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欢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 请求

就这么简单三万块就到手了?她拿着手机反复的看,又在自己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剧烈的疼痛真真切切的告诉她,这不是做梦,她真的有了三万块钱了。

胸口充斥着一股浓烈的喜悦,她恨不得奔跑起来大跳大笑。

想到昨天还为工作发愁呢,今天就发了一笔小财,学费的事情瞬间解决了,她觉得心上像移走了一块大石头,从头到脚都无比轻松。

然而心底更迫切的,却是她想知道那股灵泉是怎么回事,难道它能把所有的普通东西都变得珍贵不凡吗?

她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急迫,匆匆打了个车回家。

唐淑云和洛雪琪正在客厅吃午饭,洛心爱顾不上理她们,一阵风一样卷向了自己房间。

唐淑云脸色一沉,把碗“砰”的一放,扬声怒道,“这个家还有没有规矩,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当住旅店啊!一点教养都没有!”

她的声音又尖又利,旁边的佣人们大气都不敢出,洛雪琪小声劝道,“妈,你小声一点,万一被姐姐听到怎么办……”

“听到就听到!家里住着这么个东西,我都闹心死了!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又没教养,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哪,也不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

洛心爱的房间在二楼,虽然紧关了房门,还是能隐隐约约听到下面传来的叫骂声,她充耳不闻,就当外面有一只疯狗在乱吠。

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把房门锁好后,她一股脑的把自己的一些小饰品的都翻了出来,项链、耳环、手链、镯子…..什么材质的都有,甚至连以前买的廉价的塑料手环都带上了,幻想它们会不会变成宝石。

拿袋子把这些装起来,她一个闪念进了空间,直奔到小溪边,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倒了进去。

她坐在旁边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生怕自己错过见证奇迹的时刻。

天边五彩的光芒闪烁,水面波光粼粼,像洒了一层碎金,美丽不可方物。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洛心爱等的脖子都酸了,她满怀希望的把一串项链从水里捞了起来。

手中的项链亮晶晶的,但除了变得新了一点,和她带进来时也没什么区别。

她又捞起其他几样东西看,塑料仍是塑料,玻璃仍是玻璃,除了光泽看起来亮了一点,根本没一点变化。

不是吧?难道是时间短了点?她不死心的又把东西泡回水里。

然而这样直等到了晚上,她从温泉泡完了澡,那些东西依然原样不动。

看来这泉水也不能无所不能的变废为宝啊,洛心爱有些失望,把那些东西从水里捞出来。

那它到底能变什么呢?难不成只对玉石有效?她从空间出来,躺在**琢磨了半天,打算明天再去趟古玩市场,多买些东西回来做实验。

就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洛心爱觉得有些口渴,她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准备去客厅接杯水。

打开门,下面楼梯间的灯还亮着,她刚走出几步,一个甜美如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带着一点腻腻的撒娇意味。

“人家也想你嘛,刚分开就想,怎么办?要不你现在过来吧…..”

“不许说这种话,羞死人了,嗯….我也喜欢你抱着我.....”

“讨厌,你就会欺负人,我才不亲你呢…..”

声音娇娇软软,带着一股娇媚的撩人意味,是洛雪琪在打电话。

洛心爱的脚步瞬时一顿,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在和谁通话,从话里的内容看,两人俨然正陷入热恋,一副如胶似漆的甜蜜样子。

她的心里陡然泛起了一股说不清楚的复杂滋味,带着点酸涩,大概是午夜太寂静,和沈浩相处过的片断一股脑都涌到了眼前。

从小因为家庭的关系,洛心爱的心里极度缺乏安全感,外表看来安安静静的像个影子一样,带着一股对什么都不在意的冷漠,其实是源于内心的怯懦和隐隐的自卑。

这样的心爱从小到大也只有常青一个好朋友而已,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沈浩就这样出现在了她身边,翩翩有礼,温柔体贴。

他会在寒冷的冬夜把她的手揣在兜里,用温热的大掌紧紧的包裹着她,会在她生病的时候守在她身边,几天几夜寸步不离。

这样帅气阳光的男孩子,用自己的脉脉温情,一点点靠近她,无数个冬夜,他把她拥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鬓角,说着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他的出现,弥补了洛心爱从小亲情的欠缺,她曾一度以为他是她生命中的阳光,可是现在……

她蓦地闭了闭眼,强行压下心底突如其来的刺痛。

虽然早就看清了这个渣男的真面目,但三年的感情,不是想说不想要就能像拉垃圾一样扔掉的。

面前缠绵亲热的话声戛然而止,洛雪琪回头,举着手机惊讶的道,“姐?”

洛心爱没有理她,径直走下去,去厨房接水。

洛雪琪关了电话,匆匆跟下来,一眼见到她赤脚站在冰凉的瓷砖地上,纤细的眉尖一蹙,面上带出一股担忧道,“姐,你怎么不穿鞋?回头受了凉,这个月你又该痛了…..”

她走过去,把自己的拖鞋脱下来,蹲下身想给她穿上。

洛心爱垂眸望着她,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丝绸睡裙,宽大的裙摆在地上铺开,宛若一朵盛开的百合花,一头黑亮的墨发铺散了一背,带着一股纤弱娇美的味道,光一个背影就显得我见犹怜。

她伸手想让她穿鞋,洛心爱避开,转身往楼上走去,淡淡道,“不用了。”

她的妹妹永远这么善良温婉,所以就算她无心的做过多少伤害人的事,她都没理由怪她!

洛雪琪叫了一声“姐”,居然跟在了她身后。

直到了洛心爱的房门前,洛雪琪伸手拉住她,带着点恳求的意味道,“姐,我想和你睡,我们一起说说话好不好?”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一个普通妹妹对姐姐的依恋。

洛心爱回头,唇角不可抑制的带起一丝讥诮,“和我睡?我房间这么简陋,你这么娇贵的公主确定睡得惯?更何况让你妈看到,明天不又得骂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