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
字体:16+-

第73章 不正经的舞厅

第73章 不正经的舞厅(1/3)

他这是看不起她,或者是看不起她如今的做派身份。

白露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韩老板倒是气质高洁,看不起我这几个脏钱了。但你今晚若是风餐露宿冻坏了身子,明日又如何为我驱使?”

“这……”韩秋顿时脸色又白了几分。

“哼!”白露冷哼,转身往前走,“跟上!”

韩秋十分不愿,却奈何人家到底与他有恩,如今便是如此也只能跟上。

白露自然有分寸,不会寻顶好的公馆,也不会随意去一两个大洋就能住的小破馆子,只在后街寻了一家正规的宾馆,给韩秋办理好了入住手续。

“明日上午八点,你在百货公司门口等着。”白露交代一句,便挥手叫了黄包车走了。

当时她的想法简单得很,也着实是被韩秋的态度给气着了,只一心想要好生扳扳他那臭脾气,叫他知晓如何叫‘审时度势’。

这事儿过了便过了,白露本没有放在心上,第二日一早安祁派了人来接她,说是去见个什么导演,这不得不去。

其实见导演也不过是露个面,若是运气好便能拿下个角色,演个新电影。

白露一向对这些饭桌上的事儿不感兴趣,好在她一向是这般的冷性子,面上没有笑意倒也不叫人觉奇怪。

这回的导演是个新入行的,在美利坚留学了回来,学了许多新派的拍摄手法,如今回国来便准备要大刀阔斧的开干,这不……便找上了最有实力的安祁,希望他投资一些。

能搭上安祁这条线,也说明这人有点背景。

安祁拍了拍白露的脑袋,让她看过来,介绍道:“这是军区政委的侄子,你叫一声李先生,他此次是专门回国拍大电影的,说不得这女主角便是选你了。”

原来跟军区沾点儿边。

白露心下明了,颔首打了招呼:“李先生,幸会。”

“白露小姐气质如兰,倒是我的荣幸了。”姓李的笑得温文尔雅,“我这里确实准备了好几个剧本,正是头疼要选哪一个,若是白露小姐有时间,不若给些意见?”

“不敢。”白露颔首,四两拨千斤般的踢了回去。

这人的笑中似总含着些不明意味,让人看了心里发毛。别说去跟他单独讨论剧本了,便是这人的电影,她都是不愿意接的。

男人们的饭局,白露向来没兴趣掺合,全程都是静悄悄的。

好在最后走的时候,安祁没有将她留下来,白露松了口气。

“怎么?”安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还有些遗憾?这姓李的确实有点本事,但作风也开放得很,听说美利坚的男女都是见面就亲吻的,你也想试一试?”

白露脸色一僵,勉强扯了扯唇角:“那是洋人的文化,我不习惯。”

安祁只点了点头,却并未吱声。

一时间白露倒是拿不定主意,看了他好几眼,还是道:“这人的电影我不想演,六爷若是非要我去,只怕也只有搞砸的。”

“你在威胁我?”安祁转头

,眸光幽幽的盯着她。

安祁不比安苛,若说安苛是一头凶狠的狼,那么安祁便是一条毒蛇,悄无声息的便能要了人命。

而此时白露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令人毛骨悚然。

白露索性转头看向窗外,抿唇不说话了。

左右话她是放这儿了,到底要如何决断也是安祁的事儿,她犯不着去与他争吵。

汽车驶过广场,外面一片繁华,百货公司门口人进进出出的。突然,一抹人影闪入眼帘,白露不由惊愕。

那不是韩秋吗?现下都过了正午了,他竟还等在那里?

这根木头,昨日反抗她时倒是义正言辞,今日却是连偷懒都不会了吗?

“停车!”白露一急,就喊出了口。

司机没有停车,只是放慢了些车的速度。

安祁‘嗯’了一声,转眸看她:“看见什么了?”

