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媳
字体:16+-

第一百十五章 四两拨千斤

景晨闻言望去,察觉对方薄怒中杂着几分威严,认真肃然的模样令她微震,不由就启唇回了话:“婶婶这话,是在责怪侄媳没给您面子咯?”说着不待对方再言,已接着添道:“只是在这府上,无论主仆皆该遵从家规,您说是不是?如若只因这事儿牵连了婶婶身边的人咱们就草草了事,落在旁人眼中必是不服的。”

实际上,早在三夫人开口替赵妈妈说话的那刻起,就已经默认了她的所为。诚如景晨从前所料,三夫人虽有些聪颖手段,却是最沉不住气的,但凡得了好处或是名贵东西总要摆出来让人观赏,亦如自认为寻到了旁人的短处就要刁难发威,现今心有虚处亦难掩的住,颇有几分不打自招的意味。

“哟,侄媳妇这理是一套套的,将婶婶我的脑袋都说糊涂了?说是家规,楚氏你难道就没听说过尊卑礼仪,我是你的婶婶,可不是那些奴才,可是你能怠慢得起的?”

“婶婶说得太严重了些,我自知身为晚辈,故而才事先通知了您,没有草率就命人去将赵妈妈请过来,亦让您在这儿听清缘由,否则这可不就影响了咱们这婶侄间的关系?”景晨皮笑肉不笑,低低续道:“祖母交代下来的差事,我着实不敢懈怠,如有冒犯婶婶之处,还请您不要见怪。”

景晨话落后目光就落在被粗使婆子压着进来满是狼狈的梁婆子身上,她挨了板子身体不好连跪着都难只好半趴着,如纸的面色微微扬起。目光涣散地望着位上坐着的几人,开口轻轻言道:“大奶奶,三夫人。”

“准是她办事不周放你琦妹妹出了府,这东偏门就是她管辖的地。还有什么可查的?”

景晨却不冷不淡地扫了眼缩在裘氏身后的赵妈妈,见对方不肯出列,便再次重复道:“赵妈妈。梁婆子说当时是你给了她个荷包,还说表姑娘不过是性子贪玩,让她外出散心便可,你怎么解释?”

这是不容她闪躲的意思了。

被当众点名,赵妈妈只好出列,垂着脑袋同景晨请安,“大奶奶。老奴可冤枉,定是这梁婆子故意污蔑了我。”

“就是就是,你怎么可凭借个婆子的话就怀疑到我身边人身上?楚氏,你这样,未免太厚此薄彼了些。”

“婶婶不必焦急。这事不是还没有定论吗?”景晨眯笑着面容和煦,“梁婆子的话是没有证据,否则我今儿就不是请赵妈妈过来协同回话,而是直接命了去将她绑了带来了可不是?”

在对方才有松缓的情绪下又接着道:“不过,婶婶……空穴来风,这里头怕也没这般简单,可不是?”

“表姑娘都安全寻回来了,老夫人不过是瞧着查查担心府中有人作祟,侄媳妇是新妇许是不了解当家的职责。婶婶跟你说。今儿个不管是梁婆子有错还是真的同旁的什么人有关系,都是你管理后宅有失。”三夫人的话中显然加了几分威胁的意味,“你还年轻,处事没经验,今后历练历练便可以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changxi/9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