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媳
字体:16+-

第一百四十七章 嫁妆再失

楚景涟这几日倒没有再缠在大爷身边,不是因为她真因原仲轩的警告而打消了念头,亦不是真的顾忌阿娟和阿珠的监视。她自幼就是好胜心强、极其倔强的女子,既然打定有过了那个念头,就不会不战而退。

她不敢亲近,甚至还避免着接触,不为其他,只是因为从楚家回来后身上被她的原郞所留下的印记。若是这样,岂非直接告知对方,说自己在外行了苟且的事?“偷人”这种事极其严重,虽然很多家族因为门风和声誉而不会对外公开,尤其是君家这种大户之家,生意场上的事情极多,是更加容不得有损家声的事传出去。

然,正因为他们家族大,所以就更加容忍不得。

被揭发出来的结果,她必然是被秘密处决。

楚景涟思及这事,突然就浑身颤了颤,秘密处决?

她突然就回想起了上回的那碗毒燕窝,说是要查清真相……可每当自己出言相问的时候,君老夫人总是推三阻四,含糊着说并无进展。

难道……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心中有了个可怕的念头。

君老夫人平素不见对自己如何喜爱,怎么她回娘家那般频繁,都不见她唠叨说上几句的?她突然睁大了双目,难道已经怀疑自己清白,或者根本就知道了真相?这想法出来,便越发觉得合理。早前楚景晨离府前,说君家已经怀疑,还安排了许多人监视,可自自己回来。却没有人试探或者验证过自己身份,甚至连不同于过去景晨行事风格的习惯,都没有计较。

不正常啊!

如若对方是已经知晓了自己和原郞的丑事,这就可以解释。因为不管自己是否是真的楚家大姑娘。她们君家都不会留下自己。然因为自己上回误打误撞的发现燕窝有毒,从此后饮食方面很是戒备,他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但怎么还会如此纵容自己回楚家?

她突然浑身感到害怕。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前阵子身体异样,觉得无力和不舒服,然现今怎的又好了呢?她再也坐不住,在屋里面来回走动,是因为大爷回了府吗?

那这事,老夫人就没有告诉给君子浠?

没道理啊,君老夫人即便是暂且留着自己性命。然不可能会真能当做若无其事,让她再做君家的大奶奶。楚景涟捉摸着,就想到了这阵子丈夫对她的避而远之,他不曾表现地如何冷淡,却已经有了疏远。且日宿在书房内,很显然就是没打算碰自己。

还是这个蹊跷!

然这都都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或许说不定是自己太过紧张的多想。可疑心起了,就再难装作不知道,她烦躁的很,冲外就唤来了阿珠,吩咐道:“你赶紧出府,然后跟原爷说。让他找个可靠的大夫去楚家。”

“奶奶您身子不舒服?”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changxi/9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