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
字体:16+-

第163章 要借机折磨她

第163章 要借机折磨她(1/3)

便是因为这样,导演并没有叫停。

白露龇牙忍住疼痛,看向上面:“你这是什么意思?”

跟她玩这种阴招?借着演戏来给她下绊子,这种事情她在这个圈子看得多了,却没想到会被用到自己头上来。

柳月冷笑:“犯下如此大错,竟还执迷不悟!我今儿便要请老爷执行家法,处决了你这恶妇!”

“我没有!”既然柳月照着台词念下去了,白露便只好先配合着,先静观其变。

从始至终柳月都没有近她的身,只是那笑意渗人的得很,定定的看着她:“证据确凿,容不得你狡辩,来啊!给我拉出去乱棍打死!”

“慢!”一旁饰演‘老爷’的人说话了,“就在这儿打,也教其他人看个教训!”

这都是改之后的剧本台词,并没有什么不妥当,这般看起来好像柳月真只是要给白露点下马威,过个干瘾罢了。

白露松了口气,顺着剧本演下去。

一番喊冤之后,进来几个小厮打扮模样的人,将她抬起来按在长凳上,手上拿着长木板子,准备打人。

这原本只是做个样子的,后期的声音自然会有专门的人配上,白露也以为是如此。

然而她假意求饶几声之后,却忽然听得‘啪’的一声闷响,臀上一股火辣辣的痛感传来,直顶脑门,让她一声哭喊便哽断在了吼间。

这是真打!那人竟是真下了手!

白露只觉惊恐至极,顿时便拼命滚到了地上,挨着伤口又是一声痛哼,却到底是先离开了那几个打手。

导演正拍得起劲,却不想出了这样的岔子,即刻便叫停了走了过来:“这演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滚下来了?白露,你就这一场就杀青了,你得趴在上头被乱棍打死,就几棍就拍完了。”

说这些,导演还是有几分责备之意的。

白露痛得脸色惨白,冷道:“我自然知晓这一场是什么戏,只是演完这场戏我怕不是杀青了,而是被杀死了!哪里有演戏的真打的!”

她伸出捂住臀部的手,手上一片的血,可见方才那几下是打得有多狠。

就说怎么柳月的性子只逞威风那么一下就放过了她,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若是她性子再绵软一点,今日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残了!

导演脸色变了一变,赶紧找人来将白露扶着,却也没说查探真相如何,只是道:“这是剧组人员的失误,这场戏也拍得差不多了,就这样杀青吧!白露你先回去休息,要是还有补拍的镜头再通知你。”

这个交代,可真真是欺负人了!

可即使是这样,白露也不能再闹什么。

她如今的身份再比不得往昔,不说这一场原本便是柳月设下的套要整死她的,便只是寻常她也不能做什么。

哪个导演都不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三角色,去怪罪主演,更何况柳月还是有安六爷罩着的。

白露心里清楚得很,是以便越发的气恼。

看来往后有柳月在的剧组,她是都

不能去了,省得平白无故的受这份罪孽!

臀部被打出了些血迹,白露换衣服的时候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便叫了辆黄包车回去了。

韩秋还没有回来,屋内冷冷清清的一片,身体上的疼痛便在这时候越发的明显起来。白露眼底一阵伤感,突然心中一阵悲戚。

这般凄凉的日子,她有多久没有过了?

记得初来到上海到舞厅谋个差事,那猥琐的主管对她动手动脚,原本就在舞厅的舞女歌女们看她出彩,便百般的排挤嘲讽。

后来是遇上了安苛,做了他的傀儡,日子才算好过了点。

不得不说安家这两兄弟虽然没有人情味,在物质上却从来不会亏待手下人的。那一段养尊处优的日子,说不上快乐,却终究是没有这些痛楚。

白露躺在**,只觉得身心疲累,脑子里一片浆糊到处都想了去,便这般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露察觉到有手覆盖在她的脑门上,这才被吵醒了。

“吵醒你了?”韩秋就坐在床前,担忧的看着她,“我看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嗯……”白露含糊的应了声。

确实是太累了,这样整日里被针对的日子,实在是过得人心里很不乐意。

韩秋摸了摸她的额头,宠溺的道:“那便歇息些日子,我这些天正好唱了一场,得了些工钱,明日带你去街上逛逛吧?”

