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狂
字体:16+-

第二章

第二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一个服完兵役变成社会新鲜人,另一个则成为家庭主妇。

蔚少瞳清秀年轻的小脸蛋由最初的喜悦到现在写满阴郁,晕黄的灯光拉长孤寂的身影,漫漫长夜,时间一分一秒走过,等待的人却尚未归来。

时间拉得愈晚,她愈是焦躁不安,死白毫无血色的小手成拳紧紧握住,连长尖的指甲陷入嫩肉中产生疼痛都毫无所觉。

她只知道他回家的时间一天比一天要来得晚,只知道他俩的话题愈来愈少,少到就算他没工作时,两人也只能两两相望、寻不到半点共通的话题,她拼命地在他面前挤出笑颜来,满足于整日望着他不说一句话,但他呢?

他是否已开始觉得她很无趣?很愚笨?很平凡?

外头多得是比她美丽、大方、健谈的女人,而他正身处于花花世界,每日和美女相处,难保他不会深受其中之一所吸引。

她愈想是愈心惊,抬头望了眼墙上的钟,已经快凌晨四点了,而他还没回家。

他对她感到厌倦了吗?

苍白的小手颤抖地抚上苍白的脸颊,如果她可以再漂亮一点、聪明一点、健谈一点,或许就可以留住他的人,得到他的心。

可是她没有办法,她试着让自己开朗,试着打开话题与他谈天,可往往达不到她所想要的效果,不是他工作太累无法和她谈天,就是她说错话,弄错资讯,让场面变得更加尴尬。

她不想的!不想让自己显现出无知的模样,所以她已学会将话吞入腹中,她软弱地选择当个无声贤慧的好未婚妻。她每天很努力地看着食谱做菜等他回来吃,可他一曰日的晚归,使她信心大失,连带的也失去食欲。更可悲的是,自己做的菜连自己看了都觉得烦,觉得难吃,这样不完美的她,要如何讨他欢心?

她渐感焦躁、自卑,整个人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终于听闻到外头传来摩托车停下的声响。

他回来了!

黯淡的小脸为之一亮,心喜地以手指拨顺头发,再整理一下微绉的衣衫,最后,她以双手轻轻拍打着脸颊,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些,不愿让他发现她的憔悴。

阎祯以钥匙轻声地打开大门,不意外的看见小未婚妻满脸笑容地在客厅里等待他归来。

他偷了空看了下腕上的表,已经四点半了,她大概又等了他一夜。

“怎么不回房去睡?”他皱了皱眉,拍了一夜的照片,他也累了。

“我最近失眠,所以…”她为守在客厅一事作解释,不想他因她等门一事感到丝毫歉疚。

“嗯。”阎祯知道她说谎,却也没说穿,拖着?鄣纳硖遄叩匠课约旱沽吮卓罂谝?br>

“要我替你放些热水吗?”她尽职地扮演着贤慧的未婚妻角色。

“不了,我累了,想先去睡。”他摇摇头,没再多的精力去洗澡,等他睡醒了再洗吧。

“好的。”扬起略微僵硬的笑容,她目送他回房。

“对了,瞳,最近我都会很忙,恐怕不能早些回家。”在开启房门前,他突然想到并提起。意在要她别再等门,不然等到天大白也有可能会等不到人。

“我知道了,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她的心因他的话像被狠狠地掐了一下,可她没表现出来,依然是笑笑地顺着他。

没有发飙,没有不满,没有抱怨。这就是她…蔚少瞳,她晓得为了养她,他不得不努力工作,好换取她的温饱,他已经够辛苦了,她不该使他再为小事操烦。她可以忍受的,在他不在家时,她会努力把家里打扫干净,冰箱中随时准备好蔬菜水果等他回来。

“嗯。对了,我好久没拿生活费给你了。”本要进房去,却又想到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拿钱给她了,以她的个性是不会主动提起的,他就怕家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早已用尽。

为自己的粗心低咒了声,他掏出皮夹,取出里头的千元大钞,全部交给她。

“祯,家里的开销还足够,你留点在身上用吧!”他老是把大钞交给她,皮夫里都没剩多少钱,这样他在外头肯定是过得十分拮据,她拒绝地要把钱塞回他的皮夹中。

“你就收着,钱终会有花完的时候不是吗?收着你到时就可以用了。”阎祯没收回的意思。

“如果家里没钱了,我会跟你提的。”

“是吗?”他摇头笑了,拍拍她的头,这是多年来的习惯,将她当成邻家小妹的习惯。

失望之情悄然而生,可她没敢表现出来,面对他依然是笑盈盈的,熟知他的脾气,也就不再坚持地把钱收好。

“你也去睡吧!天就要亮了。”再拍拍她的脸颊,发现到她的脸色似乎愈来愈不好,是长期等门的关系吗?

