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下篇 第二十七章 太庙交锋·月太后的决择

卫国,太子宫,端哲背着手站在宫殿外。他已经知道玉玑被人救离了亚国,卫是不会有任何人去救玉玑的,而亚国的各位皇子目前也都顾着各自的利益,自然也不会去理会玉玑的生死,所以这应该是月的举动。

不过虽然玉玑的妹妹是月的皇妃,但端哲知道宏德龙湫决不可能仅仅为了一个女人而冒这么大的风险,恐怕月皇有更深层次的目的,如果没猜错的话,月皇是准备让玉玑登上亚皇之位。而月皇能如此迅速地救走玉玑,这说明月皇已经知道卫与亚的联盟了,甚至已经猜到他才是真正的递盟者。难怪亚乱的同时,卫也突然出现麻烦。

那些对他这个太子不满意的皇子,在亚乱期间制造了不少麻烦,看来月也在卫国扮演了他在亚太子面前所扮演的角色。虽然他却很快的制止了麻烦的扩大,但他的举动却已经把他的实力和势力网络暴露于隐藏在他身边的月人面前。

端哲不由地叹了口气,他的判断没错,月国的表兄皇上一直都是卫最大的敌人,月强大的力量不仅令亚国担心,连他也觉得可怕。幸运的是,他已经及时发现,他不会让自己和卫国在亚的问题上迷足深陷,他已经命端唐中断了与亚太子的联系,他抛弃了卫亚所谓的联盟,他不会给月攻击卫的借口。

可是他也不能让月轻易的把亚吞掉,除了亚太子之外,他还留有后棋。他密切关注着驻守在三国交界处的月兵,只要月一有动静,他就会安排自己在亚培养的势力制造混乱,直接说月有意吞亚,到时候他还可以联合其他各国声讨于月,让月腹背受敌。

至于月皇挑中的未来亚皇玉玑,恐怕也不可能轻松登基,端哲已经安排人暗中与亚的各皇子通了气,玉玑也将成为他们的打击对象。

端哲突然笑了笑,宏德龙湫,你厉害,可是我也不弱,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做大的。

“来人!”端哲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锦盒,“派人送到月都,献给月太后,就说是我这个做侄儿的,孝敬她老人家的。”

月宫,太后殿,桌上摆放着一被打开的小锦盒,里面是数十颗圆润饱满的黑珍珠。无论哪一颗拿到现代社会里,都可谓人间极品。可是太后看到这些珍珠却一点欣喜也没有,表情反而越来越严肃,她站在宫殿之外,看着天空。这么多年来,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太后没有再看桌上的珍珠一眼,她已经知道送这些珍珠来的人想说些什么。早些时日,便听说亚国出了乱子,亚太子想提前夺位,还绑了玉妃的哥哥玉玑,玉妃因为这个消息还大病了一场。可是她的病很快又好了,而且还如同一个没事人一样。如此的转变恐怕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的哥哥已经没事了。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卫国不可能去救玉玑,而月国因为玉妃的关系,还有可能出手。但太后知道,皇上并不宠爱玉妃,也不可能为了她的请求而去冒险,既然玉妃经常出入竹苑,又是竹妃名正言顺的徒弟,而竹妃却是一个有足够能力说服皇上的后妃。

“来人,宣竹妃到太庙!”

宏德龙湫与两位弟弟正在御书房里,仔细看着林可风的奏章,救玉玑所施的疑兵之计已经发挥它的功效了,所有人,包括端哲在内,都认为月有心推玉玑为亚皇,却忽略了月真正的亚皇人选。而他们却已经确定端哲寻找的“阿斗”人选,敌明我暗,这场游戏就会玩得很顺手,而结果也更会出乎端哲的意料。

明公公匆匆走进御书房,走到皇上身边,“皇上,太后娘娘将竹妃娘娘请到太庙去了。”

众人都怔了一下,太后让竹妃去太庙干什么?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宏德龙湫皱着眉头,太庙是焰族在整个皇宫中唯一不能随意进入的地方,这意味着竹妃身边将完全没有任何保护,这也意味着除了太后和竹妃之外,没有任何人会知道她们将谈些什么。宏德龙湫不由地站起身,难道太后已经发现了孟心竹假皇妃的身份?

