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下篇 第十章 康定湖比试·龙湫溢醋

自从九皇叔发现冰刀后,就缠着孟心竹教他。不过孟心竹并没有因此打乱自己的计划,仍然只有逢十的日子才去滑冰,弄得九皇叔心痒痒的。不过像他们这种有武功底子的人,学起来也蛮快的。孟心竹讲了原理和注意事项,他们已经可以在冰上滑上几步。如果遇到身体不平衡时,就施展内功保证身体姿态,没多久,他们已经可以缓缓自由滑行了。

虽然武功方面孟心竹处于弱势,但在冰面上却比宏德龙湫他们灵活。看着她在冰面上随心所欲的旋转着,哼着不知名的曲子,虽然她把半张脸都遮起来,但仍从她的眼睛里看到陶醉的神情。宏德龙湫不由地滑到她身边,握起她的手,“一起滑吧!”

宏德龙润研究着冰刀鞋,试想着是否可以运用于军事作战中,但孟心竹否定了他的想法,冰刀并不适合大规模使用,因为它不仅要求使用者保持自己滑行的平衡,更要保证与对方交手时的平衡,这一点不是普通士兵可以做到的。不过倒是可以培养一些专门使用它的特种士兵,组建一支冰刀特种部队,服装全部订成白色,不仅可以在结冰的情况下快速移动,而且有保护色,不易被发现,倒是可以成为战略奇兵。这个点子一下子就把龙润的瘾给勾起来了,他几天不眠不休的制订方案,还仔细向竹妃皇嫂讨教。

最近孟心竹都在仔细阅读林可风交给她的关于人体“穴络”方面的书。虽然以前进行格斗训练时,也了解过人体结构方面的知识,不过那只是为了利于格头攻击罢了。现在看这本书,全都是点穴之法,书中标出人体许多穴位,其中还有不少若照所录时辰触及,非死即残,几乎无可逃避。孟心竹看着看着,不禁也感到毛骨悚然,这种致人性命的方法似乎比现代社会里的武器更令人防不胜防,更为残忍。她合上书页,她知道林可风让她看这本书,并非是为了让她学习这上面的点穴之法,只是让她知道这些东西,毕竟她说过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也是让她知道经后的学习之路还很漫长。

现在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半刻也不能全记住,笔记就成温习的关键。孟心竹正在书桌上认真地做着笔记,将今天刚刚学完的几种药材的辨认方法记录下来。

宏德龙湫一进房门就闻到很浓的药味,他皱皱眉,再看孟心竹的书桌已经摊了一大堆药材,她正拿着其中一种仔细看着。“风长老又布置什么了?”

说着,他随手想拿起一种药材看看,却被孟心竹打了一下手背。“皇上别动,这些药我还没完全认清楚呢,顺序弄乱会搞错的。”

“这么认真?”宏德龙湫笑了笑,走到她身后,看看她的笔记,却见她随手将药材放入口中,“哎,药也是混吃的?”

“没事,古有龙王尝百草,现在有心竹尝百药。”孟心竹继续写着,“现在制假贩假的太多了,药又是治病救人的东西,不尝尝以辩真伪怎么行?到时候干外公考试的时候,可不一定都是真药,不认真点定会被他骂得狗血淋头。”

宏德龙湫轻轻搭着她的肩膀,“你怎么就不能对我也认真一点呢?不怕被我骂吗?”

孟心竹转头很认真地看着他,“说实话,我也蛮奇怪自己为什么对你可以如此随意,知道你是皇上,也没有害怕会因为对你不敬而导致杀身之祸,而你似乎对我的粗鲁也蛮容忍的。为什么呢?你不觉得我已经严重挑战了你们的男权主义吗?而且还很不给你面子吗?”

