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下篇 第八章 合亲·政治婚姻

亚国的国书在大殿斗智后半个月便送到月都,而且是由亚国九太子亲自送来的。

孟心竹听到消息后不由地皱皱眉,虽然月都与亚都的距离不算太远,但好歹也是嫁公主,而且还是亚皇最喜爱的女儿,怎么会以这么快的速度办理呢?看来亚早就打算要往月国送一位合亲公主,所谓的国书恐怕在玉翎来月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月国的国力目前强过亚,亚国公主合亲以视亲好,一来可以笼络月皇,二来也算是在月皇身边插上眼线。

孟心竹不由地想到玉翎带得的纱帽,虽然谁也没见过玉翎的真面目,但如果亚皇真想成功在宏德龙湫身边安插眼线,玉翎就不仅仅才华出众,更需要有绝色容貌。她不由地笑了笑,其实玉翎和她以前的身份——燕子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在于是否需要付出婚姻的代价。

太后殿里,太后望着两个儿子,尤其是当了皇上的大儿子,从来未见他为合亲一事如此烦心过,他也是第一次就合亲之事来问询她的意见。“宣竹妃前来。”

“母后!”宏德龙湫一愣,“为何要找竹妃?”宏德龙浩也很莫名地望着母亲。

“与玉翎公主的约定是她代月答应的,哀家想听听她的意见。”

听完太后的问话,孟心竹略有些吃惊,她望望太后,又看看宏德龙湫两兄弟,这种合亲的国事,从何时起需要她这个后妃来参与意见了?

“竹妃,只因是你赢了玉翎,所以哀家想知道你对玉翎合亲一事的看法。这里没有外人,你只管说,不必顾虑太多。”

“回太后,臣妾既然赢了,玉翎公主理当合亲。”

太后、宏德龙湫两兄弟都吃惊地看着她。“竹妃,你,也同意?”

“回太后,此乃国家大事,既然对月国有利,臣妾有何理由反对?”

“对月国有利?难道你不知道玉翎是亚国公主吗?”太后皱眉问。

“臣妾知道,而且她是亚皇最喜欢的女儿。”

太后挑挑凤眉,“以你的聪慧,也应该想得到她不只是合亲这么简单吧?”

孟心竹笑着答道:“正因为她不简单,所以才更应该答应。”

太后怔了怔,看着她脸上笑容,点点头,“说得不错,皇儿,哀家也是这个意见。”

回到御书房,宏德龙湫看着仍然微笑的孟心竹,没有说话。

宏德龙浩反而笑道:“没见过皇嫂这样的妃子,居然还给丈夫做起红娘来了。”

“其实作为一个女人,我打心里不希望玉翎合亲,倒不是什么吃醋,只是我知道这种带有浓厚政治色彩的婚姻是不可能幸福的,她这么年青,就要为此而牺牲幸福,也太可惜了。”

“那你还同意?”宏德龙湫语气很冷的说。

“因为我皇妃的身份。”孟心竹坐在罗汉**,“合亲本来就不是一件单纯的事情,你们都是玩政治的,应该比我清楚。再说无论我同意与否,你们都没有什么好理由拒绝。”

宏德龙湫看着她,“是吗?”

“不是吗?且不说玉翎是因为输了比试,单就亚皇把自己最喜欢的女儿送到月国合亲一事,就足见亚对月皇的重视,若月拒绝,对于亚来说就不仅仅只是输了斗智比赛这么简单的事了。拒婚的羞耻可能会导致两国交战,就算亚国现在弱于月,真的打起来未必能胜月,可是它并不会一个孤立的国家,月是否有足够的精力去应付几面的威胁呢?再说前不久传出的竹公子和竹妃被杀的谣言,希望月国不稳的人应该会很高兴看到月亚失合吧?”孟心竹捂着暖手炉,“皇上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做不智的选择呢?”

