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媳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六章 好狠的心

第一百二十六章

“是奴婢贪心起念,连累了奶奶名声。”

望着如此忠婢,景晨心生不忍。这个变故来得太快,以至于一时间她真的有些措手不及,如若还是前世在深宫内,她必然不会留底下人性命,以防落人口实。然在君府,显然没有那般森严的规矩,可现在谷妈妈催促是何意思,她代表的更多是老夫人吧?

这是真要试探了?

“奶奶,求您看在奴婢和安浓姐姐尽忠服侍您一场的份上,饶了她吧?”安宜显然想不到那么深,只是从安浓身上联想到自己今后。如若替主子办事被抓,最后扛下罪状却还要受重罚,内心忍不住微颤。

在如此主子跟前当差,显然是件没事。素来,从进君府大宅至今,她们亦未曾后悔跟错过主子,心甘情愿替她保守秘密、听任她差遣,并非只是因为银两多,而是对方令他们信服。

对上婢仆期待殷切的目光,景晨微有迟缓。

“大奶奶,您是个公正的人,当初陪嫁婢子犯事,您亦是秉持规矩,现在……”谷妈妈饶有兴致地看着楚氏。

主子久久不曾下令,似乎是在为难,本跪着脑袋都快着地的安浓匍匐往前,至大奶奶身前表情动容道:“奶奶,是奴婢咎由自取,您无需疼惜奴婢。安浓得您赐名,能够服侍您一场,这辈子已经知足,您做处置吧。”

景晨不忍地别开实现,却对上谷妈妈的,当下她只能强忍住心底的那份心软,提声道:“安浓为利叛主,私拿银两在外购屋,然念其是替母亲。估怜她孝心,便从轻处置。来人,赏了二十板子,让牙婆将人带走吧。”

本昂头的安浓闻言,眸中似有晶亮,却没有哭闹,只是跪坐在地上。旁边的安宜却大为惊讶。面带失望地去拽大奶奶裙摆,“奶奶,您打她罚她都成,别将安浓姐姐赶出府啊。奴婢们当初是您亲自选了进府的,在您身边伺候那么久,她从未犯错,您就饶了她一回吧?”

“这是规矩。手脚不干净,如何还能留在府里?”

景晨闭了闭眼,沉默心想道,这都是没有法子的。如若晴空院安浓这般是首例,还可以从轻发落,然而之前有过碧好等事情,她怎么厚此薄彼?何况,谷妈妈还留在这呢。

“安宜,你别为难奶奶,今后要好好伺候主子。”

安浓话落。宋妈妈已经得令带人将她拖了出去。

片刻。庭院内则有刻意压制的疼呼声传进。

景晨闭目掩下情绪,满心无奈。原来。日久生情,即便是个奴婢,伴了她这般久,此刻心里还真不好受。

“奶奶公正严明,老夫人知晓了会高兴的。”

看着谷妈妈,景晨忍不住添道:“妈妈,安浓她好歹伺候我一场。您将她交给牙婆的时候,关照声别送进那些不干不净的地方。现在都已经伤了,留给好安排吧。”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changxi/9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