宏德龙湫俯下身,靠近她的脸庞,“起初你突然出现、突然消失严重刺激了我的好奇心,你不想待在皇宫里,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又刺激了我的征服欲。月宫里没有你这样的妃子,我充满了新鲜和好奇。后来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你,也逐渐知道你的粗鲁、你的野蛮、你的不给面子、你的不礼貌都因为你不想让我喜欢你,希望以此来激怒我,让我讨厌你,这样你就可以离开皇宫了。既然我已经明白了缘由,又怎么会让你称心如意呢?”

孟心竹皱皱眉,摇摇头,“看来,我一开始就打错算盘了。”

宏德龙湫把她拉起来,搂着她的腰,“你不是说要开始学着面对吗?既然知道以前的路已经选择错误,那就从现在开始改变。心竹,不要再故意随性,不再故意粗鲁,不再故意拒绝,好好面对我,认认真真面对我,好吗?”

孟心竹眯着眼睛看着他,突然用手中的毛笔在他脸上画了两撇胡子,笑道:“我认认真真看下来,觉得你如果长了胡须的话,应该更有成熟的味道!我比较喜欢成熟的男性!”

宏德龙湫皱着眉看看她,“我在跟你说很认真的事。”

“我也很认真,都说了我喜欢成熟的男人,所以你就努力让自己更成熟吧。”

宏德龙湫听罢,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这日,孟心竹站在康定湖边,她已经换好了冰刀鞋,过了这个休息日,林可风就准备要带她进行实战阶段,她将正式和人对比武功,以考查这段时间她是否可以学以致用。

今天康定湖很安静,九皇叔他们没有来,玉翎和亚九太子突然到皇宫里,宏德龙湫不得不去接见,她又可以独享滑冰的乐趣了。站在冰面上,做好所有的防寒措施,便蹬冰开始滑行。可是没滑多远,冰面上突然飘出一个白影,有如流星一般,只一掠便已经闪到她面前。只见那白影全身穿着白色衣裤,头裹白色丝帕连缠着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手里提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这白影来得这般飘忽,孟心竹心里大吃一惊,此人的轻功可不一般。

孟心竹忙止住冰刀,她刚立身未稳,那白影便已经闪到她面前,人到剑到。只见那白影将宝剑一抖,她只觉得眼前好似有五六把寒剑朝她袭来一般。她忙提气,贯于双脚,借力向退滑去,以躲开那人的剑法。

来人的身形轻盈,能在冰面上“飘来飘去”的,武功必在她之上。而且此人手中有剑,她虽有冰刀,可是并没有练习用冰刀去对付敌人,用不好说反被它所伤。所以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逃,毕竟她当初学习武功时,就想过如果打不赢,至少可以逃得掉嘛。

孟心竹向岸边滑去,那人也持剑追来。那人的武功毕竟高过孟心竹,片刻便追上她,端剑飞身,电击般地直向她刺去。她此时已经不同于前,林可风这段时间的教导已经令她更敏捷非凡。她猛一侧身将剑让过,那人点地回剑,不等孟心竹拉开架式,嗖嗖嗖一连三剑直捣她的咽喉。孟心竹一闪一退一飞脚用冰刀挡架,把三剑让过。

“你是什么人?”要知道这可是皇宫,居然敢在宫里袭击皇妃,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孟心竹已经想到那个差点就让自己去见上帝的超冷男人,但看这个人的眼睛并不是他。

那人也不答话,只是不断翻新剑路,急风聚雨般地向孟心竹斩、削、刺去。孟心竹没有回击的武器,只得边滑边用脚上的冰刀来阻挡。此时不得恋战,她继续利用冰刀在冰面上的自如行动,躲避着那人的剑势,并快速向岸边滑去。

陈公公已经昏倒在岸边,孟心竹滑到近前,正准备看看他是否还有呼吸。那人已经追上前,孟心竹随手拿起陈公公身边的长袍,挡下那人劈下的剑势,并顺势用长袍将剑身裹住,起脚向那人踢去。那人借着腰力,向后一弯躲过这一脚。孟心竹却没有停止,她将被长袍裹住的宝剑为支点,借力腾空身体,在空中一脚连着一脚的踢向那人。她的鞋子可是有冰刀,如果碰到身体的任何部位,都必起血光,那人只得连连闪躲。

