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下篇 第十二章 角色扮演·贤妃

玉翎坐在马车里,看着对面的哥哥。本来要到开春才离开的,但她担心九哥对竹妃的感情,所以要求提早离开。可是她知道已经太晚了,不仅仅是九哥的坦言,更是昨晚来寻找自己的九哥看到竹妃时的眼神,她知道已经无法把竹妃从哥哥的记忆里抹去了。九哥失神的眼睛,失落的神情,都令她决定进行自己计划,不顾一切进行自己的计划。

孟心竹坐在学堂最后的位置上,仔细听着先生的授课,虽然枯燥无味,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听下去。要了解一个民族的思维模式,就要去了解一个民族的文化。要想用他们的方式去想问题,就需要知道他们的知识结构。

不过她还是觉得这帮小皇子、小公主挺可怜的,一天到晚对着这几位老头子,对着枯燥无味的书本,哪里如现代社会里的小朋友生活得那般快乐、自由,多彩多姿。

宏德龙湫坐在御书房里,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小明子,告诉朕,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明公公忙跪下,颤抖地说:“回皇上,奴才原以为皇上和竹妃娘娘在房里……,谁知竹妃娘娘又和昭大人一起回到竹苑,奴才实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昭看看愁云不展的皇上,抱拳道:“皇上,臣护送娘娘回竹苑,中途遇到玉翎公主,她们便在暖阁里聊天,直到玉玑王子前来寻找公主。知道宴会已散,娘娘便赶回竹苑。”

不用说了,这都是自己的错,自己酒醉后误将竹妃的宫女认作是她。想到她今天早上的表情,一定是对自己再次失望了。这段时间已经渐渐融洽的关系,又再次被自己打碎了。

一堂课上完,各位皇子公主们开心地冲出课堂,却撞见站在屋外的皇上,吓得这帮小家伙们纷纷跪倒在地。宏德龙湫看着最后从课堂里走出的孟心竹,心中一阵抽痛。好想握着她的手,可是更害怕她会生气甩开,顿了好一会,才沙哑地说:“竹妃,陪朕用午膳。”

在暖阁里,明公公为皇上和竹妃布好几道菜。自从皇上见到竹妃后,就不像以前那般摆上满满一桌膳食,只是在桌上放上几道小菜,与竹妃并肩坐着,静心享用即可。看着旁边正品尝食物的孟心竹,宏德龙湫欲言又止,“心竹,朕……”

孟心竹转头看着他,她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今天一大早,陈公公便将昨天的事情告诉她,她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其实看到昨晚那一幕后,她也想过应该如何去面对在自己房间里**的两个人。按理说,她应该吃醋,应该对宏德龙湫大发脾气,这是一个正常女人的反应,毕竟是自己丈夫出轨了。但她却吃不了醋,先不说她假冒别人妻子这一尴尬的身份,就说她对宏德龙湫的感觉,虽然不如之前那般反感,但也谈不上可以达到吃醋的喜欢。

宏德龙湫眉头紧锁,孟心竹的愣神令他的忧虑更加凝重,他慢慢伸出手,却又很快速地握住她的手。孟心竹一怔,从自己的沉思中回神出来。她看着握着自己的手,她再次看向宏德龙湫,他真的很慌,眼中充满无助。应该如何处理呢?她知道现在整个皇宫恐怕都在等着看她的反应,或者说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她望望明公公和小昭,两人知趣地离开了,尔后她揉着太阳穴,“龙湫,为什么会这样?你想我怎么样?”

“心竹,我……”宏德龙湫语塞了,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讲,只是更用力的握着她的手,“心竹,对不起,别恨我好吗?只要你不恨我,什么事我都会答应你!心竹!”

