐在大帐内,虽然万般无聊,可皇上还没想回宫,她也不便离开。林妃看着在一旁玩华容道的竹妃,虽然太后赐了毒酒,但她还是被救活了。这不过是皇上和太后安排的一出戏,让太医们前后忙了个半天,令竹妃起死回生。总不能让别人知道那不是毒酒,是一杯醋吧!既然已经死过一次了,她就不再是一个假冒皇妃,而成为了真正的皇妃。

皇宫里也不会再有如美人了,伤皇上的宠妃已经大错,她还令皇上流血,像这种一而再,再而三令皇上难堪的女人,也不可能还有生存的机会。太后也不可能饶了她,一个出卖废生殉,救过自己命的主子,狠毒到要别人性命的女人,根本不配成为皇上身边的女人。

明公公走进大帐,说皇上已经与军官们说完话了,问两位娘娘要不要也出去坐坐。林妃摇摇头,她已经有些困了,准备在帐内小寐一下。孟心竹便跟着明公公出去了,篝火边只剩下宏德龙湫兄弟三人和小昭。宏德龙湫把她拉到身边坐下,将她揽在自己的披风里。

“皇嫂,”龙润看着竹妃,“您在宴会上的那一碗水,敬得好!虽然只是一碗水,却不仅解了军方的尴尬,更令大家领略了月国皇妃的风采!”

龙润笑了笑,“更重要的是,皇兄也响应着皇嫂,对下士礼遇有佳,这样一来,他们又怎么会不效忠于愿意与自己同喝一碗洗手水的皇上。”

宏德龙湫笑着低头看看怀里的竹妃,“龙润,今天心情这么好,不如就讲讲你战绩,让竹妃也听听你这黑面神的称号是什么来的。”

“好!”

几个人坐在篝火边,听着宏德龙润讲述他在战场和军队中的故事。当听到宏德龙润讲到他的一位军友被俘后,敌军利用这位军友的生命来威胁他,而这位军友没有在阵前表现出退缩和软弱,他只是大声地对龙润说了一句“六王爷,我拜托你!”时,孟心竹不禁动容了。

“那时我知道他要拜托我什么,他不想让自己成为敌人威胁我的工具,他拜托我杀了他,让我可以没有任何顾及去消灭敌人。”龙润顿了顿,“我杀了他,我毕竟是月国的六王爷,兵马大元帅,我的职责不允许我心软。但我让他死得有价值,我用胜利和敌人的鲜血来祭拜他。”

孟心竹不禁看向宏德龙润,她似乎开始明白这位六王爷为什么一直未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有所考虑,只是因为他不希望被感情所牵绊。

战争本来就是残酷了,它需要冷血,需要绝情,因为如果心软,就会给对手留下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