“玉翎可能是亚的眼线,接近皇兄大有目的。让玉翎进宫,也很不安全。”

“哈哈哈,你们不是早就说过知已知彼乃是游戏规则吗?对待那些隐秘的眼线,你们倒不怕,这么明摆着的人却害怕了?”孟心竹摇摇头,感叹道,“既然为了月国,合亲已成必然,倒不如顺水推舟,欣然答应亚国,迎娶玉翎。身为皇氏成员,这也是玉翎不可能逃避的命运,恐怕她自己也已经接受了。反正你们也已经知道她别有目的,必有所防范。这应该不是你们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想必早就已经打算好了吧。再说让她成为消息传递的渠道,对于月来说也是件好事,这么难得的机会,你们决不会想要错过!”

宏德龙浩看看皇上,笑道:“哈哈哈,皇嫂果有辅国之才!”

孟心竹不由地一愣,转头望去,本来冷冰冰地宏德龙湫此时已经满脸笑意,正望着自己。“唉,看来我又言多必失了。拜托了,好歹我也算是很诚心地跟你们说话,你们能不能不要对我也玩阴的呀?”

“皇嫂,月之后位一直空虚,坤月殿也是时候迎接主人了。”

“错!”孟心竹很正色地看着龙浩,“若立我为后,月必乱。”

宏德龙浩止住笑容,“皇嫂何以如此不自信呢?”

“这与自信无关。”孟心竹拔弄着暖手炉上的小环,“皇上虽然宠爱月妃,却将后宫的执掌大权交给林妃,这是个聪明的做法,即可以拥有喜爱的女人,又可以安抚林妃身后的丞相势力,她们相互制约,所以皇宫里的格局是平衡的。”

“原来你都知道了。”

孟心竹点点头,“皇帝是男人最高的权力象征,后位是皇宫女人最崇尚的地位。这两个位置争夺都很激烈,是需要经过血的洗礼才可以获得的。皇上之所以一直未立后,就说明这个位置的最佳人选还未出现。既然还没有,不如再等等,宁缺毋滥!”

“竹妃,……”

“竹妃不是人选,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未必是。原因一条就够,因为立竹妃为后,不利于月国。立竹妃为后,必引起后宫震荡,原本的平衡将被完全打破,如同平静的湖面被丢进一颗石头,必起波澜。”孟心竹盯着宏德龙湫,“其实论德行,竹妃恐怕不及林妃,论美艳,又不及月妃,论贤淑,比不得后宫中的任何一位。竹妃实在没有担当皇后的能力,之所以能受到皇上的青睐,只因为竹妃来自异域,有着不同于这里的想法,人都很喜欢新鲜东西,竹妃的出现刺激了皇上的探求欲望而已。皇上曾经说过,自己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帝王。那么审时度势下来,也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除非皇上希望竹妃再次离宫。”

“心竹!”“皇嫂!”两兄弟同时站起身。

宏德龙湫看着孟心竹的眼眸,“你不愿帮朕?”

“竹妃帮皇上,可以成为女将军、女丞相,但不可成为皇后,因为那是在害皇上。”

“皇嫂,怎么会呢?”

“哈哈哈,拜托你们了,原因太简单,我没有足够强大的势力去帮忙皇上巩固他的皇权,却会令他失去原本的势力。皇上,您应该记得我曾经说过,做为一个帝王一定要具有能把得民心的力量组织团结起来,令他们和睦相处,并加以利用,发挥其最大效力的能力,这样的君主才是英明伟大。皇上想立我为后,只是希望我所谓的才能可以为月国谋福,可是这并不一定需要站在皇后的位置上,就算是作为竹妃,也可以做到。既然改变地位的意义不大,皇上又何必去打破原本的平静呢?”

“朕果然没有看错你!”宏德龙湫走到孟心竹身边,握着她的手,“你是这皇宫里唯一一个不为权势所诱之人!”

“那是因为我没有驾驭这份权势的能力,”孟心竹转头看着宏德龙浩,“而且我知道罂粟**的背后,躲藏着毒蛇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