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非侬妻
字体:16+-

上篇 第四十章 混乱·失踪

少量饮酒有利于身体健康,可是贪杯就有损健康。孟心竹一醒来就感到阵阵头痛,她躺在**揉着太阳穴,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大量饮酒了。

莲花坐在床边,看到主子醒过,便笑着为她打开床帐,“娘娘,您可醒了!又头痛了吗?让莲花为您揉揉吧!”

孟心竹摇摇头,笑道:“不用了,倒是要麻烦你帮我准备一碗解酒汤。”

莲花指指桌上放着的小碗,“皇上一早就赐了解酒汤,皇上还真想着娘娘呢。”

孟心竹接下莲花递过来的碗,勉强笑了笑。

她刚刚洗漱完毕,明公公就来到竹苑,请她到御书房去。

“御书房?公公可知有什么事吗?”

“回娘娘,奴才不知,不过应该与九皇爷有关吧。”

“干爹?”孟心竹一愣,不知道这位活宝干爹又玩什么花样了。

刚走进御书房,就迎上了九皇叔,“心竹女儿,干爹已经请好旨了,皇上侄儿也答应,你现在就跟我出宫吧。”

“出宫?”孟心竹很意外,她看向坐在龙椅的宏德龙湫。

“皇叔说他连夜做了你设计的东西,想请你去看看,朕已经答应了。”宏德龙湫离开龙椅,走到孟心竹身边,与她耳语道,“你速去换衣服吧,我就不去了,免得你不能尽兴,难得出去,多玩一会,不用急着回来,小昭会保护你的安全。”

孟心竹看看他,难得他这么通情达理一次。

“皇叔,竹妃就交给你,你要保证她的安全。”

“皇上侄儿,你就放心吧,老叔一定会把心竹女儿毫发无伤的送回来。”

在作坊里,孟心竹仔细检查着每一个台式足球的组成部件,这些手工作品一点也不逊色于现代化机器生产出来的东西。她有些愧疚地看看因为熬夜而眼睛通红的工匠们,摇摇头,唉,都是自己惹的祸,这个干爹还真是急性子,连一夜也等不及。

从工匠作坊里出来,已经快到正午了,孟心竹正准备说回宫去,便听到街上有人叫着说前面有XX府的千金要抛绣球招婿。

“抛绣球?这个好玩!小竹子,咱们也去看看吧!”说罢,九皇爷就跟着人群跑去。

孟心竹还来不及叫住他,这位王爷就已经没有影了,她转身看看小昭,“我们先回去吧。”

小昭有些意外地看看她,虽然只有两次出宫游玩的经历,不过他看得出这位娘娘很留恋宫外的生活,如今皇上没有跟着,本应该更自由的游玩,怎么倒想着回宫呢?是不是又在担心之前的那些文人墨客呢?但以她的才华来看,对付这些人应该是绰绰有余。

孟心竹看看有些愣神的小昭,奇怪地笑笑,用手在他眼前挥挥,“喂,你怎么了?”

“公子,”小昭回神,忙抱拳低头,“若不跟老王爷打个招呼就走的话,始终不礼貌。不如,去找到王爷,向他告辞再回吧。”

孟心竹耸耸肩,“唉,大家都这么熟了,还要这么讲礼,累人呀。走吧!”

哇,这场面还真壮观,准备接绣球的和看热闹的人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带着面纱站在三层的阁楼顶层,正向下望着人群。

孟心竹和小昭站在最外边,前面是黑压压的人群,根本看不到老王爷在哪里。见到这个场景,孟心竹不由地想起《还珠格格》里被小燕子捣乱的那个抛绣球招亲场面,她又看看那些跃跃欲试的人们,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个“小燕子”也来捣乱一下。

阁楼上的小姐看了好一会,便对旁边的小丫头说了几句,小丫头点点头,拿起绣球便丢向小姐中意的人那边。

孟心竹正掂着脚,寻找着干爹的踪影,根本没注意有什么东西正飞向她。绣球已经飞到眼前,就要砸到孟心竹了,她才反应过来,却已经避无可避了。完了,那小姐是什么眼神呀,怎么会相中她呢?她明明就是一女扮男装之人嘛!