估计那人也发觉孟心竹借着他握剑之手的力量为进攻的支点,所以突然松开手,孟心竹一个飞旋,回落冰面,她反手将外袍里的宝剑抽来,只见她力透剑身,叶抖波光,盘旋护体,遍是剑锋,有如一团刃球,直向那个白衣人滚去。那人被夺了剑,被逼得连退数步,他一个旋身,突然一掌击在冰面上。

此时却听到岸边有人喝道:“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袭击皇妃!”

两人都寻声看去,却见亚国九太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岸边,正怒视着那个白影。孟心竹不由地纳闷起来,自从她开始在康定湖滑冰,湖边的士卫就被宏德龙湫撤走了,只有焰族在隐秘的地方暗中保护她,让她不被打扰,可以无拘无束。可是她与这个白影对持这么久,一个焰族也没出现,倒来个亚国九太子。

孟心竹正想着,突然感到脚下一震,低头一看,冰面已经出现多道裂缝,想必是那人刚才一掌,已经震碎了冰封。她的冰刀鞋已经陷在裂缝中,想起脚,却令裂缝越来越大,陷得更深,估计她再用点力,整个人都会掉进裂冰之中。

九太子已经发现不对劲,早于白衣人,纵身上前,一把拉住孟心竹,将她带回岸边,而那人也随着回到岸上。这部分湖面的冰已经碎了,裂成成千上万的小碎块。

九太子挡在孟心竹前面,厉声说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她师傅!”白影取下头罩,又在眼部轻轻搓了搓,几片东西掉下来后,恢复了他本来的面貌。孟心竹一愣,林可风笑了笑,“丫头,不错,我很满意你今天的表现。”

孟心竹不由地失笑了,这老人家也好偷袭这一口!九太子则有些莫名地看着两人。

“九太子怎么会在这里?”孟心竹看了看陈公公,见他没事,问道。

“玉玑是陪玉翎来见月皇的,她说有些事要单独跟皇上说,”九太子顿了顿,他注意着孟心竹的反应,对于即将成为自己竞争对手的玉翎,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上次来得匆忙,未能仔细欣赏康定湖的冰封美景,所以玉玑便向月皇请旨,到湖边走走。”

陈公公只是被点了穴,并没有什么大碍。九太子好歹是客,孟心竹也不便匆忙离开,但她的外袍已经被剑割断了,陈公公忙准备返回竹苑重新取一件来。不过林可风似乎下手重了些,令陈公公走路还有些左摇右晃的,没办法林可风只得跟着他同去竹苑。

看着九太子,孟心竹不由地耸耸肩,这个干外公也真是的,要试她武功也不注意一下,偏在一个外人面前露了底,最重要的是这个外人还是亚国的九太子,皇上未来皇妃的哥哥。现在还要想想办法如何解释一个皇宫后妃居然去学武功,真是烦呀。想罢她叹了口气,随口编道自己回叶地省亲,路遇歹徒,差点不能回月都,为此就想着学一些防身之术罢了。

九太子站在湖岸边,听完她的话,不由地失笑了。“原来娘娘不仅才智过人,身手更是了得,玉玑甚为佩服。以后还望娘娘可以多多照顾玉翎,玉玑在此拜托了。”

孟心竹笑了笑,“九太子言重了,玉翎公主是聪慧之人,既然有缘成为姐妹,共同服侍皇上,理当相互扶挟才是。”

