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媳
字体:16+-

第一百四十六章 在外难行

虽说离开了平城境内,没有那么多的后顾之忧,初行几日亦无状况发生,景晨等人渐渐放松下来,似乎形势已入佳境。然而他们的路途却谈不上顺利,除却颇有经历、适应性强的阿图,景晨与德馨皆是养尊处优的女儿家,根本不适应长途跋的生活。

故而,在离开临渊镇后的没几日,他们的行程就耽误了下来,不说那最终的目的地沿城,便是连相邻的佺县都没有走出。这方停歇便是半个月,景晨的身子已调养的差不多,然德馨的风寒却尚未痊愈,似乎怕极了赶路的那种颠簸,根本没有继续前行的趋势。

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景晨颇有些惆怅,过去她出行凡事都有婢女安排服侍,不知寻常百姓生活的艰辛,亦根本不了解银钱的重要。然这当凡事都亲力亲为后,才渐渐觉得力不从心,这生活远比她想象的艰难。

虽说穿的是朴素,可到底是锦衣玉食惯了,便是衣着低调,然内里衣物仍是讲究。这是从前世带来的习惯,而旁边的德馨似乎亦未认清她们的处境,不曾有考虑过那些事,可看着手中银钱渐渐变少的景晨,却不得不为此愁苦。

她全部的身家,亦不过就在宝鉴银庄里的几千两银子。

这些银子,虽不是个小数目,可亦谈不上多。离开了平城,没有君家、没有楚家,在这个时空内她们都是突来者,根本就是举目无亲。可以说,那批银钱。是今后生活的保障。她原先还想着,等到选定个地方,置间屋子,然后挪间铺子。请些人做个小生意,能够维持生活便好。

可现如今,看得多了、听得多了。她渐渐觉得,那真的都只是她的理想。

哪怕,她曾经为了这条路,特地学过生意场上的事。

路途上的耽搁,消耗了不少银钱。景晨握着手中干瘪的钱袋,那是前几日才去提的银钱,可已经所剩不多。便是不添置任何东西。可这住行衣食,都是开销,且还有德馨的药银。

看着不远处的天空,景晨心道:离开君家,错了吗?

或许。今后的生活都难再安逸了吧?

唇角忍不住勾出抹自嘲,曾经总以为自己本事了得,哪怕是应对任何城府的女子都能游刃有余。然现在才发现,那些所谓的争斗,不过是在奢靡华贵生活下的附属品,那个时候她有权有势,甚至连自己的美貌都可以利用。

她惯用的恩威并施,是用钱利诱,用权逼迫。稍加融合再略施手段,便将人收服。无论对方是心甘情愿,还是不得已而为之,能达到她的目的就成。可如今,两名女子在路途,所谓的财和貌。便可能随时成为旁人惦记的东西。

这条路,即便是风平浪静,对于她和德馨,依旧不易。

“姐姐,你在吗?”

是德馨的声音。

将钱袋收好,景晨敛去神色,转身冲门口应道:“在的,你进来吧。”

德馨的气色仍显苍白,走上前至窗边,不解道:“怎么盯着下面瞧?那些人好似都在收摊回家吧?”

“是啊,天色都黑了。”

这段时日的相处,让两人亲近了不少,德馨亦不再如从前般客气,举止间分外自然,连那声“姐姐”亦喊的很是顺口。拉着对方在桌边坐下,替彼此倒了杯凉茶,带着些许憧憬地问道:“你说,咱们能在入秋前赶到沿城吗?”

此时已是夏末,若是寻常的队伍,快则半月,慢则月余,自然是可以的。然她们先前就走的极慢,选的又不是近路,且明显都受不了路上折腾。若是行上几日,便歇上十日,必然是不能的。

“或许吧。”

对于德馨来说,各处都是新奇的,她亦不知为何要去沿城,对这次旅途并没有多少紧张和在乎。只是这突然的场病,让她觉得全身乏累,亦枯燥的很,难免想抱怨上几句,“姐姐去过沿城吗?”

“没。”

“为何要去那里?”

景晨苦笑,“因为不知道该去哪里啊。”说着垂首望着地方,轻问道:“你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后者摇头,双手无趣地转动着茶杯侧壁,似乎在小晃着其中茶水,“没有,其实我哪里都没去过。”

除了皇城……

“我们今后,就在沿城生活。”

既然漫无目的,总归要有个前进的方向,这样便不至于迷失了自己,否则规划就不知有何意义。

“我们明早就启程吧?”

