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
字体:16+-

第67章 角色非你莫属

第67章 角色非你莫属(1/3)

晚上靖南就回来了,详细说了情况,又道:“此事我已经报给了警察局,想必再过不久就能有结果了。”

“这人心思细腻,一环一环安排得滴水不漏。”陆笙冷笑,“一点证据都抓不到,往往便是最好的证据,若真是意外,便不必这样周到了。”

白露正靠在床头看书,神情恬淡,似乎并未曾注意到他们的谈话。

陆笙转头看了眼,再转眸,眼底压抑着一片狠戾:“先叫警察局查着,若是查不到我也自然有法子。”

既然那人要钻空子,他便只用自己的法子就是。

是什么法子,靖南也猜得到一二,他一副受了惊吓的表情,却也没反驳,只是低头喃喃:“这、这不太好吧?”

连白露也微微侧目,抬了抬眸子。

但对于这种事情,她也向来没有兴趣,自然不会理会。

她听了一会儿,才合上了书,抬头道:“明日下午还有盛世恋的试镜呢,记得提醒一下我。”

“你还要去?”

陆笙错愕,继而果断的拒绝了她的要求:“什么劳什子试镜,你都这样了还怎么去?电影不演也罢,我改日里给你拉了投资,咱自己拍一部!”

这浓浓的壕气,看得白露哭笑不得:“不过是个试镜,那人越是要阻拦,我便越是要去。”

她是有几分赌气的,却也不会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明日试镜要演什么,白露早已想得明白。

这回不仅陆笙不同意,连靖南都皱起了眉头:“白露,你这样……还是不去的好。”

“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只是要烦劳你们扶一扶我,怕也还需带个椅子去才成。”白露坚持,甚至连额外的道具都给自己想好了。

她向来固执,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便是再没有可劝的余地了。

不管如何,陆笙也只得依了她,只越发精心的照顾着就是。

虽然出了那样大的事情,但林导的名气摆在那儿,第二次的试镜自是无人愿意放过的,甚至还有上一次没能赶得上的也托了关系来凑热闹。

依旧是林导亲自主持,这一回倒是没叫柳月帮看着了,而是另外两个副导演。

至于柳月……林导发话了,也是要多看一看柳月的演技,便叫她与其他女明星一般在外头排队试镜。

收到这消息的柳月,差点没把一口银牙咬碎,当即便去寻了安祁,只可惜安祁也只轻描淡写的安慰了几句,并无行动。

到底还是电影重要,柳月此番也只能存了一肚子的气等着。

有上次试镜时候被她为难的女明星看见,也不免要揶揄她几句:“这不是柳月小姐吗?我说今日怎么坐外面来了?”

“呵!”柳月抬眸,冷哼一声,却不搭话。

那女明星见她这般脸色,心中自然猜测了几分,越发的放肆起来,撇撇嘴道:“我还以为是个什么前辈呢,原来也只是靠着龌蹉手段去装装样子的。”

她说得过分,柳月听得气恼不已,却不敢闹事,只

能恨恨的咬牙,手指甲都要掐进手心里面去了。

好在跟快就轮到那个女明星试镜了,倒是安静了下来。

等女明星垂头丧气的出来,柳月顿时觉着心里一阵畅快,反击道:“说得那么起劲,我还以为是个什么实力派,却不想也是个花架子。”

“你别得意,哼。”女明星抱胸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林导分明是心中早已有了人选,我可打听过了,这女主角呀……是给白露留着的,你这样还没出道的小野鸡,就不要肖想了吧!哈哈!”

女明星说完,看着柳月黑沉的脸色,心里痛快得不得了,扬长而去。

她便是没得女主角,却也不甚失望,好歹还能演各配角不是?

然柳月却是听得心中郁闷不已,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直到试镜时候都没能缓和过来,一场缠绵悱恻的温情戏,生生的被她演绎成了仇人见面的撕逼。

林导看得直皱眉头,最后将剧本一丢,毫不留情的批评:“安六爷那般推荐,我还以为你至少有些本事。”

言外之意,自是叫人失望了。

柳月只觉心中委屈又愤怒,这本就是她的角色,这会儿却出了这样的枝节纰漏,让她恨不得要去打杀人才解气。

林导看也不想看她,扭头对旁边的人道:“其他人呢?”

“林导,这是最后一个了。”副导演有些无奈,这导演的发火了,还是不要去顶撞的好。

果然林导一听,脸色越发不好了,想了想又问:“白露呢?白露怎么没来?当日去发邀请,她拒绝了?”