逛街……这样悠闲的活动,她当真是许久都没有做了。

韩秋大小还算是个名角儿,她知晓他唱一场的赏钱不少,至少他们的日子并不会难过。

想到这里,白露总算觉得未来有了些许的希望,心里也松了松:“我今日拍戏受了点伤,怕是要先歇几日,我们过几天再去好不好?也不用逛街,就去大剧院看看电影,或者看你唱戏也好。”

她太兴奋,并未注意到韩秋眼底的为难。

韩秋笑了笑,只点头道:“好,只是我近日没有戏了,看电影倒是不错。”

两人便这般说定,韩秋出去买了伤药,白露却是不准他看,只将他打发了出去,自己处理起伤口来。

那伤口是被板子打的,到底是狰狞了些,又哪里能让他看见了徒增担心。

她这般遮遮掩掩,韩秋却到底还是心疼了。

在他心里白露从来都是圣洁的女神,那是需要精致呵护着的人儿,却偏生要跟他来受这样的苦楚。

若是他有用一些,自然能将她捧着,又何必让她摒弃了一切,去卑微的跑几个配角的场子呢?

愧疚在心底里越发的增长,韩秋出去越发的卖力工作了,有时候还会给白露带回来些胭脂水粉的小玩意儿,倒也是讨她开心。

“这是什么?”看着眼前的精致包装盒,白露不由眼睛一亮。

韩秋帮她打开,笑道:“我看许多姑娘都在买,便给你也买了份,据说是从法国运过来的香水,这样喷一喷便能芳香迷人,你定然喜欢!”

他拿着香水

喷了两下,喷雾消散在空气中,只留下一股花香的味道。

这味道倒是好闻,也不枉他花了几十大洋才买到。

白露欣喜地很,简直对此爱不释手:“这定是新来的玩意儿,倒是比那些熏香啊方便多了,也不怕衣服被熏坏了。”

“很是配你。”看着她满足的笑意,韩秋也觉很是欣慰。

只要她高兴,便一切都好,他们的未来便有意义。

因为身上的伤势,白露休养了几日。只是白日里韩秋要出去工作,只得她一人在家,倒是有些无聊了。

等伤势好了一些,看看外头天气正好,白露便想着索性去大剧院悄悄看一看,说不得还能给韩秋一个惊喜。

只才准备出门,便有客人上门了。

来的是剧组的一个副导演,他手里还拿着一份剧本,与她道:“白露,导演特地加了一场戏,这里还有一处回忆的戏份,你还需要补拍一场了。”

多拍一场戏,便是多一份片酬,这对于任何一个配角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

但是白露翻看了几页新加的戏份,便将剧本往前一推,冷道:“这场戏不是导演要加的,而是柳月要加的吧?”

副导演眼中闪过几抹难堪,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笑道:“你倒是猜对了,柳月小姐当真是心地善良,还念着与你的旧情。”

这意思,便是她白露不念旧情,没点善心了。

做这面子上的好人,她柳月倒是越发的得心应手了,只是这场戏加是加了,看起来好像是白露占了便宜,但若是真拍起来,还不知道要叫白露无端的受多少的罪!

白露推了剧本:“我的戏份早就已经杀青了,片酬我也拿到了,剩下的随便你们如何,我都不会再拍了。”

既然知晓柳月的心思,白露自然不会上赶着去给人家虐待。

副导演露出为难之色,却没有去拿剧本,只是道:“你还是再想想吧,反正这场戏也不急着拍,到时候想好了你再来剧组找导演都行。”

说完副导演便走了,剧本也留下了。

看着翻开的剧本,白露一阵烦躁,挥手给扫到了地下。

自个儿坐着生了会儿闷气,白露才再度拿起包包出门去……计划好要去看看韩秋的,自然不能因为这样的腌臜事儿破坏了心情。

大剧院人来人往的倒是热闹,此时正是一场电影放映完,许多人看完电影三三两两的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谈笑风生,很是逍遥。

这里白露还算熟门熟路的,便径直绕开了其他地方去了戏曲的后台。

后台有许多戏子正在忙碌上妆,白露看了一圈,没有见到韩秋,再去看看台上正在唱着的也不是,不由纳闷。

她找了一圈没见人,便抓了个戏班子的人问了:“请问今日韩秋去哪儿了?”

“哦,你说韩老板啊?他自从去拍电影就没再来过了,不会来了吧。”那人笑着摆摆手。

旁边一人路过,道:“嗨!什么拍戏,是院长不要他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