景晨错愕,“你的身体……还是再调养段时日吧。”

“我没事的。”德馨语调轻缓,“我们都歇了好些日子,我知道姐姐也觉得这佺县太闷,留久了便是乏味。”

其实景晨亦是想早日出发的,然因不愿让德馨觉得自己在催促,然后多想的以为是她连累大家,便没有提过。现在对方主动开口,亦没有再做坚持,当即冲外唤来了阿图,让他在出去添置些东西,准备明早离开。

不得不说,没有婢女服侍的生活,于德馨和她都极其不习惯。可相对的,真的比过去自由很多,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好似从未有过如此随心所欲过,没有礼教规矩,没有宫人提醒,没有长辈告诫,没有旁人的目光。

不用再去揣度旁人心思和目的,亦不必去戒备,这种生活,即便前景迷茫,心却是极其的平静。

烛光高照的时候,景晨自己铺好床褥方准备就寝,却突然听到阵敲门声。不解地出言问了句,外面响起德馨的声音,似乎微颤还有些焦急,忙开了门让她进来,“怎么了?”

对方青丝披肩。身上罩了件衣衫,进屋便喘气回道:“姐姐,我屋里有吱吱的声音,吵得我睡不着。寻了许久都没找到。”

“吱吱的声音?”

景晨有些没听明白,“从哪里发出来的?”

“好像是床底下,又好像是墙角。还在不停移动呢。”德馨走到床边,“姐姐,我今晚跟你睡。”

景晨瞧她似乎是真被吓到了,便去对面的屋子喊了阿图。德馨的房间就在隔壁,进去寻了半晌没找到踪迹,后来等要出屋的时候,便听到了像是如德馨形容的那种细碎叫声。她尚且不明白的时候,阿图却答道:“主子,是老鼠。”

他觉得有些大惊小怪,还以为藏着什么人呢。

“老鼠?”

景晨对这玩意亦很陌生,皱眉道:“我们要的是上房。怎么会有那东西?”

“这个很正常的,我屋子前几夜就有呢。”

阿图压根没料到是这么回事,就冲着几声老鼠叫,便特地将自己唤起来?虽说他是不嫌麻烦,不过这等东西是个常见物,小村小户的地方多了去,出门在外遇着亦实属平常。转念思及眼前的女子原就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奶奶,而那位李姑娘虽不知来历,可瞧着那娇滴滴的模样和这阵子的气质派头。亦不难察觉是个大门不出的姑娘家。

然既是要长途,这个就必须做好准备啊,哪能遇到这点小事就惊乍?

虽说阿图是她的手下,对方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景晨亦觉得尴尬,似乎更多的还是窘迫。是她和德馨太无知了呢。还是矫情?连这点意外都觉得诧异,今后的生活可怎么办?

回到屋里,德馨已经躲在了她的**,景晨近前将事告知了对方。后者亦很是纳闷,跟着寻望着四周,拉过眼前人坐在床沿就问道:“姐姐,这里不会也有吧?我怎么前几天没听着?”

“许是前几日你服药后睡得沉。”

其实,她的屋里亦没听到过。

“不行,姐姐咱们明早就真的得走,这都什么地方呀?”

“好,明早就走。”景晨望着对方,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打趣道:“没想到德馨你以前那么胆大,居然怕了几声老鼠叫声?”

“咦,姐姐怎么知道我过去胆大?”

景晨微讷色,“我随口说的,瞧你路上亦没喊辛苦。”

这提到行路,德馨就想起那种被马车颠簸的痛苦,似乎此时都能感受到腹中那种难过想吐的冲动。她从不曾整日整日的赶路,且都不带休息的,想着明儿又要过那种日子,到底是有些怕了。最初欣赏路上风景的兴致早就没了,可要离开的话是她提出的,又不好开口反悔,且回想到屋里那种声音,亦觉得头皮发麻。

只等两人都平躺了下来,德馨才轻轻地问道:“姐姐,是不是等咱们到了沿城,就定居在那里了?”

“应该是的。”

前提是,要有那个生存的能力啊。

“嗯,我也不想再过这种奔波的生活了。”德馨话中满是期盼,似乎还天真的问道:“姐姐出来太急,都忘记带几个丫鬟了,只有阿图,怪不方便的。”

阿图是个男的,自然就只能驾车打杂,若是贴身活,全部都得自己动手。先前都没多大感觉,就是总这样,谁都不习惯。

景晨见她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是逃出来的,居然提起丫鬟的事,只好苦涩地答道:“等到了沿城,另外添几个伶俐的。”

“嗯。”

黑暗的帐中,德馨点了点头,似有感慨的接道:“过去我总嫌她们麻烦啰嗦,可要真没人使,好多事都不会。”似乎休息的多了,侧头很有兴趣地问道:“对了,姐姐不是说亦是头回外出吗,怎么感觉都没什么不适应的呢?”

哪里没有?

景晨在心中自道,若是她都表现了出来,那就别行路了。德馨年纪小,正是娇贵的女儿家的性子,她既然唤自己声姐姐,便要照顾好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