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
字体:16+-

第71章 戏子与美娇娘

第71章 戏子与美娇娘(1/3)

今日与往时都不同,空荡了好几日的戏园子,今日一下多了许多人。

一见台下坐着的那些人,韩秋不由心里一紧,台步都乱了一遭,险些出了洋相。

“哈哈哈哈哈……”

台下还是传来一阵接一阵放肆的笑声,一群指着他笑得前俯后仰,很是不能自己。

这群人,哪里是来看戏的?分明就是来故意消遣的!

韩秋紧握着手中的红缨枪,也不唱戏了,枪杆子往地上一竖,怒道:“各位爷这是来做什么的?若不看戏,还请出去!”

“韩老板排场倒是不小,这我票都买了,戏还不让我听了?”当中一人翘着二郎腿,斜睨着台上的韩秋。

那一副丑恶嘴脸,除了赖皮三还能有谁?

原来这几日的票全都是这赖皮三买的,敢情几日都不出现,就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韩秋着实气了一把,却也知晓打不过人家,只能试图讲讲道理:“买了票自然可听戏,但若是真心实意来听戏的,那便好生听戏就是,又何必发出嘲弄之音来?”

“哟?规矩还多着呢?”赖皮三不屑的撇撇嘴,挥手道:“兄弟们,给他好好你立立规矩,看看到底谁才是说了算的那个!”

一行人蜂拥上前,爬上台就要抓人。

这群人都是混混,可不会讲什么道理,在他们眼中,能动手的事儿就觉不会浪费口水。一旦动手,那便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收得住的。

戏班子其他人都怕惹祸上身,早就溜得没影儿了。

只韩秋还站在戏台子上,握着红缨枪警惕的盯着他们:“别过来!”他耍了一套花枪,舞得铿锵有力,都能听到棍子划破空气的声音。

这群混混也不是个怕的,几人只后退了一步,便有两个扑了上来。

他们是来真格的,韩秋也不含糊,毕竟手上有家伙,也不能白白的吃了亏去,几棍子都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些混混身上。

可到底寡不敌众,不过几下便被擒住。

“放开我!”韩秋涨红了脸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其中一个混混抹了把汗,回来冲赖皮三邀功:“三哥,这可是个硬骨头,方才兄弟们被打了好几下。那家伙,力道可是不小!”

唱戏的平日里也会耍几下花枪,虽然都是花架子,但他一个大男人用了十成的力道打下去,可想而知。

即使是这样,最后他也没能占到上风。

小混混们把他推搡下台,按在地上。

赖皮三就坐在他面前,用脚尖抬起他的下巴,一杯茶兜头就倒了下来,脸上的油彩被洗得一塌糊涂,红的、绿的、白的混合在一起,尤为狼狈。

“哈哈哈……”赖皮三看得很是开心,“你不是皮呢么?现在还给爷吼一下试试?还敢送爷进局子,你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样被按着,当真是半分尊严也没有了。且韩秋身上的这一套行头,对于一个戏子来说是何等的重要,那简直是比生命还重的东西,如今却被这般

的糟蹋,韩秋心中是既羞又愤,恨不能去咬死这群混混。

“你、你们!欺人太甚!”韩秋咬牙,却只红着眼吼出这样一句。

赖皮三才不管这些,他不屑的低头看了眼,回头安排小弟:“去找找班主,把这几日买票的钱都拿出来。呸!拿出来了咱们好生出去搓一顿!”

这几日买这些票,可是花了大价钱了,怎么着也不能亏。

有小弟应了声就去了,显然后台的戏园子老板也讨不到好去。

赖皮三吩咐了下去,这才又转头看向韩秋:“爷看你方才那一手花枪耍得不错啊?这双手真是好看得很,比那娘儿们的还要细哈哈哈……”

“就是,这细皮嫩肉的!”

“哈哈哈……”

众人一阵哄笑,赖皮三上前去拎起韩秋的手,很是恶心的抚摸了一番,忽然抓住了他的四根手指,狠劲儿的往后一扳。

“啊!”一声惨叫响起,韩秋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

十指连心,这四根手指的疼痛,当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听到这一声惨叫,赖皮三反而很是开心,扒拉着韩秋手上的手指,吊儿郎当的模样:“哟哟断了,真是可惜了。”

他站起来,踢了韩秋几下:“我看既然手指都断了,手也不用要了吧!”

这些事儿他们做得熟练地很,一点也不会觉着残忍,当即便嘻嘻哈哈的要动起来。

韩秋听得心中一阵一阵的寒、一阵一阵的怒气,咬牙道:“你们这么做,是违反法律道德的!今日我若不死,定要再将你们送进警察局,一辈子都不要想出来!”