小昭突然上前把孟心竹挡到身后,轻挥一掌,将绣球打偏了方向。人群呼声四起,又跟着绣球向另一方向涌去。

小昭轻呼一口气,刚才注意寻找老王爷,差点就让皇上的妃子成了别人的女婿。他摇摇头,转过身,不由地一惊,刚才明明被自己挡在身后的竹妃却已经没有踪影。

他四下望望,所有的人似乎都留意着绣球,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他不由地大皱眉头,以他和竹妃交手的经验来看,她不可能毫无声响地从他身边消失的无影无踪,除非有个武功高手带着她离开。

小昭离开人群几步,向空中抛了一个小球,小球飞速上升,随即便发出一声巨大的炮响,小球已经化为七个红色火球。竹妃没有出声就被带走了,那人可是她认识的人,说不定就是合伙,他正好可以顺藤摸瓜,查清竹妃的身份。

但他更担心的是另一种可能,就是竹妃是已经失去反抗能力而被带走了,能从他身边无声响的把人带走的人,武功不在他之下,竹妃在这种人手上一定危险非常。

坐在御书房里的宏德龙湫也听到那声炮响,那是专属于焰族的信号炮。

信号炮一出,整个月都将关闭所有城门,同时焰族全部处理待命状态中。

他站在御书房外,出了什么事,紧急到需要关闭城门,召集焰族?他的心不由地慌乱起来,不安的情绪令他眉头紧皱。

小球的火焰还没有消失,小昭身边就已经聚集了十个白衣人,他们围着小昭,听他嘱咐着,一会便全部纵身离开。

那帮抢绣球的人都被炮声吓坏了,一个个都愣了神。

九皇爷从人群中挤出来,跑到小昭前面,轻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需要召集焰族!”

小昭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身离开。

“哎,臭小子,王爷我问你话呢?你别以为王爷我平时大大咧咧的,就不会生气,你小子再不回话,王爷我可要发脾气了!”

小昭仍是不理他,仍然继续走着,并留意着周围的情况,看到刚才的火焰球,想必各城门的守卫都应该已经关闭城门了,他又派手下通知六皇子和十皇子。

“小子!”九皇爷真得生气了,一纵身

“王爷,”小昭轻声说道,“你没发现,竹妃娘娘失踪了!”

“啊?”九皇爷被惊愣了,才发现自己的干女儿一直不在身边,刚才一路走来都只有他和小昭两人,“怎么回事?”

“此事稍后再议,王爷,请您派手下在城内协助搜查。火焰球一出,必关城门,所以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还不可能无声无响的出城。”

“好!”九皇叔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接到焰族信使的报告,宏德龙浩愣住了,竹妃皇嫂居然失踪了,而且是在一等侍卫小昭身边失踪的。竹妃皇嫂呀竹妃皇嫂,难道自己真得看错了你,你到皇宫真得是带有目的的吗?现在离开是因为目的已经达到了吗?他也没有多耽误,带上自己的焰族成员离开王府。

夜晚,九皇叔和小昭都跪在御书房内,在城里搜查了好长的时间都没有找到竹妃,甚至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天色渐晚,相信皇上也早已看到火焰球,正等着回报发生什么事情呢。他们不敢再耽搁,安排好继续搜查的事情,便回皇宫请罪,毕竟弄丢皇妃可是大事。

宏德龙湫坐在龙椅上,他完全震惊于小昭带回来的消息。怎么可能这样?早上还好好的一个人,却突然失踪了,而且整个月都搜了个遍也不见人影。

九皇爷微微抬头看看宏德龙湫,皇上似乎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他不由地一低头。他真是后悔干嘛要去凑热闹看什么抛绣球,早上还向皇上打保票,会把心竹女儿毫发无伤的送回来,结果把人都弄丢了。他倒不怕皇上会治他的罪,只是担心这个干女儿会不会出事。

小昭也在暗骂自己,若自己不是顾及那些虚礼,一开始就陪着竹妃回宫,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他知道竹妃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现在还不知道皇上会怎么想呢。

到底是什么人会带走她?宏德龙湫问着自己,跟她相处这么长时间,除了那帮文人墨客外,她似乎并没有在宫外还认识什么人。小昭的武功他很清楚,能从这个一等侍卫身边带走人还不发现,那人的武功一定不弱,会不会是那个在皇宫里出现的黑影呢?到底是要帮竹妃的人还是想害她的人呢?她现在是正在逍遥快乐还是……

宏德龙湫已经不敢想了,他紧紧抓着龙椅扶手,心里的疼痛在不断扩大,他无力地抬起头,看着跪着的两个人,“小昭,把人带回来。”

“是,臣遵旨。”

九皇爷看看离开的小昭,又瞅瞅皇上,“皇上侄儿,您要老叔做什么呢?”

宏德龙湫揉着太阳穴,没有睁开眼睛,“朕能要求皇叔什么呢?”

“皇上侄儿!”

宏德龙湫突然站起身,离开龙椅,“皇叔还是正经地玩去吧!”

