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媳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章 她叫景晨

听到说处置不规矩妇人的手段,楚景涟浑身都忍不住颤了颤。不说是君家,便是外界,都是任由夫家随意处理的,世间流传这很多的手段,虽说不会肯定要人性命,可最后被折磨的必然是无颜存于世间的。

这种事,如若真的被发生了,楚景涟甚至不知晓今后可还有她的容身之所。而这个男子,居然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的话,是在故意恐吓呢,还是变相试探?

大爷见到她的反应,往前两步再问道:“怎么,还要说你是我君家的大奶奶?”

“我、我真的……”抬眸的楚景涟话尚未说完,就说不下去了,不是说对方的表情有如何的阴狠,而是其那种无所谓的目光,好似根本就觉得自己可有可无。她细想了下,自己既然已经暴露,那楚家的秘密怕是也不会长久,而眼前男子如此胸有成竹的模样,连自己同原郞的关系都可以一语中的,显然不是毫不知情的,再耍手段顾忌反而会更糟糕。

于是,楚景涟忙改了嘴边的话,“我,我真的是楚景涟,只是不是你的妻子。”

大爷就露出了迷惑,“什么意思?”

她倒是再不敢试探对方这种态度,老老实实地将当初楚家代嫁的事给说了明白。当然,在说那个苦衷的时候,必然是不会说自己的贞洁问题,而改用了说汪氏和原仲轩合谋,不让自己出嫁,其实她也是个受害者。

大爷看她说得可怜兮兮,连眼泪都流了出来,突然皱眉反问道:“不对,你在骗我!如若你真的是被困着不能露面,那就是在楚太太和原仲轩的手里。他又怎么还会来我府里,试图带你离开呢?”

居然敢跟他耍花样?

大爷怒从心生,许是忍耐的性子到了极点,居然拂袖重重扫过桌面,直接将上面厚厚的账簿都弃在了地上,有不少还砸到了跪着的楚景涟身上。后者已是面色惨白,想着复哭诉道:“大爷你不明白。当初我觉得既然和你有婚约的人是我,怎么好背弃,就偷偷想逃跑,拒绝这个计划。可是我、我妹妹她想嫁进来,便打昏了我囚了起来。”

她说着用衣袖抹了抹眼睛,抽噎着道:“你跟她处过,那自然是明白她的聪慧和手段的。她当初想嫁过来。自然就成了君家的大奶奶,现今想要离开,亦是轻而易举的事。您想想,若非是她本意,难道谁还能到君府里开将她驱走吗?”

她说着眼泪流的越发的快,“当时我已经落到了原仲轩的手里,受了侮辱不说,连自由都没有。妹妹她想要离开,自然就得将我安排进来,否则她就脱不了身。这个道理。您也可以想明白的。”

大爷早已顾忌不到她话中的前后牵强和杂乱了,满脑子只有一个认知。那就是妻子是自愿离开的。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若非是她自愿,那些嫁妆又怎么会消失?

且她过去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与眼前这个不过几日就被人拆穿的所谓真正的楚家大姑娘相比,自然就不言而喻。若说跪着的人能逼走她自己再来顶替,他相信还是没那样大的本事的。

唯一的解释。那便是,她是自己走的。

自愿的……

突然的,无名的怒火与郁闷从心底窜了出来,他原还想自欺欺人,担忧着对方是否受到了危险。现今,真相却是如此的残酷,她根本就不需要他担心、他解救和保护。

甚至,她根本就不需要他。

此刻,大爷终于明白了,为何过去即便是拥着她的时候,都总会生出种患得患失的感觉。那是因为,他从来就没得到过她。

“可是,不对啊,你说当初是她关着你,所以才嫁进了君家。现今却又是自己想走,那她到底是为何要这么做?不、不是这样,是不是你们还有其他的计划,这样说不通的!”

过去她从不曾表现的对君家财产有任何的上心和兴趣,而最后消失的亦只有从楚家带来的嫁妆,难道只是要那些?

不可能,说不通!

楚景涟微愕,心里暗道没想到这个病秧子还挺聪明的?转念思虑后,就慢慢解释道:“她原是自然想成为君家的大奶奶,然后做着府邸的女主人。可是前儿不久,她在外遇着了个男子,然后、然后就……”

“什么,你说她是和人私奔了?”大爷有些难以接受。

楚景涟颔首,“其实我原不想说的,是您非要追问。”她说着,很是同情的瞅着对方,安慰道:“我知道作为丈夫,对于曾经跟了您的女子,听到这样的事,自然不想听到这样的消息。可没有法子,她想要离开,谁又能留得住呢,您说是不是?”

