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下篇 第二十八章 赐酒·最毒之毒

林妃坐在月承宫里,月妃坐在月昆宫里,她们都在想一件事情,就是太后为什么要叫竹妃去太庙?没有人知道太后和竹妃会说些什么,而她们也不可能去问这两个人。林妃在担心她的后位,而月妃则感觉月昆宫更冷了,已经冷到快把她冰冻了。

意茹苑里,如美人望着夜空,这是她每天都会重复的事情。她现在的日子比以前陪伴病重的竹妃时还要难熬,虽然那个时候她也和现在一样单调,无聊,但至少那时她很平静,没有任何事情触动她的心灵。可是在竹苑里见到皇上之后,特别是在皇上开始留宿于竹苑以后,她不再平静了,那种被众人巴结,被众人讨好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令她沉醉,令她飘飘然。她喜欢那种滋味,她开始幻想着如果竹妃获得皇上更多宠爱,如果竹妃能如月妃一般专宠的话,自己也可以过上如小李子那般的生活,也可以在皇宫里耀武扬威。以前都是她看别人的脸色,以后她也可以给别人脸色看。

可是竹妃并不是月妃,也并不在意皇上的宠爱,总是对皇上冷冰冰的,最终让皇上不再到竹苑去了,她的生活又跌回谷底。她才发现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不能依靠竹妃,只能靠自己。经过那场差点被杀头的浩劫后,她完全背离了竹妃。但她还没来得及行动,竹妃便离宫省亲了。再见竹妃时,她很高兴,因为她又看到了希望,她每天都在等,每天都在盼。终于让她等到了,她行动了。

可是虽然换来地位的提高,但她却众叛亲离了。陈公公和莲花这两个她视为亲人的人对她冷嘲热讽,宫里所有的人都对她私上龙床指指点点,皇上也没有再给她一点机会。虽然她是美人,但其实和冷宫里的妃子们一样,比之前当宫女的时候还不如。

她好恨,她之所以会到这个地步,完全是因为竹妃。是竹妃让皇上不喜欢她的,是竹妃让陈公公他们疏远她,是竹妃令她的意茹苑成为第二个冷宫,是竹妃令她失去了应有的幸福生活。想着如美人冲回寝宫,将竹妃送来的那对玉佩重重的摔在地上,玉佩顿时碎成几块。

“竹妃,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安生,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如美人脸上浮现了妖异的神情,“因为我知道你的秘密,一个可以要你命的秘密!”

意茹苑里响起了女人疯狂的大笑声……

这天一大清早,宏德龙湫便出宫了,今天他要去检阅龙润的新军。既然要准备大战,月国的每一兵每一卒都很重要。

太后在宫殿里慢慢滤着茶,她看着下殿跪着的如美人,一个人偷偷爬上龙床的女人,她不禁脸上露出嘲笑之色,如美人好运,遇到是竹妃,若是月妃,别说封美人,早就被乱棍打死了。她看看分坐两旁的林妃、竹妃、玉妃。这个被全宫之人所唾弃的女人,怎么想到来太后殿了?不仅请了皇宫里最重要的几位妃子一同前来,还要求并退左右,她想干什么?

其实如美人也请了月妃,但这个妃子早就已经被太后下旨禁止出现在太后殿,所以月妃根本没有理会如美人。不过她若知道如美人会在太后殿里说些什么,一定会后悔没去。

“如美人,所来何事?”

“臣妾有一个机密之事,要禀报太后。”

太后挑挑眉,三位后妃也很意外,一个皇宫里最末等的后妃,能有什么机密?

“回太后,臣妾发现,如今坐在大殿之上的竹妃娘娘,乃是别人冒充的!”

“啪!”太后手中的茶盏摔到地上,她惊愕地看着如美人。

林妃、玉玑则是一脸难以致信。孟心竹先是一愣,尔后却淡淡笑了笑。如儿是竹妃的贴身宫女,自己与竹妃虽然长得极像,但毕竟还是不同的两个人,被发现是假冒的也不意外。唯一意外的就是,为什么如儿现在才说出来罢了。

太后看着一脸淡然的竹妃,又望向如美人,“如美人,你可知诬告一等皇妃是何等大罪!”