“皇上!老叔知道这次罪过大了,老叔……”

“皇叔,朕现在只想祈求心竹平安无事,别的都不重要了。”

宏德龙湫没有去竹苑,只是告诉大家因为竹妃新设计的玩意太复杂了,九皇叔做起来有难度,故特准她出宫去康王府暂住。宫里的人谁也没兴趣去关心一个再次被皇上冷落的后妃,倒都很好奇发生了什么大事,居然惊动了焰族。

宏德龙湫坐在月康山上,坐在孟心竹给他**之吻的地方,三个月来,他都期盼着禁足期满之日,又可以去枕着那一头柔发入眠,又可以看到她见到自己留宿时无奈的表情,又……

而如今,他只能孤单一人这样坐着,他不禁想到昨日孟心竹酒醉后所说的关于期望和失望的话。他仰望天空,今晚天空的颜色和他的心情一样,云层很厚,灰蒙蒙的,看不到一点月亮和星星的影子。“心竹,你到底在哪里?”

月都的百姓都有些慌张,听说皇宫里丢了重要的东西,全城到处都是在仔细搜查的士兵。

站在城门上看着正在搜索的士兵们,小昭不由地想起之前在皇宫里寻找竹妃的情形。竹妃是个隐藏高手,在皇宫里尚且可以安全隐藏几个月,更何况比皇宫大了几倍的月都,她若真得想藏起来的话,恐怕还真得不容易找到。想到皇上那失去神采的眼睛,他皱皱眉。

一连七天,月都的全城搜查连续进行了七天,搜查的范围也已经扩大到城外,焰族带着士兵搜遍了每一个角落,还是一无所获。

九皇叔、六皇子、十皇子都很疲倦的坐在靖王府里,小昭仍在外面指挥着。

“心竹女儿呀,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九皇叔摇摇头叹道,自从知道事情经过后,九王妃就不轻饶他,一方面帮着皇上,假装竹妃在康王府,以掩众人耳目,另一方面威胁她的老头子,如果找不到女儿的话,就不准回府,弄得他只能寄住在十皇侄家中。

宏德龙浩也不好受,玉儿想去康王府看看皇嫂,总是被他拦下来,看着玉儿怀疑的眼神,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隐瞒多久。他倒是很佩服皇兄,每日还是准时上朝,每日都批阅完所有的奏章,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分神。

他们哪里知道这几天宏德龙湫是怎么过的?

他答应孟心竹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帝王,而且还要隐瞒竹妃失踪这件事,所以他必须如往常般勤政,压下所有的心酸和痛楚处理朝政。

虽然知道小昭他们在都城各地进行搜索,可是只有处理完国事,宏德龙湫也会出宫自己去寻找,不过大都是无功而返。他知道时间拖得越长,竹妃回来的希望就越小。以前因为孟心竹,令他觉得自己不算了解皇宫,现在也是因为这个女人,令他发现自己也不了解自己的国都,怎么可把一个人隐瞒得这么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宏德龙浩站在御书房里,看着正在批阅奏章的皇兄,他现在不得不佩服当初父皇眼力,虽然最宠爱自己,但却将皇位交给了三哥,父皇看得出他没有三哥的定力和控制力。

没见到的时候不觉得,今日看到三哥,才发现原来他是多么焦急,多么担心皇嫂的安危,可是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皇帝,也没有忘记作为皇帝的责任。

“还是没消息吗?”

“是。”

“她已经出城了?”

“很有可能,但也令人意外。小昭已经在第一时间发信号关闭城门,皇嫂失踪的地方到城门有很长的距离,轻功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出城。”

宏德龙湫轻轻叹了口气,宏德龙浩看看他,皇兄这几日憔悴了不少,“皇兄,吉人自有天佑,臣弟相信皇嫂不会有事的,您不要太担心了。”

“怎么能不担心。她的身手不错,可是武功却一般,一般的人她应付起来没问题,若稍会些内功的,她不是对手,更何况带走她的人,武功不在小昭之下。”

“皇兄不认为是她认识的人吗?”

宏德龙湫摇摇头,“不知道,龙浩,其实她一直都想离开皇宫,她并不想留在朕身边,说不定也会乘这个机会离开。若真是这样,朕也许痛心多一点,但担忧可以少一点。”

“皇兄!”

“朕现在后悔了,如果当初放她走,也许大家都轻松一点,不用把她箍得这么苦,自己也不会陷得这么深。”

“皇兄真的决定放她走了吗?”

宏德龙湫站起身,走到窗边,望着星空,“那是当初,现在已经放不掉了,再苦再深,朕也要和她走到底。”他转身看着十皇弟,“龙浩,朕决定走步险棋。从明日起停止搜城,开城门,就说宫里的东西已经找到了,但还要找偷东西的人,对所有进出城门的人都要严格盘查。三日后发皇榜,宣布偷东西的人已经找到了,朕要处死一个太监,两个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