孟心竹闭闭眼睛,尔后慢慢张开,她现在不是孟心竹,不是一个现代人,而是一个月国皇宫里的后妃,她需要扮演的是一个古代女人的角色,说得更确切一点,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后妃,而不是一个争风吃醋、大吵大闹、令皇上为难的女人。

孟心竹叹了口气,抽出被宏德龙湫握着手,轻轻说道:“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必要去后悔,那样很浪费体力和时间。你需要想的事,是如何善后。”

“你这样是在惩罚我吗?惩罚我伤了你?所以你要用这么不以为然的态度对我?”孟心竹皱着眉,他突然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心竹,我希望你能冲我发脾气,至少这样让我觉得你在乎我。我害怕看到你的淡然,害怕看到你的不以为然。”

孟心竹在他怀里叹了口气,“你应该还记得我说过关于聪明女人和笨女人的区别吧,你觉得我应该是聪明女人还是笨女人呢?龙湫,我知道劝二王嫂成为聪明女人,所以自己也不会去做一个笨女人。我不是不以为然,只是我知道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而且我也知道生气不是件好事,伤自己,也伤他人。其实心平气合的,更能处理好事情。你不是说我不同于这皇宫里的后妃吗?所以我怎么能和她们一样呢?那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宏德龙湫皱皱眉,“你就不能吃一下醋吗?我好希望能看你吃一下醋。”

“醋虽然有利于身体,但这种情况下吃的醋,容易伤身。而且吃醋也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并不一定要大吵大闹的。反而温柔一点,男人不就觉得愧疚了,才会对女人更好。这才是聪明女人的吃醋方式,皇上觉得呢?”孟心竹将他的手放在碗筷旁,“如果觉得我说的有道理,那就好好听我的话。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人不能总活在过去中,总要放眼今天和未来。所以,快点吃饭吧,今天的东西做得很好吃喔。”

“心竹!”

孟心竹微微笑了笑,“别再担心了,我没事的。不过你还是要好好处理如儿的事,毕竟你是她第一个男人。”

“心竹!”宏德龙湫紧紧抓住她的手。

“你应该相信心竹,既然她本人都说没事了,就真的没事,除非你不信任她,连她本人说的话都不相信。”他盯着她的眼睛,孟心竹不由地自嘲起来,自己已经做了一个不似女人的决定,表了一个不似女人的态度,只为了让他好过一些,为什么他还不相信呢?难道真的只有发一下脾气,从此不再理会,才是正常的反应吗?“好啦,快点吃东西吧,都要凉了。”说着,她为他夹了一些菜,“这可是我第一次帮人夹菜,所以你一定要吃完喔!”

宏德龙湫笑了笑,他开始释然了,轻轻摸摸她的头发,点点头。

小昭一直没有离开,陪着孟心竹回到竹苑。刚走进小楼,便见到陈公公正指挥着几个小太监在搬床。原来陈公公已经将原来那张床送给如美人,他说那床应该对她有不同的意义,而且竹苑里也不应该有如美人的旧物。今儿个一早,他便去工匠坊为娘娘取张新床,比原来的大些,更好些。孟心竹不由地失笑了,她知道陈公公和莲花都很气愤如儿的行为。陈公公还说如美人已经去了皇上赐下的宫殿,她说今日身体不适,改日再来竹苑行拜见之礼。

“嗯——,我是不是应该送点什么给如美人,以恭贺她荣升呢?”

“奴才已经为娘娘准备好了。”明公公托着一个托盘走来,“请娘娘过过目。”托盘里放着两块翠玉,孟心竹拿在手上看了看。“娘娘,这是之前娘娘未接受的皇上的赏赐,奴才大胆做主,帮娘娘挑了两样。”

孟心竹笑了笑,“明公公费心了,这东西不错,相信如美人会喜欢的。”

明公公将东西交给陈公公,“就让小陈子跑一趟吧,如美人是从竹苑出来的,娘娘不必屈尊前往。”

处理完竹苑的事情后,孟心竹站在康定湖边,被林可风打碎的冰面已经重新凝结。小昭静静地站在她身后,看着沉静的她。自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她都很平静,平静得令人觉得窒息。小昭目光不由地深遂起来,这位来自异域的娘娘本就不同于平常的后妃,不然皇上不会这么在乎她,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这么烦恼。无论是皇上酒后乱情,还是宫女有意勾引,她都没有追究。只是静静地用她的宽容化解皇上的愁绪,用她的温柔融解皇上的紧张。