“回太后,臣妾并非诬告,臣妾有证据!”如美人抬起头,看向竹妃,“这位竹妃娘娘虽然与真正的竹妃娘娘长得一模一样,口音也学得很像,但她个子高,她的眼睛也比竹妃娘娘有神。自她来到竹苑,就没有让臣妾或者是莲花伺候更衣和沐浴过,因为她担心让臣妾看到她身上没有竹妃的梅花胎记。竹妃娘娘的梅花胎记,在入宫之时就有记录。”

“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在竹苑里出现有毒之水的那天,她沐浴之时被皇上撞见了,匆忙之间命臣妾为她更衣,所以臣妾才发现,她的背上根本没有梅花胎记。”

孟心竹不由地轻轻呼了口气,原来是那一次,那时她只顾得不让如儿注意她的守宫砂了。当初做出冒充竹妃的决定本就很仓促,的确忽略了很多细节。而如儿那么早就发现,却一直忍着不说,其实也不过是因为当时自己正得宠,令如儿感觉生活可以改变,她在权衡利益后决定保密。如今说出来,也还是因为自己得宠,而如儿现在不再是一个宫女了,也是皇上的女人罢了。唉,女人的妒忌可怕呀!

小昭正在阅兵台上,突然一个白衣人闪到他身边,对他耳语几句,他不由地大惊,忙走到皇上身边。宏德龙湫不停的加鞭催马,他心急如焚,宏德龙浩和小昭则紧紧跟在他身后,三人急驰回月都。

太后不由地眯眯眼睛,她早就觉得一个如竹妃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在皇宫里被埋没十年这么久而不被发现。假冒皇妃必有目的,她的目的是什么呢?看皇上对她的这般宠爱,皇上知不知道她并不是真正的竹妃呢?

太后没有开口,林妃也不敢开口,她不由地暗自摇摇头,如果竹妃真的是假冒皇妃的话,会不会牵连着自己呀?

玉妃低着头,她不希望让别人看到她一脸欣喜之色,既然是假冒的皇妃,那就不可能再在皇宫里待下去了,说不定哥哥还有机会,而她也可以得到一个好嫂子。

“竹妃,你有什么话说?”太后叹道。

“回太后,对此竹妃没什么可说的。”

“那你是承认了?”太后一惊。

“这种事情不容狡辩,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这本就是竹妃一个人的事情,竹妃自当一力承担,请太后娘娘不要牵连他人。”

“你可知假冒皇妃是什么罪吗?”太后略有些无力地说,“那可是死罪!”

“太后,”玉妃忙说道,“想是竹妃娘娘有什么苦衷吧,她肯定也不是故意的。”她又转向如儿,“如美人,既然早就发现了,为何迟迟不报?隐瞒也是大罪!”

“太后娘娘,玉妃娘娘,臣妾不是瞒而不报,只是希望能找到真的竹妃娘娘,”如儿突然站起身,指着孟心竹,“现在臣妾出来指证她,是因为发现真实的竹妃娘娘是被她所杀!”

众人又一惊!假冒皇妃罪已经够大了,再加上谋杀皇妃,那还得了了?想想也是呀,既然她是假冒的,自然不能让真竹妃再出现了,杀人灭口是最安全的。

“林妃娘娘,”如美人转头看着林妃,“您执掌后宫,假冒皇妃罪当如何?”

林妃愣了愣,看着如美人,眨眨眼睛,“死罪!”

“谋杀皇妃呢?”

林妃舔舔嘴唇,“还是死罪!”

孟心竹不由地看向如儿,如儿,你就这么恨我吗?