虽不舍于她的苍白瘦弱,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必须努力工作,倘若失去了这份工作,恐怕他们的生活就会马上面临困境,而他不是会回头向父母开口的人,所以得要非常努力才行。

他相信,这段艰困的时期涸旗就会过去,到时他们的生活就会比较富裕,不用再东省西省,他也会有比较多的时间来陪伴她。

“好的。”凡是阎祯说的话,她一向毫无异议,照单全收。乖乖地听了他的话,举步走回她的房间。

见她乖乖听话,阎祯懒散地拿着皮夹回房,因为皮夹没收好,里头便落下一张小纸条,疲惫的他没发现,却让蔚少瞳眼尖的看见了。

“祯,你的东西掉了。”怕是要紧的东西,她连忙代他拾起,就在拾起纸条的那一刹那,她清楚地看见上头的文字。

是个女人的名字,还有她的电话。那女人是谁?和祯很熟吗?不然怎会留下电话?

一连串的疑问浮上心头,她仍旧没敢问出口,只是愣楞地抓紧字条,凭着上头的字迹想像着那女人的模样,她…肯定很美!

“哦?谢谢你帮我捡起来。”阎祯由她僵直的手中接回字条,皱着眉看了下上头的名字与电话后,便当着她的面,将字条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中。

“别担心,我和她没有什么。”知道她会不安,他轻轻地解释了。那女人是缠他缠得紧,可他没将对方当一回事,皮夹中会留有对方的名字与电话字条约莫是她趁他不注意时偷放进去的,下回他会记得仔细点,不再让人有机会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塞进他的皮夹内。

“我相信你。”她笑着道,脸是在笑,但心可不!不安在心间慢慢扩大再扩大。她怕!非常的怕会失去他!

哦!不!她不能失去他!毕竟她是那样爱他、爱他,在这世间,除了已经去世的爷爷外,他是她最爱的人了,她不能没有他,真的不能!如果有一天她真失去了他,她想,她会死掉!绝对会死!

阎祯扬起一记笑容,没花时间去窥探她的内心,便回房去睡他的觉。他真的是累惨了,人一回到房里,连衣服也没换下,就笔直地投入弹簧床的怀抱,沉入梦乡。

蔚少瞳的视线随着他关上房门,然后移向垃圾捅,想着里头的纸条,再把视线移向另一头的卧房。

她知道以他的外貌在外头肯定很受女人欢迎,尤其是现在的女人特别喜欢他这种酷酷不爱说话的死硬派男人,这一定不是第一次有女人向他示好,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她该怎么办?能要求他别和那些女人接近吗?

当然不!为了她,他的牺牲够大也够多了,他的笑容跟着减少,全都是她,她怎能再无理地要求他放弃这份为女人拍慑写真的工作呢!他努力工作全是为了养活无用的她啊!

她能怎么做?她唯一能做的还是带着笑容每天、每天等著他回家罢了,然后小小冀求,终有一天,他会将目光真真切切地放在她身上。

蔚少瞳在心底呐喊,不满仍是深藏在心间,没说出口。

按杂的眼神最后又是落在垃圾桶内,久久无法移开。

**

她快崩溃了!她一直有这预感。

还能撑多久维持头脑清醒的模样?她不知道。

憔悴的脸加上凌乱的头发、干裂的唇瓣,蔚少瞳躁动不安地瞪着镜中人,完全认不出来镜中的人是谁?看在她眼底竟是陌生得可怕。

那人会是她?竟然是她!

不像啊!一点都不像她,她知道她不是这样的,尽避不是大美人,可也不像个疯婆子啊!。

为何她会变成这样?为何?

明明才二十多岁,该是花样年华的年纪,该是尽情去挥洒青春的年纪,但她没有,她像是老了几十岁般瞬间枯萎。

这情况持续多久了?

她恍惚地搜寻记忆,是了!她想起来了,在他们订婚没几天,爷爷去世后,她便一直感到很不安,不管阎祯怎么安抚她,给予她安全感,她的一颗心仍觉惶惶不安。

先是在幼年失去了父母,跟着在少女时期失去了相依为命的爷爷,接下来她还有什么能失去?会失去的?

答案很明显,就是阎祯。

他之于她究竟是抱持着怎样的感情?她觉得好孤单、好无助,尤其是外头有那么多女人垂涎着他。

是的!好多、好多的女人,常常在她一人独留在家时,就会接到一些女人打来找祯的电话,她们甚至不避讳她的存在,直接留下姓名及联络电话,通常她仅能机械式的记下对方资料,然后木然地交给阎祯。阎祯都是怎么处理的?扔掉?连看都没看?还是默默记下对方的名字及电话?

她不记得了!只晓得她的内心不断地翻腾搅动,她痛恨阎祯和那些女人过于亲密,可是却又不敢开口要求他拒绝接受这类的拍摄工作,她想对他大喊…其实她可以吃苦的,三餐并非都要大鱼大肉,只要能温饱就好。

但最后,她依然选择沉默,像个无声的人日日夜夜等他回家。

祯一直都没发现她心底的惊惶与不安,他埋首在成堆的工作中,由最初的晚归到工作至天大明,直到现在的多日未归。

她无法忍受!真的没有办法!