九太子看着她,皱皱眉,尔后又望向湖面,“娘娘,其实玉翎也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只是在皇宫里生活的人,有她的不得已罢了。”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管选择下来的是一杯酒还是一首歌,或者是一条路,都必须去面对、品味、感受和探索。”九太子转头看着她,“玉翎是你的妹妹,你比任何人都了解她,”孟心竹也转过头看着他,“相信她有足够的能力,去应付自己选择的道路。生活,我们都在演绎,只是看谁更精彩罢了。”

九太子盯着她,良久后轻轻叹了叹,转头说道:“玉玑只是担心玉翎太过好强,不仅累了自己,也累了别人。”

孟心竹略有些惊讶地看着九太子,怎么感觉他今天的话不像一个太子应该说的。是太担心妹妹而失言了,还是他希望以这些所谓的坦言让她放松警惕呢?

一阵风过,虽然穿着“牛仔衣”和毛衣,但刚才的对打让孟心竹出了一身汗,现在觉得有点凉嗖嗖的。她下意识地抱紧双臂,就突感有人近了身,尔后整个人都被拉着转了半圈,接着她靠在一个温暖的身体上,身体的主人已经环抱着她,将她裹在自己的披风里。

“皇……皇上!”孟心竹已经看清自己靠着谁,也看到站在回廊中的玉翎公主和小昭。

“竹妃,怎么穿得这么少?小陈子呢?怎么没人跟着?”宏德龙湫加重手臂的力量,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

孟心竹没有挣扎,这里毕竟不是竹苑,她轻声说:“皇上别这样,放开臣妾吧!”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抱住,但这里毕竟有亚国的人,这种状况下不仅她尴尬,九太子和玉翎也难堪。特别是玉翎公主,好歹她也是要嫁给皇上的人,不管是否会喜欢上宏德龙湫,但这样看着未来的丈夫与别的后妃亲密,她该有多难受。

宏德龙湫笑了笑,没有松开手臂,“天太冷,朕不可想让爱妃被冻病了!”

玉翎看看九哥,尔后冲着宏德龙湫福福身,“皇上,玉翎先行告退了。”

宏德龙湫拥着孟心竹转过身,“好,小昭,送九太子、公主出宫。”

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孟心竹知道他们走远,宏德龙湫的手一点放松的迹象也没有,她贴在他耳边说:“他们都走了,可以放手了吧!当着那么多外人的面,皇上这样令我很尴尬。”

宏德龙湫贴着她的脸颊说:“知道是外人,你还跟他单独在此聊天?你应该没有忘记自己是朕的妃子吧?”

“只是随便聊一下而已,没做什么呀!皇上不也和玉翎公主单独聊天吗?”

“那不一样,朕不能容忍你跟别的男人说话。”

孟心竹不由地笑起来,“听起来皇上好像是在吃醋?”

“是,而且吃得很重!”宏德龙湫的脸轻轻摩擦着她的脸颊,“你知道刚才看到你们在一起,朕心里有多不舒服吗?除了朕之外,不希望看你和别人走得这么近。”

“你,你也太霸道了吧!”

“朕是皇上,霸道就霸道了!”宏德龙湫将头埋在她的头发里。

突然他觉得腰间一麻,整个人已经不能动弹。他吃惊地望着从他手臂里挣脱出来的孟心竹,她正活动着手腕,刚才被他使劲搂着,手臂活动不便,虽然点中他的穴,但姿态很别扭,令手腕有些酸麻。

离开温暖的怀抱,孟心竹不由地打了个冷颤,她看看正皱眉看着自己的皇上,上前帮他拉好披风,“还真冷耶!不过皇上穿这么多,在这里站一会应该没问题的,臣妾要回去加件衣服了,就先告退了!”

