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媳
字体:16+-

第四十九章 区别

回到君府,先去荣安居同老夫人请安才回晴空院,景晨坐定后吃了好几口茶才缓了气。安浓凑在旁边,双手垂着不时瞄向主子,内心踌躇惶恐。

察觉她欲言又止,景晨开口低问:“你可是觉得,方才在楚府,我情绪过激了些?”

安浓心闪惊惧,忙跪在地上“奴婢不敢。”

景晨容上便显出丝许不耐,将茶杯往几上搁下“我既开口问了,你自老实答话。”

声音不怒自威。

“回奶奶,奴婢确有此想法。”话落,安浓小心翼翼地抬眸,观察起主子神色,深怕她不悦。

景晨抿唇,在对方忐忑不安的目光下抬手示意她起立,温语道:“先前我便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们既为我办事,但凡尽忠职守,真心为主子着想,我自不会为难。今后我再问话,切莫吱唔遮掩,有何想法明说了便是。”

“是。”

应声后,注意到主子的目光仍停在自己身上,安浓咬了咬唇,终是开口:“奴婢只是觉得,奶奶离开得太过匆忙,担心伤了您和亲家老爷、太太的情分。”

情分?

景晨冷哼,不答反道:“刚刚楚府里的事,你听得清楚,回头有人相询,你无需隐瞒。”见对方点头,琢磨着又道:“趁着时辰尚早,你且出趟府去。”

注意到主子话中的严肃,安浓前倾了轻问:“奶奶有何吩咐?”

“去寻上回的两人,让他们带你去见一位妇人,对她不必隐瞒我的身份,且问她今后有何打算。”景晨说完。再添道:“告诉她,若是想离开,我自会安排人和钱财护送她到安全地。”

金氏作为楚景晨的生母,如此待她,仁至义尽。

须臾,院外传来杂陈的脚步声。安宜进屋传话:“奶奶。白夫人和琦姑娘去了三姨娘的屋子。”

敛去几分随意,景晨侧首笑道:“许是来赔礼的。”

“咦,奶奶怎的知晓?”安宜惊讶“白夫人身后跟着好些婢子。都捧着贵重首饰和稀罕物呢。”

都道是白纤琦伸手推了宋氏令她落胎,白府等人家,自是用银财弥补。否则又能如何?

“伺候我妆容。”起身走向内室。

安宜跟在身后“奶奶要过去?”

“身为这院里的主母,有客到访。怎能不露面?”

白氏母女没有按规矩先见过主母,由她安排人带路去三姨娘屋里,奶奶却不能不尽主人的职责。安宜心道她处事谨慎,望向眼前人的目光又恭敬了几分。

景晨至宋氏屋外时,恰见白纤琦正扶着白夫人出来,上前两步福了礼招呼道:“表婶。”

“是侄媳妇呀。”白夫人笑着侧望向身旁的女儿,神色微肃道:“琦儿。还不见过你表嫂。”

许是才受过训,白纤琦未有同往日般任性地对景晨视若无睹。依言欠了身,眼神却瞥着旁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changxi/9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