众人来到太庙前,却被太后身边的太监拦下了,太后有懿旨,除了竹妃以外,不得任何人进入太庙,包括皇上。这里本就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再加上太后懿旨,宏德龙湫也不能强行入内,他背着手站在殿外,突然觉得忐忑不安。

孟心竹走进太庙,便看见站在各位月国先祖灵位之前的太后。

“竹妃,你跪下!”

孟心竹看看太后,挑挑眉,尔后跪在蒲团上。

太后目光严厉的看着她,“竹妃,在月国各位先祖面前,你可知罪?”

孟心竹一愣,她看着面前的灵位,“臣妾不知身犯何罪,请太后明言。”

“你可知后妃干政,是何等大罪?”

孟心竹看着太后,她眨眨眼睛,如果没理解错的话,太后所指的干政恐怕与玉玑有关。宏德龙湫本来就是要所有的人都知道是他救了玉玑,而且还要玉玑当亚皇,自然也不会做得太隐蔽。而自己与玉妃的关系,也很容易令人联想,看来卫国又在打月太后的主意了。

虽然玉玑得救的确不是自己去求的情,但皇上救玉玑本来就是对卫和亚散烟雾弹,既然是为了隐藏他的真实意图,那就不能告诉任何人,就算是太后也不行。再说太后突然问及此事,恐怕与卫国有莫大的牵连,自己还是先装一下傻好了。

“回太后,臣妾不明白!”

“竹妃,这是太庙,只有哀家跟你两个人,所以你不并左顾右忌的。”太后缓缓走到一旁坐下,“而且,哀家已经下了懿旨,就算是皇上,也不可能闯入太庙。”

孟心竹挑挑眉,言下之意就是要自己知道,最好识趣一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她不由地眯眯眼睛,难道自己之前的判断出错了,真正要杀自己的是太后,而非月妃?难道这位月国太后最终还是将心中的天平倾向了自己的祖国?

孟心竹看看眼前的众多灵位,轻轻叹了口气,“太后希望臣妾说什么呢?”

太后望着竹妃,皱皱眉,“竹妃,哀家曾经告诉你,皇上是万民的皇上,他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国运和民生,作为他的妃子,你当好好照顾皇上,应当知道是选择做丽姬还是做青娥。哀家一直都觉得你是聪明人,可是却没想到,你糊涂起来却可以将月和皇上陷于不义!”

“太后,不知臣妾到底犯了什么大罪,令太后如此震怒?”

“天下人都知道亚国的玉玑太子被亚太子囚禁了,玉妃也因为这件事情而大病一场。哀家知道,你照顾了她一夜,而她清醒过来后便去了竹苑。她为什么会去,大家也都明白。她念及兄妹骨肉亲情,希望皇上能出手相救,也在情理之中,而她不得皇上宠爱,自然也求不动皇上,所以她去找你,因为你有足够能力去说服皇上。”

“玉妃的确来过竹苑,可……”

“所以你就去求皇上,求皇上去救玉玑!你难道不知道,作为一个后妃,参与这样的事情,已经是干政了吗?”

这才是正题,孟心竹叹了口气,“既然太后已经如此认为了,臣妾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认罪了?”

“臣妾是否认罪,必不重要,重要的在于太后是否觉得臣妾有罪?若太后心中已经定了臣妾的罪,认与不认关系都不大!”

太后眯眯眼睛,笑了笑,“不错,你想知道哀家准备如何处理你吗?”

“不过是毒酒一杯,或是白菱一丈,再就是匕首一把罢了。”孟心竹恭恭敬敬地向各位月国先祖的灵位拜了拜,“而且臣妾还要恭敬地谢谢太后赐死吧!”