副导演摇头,那日发去邀请,白露明明是欣然应允的,可今日却也确实没来,他也弄不清是何缘由。

林导真是被气到了,一连换了好几个姿势,正要说再等等,却听柳月道:“白露架子大得很,以前跟着六爷的时候便是目中无人,谁知道这会儿是不是拿架子呢!”

白露的性子是冷了些,又不爱与人交际,八面玲珑自是与她无缘,便是那乖巧也和她沾不上边。

此时柳月这话,听着刻薄,却也好像没什么不对。

林导今日本就在气头上,此番只会火上浇油。

埋汰了一番白露,柳月才稍微舒心了些,正要再说什么,外面便传来了敲门声。

副导演看了林导一眼,得了应允才起身起开门,见到门外的人,不由惊愕了:“你、你们?”

“我带白露来试镜的,时间迟了些,还请见谅。”陆笙扶着白露,礼貌颔首。

副导演一眼就注意到了白露脚上打着的石膏,不由多看了几眼:这又是演得哪一出戏?

陆笙顿时就不悦了,瞪了那人一眼:“白露脚受伤了,不宜久站,这位先生可否让一让?”

那边响起板凳拖地的声音,原是林导急切的站了起来:“怎么竟是伤到了脚?快进来、快进来。”

陆笙扶着白露,紧抿着唇。

原本按照他的意思,是要背着人进来的,但白露不许,坚持要被扶着一

瘸一拐的进来,看得他一阵心疼。

进了屋,看到正中央杵着的柳月,陆笙神情一凛:“怎么今日柳月小姐还在?”

柳月眼底有着浓厚的恨意,此时见着白露的脚,又浮现出那么一丝得意:“我当然在,只是我倒没想到,白露小姐会来。”

她抬头,挑衅的看了过去。

白露的眸光却从未曾落过来,只淡然的冲林导笑了笑,歉意道:“来晚了,我很抱歉。”

“没事、没事,能来就好。”林导看起来也松了口起,拖了椅子出来让她坐下,“你这脚……”

白露低头看了眼,从容解释:“前日练舞之时不甚跌倒,有些扭伤,还要休养些日子才能好,今日试镜倒是不耽搁。”

林导只觉得有些可惜,因之前的事情耽搁,那是实在没法子,可如今若再等下去,怕是连投资商那边都有意见了。

且耽搁得越久,他们就损失得越多一些。

可是放着白露这般好的演员不用,林导又实在不甘心。

看林导这一副表情,白露也有些忍俊不禁:“盛世恋中有一幕,无需站着,我可以试一试。”

电影便是从多方位来表现一个故事,自然镜头也是多的,而盛世恋的剧本中,就有一幕是女主角呆坐着时候的独白。

那是男女主分开之后的戏,独白最是枯燥无味,但也却最是考验演员的演技。因为独白不需要过多的动作去修饰,而是靠眼神和脸上的微表情,去渲染去展现其中的情感,而使人达到共鸣。

不得不说,白露选了一幕最是有挑战度的戏。

但若真要拿下这角色,这一幕是定然要拍的,总归是逃不过。

林导方才还可惜,此时便被勾起了兴趣,眼睛都变得晶晶亮了:“好!好!我拭目以待!”

他招呼了旁人退到一边,只盯着白露。

白露调整了下情绪,眸子微微垂下,眸中一抹缱绻思念若隐若现,她忍不住要如此,却又要强迫自己将这股思念压抑下来,于是便成此番。

这也正是盛世恋的女主角当时的情感,只那一个眼神,林导顿时便恍然觉着看到了剧中的女主角,神情一阵恍惚。

这是一段独白,白露淡淡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舍和惆怅,轻轻的响起,勾着所有人进入她所勾勒出的画面中。

“我不想放弃……”

一段独白读完,带着无尽的遗憾和不舍,连那最后一字的尾音,都似乎嵌入了太多的无奈。

陆笙眸中越发凝重,与其说此时白露是在演绎盛世恋的角色,还不如说这便是她自己。

她和盛世恋的女主角一样,都不愿意放弃,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渺茫的希望……

“好!”林导一声喝彩,将众人拉回神,“不愧是白露,这个角色当真非你莫属!真是好哇!”

“林导!”柳月急了,“白露都伤成这样了,是演不得这个角色的!”

林导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我是导演,选个演员还需要你指手画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