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欢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三章 算计

这才该是他洛家的小姐,高贵优,洛书行几乎可以料到,大女儿艳惊全场的样子,到时候,他这个父亲得多自豪。

他笑眯了眼,上前快走几步,亲自把洛心爱接了下来。

唐淑云咬紧牙,心底就像被蚂蚁啃噬一般,又难受又嫉妒。

该受万人嘱目的是她的女儿,这么好的机会偏偏要让这个小贱人出风头!

洛雪琪在旁边轻咳了一声,提醒母亲不要失态。

唐淑云很快反应过来,眼底闪过一丝快意,哼,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今天过后,还不是沦为那个老头子的玩物!

洛家人怀着各式心情上了车,驱往市中心的六星级酒店。

盛明辉的盛氏财团虽然比不上四大家族,但也是s市商界中的佼佼者。

今天是他最宠爱的小女儿的生日,一大早,华天大酒店高层就开始忙忙碌碌,迎接各方面的客人。

盛明辉一身雪白的西装,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因为身材保持的好,看起来身材挺拔,精神熠熠。

盛太太站在他身边,一身简单米色旗袍,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优的笑容。

今天到贺的都是s市顶尖的名流贵客,饶是盛明辉也不敢怠慢,亲自站在大厅门口迎客。

当洛书行一行到了的时候,盛明辉眼睛一亮,忙快走几步迎了过去。

“欢迎欢迎,洛老弟你可来了,都等你大半天了。”盛明辉一掌拍在洛书行的肩膀上,一副亲热的样子,目光却一眼就看到了他身后的洛心爱,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当着这么多有头脸的人物,盛明辉这举动无疑给了洛书行大大的面子。他哈哈笑着,示意身后人把礼物带了过去,笑道,“恕罪,路上有些塞车,来晚了…”

“不晚不晚,快里面请….”盛明辉揽着他的肩膀就往里让。

盛太太迎了上来,和唐淑云礼貌的寒暄,一眼看到她身后的俩姐妹,惊讶道,“就这是两位千金吧,可真是好相貌,洛太太你可有福了。”

“呵呵,比不得盛太太,儿女都那么优秀。”唐淑云笑着恭维道。

几人一起往里走,盛太太的眼光落在洛心爱身上,毫不掩饰的溜了好几圈。

早听说洛家有个女孩子容貌出色,没想到两个女儿一样漂亮。

进了大厅里,客人已经到了一半了,盛明辉把洛家安排在了最里面的贵宾席上。

周围商界的贵客不少,有些认识洛书行,都过来和他打招呼。

又看到他一对那么漂亮的女儿,不少人眼中惊艳,纷纷过来恭维夸赞。

洛书行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自觉从没像这一刻这么脸上有光过。

连平时看不起他,不屑和他打交道的几个富商眼睛都不住往他身边瞟,这可是难得的结交权贵的好机会,洛书行立刻站了起来,带着洛心爱和洛雪琪去和周围人寒暄。

被忽略了的唐淑云一肚子恼火,可这种场合之下,她连一丝不满都不敢露出来,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和阔太太们聊天。

洛心爱走过之处,一片抽气之声,男人们的各种惊艳垂涎的目光像苍蝇一样粘在她身上。

这样的场合她也参加过一次,就是上次和孟烨晨参加拍卖会,周围的人都是名流富商,各种西装革履,衣着翩翩,却掩不住眼底的贪婪**邪。

她目中带了一丝冷意,微微垂着头,不想再去看那些让人恶心的脸。

只是身后**的肩背让她不自在到极点,那些男人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恨不得直接把她剥光了。

洛雪琪则比她自然多了,脸上一直挂着甜美的笑容,随着洛书行应酬,嘴里甜甜的叫着,“x总……”

好容易挨到了开席时间,大厅里推杯换盏,不少人过来和洛书行敬酒。

洛书行扫向旁边的大女儿,眼神一动道,“心爱,爸爸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王经理这么盛情难却,你就替我喝了吧。”

洛心爱愕然,她一向酒量不好,洛书行却推出她挡酒?

洛雪琪笑盈盈的看着,她当然知道父亲是什么用意,才不会去阻止,唐淑云也一脸看好戏的神情看过来。

大家的目光都向这边看来,洛心爱犹豫了一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那男人盯着她仰起的雪白脖颈,双眼放光,连连夸道,“洛小姐真是豪爽,果然虎父无犬女呀。”

洛书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谦虚道,“哪里哪里,她还差着远呢,还请以后大家多多关照洛氏电器行。”

“那是当然…..”

说着话又有几个人上来敬酒,其实都是想近距离的看看这小美人。

洛书行也不客气,所有的酒都让洛心爱替喝。

虽然只是些低浓度的红葡萄酒,几杯下肚,洛心爱也有点头晕。

她脸上红晕上涌,就像最上等的白玉晕出一层胭脂霞色,明艳不可方物,加上一双眼睛波光流转,妩媚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男人们看得简直都呆住了,洛心爱推拒了几个人,用手扇着风,装作很热的样子道,“这里太闷了,我想出去透透气。”

洛书行沉吟了一下,并没有反对,反而对洛雪琪道,“你姐姐好像喝多了,你扶她出去休息一下。”

洛雪琪点了点头,扶着洛心爱向旁边的休息厅走去。

洛书行转过脸,冲着众人笑,“咱们继续喝。”

目光却不动声色的向旁边的盛明辉扫了一眼。

盛明辉眼底一亮,匆匆向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也向厅后走去。

这时大厅里歌舞升平,特意请来的舞蹈团在高台上尽情表演,盛太太热情的招呼着宾客,根本没注意到这一段小小的插曲。

后面是一片寂静的休息区,两边都是包厢,隔音效果极好。

洛雪琪把姐姐扶进包厢里,体贴的道,“你先在这里躺一会儿,要是实在难受就睡一下,等会儿我过来叫你。”

洛心爱点了点头,洛雪琪给她身上搭了条毛毯就出去了。

洛心爱躺着,等到她出门后立刻起来,探头向外面看了看就迅速往旁边的女卫生间走去。

洛书行打的什么主意她不知道,但他行为太反常了,刚才还拉着她挡酒呢,她一说不舒服就立刻把她送到了休息室?

她才不相信这个爹终于开始关心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