太后一愣,不由地挑挑眉,“死?你不反抗?也不想办法让皇上来救你?”

孟心竹闭闭眼睛,太后想用她的生命来要胁宏德龙湫,去达到卫国希望达到的目的,她不会让太后如愿的,而且想要她的命,也不是容易的事。“太后不是已经说过了,这是太庙,只有太后娘娘跟臣妾两个人在,而且您又下了懿旨,就算是皇上,也不可能闯入太庙。那臣妾反抗什么呢?既然太后想让臣妾死,自然不会让皇上有机会前来救臣妾!”

太后一怔,“你不怕死?”

这个时空的人似乎很喜欢问这个问题,“怕!不过每个人都拥有生命,但并非每个人都懂得生命。如果不了解生命的人,生命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惩罚。臣妾不能算完全了解生命,但多少懂一点点。臣妾不是不珍惜生命,只是希望生命更有价值,就算是死亡,也要有价值!”

“价值?后妃干政本是死罪,能有什么价值?”太后冷冷一笑,“哀家是太后,对后妃有生杀大权,处死一个罪妃,就连皇上也不得干涉。当初你去求皇上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你不留下骂名也就万幸了,还期望能有什么美名吗?哈哈哈,不过你唯一能期望的价值,就是皇上不会很快忘了你。”

“皇上是做大事的,有功当奖,有过当罚,如果是罪妃,自然不必期望还能获得圣眷。”孟心竹看着太后上扬的眉头,不由地笑了笑,“臣妾要的价值,并不是能在皇上心中永远留上影子,也并不会期望皇上为臣妾讨什么所谓的公道。臣妾要的价值在于,皇上会知道臣妾为什么死,皇上也会明白如何做才是对得起臣妾所付出的生命,臣妾的死亡不只是带来悲伤,也会带来激奋,皇上会让臣妾死得有价值。太后,您说这种价值,臣妾会不会拥有呢?”

太后盯着孟心竹看了好一会,她当然明白竹妃话中含义。这是太庙,皇上不会知道她们具体谈了些什么,但她作为太后赐死皇上最宠爱的妃子,皇上又岂会随意放过?必然会追问这么做的原因,她又将如何对皇上解释呢?以她卫国公主的身份,再加上目前的局势发展,皇上也自然会往卫月关系上联想,若知道竹妃是因为卫国而被杀,结果可想而知了。

“看来哀家还真是小瞧了你!”太后轻声叹道,站起身,“竹妃,你足够聪明,胆子够大,心思也够细腻。你知道皇上想要什么,你不会让自己成为他的阻碍。你看得出哀家正在为月卫两国的事情烦恼,你在赌哀家会不会激起皇上灭卫的决心!”

孟心竹挑挑眉,看来这位太后是很清楚宏德龙湫的野心了,也明白自己的想法,那她这样做,到底是想干什么?

“你以为哀家今天叫你来,就是问你后妃干政之事吗?”太后再次转身看着灵位,“皇上是哀家的儿子,哀家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个性,就算他再怎么宠你,也不会为了女人而去以身犯险,置国家利益于不顾。更何况他既然宠爱你,就绝对不会让你背上后妃干政的骂名。而你也是聪明人,既然明白皇上的心意,就不会为玉妃而去为难他。”

“原来太后都知道。”

“哀家不仅知道这些,也知道皇儿已经开始行动了,所以令卫很不安。”太后想到那锦盒里的黑珍珠,那不是珍宝,而卫国有难的标志,是端哲向她发出的信号。

孟心竹再次挑挑眉,看来卫国已经有消息传给了太后,可是为什么焰族没有截获呢?难怪皇宫的防护网出了问题?或者是宏德龙湫故意放过的?