“假竹妃,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假冒之罪确有,但并无杀人之过。”

太后不由地闭闭眼睛,“假冒也是死呀。”

“那就请太后娘娘赐这个假冒之人一死!还竹妃娘娘一个公道!”

“如美人!哀家做事岂容你插嘴!”

“太后娘娘,臣妾不敢,臣妾只是担心太后念及皇上宠爱这个假冒之人,心存顾及,一时心软,留下祸害宫廷之人。她既然假冒皇妃,必对皇上有所图谋,这样危险的人物,又怎么能留在皇上身边呢?”如美人直视太后,“太后明断,皇上已经被她迷惑,断然狠不下心,太后应该尽早处理此人,以免伤害皇上。”

孟心竹不由地眯眯眼睛,今天的如儿真是令她刮目相看,这还是在竹苑里的如儿吗?才当美人没多久,竟然如此能说会道了?不对,这决不会是如儿可以想得出来的话,必有人在幕后操纵她?她想起月妃,可是最近并没有接到“燕子”关于月妃去过意如苑的汇报,甚至连月妃与如美人会过面的报告也没有,月妃最近很安静,除了会到竹苑外,就是待月昆宫,偶尔一个人到康定湖边走走而已。她又看向林妃,目前林妃还有需要利用自己的地方,还不到对自己出手的时候。难道是那个藏皇宫里的定时炸弹吗?

“太后!若此等假冒之人,还能留在皇宫里,以后何来规矩可言?太后当为皇宫正名!”

太后看看如美人,又看看众位嫔妃。假冒皇妃的事情若是闹大了,皇上不好处理不说,在宫里也会引起流言,也会让月国成为别国的笑柄。知道这件事情的三位后妃,玉妃与竹妃的关系好,自然不会希望她有事,但林妃不同,若处理不好,也会给林妃留下话柄。至于如美人,她在想要别人命的时候,其实已经把自己的命给送了。

太后正正身,“假冒皇妃,罪不可赦!”

“太后!”玉妃忙上前跪下,“太后,万万不可呀,一切还是等皇上回来再定夺吧!”

“玉妃,你想用皇上来压哀家吗?”

孟心竹看看太后,尔后将玉妃拉起来,“玉妃,不要为难太后。”

“竹妃姐姐!”玉妃抚在竹妃的肩膀上哭泣起来,这一刻她真的好希望皇上能出现。

太后站起身,大声说道:“来人!”几个太监推开门,太后身边的太监总管忙走上前。“小洪子,赐竹妃——酒!”

洪公公一愣,抬头看向太后,望着她的眼睛片刻后,退下去,不多时便端着一个托盘走到竹妃面前,玉妃被另外几个太监拉到一边。孟心竹看看眼前的酒杯,遂尔端起酒杯。

“竹妃姐姐,不要!”

孟心竹将酒杯放到嘴边,突然停住了,她眉头一皱,看向太后。

太后此时已经重新坐下了,端着一杯新茶,正滤着茶叶。

孟心竹不由地笑了笑,“谢谢太后赐酒!”说罢她一仰头,饮尽那杯酒。

宏德龙湫一路急驰,冲回皇宫,他直接就奔向太后殿。宫殿里太后正喝着茶,林妃则有些发呆地坐着,玉妃已经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竹妃呢?”

“皇上不必担心!”如美人很得意地笑道,“竹妃娘娘泉有知,也可以安心了!因为,那个假冒竹妃之人已经被太后赐死了,”

宏德龙湫看着放于小桌上的酒杯,看着那代表着特殊赐酒的蓝色酒杯,突觉得血脉贲张,嘴中一腥,宏德龙浩忙上前扶住皇兄。宏德龙湫看向太后,“母后,为什么?”

太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坐着,看着从儿子嘴角渗出来的鲜血,她不由地叹了口气。

“母后,竹妃皇嫂假冒一事,皇上一直都知道,而且,这件事是儿臣一手操办的。”

玉妃听罢,忙站起身,奔到皇上身边,“皇上,快救竹妃姐姐!快救竹妃姐姐!”