她想要离开,谁又能留得住呢?

对于这句话,大爷是信了。

整个身子都靠在身后的桌案上,他突然觉得全身无比的乏累,难道这就是事实?好似所有的想法都颠乱了,这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妻子,留给自己最狠心的解释?

真的是自己走的,自己走的……

他突然转过了身,根本无心去理会楚家双生姊妹的隐情,亦没有心思去知晓身后这个女子到底是受害者还是自己有意进的府,更不关系她和原仲轩之间是何关系。他只是生出了种挫败,浓浓的挫败,他君子浠,竟然连自己的妻子都看不住?

还记得前两日,觉得怪异,发现院子里她的身边只有安宜,少了个安浓,便问了人打听。

安浓当时外出,是要在外面购置房子?

突然觉得可笑,就她那样的心计和能力,会让底下的婢女算计?安浓是做了忠奴,其实真正是她要购置房子吧?

原因呢,和那个私奔的男子?

竟觉得原来从成亲起,至今都活在谎言里,而他就那样轻易信了那个欺骗他的妻子,就那样将她放在了心上。

楚景涟见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子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单手撑着桌案边沿,脑袋低垂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便慢慢地站起了身。如今什么都被发现了,她哪里还能再留下?便是他不会处置自己,这撕破了脸皮,君家老夫人亦不会放过自己吧?

不成,为今之计,还是先离开这个书房。

可以的话,最好先会楚家去,找原郞商量下对策。

她提着裙角站起身,方转过去就要举起步子,突然听到男子沉沉的嗓音问道:“你最后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

“是,是在楚家。”

楚景涟暗道倒霉,居然还要问?这谎话说得深了,是最容易穿帮的啊。怀着忐忑的心情复又转过去,却见那个男子根本没动,依旧保持着方才的那个动作,莫名的就松了口气,直视比较有压力。

“具体呢?”

“我先前就被人关了起来,她和母亲哄我,说让我回到楚家,然后那日我就在花园里,不知晓是谁砸了我的脑袋。我昏迷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离开了平城,母亲让我按照她的计划,将一味姑娘赶走,好让她们汇合。”

“姑娘?”

大爷纳闷了,转过身子。

楚景涟就颔首,“是位姓李的姑娘,说是妹妹她早前在街道上偶然遇见的,后来还接进了君家,住了好长时日。这个事,大爷您问问府里的人就能知道。”许是见对方没有爆发,便慢慢平静了下来,楚景涟觉得自己心惊胆战的,又对楚景晨恨得紧,就似乎不想让眼前人舒服,再言道:“当时我还奇怪着,说妹妹她连夫家都舍得离开,怎么对个萍水相逢的孤女那样的好,连离开都要将她带上。”

显然看到跟前人脸色渐青,添道:“直到后来,后来才知道……”

“知道什么?”

“原来那位李姑娘是她心上人的妹妹,进府就是为了帮他们两传递消息,后来事情安排妥当了,自然就要一块儿离开。”

哼,说自己会辱了你妻子的好名声?

就是要让你知道,楚景晨也不是个好东西!

似乎这样抹黑景晨,让楚景涟心情舒畅了不少,“她瞒着整个君家,后来好似是那男子生了气,妹妹便不忍心他伤心难过,就抛弃了君家大***身份离开了。”

为了旁的男子,然后离开?

大爷袖中的双手收紧,只觉得呼吸难受,嗓间竟然出现了丝天天的腥味,最后强保持着镇定,冰冷的斥道:“滚!”

楚景涟求之不得,忙几步跨出了书房,再伸手要将书房门关上的时候,还有意地补充道:“大爷您也别太伤心,她能走的那样干脆,左右就是因为你们处的时间太短。她既然决定离开,想来不过就是没多少情分,你虽然身为丈夫被戴了绿帽,可到底还可以再找……”

“滚出去,啰嗦个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男人终于失去了理智和冷静,将笔墨砚台都砸到了地上,楚景涟忙受了吼声,忙将门合上。在廊外松了口气,突然又听到内里传来个“等等”的声音。

“她,叫什么名字?”

是想要报复,寻她回来发泄怒意?

楚景涟幸兹兹地忙回道:“景晨,她叫楚景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