“竹妃,你赌哀家不会去激起皇儿灭卫的心意,的确是赌对了。不过哀家也知道,就算没人激起,皇儿也不会放过卫国。”太后闭闭眼睛,“哀家现在还真是后悔,当初就应该劝阻先皇立龙湫为帝,若是龙浩当皇上,哀家的日子很轻松些,他不如龙湫那般霸气,心也不如龙湫大,他也比龙湫和龙润都更加孝顺哀家些,若是两国起纷争,哀家也能说得上话。”

“龙浩的确不如龙湫强势,可是臣妾想请问太后娘娘,若今天的局势倒过来,是卫国不放过月国,那么太后娘娘是否也可以在卫国说上话呢?月强的时候,太后以母亲的名义去要求儿子不要动手。可是卫强的时候,太后以什么名义去要求他们不要对您的儿子动手呢?”太后一怔,“您的儿子孝顺母亲,可是侄儿未必也同样孝顺姑母。唉,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割都会痛。当龙浩被卫国威胁之时,太后娘娘是否还觉得他比龙湫更适合当月皇呢?”

太后踉跄了一下,她看着竹妃,是呀,手心手背都是肉,一边是自己的祖国,生育养育自己的祖国,另一边则是自己的儿子,从自己身下掉下来的至亲骨肉。无论是儿子被吞掉,还是祖国被吃掉,都是令人伤心的事情。“竹妃,皇上灭叶之时,你不恨吗?”

恨?孟心竹是不会恨的啦,不知道真正的竹妃会不会?不过第一次见到竹妃的时候,她只是对于自己生命的感叹,对于陈公公他们的感叹,对于未蒙皇上宠爱的感叹,并没有表现出对于皇上的亡国之恨!不过现在已经不是需要知道她想法的时候,自己就是竹妃!

“臣妾只有哀,没有恨。”孟心竹没有看太后,只是望着灵牌,“臣妾哀伤于父皇辜负了百姓的信任,没有承担起对国家的责任,叶不是被月灭亡的,是被自己的国君毁掉的,因为父皇已经失去民心,失去国之根本。如果皇上得到叶地之后,没有让那里的百姓过上比臣妾父皇统治时更好的日子,臣妾就会恨。然而臣妾回叶省亲,看到叶州的百姓生活无忧,安居乐业,看到那里的百姓心向于皇上,臣妾还需要恨什么呢?”

“可那里的人曾经都是叶的子民,叶是你的祖国呀!”

“不错,叶是臣妾的祖国,却未必一定是百姓的祖国。所谓国是对于统治者来说的,而非百姓。当统治者对百姓好,百姓就是你的国人,不好的时候,百姓就会成为别国的人。”

太后挑挑眉,“你还真看得开呀!”

“因为想开了,心就不苦。”孟心竹盯着太后的眼睛,“既然无法改变,不如坦然接受。太后在宫里生活了一辈子,皇权的斗争看得多了,想必您早就已经预见到会出现两难的局面。先皇不因您是卫国公主而有所顾及,仍然立您为后,立您的儿子为新皇,先皇觉得太后娘娘便是当世青娥,他可以充分信任娘娘。他相信娘娘会在这样的两难局面中,作出正确的选择。”

太后眼中已经泛起泪花,孟心竹不由地感叹,这位太后还真是辛苦,自己的儿子想着去吞并她的祖国,但她也清楚自己的祖国也有胃口去吃掉她的儿子。

“竹妃,你知道哀家为什么要带你来太庙吗?”

孟心竹看着眼前的灵位牌,“起初感觉太后是杀臣妾,但现在好像不是。”

“你说没错,哀家很清楚两国之间的事情,也一直都很矛盾。当初嫁到月国来,是因为哀家与先皇是两情相悦。可是哀家的父皇是有野心的人,他希望利用先皇对哀家的情谊,令哀家能成为左右月国的棋子。一方面是爱情,一方面是亲情,哀家真是两难选择。先皇也知道哀家父皇的用意,但他仍然疼爱哀家。”太后开始环顾太庙,“就在这里,先皇对哀家说了一番很中肯的话,他的情令哀家感动,他的义令哀家动容,他的责令哀家敬佩,从那时起哀家就已经放弃卫国公主的身份,哀家只是月国的皇后,是月国的太后。”

