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
字体:16+-

第42章 谁才是真凶手

第42章 谁才是真凶手(1/3)

她就是性子冷淡,如果不是相处了有一段时间,这句直言倒是让人伤心,不过陆笙一点儿也不介意。

“好吧,那路上注意安全。”陆笙没有多说。

“嗯。”白露抬脚离开。陆笙把她送到医院门口,看着她走远,对小马勾了勾手,一边的小马就凑了过来,“头儿?”

“让几个人跟在白露后面保护她的安全。”

“是。”小马说道,心里却想:从来没见头儿对哪个姑娘这么上心,莫不是这次要成好事了?心里也多留了个心眼,思虑着回头该嘱咐弟兄们多关心关心……

早晨的上海就像刚从摇篮里苏醒的孩子,云层遮住了它害羞的粉色脸颊。整个上海滩顿时也清冷了下来。清晨的街道还有薄雾,雾水覆在起早的人们灰扑扑的粗布上,立刻就透过麻布侵到了骨子里。

卖报的小童从贫民区刚出来就被什么绊倒,伸手一摸就是熟悉的麻布,仔细一看却是躺在地上的人。小童把他费力扶了起来才发现这人身体已经僵硬,看来是在昨晚冻死的。

好心的小童朝着他的尸体虚拜了几下就飞奔离开了平民区,他要去报社拿报纸,然后还得借老板一套衣服换上,在女士们先生们去上班那会儿,将报纸分别卡在他们门前的邮箱里,还得扯着嗓门到处呐喊卖报的内容。

一到冬天,冷死饿死的人就多了,尸体倒不像夏天那样还会发臭。小童早已习以为常,脸上燃起了红扑扑的朝气,他的眼中满是对今天的期待和对未来的渴望。

即使他只在下层的人群中苦苦挣扎。

白露一出门就看到了这副景象,因为最近选美大赛的各种事情,她昨晚睡觉也没睡好,干脆早点起床。

迈着高跟鞋在街道上悠悠闲逛,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白露的头上早就别好了黑纱,自己这张脸在上海滩的影响力,并不比卿晨少多少。

多事之秋,还是不要徒增是非的好。

即使白露刻意隐藏,路上一些早起的姑娘们还是认出了她,纷纷向她奔来。

离的近了便向她打了招呼:“白露姐姐好。”

白露看了眼拦在面前的人,一共有五六个,面庞都很年轻,也才十几岁的模样。

仔细一瞧,却感觉有几分眼熟,再一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白露姐姐你好!我也是这次参加选美皇后的赛手,他们都是!早就听说过您了,能在这里遇见您还真是巧呀,我们打算在这四周转转,白露姐姐也和我们一起吧!”几个姑娘相互牵着手,各个看起来都是一道独特风景,这下说话的却是中间的少女。

白露本想拒绝,但少女左边的人却主动挽起了她的手,将她拉入了“阵营”。

白露想,接触她们这些人了解一下自己的对手也不错,况且杀害阮娜娜的凶手可能就在她们之中,自己也该多留意留意。便没有真正甩开,只是面上却依旧冷淡。

这下,选美比赛的人有一大部分的人

都聚在了一起,每人都是经过精心打扮才出门,旗袍也是五颜六色,在街道上一下子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白露走着走着突然想起自己在医院,的确见过这几个女孩儿,只是她们并不知道躺在病**是白露代替的卿晨。

白露对此也没有什么想法,像这样表面和睦一有什么就落井下石的人她见得太多了。

姑娘们走进了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商业街,几个少女有说有笑,白露自始至终只是听着,有人问起她,她才回答几句。

许是白露实在太格格不入,姑娘们不知道说到了什么突然将目光齐齐投向她。

饶是白露傲然脱俗,察觉到这么多目光同时看来,也不好意思当作看不见。

“白露姐姐,今天打算去哪儿玩呢?”很快,就有一个少女抛出了疑问。

“去医院。”白露没打算隐瞒,暼了一眼问话的少女,注意到她的眼睛很漂亮,只是脸上却有几个青春痘,倒是折了几分美。从她们之前的对话中白露知道这个人叫绿骨。

“不知道姐姐大清早的去医院是有什么事情吗?”绿骨有些惊讶,心想,大姐姐该不会有什么家人朋友在住院吧?

