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媳
字体:16+-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关系微妙

当年君家聘楚家姑娘的时候,指明了是大姑娘楚氏景涟,即便送进君府的是楚景晨,可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顶多算是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若是景晨不同意,来个死不承认,他能上前扯着对方说是自己妻子,然后领回家?

不能,那根抢占良家女没什么分别!

大爷的呼吸不由促起,掩在衣袖里的双手亦慢慢疏开,顿时无力感在全身蔓延开来。即便是找到了景晨,该以何种面目、何种关系相见?

此时,窦俊彦可以无视自己跟景晨的关系,她又何尝不能否定两人的过去?

他突然全身暴躁了起来,却又因在旁人的地盘上,还不能发作。

“婚书上的白纸黑字,相信君兄不可能没有见到过。”窦俊彦翘起了二郎腿,神色间格外的惬意,拨弄中茶盏中的浮叶,含笑补充道:“便是在下真有那份心思,男未婚女未嫁,又怎能算作趁人之危?”

大爷看到那副表情,就恨不得上去抽打番,终是咬牙缓了声低问:“便算作向窦兄讨个人情。”

已经有些低声下气的语气。

窦俊彦有些呆愣,他没想到对方会真因为个女子而向自己低头,就为了求她的下落?

搁下手里的茶水,他亦正了色,“我没瞒你,真不知。”

生意人最重的就是声誉和颜面,窦家和君府是几十年的竞争者,两方人都互为了解。窦俊彦亦不是个得寸进尺的小人。他既然都这样开口问消息,趁机羞辱让人难堪亦非他的所为,沉声回道:“若是我得了她的下落,还会逗留在这里。让你回来找我?”

大爷见他不似是玩笑,再次审视后站起身,重复的问道:“你当真不知?”

窦俊彦摇头。“便是在这城里,没了她的消息。”

他说着亦苦笑了番,自言自语道:“她都能从你君府的众目下脱身,亦能发觉被人跟踪,我知她聪慧不凡,却不知竟会这样早就察觉到。”顿了顿,他看着兀自苦恼的君子浠继续道:“我的行踪和动向。你亦不是一无所知,难道我会真的因为想戏弄你,才带着你在这几个镇城间绕圈子?”

窦俊彦似乎亦有些丧气,慢慢的将银庄许久不见她动静的话给说了番。

生意归生意,女人归女人。无论是公还是私,他窦俊彦都不会做那等卑鄙所为。

何况,在他的心里,即使君子浠知晓这些,又有什么关系?两本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在立场上,自己未必就会输给他。

而他这种大方的行为,让大爷亦生了几分好感。

君子浠听后,皱眉担忧道:“她既然发现了有人从你窦家银庄寻线索找她。怕是今后都不会再去动那笔银子。女儿身在外,没有钱财,她要怎么生活?”

“她是个谨慎的,即使我当下收了所有追踪的动作,怕看在她的眼中亦会是招请君入瓮。”窦俊彦同样为难,“所以。便是我想放银钱给她,她亦不会出现。”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changxi/9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