“呃……没有,不过是看到百货公司,想起还要买些东西。”白露迅速镇定下来,随口扯了个谎。

其实倒也不完全是扯谎,她确实是要买些东西。

安祁点了点头,从皮包里拿了些钱递给她:“想买什么就买。”

“不用,我带了钱。”白露不接。

银钱这样的东西,不管是跟着安苛还是安祁,她都不会去要。她是做舞女也好演电影也罢,收入都很可观了,犯不着再去拿人手短。

她不要,安祁也不会勉强,叫司机停了车,放她下去。

看着白露的背影混入人潮中,安祁才淡淡的吩咐了手下:“去看着她。”

副驾驶上一人应了声,利落的下车跟了上去。

百货商城很热闹,人进进出出的络绎不绝,只有一人始终站在原地,几乎要站成雕像了,那就是韩秋。

韩秋等了很久,白露规定的八点,他便七点就到了,总不能叫她挑出刺来。但没想到,都到了下午,白露竟是还没人影。

怕是戏耍着他玩的吧?就叫他在这儿等一整天,她定觉高兴。

呵,这些戏耍人的手段,当真叫人恼怒。

韩秋憋了一肚子的气,但还固执的等着。或者说他已经不是在等人,而是在赌气了。

白露远远就见了他,心里倒还有些愧疚难当,走上前去轻咳了几声道:“有些事儿耽搁了,我们走罢。”

她是不会道歉低头的,解释也只模棱两可。

韩秋一见她,眼底便喷出了怒火。然他这一副怒气冲天模样,却碰到她这样的轻描淡写,顿时越显憋屈恼怒:“白露小姐倒是悠闲。”

“今儿是来逛商城买东西的,自是要悠闲些好。”白露淡淡应了句,转身往里走去。

她不惯常来这里,平日里所需都是有人打理好了的,如今过来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转了好几圈却到底也没买什么。

韩秋站了一日,早已是饥肠辘辘,这会儿越跟着逛心头火气越盛,到第四次来到同一家商铺门口时,终于恼怒道:“你到底要买些什么?若是不买便早些回去才是!”

白露回头,

见他一副恼怒形状,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挂了汗珠,显然是咬牙强撑着。

都到了这份上了,却始终不肯说一句软话,真真是让人讨厌!

白露冷哼,转身往外走去:“我有些饿了,吃个饭再回去。”

倒是终于要吃饭了,韩秋再是气恼,此时肚子也很配合的‘咕咕’叫了几声,打破所有的低气压。

白露转头偷偷笑了,缓步出了百货商城。

此时天色已黑,霓虹灯闪烁,上海滩繁华的夜生活正在悄悄来临。白露没有去饭店餐馆,反而是转了一脚,往舞厅去了。

舞厅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晃得人头晕,有靡靡之音传出,可见里面一片繁华**景色。

韩秋当即黑了脸:“好好的吃饭,来这里做什么?白露小姐如今成了电影明星,可是不需要再来这里了吧?”

以前白露是舞女,自然时时来舞厅演出,现在都去演电影了,还需要来这里吗?

自然是不需要来了,然而此番她就是要来。

白露回头冲他淡然一笑:“这里也有吃有喝的,还有人伺候着,一边吃喝一边看小姐们唱歌跳舞,可不比索然无味的饭馆好上一百倍?”

“这有什么好的?!”韩秋气恼,“吃饭便要去正经的地方,这地方是吃饭的吗!”

“这怎么便是不正经的地方了?”白露眸色一冷,“你这戏子不也是供人娱乐赚几个赏钱么?何如就看不起这舞厅的舞女了?你倒是自诩高洁,却要瞧不起别人了。好歹大家都是有手有脚自己挣口饭吃,怎么你就要高尚一些了?”

她最看不惯的,便是他这一副不屑的态度。

要说起来,谁不是卖艺的,何必要这样互相看不起?

当时的白露,也是被他的态度气到了极致,才想出这么个坏点子,总恨不得要折腾他一番心里才解气。

可一看到他被折腾成这样,她又很是心疼,当真是矛盾之极。

今儿这舞厅,她是必须要进的。

白露也很固执,而且现下是她主导,自然不会容许韩秋说不。

寻了一处相对偏僻些的地方坐了,白露只点了些糕点茶水,便淡淡的看着眼前那一片热闹。

舞台上有歌女唱着‘夜上海’,这许多年唱歌的人都换了不知多少,但唱的这首歌依旧是没变。

仿佛这一首‘夜上海’,便是整个上海滩的标志。

韩秋实在是饿了,但吃东西倒还算收敛,低头吃着点心。

吃了个三分饱他便收了手,靠在椅子上跟白露一起看着场中的人生百态。

舞台上的歌女已经换了一首歌唱,台下有男男女女拥抱着跳舞,也有富人正眼巴巴的看着台上,时不时叫声好丢几个大洋上去。

一曲歌罢,歌女会将赏钱都捡回去,匆匆回后台。

至于那些满脸流油的富人,会不会使些手段对付歌女,便不得而知了。

韩秋看得渐渐迷茫,心底里似乎有什么新的想法正在破壳而出,却又被他固执的按住,蠢蠢欲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