“一辈子都不要想出来……”赖皮三怪声怪气的学了一遍,“口气倒是不小,爷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好好求饶,给爷磕几个头,就放你一条活路。”

“呸!”韩秋毫不犹豫的啐了一口,“跪舔跪地跪父母,但觉不会跪牲畜!”

“你妈的!”赖皮三狠狠踢了他一脚。

想想又觉得不过瘾,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转来狠狠踢了几脚。

旁边的小混混见了,为了讨好赖皮三,也跟着对韩秋拳打脚踢起来。

一阵拳打脚踢过后,韩秋已经无力反抗,只抱着头蜷缩在地上。

外面正是艳阳天,街上热闹得紧,散步逛街的也很不少。白露随意逛了一阵,心中甚觉无趣,走着走着不自觉的又到了戏园子门口。

这几日戏园子都静悄悄的,但靠近时候到底也还能听到几句咿咿呀呀的唱词,可今日,却是什么都听不到。

怎么今日没唱戏了?

白露觉着诧异,忍不住要上前去看个究竟。

戏园子门口也没个小厮看着,白露觉着奇怪,上前挑起帘子,猛然一惊:“住手!”

头脑还没冷静下来,话便出口了,等反应过来已然是迟了。

她这一声吼叫,惹得里头小混混们都看了过来,赖皮三眉头一挑,调笑道:“哪里来了个美娇娘?别是这小白脸的姘头吧?”

“三哥,这是白露,那

个大明星,跟着六爷的。”旁边有小弟上前提醒了一句。

大明星没什么好怕的,但这是安祁罩着的大明星,就得多斟酌斟酌了。

赖皮三脸上露出遗憾之色,语气正了几分,冲白露摆摆手:“白露小姐,这里没你的事儿,赶紧走吧!”

白露已经走了进来,看见地上蜷缩着的人,心里一紧:“他……”

“一个不识相的,爷正教训呢!”赖皮三上前踢了一脚。

不识相的……

白露低头,看这戏服的样式,便知是个主角儿的,而此番又是在戏园子,实在容不得她不多想。

“是不是韩秋?”白露上前,扒开那些人,蹲身去扶地上的人。

韩秋脸上的妆早已花得不成了样子,此时除了那一双愤怒中又带着不屑的眸子,其他地方都看不清楚。

但只看到这一双眸子,白露就知晓是他了,只他那眼底的不屑,叫人看着真是很不顺眼了。

白露笑了笑:“都这样狼狈了,还要护着自己的气节呢?”

她满眼的清冷,连语气都带着几分嘲讽。

韩秋如今正是狼狈时候,又遭此番奚落,心里的怒气腾腾上升,愤怒的甩开她的手退到一边:“用不着你这般假好心!哼,一丘之貉!”

还真是固执得很。

白露无所谓的撇撇嘴,转向赖皮三:“这几日都是你把票买完了的?”

“是我、是我。”赖皮三点头,又狠狠道:“这是我们的事儿,白露小姐你还是不要掺合了,还请回去吧,别脏了裙子。”

白露摇摇头:“我看上了这个戏子,今儿要把他带走。”

“这……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赖皮三苦了苦脸,心里已经很不悦了。

他们好好的解决恩怨,这一个娘儿们来掺合什么?可气恼的是他们却也不能动手,若不然这娘儿们回去吹枕边风,安六爷那边怕是要整得他们骨头都不剩。

白露转眸看了眼韩秋,注意到他垂着的手指,眸光不由冷了冷,转头笑道:“你们都废了他一只手了,还不满足?”

“嘁!”赖皮三不满的啐了口,“这是我们的恩怨,你不要管,赶紧走吧!赶紧走!”

“你们想要抢人戏班子的小姑娘,被人发现送进了局子,出来又要报复是吗?”白露嗤笑一声,眸光清冷,“就你们这样的人渣,还有理了?”

没理又如何?混混做事儿从来都不讲理。

然而这话,赖皮三如今却不敢说出口,这只是个娘儿们,却是个他们不能惹的娘儿们。

正巧去后台打劫戏园子老板的小弟回来了,抱了一个小盒子,喜滋滋的报道:“没想到那老小子还存了些钱,三哥,咱们可发了!”

白露侧目看了看,那小盒子里有不少的大洋,还有些钱,不禁皱了皱眉头。

正想着要如何,却见韩秋突然踉跄上前,一只手抢了那小盒子,怒道:“票是你们自愿买的,又凭什么抢劫人银钱!便是你们不买,票也能卖得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