“相信先皇一定也为太后的情、义、责而感动。而太后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先皇的信任并没有给错人。”

太后长叹一声,“话是这样说,虽然哀家的父皇有野心,但他在位时卫的实力不够,先皇也有野心,可实力也不够。哀家的日子过得轻松,甚至觉得可能在有生之年,都不会去真正面对两难。可是龙湫当了皇上后,他的强大令哀家不得不去面对两难,哀家才发现,在身体里流动的血脉亲情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无论哪一边,哀家都不希望受到伤害,可是哀家对两边都无能为力,天下的确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太后……”

她上前扶着孟心竹的肩膀,“竹妃,哀家问你,如果月卫动手,你会帮哀家劝阻皇上吗?”

孟心竹看着太后的眼睛,太后的无奈和心酸,她可以理解,但她的回答肯定不符合太后的要求。“太后,你也说了,皇上是不会被女人左右的。”

太后笑了笑,“你比林妃坦诚,林妃为了讨好哀家,会说哀家想听的话。可惜这件事情上,哀家想听的是实话,所以她做错了。”

太后拭去眼角的泪水,在孟心竹身边跪下,“先皇,臣妾为龙湫选出他需要的皇后了。”

“太后!”孟心竹大惊。

“哀家说了,既然已经无能为力,一切都看天意吧。天意若要亡卫,也不是哀家插手就可以改变的。”太后的眼泪随着眼角再次流出,“手心手背都是肉,割了都会流血,也都会痛,但儿子是娘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是心连心的肉,割不得。”

“太后,您……”

“竹妃,你说林妃应该是皇上最适合的皇后人选,但哀家却同意皇上的看法,你才是最适合的人选。”太后看着竹妃,“叶国已灭,你不会如哀家一样,需要去考虑两家的利益冲突。而你也没有家人,不会如林妃一般,想要为自己的家族谋得更多利益。你唯一欠缺的是,你的身后没有强大的势力,去为皇上巩固皇权,但你有足够聪明的头脑,可以为皇上出谋划策,令周围的人都帮着皇上。”

“太后,……”

“林妃若为皇后,林氏家族自然会更尽心的为皇上办事。可是皇上却想立你为后,自然不会给林妃机会。两方这么僵着,并不利于月。竹妃,皇上现在需要一位能辅佐他的皇后,月国也需要一个可以令百姓得福的皇后。所以,你就答应成为皇上的皇后吧。”

“既然太后也知道林妃为后,林氏家族才会尽心为月,所以臣妾……”

“月国既然有双妃的‘希望救助金’,也可以有双后。”孟心竹不由地张大眼睛,太后却很笃定地说,“竹妃,皇上需要林氏家族的忠心,所以林妃当为后。皇上宠爱你,你也能真正为皇上着想,哀家,作为一个母亲,希望你能成为龙湫的皇后。”

“太后!”

“月跟卫迟早有场大战,既然双方已经不可能是势均力敌,不如令月更加强大,减少这场大战带给两国的伤害。如你所说,月国胜,哀家还可以以母亲的身份,为卫国的亲人求求情。而卫国胜,谁来为哀家的儿子们求情呢?”太后将手搭在孟心竹的肩膀上,“哀家不会逼你,哀家知道你是有自己想法的人,你有时间考虑,哀家相信,你会做出聪明的选择。”

离开太庙前,孟心竹回头看着跪在灵位牌前的太后,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也是一个伟大的女性,她对国对家的理解已经超越了狭隘的范围,也正因为她的博大胸襟,先皇才会如此放心的把月国交给她,而龙湫也才能如此幸运的发展自己的实力。

宏德龙湫站在太庙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无论是太后发现了孟心竹假皇妃的身份,还是太后因为玉玑的事情而牵怒于竹妃,对她来说都很不利。他望向太庙的大门,竹妃已经进去很久了,什么时候能出来?是否可以出来?

