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蜘蛛侠
字体:16+-

第525章 这他妈就尴尬了

“这……啥情况啊?我擦!”

那幽冥成员无比傻眼,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有人在搞鬼,立马调出其他方位的摄像头监控画面。

可左看右看,根本看不见那个角落有人,而河道画面里,那只鞋子还在飘着。

尼玛呀,撞鬼了?

幽冥成员愣是又被吓了一次,紧忙转身喊其他监控室里的成员:“妈的,你们快来看看这咋回事?”

监控室里一共就四个人值班,另外三人听到后纷纷疑惑的转过头来,顺着他的手指看向监控画面,接着全部愣住。

妈的,这谁啊?敢在我们基地出口玩……玩鞋子?

“你们看看其他监控,附近压根就没人。”

“恩?”三人目光又扫向其他监控画面,紧跟着也懵逼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会不会是躲在一些死角?”

“不可能呀,如果有人上来,警报器早就被触发了。”

“妈的,那这算怎么回事?还能闹鬼啊?”

一个急性子骂了一声,随后自己的脸色就僵住了。

是啊,这种诡异的情况……难不成真是闹鬼?

监控室里顿时一阵安静。

数息后,才有人低声问道:“这事……要不要汇报?”

几人相视一眼,内心万般的不情愿。

“要不……算了吧?不然肯定是派我们其中两个上去查看情况的。”

“对啊,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反正就一只鞋子,不算什么事。”

“我也这么认为……”

几人一阵讨论,最终纷纷觉得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毕竟那确实就是只鞋子在飘,又没威胁到基地的安全。

于是,这可忙坏了上面的陈琮。

他已经来回将鞋子捣鼓来捣鼓去几十次了,偏偏河道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擦,这群人难道是睡觉了?不科学啊!”陈琮有些没底了,本以为这点小手段肯定会引起那群人注意,没想到居然还这么风平浪静。

不行了,必须来点狠招。

他收回那只小鞋,紧跟着五指微微并拢,用上了最大的指力,猛然朝对面那棵歪脖子树滑去。

“嗖!”

鞋子瞬间从河面上划过,只听“啪”的一声闷响,歪脖子树上被砸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破洞,紧跟着一连串火花溅起,缕缕白烟冒了出来。

因为那是棵真树,加上树皮枯燥,火花陡然就引起了火苗,随即那树干就突然着火了,越烧越大!

“呃……”

陈琮摸了摸额头的汗,有点悻然的蛛丝全部扯了回来。

他保证自己可没想把人家信号发射器完全烧了,只是打算搞点小破坏而已,没想到这……

“轰!”

就在这时,河底下陡然传来一阵闷响,就像地震似的,河道边的沙石开始跳动,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陈琮一怔,正想赶紧隐藏自己,结果那河水突然间就往下一沉,瞬间被抽干了,露出河底那密密麻麻的鹅卵石,那些小鱼苗没了水,就在鹅卵石上啪啪直跳。

不多时,整个河床被打开来,一缕白光透过缝隙照耀而出。

陈琮眼皮一跳,紧忙往旁边一窜,迅速掠向一棵树上,收敛气息,彻底隐匿起来。

随后就看见河床已经成九十度的角度被打开,一个类似电梯似的装置升起。

“哐”的一声,门打开了,三名身穿黑色作战服,面带红色骷髅的幽冥成员快步跑了出来,带着灭火器对准那棵歪脖子树直吹。

但三人身后,又走出一道身材高挑的成员,胸口戴着一个黄金勋章,上面刻着骷髅头,显然是黄金级别的存在。

陈琮眼眸顿时微微眯起,那个黄金勋章的外形细节与自己所在的幽冥勋章并不同,可大致还是差不多的,比如那个骷髅头就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这时,黄金成员问了一声,声音沙哑低沉,像是一只狼在低吼。

那三名幽冥成员身子一颤,从歪脖子树里将那只被烧得焦黑的鞋子拔了出来,唯唯诺诺道:“好……好像是被一只鞋子砸到了。”

“鞋子?谁干的?”

黄金成员当即惊愕。

躲在暗中的陈琮嘴角一撇,心中默默应了一声:“说不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那棵歪脖子树先动的手。”

在那几人对话间,黄金成员突然迈步走了出来,朝歪脖子树而去,似乎要检查情况。

陈琮一看机会来了,立马从树上窜出,躲过红外线摄像头的范围,悄然无息荡向分基地的入口。

他自然是不可能去乘坐那部升降梯,只能爬到升降梯底部,随即将蛛丝黏在底下,就这么快速滑落下去。

十米。

二十米。

三十米……

一直下降了百多米后,陈琮才终于到达底端。

而在下降间,他也见到这条电梯道并非全部实心,里面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层巨大厚重的钢板做支撑,将整个上层部分做得十分牢固,难怪可以这么多年不会受到影响。

甚至也是因为这样,陈琮在上面都无法用蜘蛛感应查探到下方的情况,无法得知这个分基地里究竟有多少人,包括伊娃是否在这。

但现在,他下来了,稳稳的落地,身体紧贴在电梯通道的墙壁上,蜘蛛感应同时敞开。

很快,他眼中一亮。

“找到了。”

陈琮心中大松口气,伊娃真的在这里,而且离他不算远,大概就数百米的距离。

只要在,只要还活着,那就够了!

陈琮仔细扫视起电梯外的情况,是一条很长的通道,并且通道两边都安置有摄像头。

可能是因为在内部,摄像头的数量并不多,存在许多死角。

这大大方便了陈琮的行动。

在觉察到外面无人后,他终于伸手将电梯外门强行拉开,但速度保持很缓慢的状态,生怕动静太大惊动其他人。

普通的幽冥成员还好说,他担忧的是被那些灵敏的活死人发现。

然而想象总是美好的。

当他推开电梯门,刚把脑袋凑出去的瞬间,只见走道两边各站着五道身影,加起来总共十人,脸色呈死尸一般苍白,空洞的眼神正同时落在鬼鬼祟祟冒出头的自己身上。

陈琮当即嘴角一抽,暗骂道:“这他·妈就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