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欢
字体:16+-

第八章 活该

她轻呼出一口气,他大概从来就没真正对她上过心吧,这样一想心里虽然仍有些苦涩,但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在过去的两年为什么会对她做戏,但是现在知道了他的真面目,总比以后陷入的更深时,再被人甩掉的好!

她闭着眼睛,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

门外两人又唧唧哝哝了一阵,门“吱呀”一声轻响,洛雪琪悄悄走了进来。

洛心爱睁开眼睛,看着妹妹一脸娇羞不禁的表情,脸上还残留着一抹淡淡的红晕,走动间长长的白纱的裙角扬起,整个人愈发显得清纯如水,如一朵不染尘埃的水莲花。

洛雪琪不期然间看到姐姐灼灼看过来的目光,吓了一跳,惊讶道,“姐,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快步奔过来,手抚在她的额头上,那一双剪水双瞳中的担忧是真真切切。

洛心爱收回目光,说不清楚心底是什么滋味,她撇开头,垂下睫毛冷冷淡淡的道,“我没事了,谢谢,不过我现在想休息了,能出去吗?”

对于她这样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洛雪琪显然有些惊讶,她的手怔在半空,半晌,有些难过的道,“对不起姐,我没有拦住爸爸….”

她的一双大眼睛中迅速朦起了一层水雾,忽闪忽闪的,看起来如一只小鹿般楚楚可怜。

洛心爱心头却升起一阵烦躁,打断她道,“不关你的事!我现在只想休息,你听不懂吗?”

她在怒意之下声音高了点,门再次被打开,沈浩走进来,一眼就看到洛雪琪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大踏步走过来一把将洛雪琪拥进怀里,冲着洛心爱怒道,“你吼什么?小琪怎么了?关心你问你也有错?也只有你这样的姐姐,好赖不分!真是活该被撞到头,纯属自找的!”

他的声音那么大,吼的整间病房都嗡嗡作响,洛心爱看着他怒目圆睁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护着洛雪琪,像护着什么心爱的宝贝一样,心头只涌起一阵冷笑。

看吧,看吧,这就是曾经和她山盟海誓过的男人,只是转眼间就对着别的女人呵护备致,弃她如敝履!

不,连敝履都比不上,他现在甚至连眼角都不屑向她扫一眼,满心满眼的都是对洛雪琪的心疼。

她现在看着这个满脸陌生的男人,只觉得自己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不清这样一个人渣!

她紧紧咬着牙,心底一阵冷一阵热,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直接抓起手边的水杯砸过去。

洛雪琪看着洛心爱一张苍白的脸,扯了扯沈浩的衣袖,小声道,“不关姐姐的事,她还病着,你别这么大声….”

沈浩揽紧了她,兀自一脸恼怒的道,“谁大声了?她病着还能那么大声吼你?小琪你就是这点不好,性子太过善良,你知不知道这样容易让人蹬鼻子上脸…..”

他一脸愤愤不平,洛雪琪呐呐的,不再接话。

洛心爱再也压不住眸底的冷意,伸手按向了床头的护士键,正想让人把他们赶出去,就听见门一开,洛书行和唐淑云走了进来。

洛书行脸上依旧带着些不悦,张口就问道,“什么蹬鼻子上脸?”

沈浩看到他,立刻放开洛雪琪,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道,“没什么洛叔叔,小琪有时候心太好,总有些不知好歹的人欺负她,我这是教她呢….”

他边说边瞟了洛心爱一眼。

洛雪琪横了他一眼,嘟着嘴道,“别听他瞎说,爸,你怎么才来啊?”她边说边走过去,撒娇般的抱住洛书行的胳膊。

“去和你妈挑了件首饰,倒是你,怎么了?谁又欺负我的小宝贝了?”洛书行看了洛雪琪微红的眼眶一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没有….”洛雪琪转过脸,眼底却不自觉的带出一丝黯然的情绪。

唐淑云看向病**的洛心爱,脸上带着关切的微笑走过去,弯腰替她整理被角,一边亲切的道,“怎么样,好些了吗?头还痛不痛?”

边说边伸手向着她的额头抚过来,一副慈母的样子。

洛心爱被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熏的差点没呕出来!

唐淑云简直不像是来探病的,打扮的花枝招展,脖子上戴着一串指肚大光洁圆润的珍珠项链,眼角眉梢都是压抑不住的得意。

偏偏这样一副狐媚的脸,还要装出一副虚伪关心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洛心爱忍不住心底的厌恶,淡淡撇开头道,“我没事了。”

唐淑云顺势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一脸无奈的道,“小爱呀,你也别怪你爸爸,他也是忙啊,所以才过来这么晚。”

洛心爱差点没笑出来,是啊,多忙啊,忙着陪女人买首饰,没空理扔在医院生死不知的女儿!

唐淑云看她满脸的讽刺,叹口气道,“再说,这回你也有责任,哪家孩子会和当父亲的这样说话?怪不得他生气!”

“还有雪琪,她一心一意的只想你这个姐姐,在英国时就三天两头的问你怎么样,连我这个当妈的她都没这么上心!回来后她第一个想见的就是你,你要是对我和你爸爸有什么意见,也不要当着小琪的面来,她毕竟年纪小…..”

唐淑云的声音低低柔柔,听着是在劝说,洛书行却一听就火了。

他看到洛雪琪微红的眼眶,进病房后第一次正眼看向了额头裹着厚厚纱布的女儿,张口就怒骂道。

“你又说小琪什么了?明明是自己做错了,还怪在妹妹的身上,有你这样的姐姐吗?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在你二叔二婶面前简直丢尽了脸!”

洛书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病**的女儿,气的胸口直喘,连病房外都能听到他的怒吼声。

洛心爱的一颗心直沉入了谷底,整个人像浸入了一滩冰水般,浑身冷到彻骨。

这就是她的父亲,进来后没有问她一句,反而是为他的心肝宝贝出头!是,她活该,她给他丢了脸,活该要被人这样骂!

她捏紧手指,连指甲刺进掌心都没有发觉,心里一股股怒意涌上来,让她的眼睛瞬间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