宏德龙湫看着孟心竹嬉笑着离开,不由地暗自摇摇头,真不应该让这丫头去学什么武功。正在懊恼间,却又感到有什么东西打在他腰间,身体一麻,他的穴道已经解开了。待他转身,孟心竹已经跑到老远的地方,笑着冲他摆摆手。

回到竹苑,孟心竹已经手僵脚僵了,如儿忙为她披上外袍,她便坐在火盆边搓着手。

不一会儿,宏德龙湫也回到竹苑。“以后出去,别穿这么少,冻坏了可不好。”他坐在她身边,帮她捂着手,等所有的人都退出去后,他突然叹道:“唉,真不知道风老头干嘛这么努力的教你,医术学学也就罢了,现在连点穴也会了,看来我是越来越没有优势了。”

孟心竹咯咯地笑起来,“看皇上以后还霸道不?”

“霸道倒没有了,不过醋还吃得很凶!”

孟心竹突然止住笑意,“对不起啦,回来的路上我也想过了,再怎么说我也算是月国的皇妃,单独跟别国的太子聊天,的确有欠考虑,臣妾已经知道错了,请皇上原谅。”

宏德龙湫有些邪邪的笑了笑,“既然错了,就要受罚哦。”

孟心竹挑挑眉,“又在打什么主意?”

“到时候就知道了。”宏德龙湫拍拍手,“对了,玉翎今天来见朕,说她准备十天后启程回亚,朕已经同意了。”

“十天后?她怎么会想到提早回去?”

“不知道,反正也无所谓。”宏德龙湫有些不自然的挑挑眉,他目光深遂地看向孟心竹,尔后说,“你也知道她是有目的而来的,那朕倒要看看她的本事了。”

“可别小看了她,我觉得玉翎应该会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迷死你不偿命。”

“哈哈哈!朕倒觉得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更适合。”说罢,他拉住她的手,“传膳吧。”

今天与林可风在冰上对打,出了汗,又站在湖边吹了风,晚间孟心竹觉得身上有些冷冷的,不会是感冒了吗?她不由地裹紧被子。

身边的宏德龙湫注意到她的异动,“怎么了,很冷吗?”

“有点,可能着凉了吧!”宏德龙湫听罢笑了笑,伸手准备揽住她。“干嘛?”

“你不是说自己错了吗?那就要罚你,罚你到我怀里来。”看着她皱紧的眉头,宏德龙湫笑了笑,“好啦,我一定会遵守承诺的。我只是想拥着你入眠而已,而且你在发冷,我就委曲一下,给你当一回暖被炉吧。”

“不用啦!”宏德龙湫却不顾她,揽住她的脖子。“皇上再这样,我就要……”

“点穴是吧!唉,我都说了没恶意的。再说你现在不比从前了,就算我有什么想法,也还要考虑一下能不能打得赢你呢。”

“皇上太过谦了吧,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还差你一大截呢,只是你让着我而已。”

宏德龙湫揽过孟心竹,让她贴着自己的胸口,他并没有加重手臂的力量,只是轻轻地搂着她,他笑了笑,“心竹,你知道吗,这种感觉真好!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矛盾,很喜欢那种被你冒犯的感觉,也很喜欢现在这种温存的感觉。你的若及若离,总是令我琢磨不透,你什么时候可以向我打开心怀呢?”

孟心竹感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强烈的男子气息,没有回答,她早已经从林可风那里了解了整个自己坦白的经过,她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没说些什么。感谢自己的潜意识,把那个他的秘密保留在最深处。虽然她承认对宏德龙湫隐瞒那个秘密并不公平,可是她也知道一旦公开将会是什么结果。

宏德龙湫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是一个帝王,一个掌控着天下生死的帝王,不管他对自己存有多少怜爱,对自己有多么在乎,都会在知道秘密的那一刻被严重触怒。她不担心他胜怒之下对自己怎么样,但她担心他会对别人怎么样。其实,她更担心他会对他自己做出什么事来,这将完全违背她回来的初衷。

“龙湫,对不起,我……”

“别说对不起,如果真的觉得对不起,那就给我机会去拥有你的心,”宏德龙湫突然加重手上的力度,将孟心竹紧紧拥在怀里,“让我们一起去创造属于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