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妖姬
字体:16+-

第十九章

第二卷 霸王深情第十九章进入三月的天气果然越来越暖和,地上的积雪也开始慢慢融化。

每天都是暖阳高照,让人浑身舒坦,感觉懒洋洋的。

林小妖以前从来不睡午觉,在闵州城的时候,她每天似乎都很忙碌,怪不得家里人老是觉得她野,不似个大家闺秀。

不过,现在的她居然能在大太阳底下慵懒的睡着,也许是博焕每晚的无止境的索求,让她的身体发生点了变化。

自从博焕停了她的药以后,她每天都有些提心吊胆的,幸好过来为她把脉的大夫并没有说她有喜,让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自那晚博焕的一番话以后,她就知道这事也不用去和博焕商量了,他肯定不会让步的,一切还要看天意了。

不过,从那次小妖出门被龙舌了卷走以后,小雪也不敢再煽动小妖出去玩了,俩人白天在府里聊聊天,看看书,日子过得倒也悠闲。

只是小妖内心里面却是越来越想家了,要知道她自从家里偷跑出来以后近一年了,真不知道父母兄弟姐妹可好,是否在担心着她。

还有她母亲,她最最思念的母亲,只她一个女儿,平时也只有小妖会去看看她,家里其他人根本不会去关心一个差不多与世隔绝的小妾,他父亲也好象不太去母亲那里。

如今她林小妖这么生死不明的一人在外,不知母亲是否会伤心欲死?这一年,对林小妖来说,变化真的很大,以前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已经不复存在,换来的是几经生死的成熟与思索,她的棱角已不再分明。

她原来一直认为罗仕云是个正人君子,是一个她可以依靠终身的男人,而博焕只不过是玩弄于她。

但是事实却残忍的告诉她,罗仕云可以为了他追求的真理而出卖她,博焕却可以为了她不惜任何代价,并承诺守护她一生。

所以,对世态炎凉她又有了新的认识,过去认为的真理,她一直追寻的真爱,现在看来也是由谎言与无奈堆积而成;而过去认为的一些极为丑恶的事实,现在看来也并不象她当初认为的那么片面。

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是与非,只是看自己是怎么理解的了。

但是博焕爱她,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接受他,毕竟他们是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之间有太多无法逾越的障碍。

虽然博焕也已意识到,并努力拨开层层迷雾,让她尽可能早的一一面对,但是她还是害怕,害怕将来还会有更多无法面对的事情发生。

因此,她情愿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名女奴而不是博焕的妻子,所以,所以她没有心理准备为博焕生子。

***一根温暖粗大的手指划过了小妖的脸颊,让小妖惊讶地睁开了双眼,博焕正无声无息的站在她的身边,笑意萌萌的看着躺在藤椅上假寐着的她。

“王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还是大白天呢?”小妖有些疑惑,如果在白天见到博焕,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吧。

“刚才在路上正好碰见了胡果,我让他给你把把脉。”

博焕笑着回答。

小妖这下才看见博焕粗犷身躯后面的胡御医。

“不是每天都有大夫来吗?我的身体很好,不用麻烦胡大夫了。”

小妖一惊,知道博焕一定是不放心她一直未受孕的事情,今天特意揪了胡果来的。

“妖儿,既然来了,就让他看看吧。”

博焕依然微笑挂在脸上。

小妖无奈,只好伸出了手来。

胡果仔仔细细的把了一会,博焕的神情却是很紧张,他的眉毛不自觉地挑了挑,小妖眼角的余光正好扫到了博焕这一表情。

“从脉象看木姑娘一切正常,并无任何不妥之处,只是……”胡果顿了顿:“我怀疑木姑娘子宫有些阴冷,可能上次在雪地里呆的时间太长,虽有火龙涎珠,但没有彻底清除寒毒,只是这一点点余毒,对身体当然没有任何影响,不过可能受孕会困难些……”说实话,胡果的这一番话,林小妖是有些窃喜的,但是博焕的脸色恐怕好不到哪里去,这又撩起了他内心的深痛处。

因为一时的疯狂与冲动,他害怕失去了让心爱女人怀孕的机会。

“此毒可以解吗?”博焕的焦虑已经写在了脸上。

“假以时日,应该无碍。

但是王爷不能着急,我先开些药让木姑娘吃吧。”

胡果见着博焕铁青的脸色,继续说道:“王爷放心,这只是时间问题。”

林小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背着博焕,她偷偷向小雪做了一个鬼脸,不管怎么说,她终于有一刻可以喘息了。

博焕似乎也有些感觉到小妖的愉悦,胡果告退以后,他死死的盯了小妖看了一会儿,才道:“妖儿,我不会放弃的。

对了,叫小雪帮你收拾收拾东西,明天我带你去狩猎。”

***北狄的皇家狩猎场在距京城塔拉里奇约二百里的原始山林中。

小妖她们并没有随着狩猎的王族大部队走,博焕也没有出现在近左,他只是派了他的一队侍卫及能勇能强兄弟俩过来保护小妖。

因为终于又可以出去玩了,小雪一路上又兴奋无比,一路山路的颠簸她也毫不在意。

她甚至问小妖,沙将军会不会也去?小妖笑笑,自从沙夯救了自己以后,她也没有再见过他。

不过小雪每次提起沙夯的时候总是兴奋而脸带红晕。

小妖知道小雪不可能跟着她一辈子,虽然也很想为小雪找个好人家,但是她不知道将小雪嫁给北狄将军是否合适?而且她不知道沙夯会不会喜欢小雪,况且象沙夯这种大将军,一定也早已娶妻生子了。

想到这里,小妖不由的问道:“小雪,你喜欢沙将军,是吗?”小雪的脸腾的就红了:“姐姐……”小妖笑笑道:“喜欢就喜欢,有什么害羞的,你不可能跟我一辈子的。”

“姐姐!我要一辈子跟着姐姐的,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小雪娇羞着说道。

“小雪,我问你,如果你喜欢一个人,是不是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如果他是你的敌人呢?你也会爱他吗?还有,如果他已经有了妻室,你也愿意嫁给他吗?”小妖放下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

见到小妖问得严肃,小雪想了想回答道:“姐姐,我不知道什么敌人不敌人的,我只知道沙将军和王爷一样是英雄。

如果能嫁他,是小雪的荣幸,我不在乎他有没有妻室。”

小雪的话让小妖有些震住了,她忽然发现有时候简单的思维却可以得出一个让人惊叹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