“她去哪了?”

“不知道,她喝完酒,就离开了!皇上,快救……”

宏德龙湫没有犹豫,转身离开太后殿。

大殿里的人还在为刚才十王爷的话而发愣,这件事情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浩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母后,如今的竹妃仍是焰族中人,是林长老的关门弟子,名叫孟心竹,一次巡宫竟遇到了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竹妃,而那时的竹妃一直担心照顾自己多年的太监宫女会因为她的死亡而被生殉,希望她能假扮自己。此后孟心竹将此事禀告儿臣,儿臣对于生殉制度也颇为不满,所以就同意,在竹妃病逝当晚,孟心竹正式入住竹苑,成为竹妃。”

大殿很安静,所有的人都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十王爷事先安排好的。

“竹妃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妃子,所以皇兄对儿臣的安排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是没想到在竹妃生祭当天,孟心竹的一曲《葬花吟》令皇兄大为欣赏。在惊叹她才气的同时,皇兄也才想起这个假扮皇妃的焰族。母后也知道焰族中人是不可以成为皇妃的,但皇兄真的很喜欢她,为了避免她身份引来的麻烦,就让她继续扮竹妃至今。”

太后点点头,“原来如此,难怪她与众不同,没想到焰族中还有这般的人物!”

如美人怔住了,怎么会是这样的?

宏德龙浩跪拜于地,“母后,请恕儿臣不告之罪,孟心竹只是听命于儿臣,并无大罪!”

太后挑挑眉,不由地回想起皇上嘴角的血迹,“哀家知道,正因为她来自焰族,在龙船遇袭时才会救下哀家的命,虽然已经成为皇妃,她却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焰族使命,皇上身边有这样的人,哀家也可以放心了。”太后站起身,“林妃,玉妃,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两位后妃又怎么会不知道太后的意思,假冒皇妃确有其事,却是皇上特准的,谁还会去跟皇上过不去呀。不过,竹妃这毒酒喝的可有点冤了!

太后转向如美人,“你就待在太后殿吧,你不是一直都希望能见到皇上吗?说不定一会,皇上就会来见你了。”

如美人不由地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

孟心竹站在康定湖边,吹着冷冷的湖风,那杯酒的味道还留在口中。宏德龙湫刚离开太后殿,就接到焰族的回报,他径直奔向康定湖,心竹,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

小昭已经先一步来到康定湖,看到孟心竹时他轻轻出了一口气,遂尔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诊着她的脉,他不由地皱着眉头。

孟心竹突然笑了笑,“不明白了吧!”

“这是怎么……”

“心竹!”两人一转头,看着飞奔过来的宏德龙湫。

宏德龙湫将她紧紧揽在怀中,他的身体在颤抖,他已经说不出话,能看到她活着真好。

小昭低低头,静静退至一旁。

宏德龙湫突然放开她,“传太医,传九皇婶,不管是什么毒,我都一定会救你!小昭,去把风长老召回来!”

孟心竹轻轻抚住他的肩膀,摇摇头,“这个毒,干外公也解不了。”

“那去找玉玑,他应该有办法!他……”

孟心竹一踮脚,在他的鼻子上轻轻哈了一口气,“闻到什么了吗?”

宏德龙湫皱皱眉头,好半天才说道:“醋?”

孟心竹笑着点点头,“没错,是醋,但不是普通的醋!”看着有些莫名的宏德龙湫,她的笑意更深了,“太后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赐死我,但戏是一定演完的,所以她赐了一杯醋,她要告诉我,女人的妒忌之毒,是天下最厉害,最无解的毒之一。”

宏德龙湫不由地舒了一口气,搂住她,“心竹,你知道吗?看到那酒杯,我的心都要死了!谢谢你还让自己活着,你活着,我的心才活着!”他托起她的下巴,“妒忌之毒是吧?那我跟你一起中这个毒!”他吻上她,探入她的嘴里,将残留下来的醋味全部收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