白露刚打算回答,却被一个人抢先说了。

“是去看卿晨吗?”一个名叫燕儿的女孩子问道。

白露沉默。

“白露姑娘一定是去看卿晨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白露顺着这道声音望过去,发现回话的正是知秋。

她今天一身黑色的蕾丝旗袍,脖子上交带着点点的装饰,不禁有些妩媚。

知秋看到了白露的视线,倒是有些调皮的冲着白露眨了眨眼睛。

知秋继续说道:“明天的选美皇后一定是白露姑娘,白露姑娘这么漂亮又这样神秘,整个上海滩男人的心恐怕都被白姑娘勾走了吧!”

说到这里,知秋有些自卑地低下了头。

知秋这话听起来其实颇像奉承,在场的人都是在选美皇后比赛中撑到了最后一天的人,论美貌,个个都是拔尖的,除了白露那极为显著又锋利的美格外突出。其他人虽然承认,心里却也想与她分个高下来,只是嘴上却不老实。

“是啊,我都对自己没抱什么希望,白露姐姐长得那么好看,又那么有人气,一定会成为选美皇后的!”一个姑娘附和道。

“对呀,白露姐姐,如果你真的当上了选美皇后,可千万别忘了我们,有大导演来找你拍戏,我们也能沾沾光去跑个小龙套什么的……”

“是啊,是啊,白露姐姐,到时候,我们还望你能引荐一二呢……”

其他的女孩纷纷附和,好像白露真的已经成了选美皇后一样。

不过这件事虽然现在还没有定论,但是大约也已经定下了,毕竟白露盛名远扬,美貌与才艺也是样样不在话下。更何况,现在卿晨和阮娜娜都出了事,剩下的参赛选手中,也没有锋芒能盖过白露的,这选美皇后的桂冠,看来真的已经是白露的

囊中之物了。

白露对于她们明里称赞心里指不定怎么讨厌的表现勾了勾唇,或许是讽刺意味太浓,说话的姑娘都沉默了下来,讪讪地挠了挠头,要么就看向了其他地方。

场面一时尴尬,不知是谁又重新带起了话题,只是话题绕出去还没多久,就又绕了回来。这次与白露关系倒不大,众人只是又聊起了选美皇后比赛的事情,进而聊到了卿晨。

“诶,你们说,这次卿晨和阮娜娜被人害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原本还不怕,但是昨天去医院里看过卿晨以后,我这心里也有些发毛了……”叫燕儿的姑娘又说道。

“要我说,可能就是阮娜娜害了卿晨以后,畏罪自杀了……”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来。

另一个女孩朗声回应:“哎呀,想这么多干什么?警方不是说卿晨已经想起来凶手的样子了吗?估计很快凶手就会被捉拿归案了。”

“对呀,别说了,怪瘆人的,我们还是先等等看,等警方捉到凶手吧。”

白露却知道卿卿仍旧昏迷着,而且,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以后,那凶手肯定会更加警觉了,这件案子,今天是陆笙的最后一日期限,如果今天抓不住凶手,警察局在百姓心中的威望恐怕会一落千丈。

不过那和白露没有多大关系,帮他只是因为选美皇后快决赛了,凶手早点被捉拿,那么自己的危险也少一分。

燕儿她们那边有胆子大的仍旧对这件事讨论地热火朝天,白露却兴致缺缺,原本她就不爱与人闲聊八卦,再加上她与这群女孩也不甚熟悉,这会子便更加觉得乏味了。

出于礼貌,白露没有打断她们,等她们话题又扯开以后,多待了一会儿才提出离去。

“难得聚一起出来一会儿,白露姐姐就没什么要买的东西吗?”燕儿挽留了她两句。

白露看着热情的燕儿,刚想出声拒绝,知秋却善意地将燕儿劝了回去:“白露姐姐兴许是累了,燕儿你就不要再坚持了。”知秋轻轻推了燕儿一把。

白露闻言,对着知秋颔首点头以示谢意,又与其他人告别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走出不远,白露却一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有人盯着自己,那道视线一直在自己走出一段时间还在持续。

其实刚才与那群姑娘走在一起的时候,白露就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并不强烈。白露没有回头去看,心下提防,心里却开始在那些姑娘中一一排除起来……

白露回到家,坐在了沙发上,一边搅着杯中的咖啡,一边细细思索。

房间已经开好了暖气,窗棂上浮起了一层层薄雾,看外面都感到视线模糊。

白露回想起昨天在医院……

陆笙离开后并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白露只知道自己躺在**,窗台突然被人拉开,落下的脚步比较轻,因此并未惊动外面的警察。白露作为一个装睡的人自然也不能就这样站起来大叫。

凶手随时能逃掉,打草惊蛇反倒不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