她不要他和那些叫白灵悠、叶盼盼、赵霜的女人们终日相处,她不要!不要!不要!

天!她快受不了了!快被那群不停打电话到家中的女人给弄疯了!也要被他的夜不归营给逼疯了!

她知道他的不回家是为了工作,可她就是没办法忍受,她怕,非常的怕那其中的一个女人会趁她未知时将他抢走。

如果他被抢走了,她也没有办法、能力,也没有权利让他留下来。

她该怎么办!究竟该如何是好?

没有人能帮她,她是唯一被留下来的人,爸爸、妈妈和爷爷都离开她了,她真的是好无助、好无助,她能向谁求救?

会不会…会不会祯心底也认为他们不该在一起?毕竟她只是他沈重的负担。

她愈想是愈心惊,愈无法忍受。

祯不能不要她!她不要祯离开,不要!不要!

她的生命中已来来去去那么多人、到了现在,不能连他也失去了,她要祯留下,永远都陪在她身边。

曾经清澈无比的眼眸倏地笼罩在一片灰暗当中,在她猛然看见镜中那个精神涣散、虚软无力的女人时,她无法接受地尖叫出声。“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她惊慌地连连退后,直到撞到桌角跌倒,她都不敢相信镜中那个可怕的女人会是她。怎么会是她!她何时变得如此没精神来着?

好可怕!好可怕!

是否她都是以这样的表情看着阎祯处理每一张女人的留言?是否她都是以这样的表情去接那些电话?

“我不要!我不要!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无法接受地以双掌捂住丑陋的脸孔。

凄然的泪珠不断地由指缝流淌而出。

她的心是何时开始改变的?

是在阎祯的夜不归营,抑或是一大串的女人找上阎祯时,才使她有了转变?

“谁来救我!谁能来救我!祯…”她痛哭失声,寻求解救,却没有人能出现救她。

她好孤单,真的好孤单!她早该死去的,那年,她该跟父母一道儿出门,丧身在那场车祸当中,那样她就不会感到痛苦和孤独了。

“骗我!爷爷,你骗我!”爷爷也是欺骗她说他的病情已经好转,结果并没有,在见到她和阎祯在一起后,没几大工夫。爷爷便与世长辞,又留下她孤独一人。

“我讨厌一个人!讨厌!讨厌!”泪水不试扑制地**而下,哭出她的寂寞与绝望。

想到阎祯,更是哭得一塌糊涂、不可收拾。

“哈!炳!我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忽地,她流着泪笑出声,情绪低沉到她无法挽回。

枯瘦的小手不住地抚着脸,抚过瘦弱的身体,她…一直在消瘦当中,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她就是食欲不振,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夜夜无法入睡,她甚至开始自我怀疑,不晓得她存在这世间有何作用。

“我…病了吗?”她轻问自己,不明白这病谤是来自身体或是心理,随即她又想起心爱的阎祯。

哦!不!她不能让他知道她的情况,他是那样努力工作,在他努力时,她也要一起努力,她要努力扮演好她的角色,她要努力做到最完美。

她不要拖累祯,她爱他!非常、非常的爱他!因为爱他,她可以乖乖地守在家里,等他回来,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这样算是好未婚妻,对吧?

她既不吵也不闹,阎祯没有理由不要她,是吧?

“不对!不对!祯有理由不要我,我病了,我病了…”她猛然打断自己的妄想,阎祯拥有大好前程在等着他,他没必要委屈自己去照顾一个生了病的女人。

“我的存在对祯而言是个错误!是错误!”她的精神有些恍惚了,脑海中不断地浮现些片段,都是阎祯对她温柔、对她好的回忆。

他对她不只是仁至义尽,该说是再好不过了,她凭什么去害他?难道她害他害得还不够惨吗?

扁是想到他委屈自己去拍摄不喜欢的写真照片,还要勉强自己去迎合一些嚣张高傲、瞧不起人的厂商,她的心登时碎成片片。

“够了!蔚少瞳!一切到此为止!”她大喊着明确地告诉自己。

如果真是爱他,为他好,就该放他走,不该再困住他。

“反正我已经习惯失去了,不是吗?她想她可以咬着牙撑过来的,且,阎祯本就不属于她,她要认清事实。

哭哭又笑笑,复笑笑又哭哭了许久,她除了将自己弄得更为狼狈外,头脑也清楚地想好了。

无论她再怎么害怕失去,抓得再怎么紧、怎么牢靠,终究还是会失去。

“祯,我爱你!我爱你!”对着仅有她的屋子,她一遍又一遍重复,最后,她留意到桌上的水果刀,眼眸登时一亮,失神地拿起那把锋利的水果刀,不住地瞧。

她…就要解脱了!

嘴角噙着笑,眼瞳中带着泪,她扬起水果刀,往雪白的手腕就要划下时,突然听见外头传来摩托车熄火的声音,是祯回来了!

她慌张地放下水果刀,跌坐在地,瘦小的身体不住颤动着,泪珠悄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