天这么冷,又跪了这么长时间,腿都麻了,孟心竹高一脚低一脚地踱步到太庙大门,还没跨出门槛,便惊动了候在门外的宏德龙湫等人。

“心竹,你怎么了?”宏德龙湫忙扶住她,注意着她的步履蹒跚。

“没事,”孟心竹看着焦虑地众人,笑了笑,“只是在先祖灵位前跪久了,腿麻了。”

宏德龙湫一把将她抱起来,“小明子,快传太医!”

“欸,没这么夸张,只是有点麻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

宏德龙湫没有多言,只是一脸严肃地抱着她回到御书房,直到太医确定她没事,他又为她仔细地揉着双膝,并在她膝盖放上两个温袋后,才将她搂在怀里,“心竹,让你受委曲了,母后她……”

“龙湫,我好羡慕你,你有一个伟大的母亲!一个肯为儿子做出牺牲的母亲!别人都在为内忧外患而烦恼的时候,你却可以减少在这方面的分心。”

宏德龙湫挑挑眉,略带疑惑地说:“你们到底谈了些什么?”

“太后在考验我能不能成为一个皇后。”

宏德龙湫一惊,“皇后?母后想让你成为我的皇后?”见孟心竹点点头,“这怎么可能?母后一直都意在让林妃成为皇后的。”

“龙湫,你对你母亲的身份太顾及了,却没有看到她愿意为你而付出的东西。”

“那你答应了吗?”宏德龙湫眼中充满了期待,孟心竹却摇摇头,“为什么?”

孟心竹盯着他的眼睛好一会,“那个位置对于我来说,还蛮可怕的。”

“可怕?有我在你身边,会有什么可怕的?”

孟心竹轻轻靠在他怀里,“龙湫,其实我们这样也很好呀!你在我身边,我也在你身边。”她低头看着他手上的镯子,“就像这个镯子一样,有彼此就好了。”

宏德龙湫将她压在罗汉**,吻上她,“可你知道的,我希望你是我的皇后,我的妻!”

当晚,宏德龙湫坐在太后殿,看着母后刚刚拟好的懿旨,他有些吃惊地看向母后。

“皇上,哀家知道你喜欢竹妃,哀家也知道这样做是委曲了竹妃,但权衡下来,这样是最好的,竹妃是个识大体的孩子,相信她会理解。”

宏德龙湫点点头,“儿臣明白,不过竹妃她,……”

“她没有同意当皇后,是因为她担心林妃的想法,你拿这懿旨去找竹妃,相信她会明白哀家的意思。”

竹苑里,孟心竹仔细地看完了懿旨,太后懿旨上大篇幅的说了一通褒奖林妃和竹妃的话,召告天下两女的贤德。立林妃为东宫皇后,赐住坤月殿,并执掌后宫大权。立竹妃为西宫皇后,赐住心月殿。这旨意很明显,林妃不仅封后,还保留了实权,而她目前最大的对手竹妃虽然也成为皇后了,却只有一个虚的头衔,这可以令林妃得到心理上的平衡。

“林妃会同意吗?”

“我只想知道你的看法?”

“我不会同意!”

“为什么?”

“因为皇帝只能有一个皇后,无论写得多少冠冕堂皇,都会令林妃感觉到,皇上之所以立她为后,只因为还要利用她的家族罢了。在这种情况下封的皇后,怎么可能忠于皇上,忠于月国。而林妃将在知道这旨意之时,彻底对皇上失望,皇上会失去她的支持,还有她的家族,月会乱!”

“心竹!”

“皇上,如果封林妃为后,真的令你如此为难,不如不封,因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真正两全其美的。现在这种非常时期,月乱不得。所以不如保持原状,待时局稳定些再议吧。”

太后听完宏德龙湫的回报,不由地点点头,“皇儿,有妃如此,幸事一件。哀家在皇宫里这么多年,又岂会不知双后的危险?”她轻轻敲敲那道懿旨,“竹妃果然没让哀家失望!皇儿,好好培养竹妃的势力,让她取代林妃,她才是有利于月国的皇后。”

“母后放心,孩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