孟心竹听到身后的叹息声,她拉拉披风,“小昭,回皇上那去吧,我没事,不用陪着了。”

小昭没有动,他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微微低低头,娘娘的确大度,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勉强自己笑出来,她的笑容令他觉得有一丝心酸。

突然他抬头,很戒备地望向自己的右侧,见是林可风出现,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不滑冰吗?”林可风已经知道事情,正观察着她的反应。

孟心竹摇摇头,“还没到休息时间。”说罢她转头看着林可风,“干外公,帮个忙好吗?帮忙转告关心我,托您来打听情况的人,皇上没事,我也没事,不用担心。”

林可风挑挑眉,“我什么也没说,你就猜到了?”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皇宫里的人都闷得很,所以八卦也就传得特别快。更何况是出在皇上新宠的宫里,大家又怎么可能不说上一番呢?”

“哈哈哈!老夫就说他们多心了,你这丫头可不是一般人,不会为这种事情想不开。”

孟心竹也笑了笑,正准备说话,却看见从回廊上慢慢走过来的宏德龙湫。待林可风和小昭都离开后,宏德龙湫缓缓上前,与她并肩站着。“朕今天想滑一下冰,你能陪朕吗?”

“虽然今天不是休息日,不过,可以为你破例一次,我们比赛,看谁先到湖对面。”

刚刚滑到湖中央,宏德龙湫突然伸手把孟心竹抱在怀里,两个人借着回力,在冰面上转了几个圈。“心竹,你生气了,你厌恶我了。”

“没有呀,干嘛这么说?”孟心竹有些莫名。

“不然你为什么要把床送给如儿?你觉得那是我跟她……”

“别想太多了,今天我还没回竹苑,床就已经送过去了,是小陈子他们的心意,毕竟那留下了如美人的**,送给她作纪念的。”

宏德龙湫将头紧紧贴着她的发髻,“心竹,虽然我有不对,但你的宫女也很有心机。我一个堂堂皇上,居然被一个小宫女给算计了。”

孟心竹早就已经想到了,之前如儿对皇上不来竹苑已经颇有微词,如儿也是一个被打破平静后就不想再回去的人。皇榜事件后,如儿应该明白竹妃并不是一个可以帮她达到理想生活的主子,恐怕在她看来与其寄希望于皇上宠爱主子来提升自己的地位,不如直接获得皇上宠爱,所以她开始为自己谋划,只是竹妃突然离宫令她的计划被推延了。昨晚竹妃未回宫,皇上又醉酒,正好是她所需要的难得机会,而且她利用了女人最原始、也是最令男人无法拒绝的武器。孟心竹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已经想到了。”

“这样的人,我怎么能让她留在皇宫里!”

“龙湫,每个人都拥有选择人生的权利,她只是做出自己的选择罢了。如果这是她想要的,就请你帮我给她,算是谢谢她之前的照顾,谢谢她给我家的感觉。”

宏德龙湫放松她,“她这样,你还当她是家人?”

“她毕竟给了我不少美好的回忆,而且也是因为我,破坏了她的宁静。其实,是我改变了她,令她如此的。”孟心竹伸出手,抱着他,“龙湫,我知道这是为难你,有违你的心愿。”

宏德龙湫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我明白,你也是不希望我这个当皇上的背上酒后乱性,始乱终弃的骂名。不过从现在开始,她将不再是你的家人。”

孟心竹点点头,“好。龙湫,谢谢你!”

“要谢我的话,就让我拥你入眠!”

“欵,”孟心竹脸上带着调皮的笑容,“今天可不行,我有很强的独占欲,竹苑才换了新床,所以我要一个人享受它的第一次。”说罢她拉着他的手,向岸边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