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
字体:16+-

第40章 陆白共商计谋

第40章 陆白共商计谋(1/3)

陆笙说:“现在白小姐也知道了吧,我需要在两天内找出凶手。”

白露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拒绝陆笙的靠近,倒是意外地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了陆笙。凶手将尾巴收拾的这样好,想必心细如发,强暴卿晨的是男子无疑,但害死阮娜娜的必定是同为参选的姑娘,凶手是一个还是两个?

陆笙皱了皱眉,知道得采取一些手段才能让凶手入网,便和白露细细商量起来。

这天白露一直在给他出谋划策,陆笙按照计划,对外宣称案情已经有了突破性进展。很快就能将凶手捉拿归案。

“接下来,你需要做的是唬骗所有的人,当初重伤昏迷的卿晨已经从病**苏醒,并且隐隐约约记得凶手的模样。除此之外,你还要伪造在阮娜娜死亡现场找到的一些证据。”白露优雅地拿起咖啡放到唇边抿了一口,将计谋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

陆笙点了点头,他早就在心中将白露的嫌疑解除,觉得白露说的有理,自然也会认可并实施。再者他也清楚,假若真正的凶手还存活在这个世上,听到目击证人苏醒的消息一定会有些许不合理的举动,只要他细心观察,一定能够把真正的凶手抓出来。

白露小姐果真聪慧,陆笙心情很好,看着面前堪称妖姬的绝世女子,心底早已发出的嫩芽,在冥冥中正开出一朵幼小的白花。名为爱情。

警察局按照陆笙的安排把该放出的谣言都放了出去,百姓以讹传讹的能力是不容小觑的,不出半天,城里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了此事。

紧接着他们所要做的只是守株待兔,按照常理来说,凶手一定会心虚,从而到卿晨的病房里杀人灭口。为此,白露和陆笙为了保证卿晨的安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卿晨的病房门外,但见并无异样,二人便坐在了医院病房门口的长椅之上。

陆笙就像是芦草一般,为人正直义气,白露就像芦草中盛开最美的一支荷,出淤泥而不染,独树一帜,孑然一身。

来来往往的患者和护士让走廊变得不那么安静起来,但在经过陆笙和白露身边时,他们都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

医院里本就鱼龙混杂,他们不可能注意到每个人……待了一会儿,两人都觉得实在有点惹人注目,若是凶手看到两人埋伏在这,恐怕不会现身。

白露思索了一番后,就起身往狭小的角落走去。听见身后紧随而来的脚步,白露毫无意外,走到角落,白露回了头,解释道:“在那太惹眼了。对于抓捕凶手,我倒是有个主意。”

陆笙正色道:“你说。”

白露认为,眼下将卿晨推到风头,他们当然不可能让真正的卿晨去冒险。

“我们毕竟不知道真凶是谁,不如由我来冒充卿晨躲在病**,而真正的卿晨,麻烦你想办法转移下病房。”

陆笙也想到了这一层,摇了摇头,明显不赞同。但在

白露坚持的眸光下终于还是答应了。

就这样,昏迷中的卿晨被神不知鬼不觉地调动到了三楼一间空置的病房,卿晨所在的病房,则换成了白露。

唯美的夜幕之上,闪烁着一些耀眼发光的星星,一轮皎洁如玉盘一样的月亮晾在这夜幕之上。医院白色的窗帘在微风中微微晃动,或许是最近想的东西多了,白露感到几分疲惫,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当天夜里是陆笙一直挺着背脊守在门外的,走廊上似乎还能听到他轻微的呼吸声,今晚的夜很沉,亦是令人恐慌,陆笙整晚都没怎么睡,就怕那凶手突然出现,随后伤及了里面代替卿晨的白露。

翌日清晨是被一阵女子之间的谈话声给吵起来的,身上还披着陆笙的外套,白露愣了愣,接着又把外套瞥到了一边,正要下床,却听见走廊外的响动,便继续装睡起来。

病房外面走来几个穿着打扮鲜艳亮丽的女人,手中都提着些水果,直直地往这边走来。

陆笙瞬间就警惕了起来,朝着门里悄声说道:“白露姑娘,来了一些穿旗袍的女人。”

白露闷闷的声音从门内响起:“应该都是选美皇后里的选手。”

玷污卿晨的明显是个男人,杀害阮娜娜的应该是女人,那么凶手就有两个,因为两者目的极为相似,所以也有幕后主使是同一个人的可能。现在能引出一个是一个,想到这,陆笙又将目光放在了过来的女人身上。

其中一个身穿深紫色的开叉旗袍的女人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微笑着走了过来,她的一双眼睛看起来很迷人,鲜红的嘴唇就像是染过血的一般,手腕处吊着一个木篮子,篮子中摆着不少的苹果和香蕉等等。

陆笙看了她们几眼,“几位姑娘这是做什么?”

身穿紫色旗袍的女人扯了扯自己好看的唇角,眸子里有一些奇怪的杂质,听到陆笙质问的声音,女人笑上眉间,声音温柔的就好像是春风吹拂一般,“是这样的,我们几个姐妹听说卿晨已经从危险期走出来了,所以特地过来想看看她,时隔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卿晨了,难免有些想念。”

陆笙想,既然是看卿晨姑娘的,卿晨姑娘昏迷了那么久都没见来看看,偏偏撞上警察局放出假消息的时候才过来,说想念卿晨姑娘?这么拙劣的理由也敢摆出来,陆笙垂了垂头,嘴角却是哭笑不得,如果凶手真像这些女人这么蠢,那这案子早就水落石出了吧。

陆笙挥了挥手,放人进去。嘴里也不忘适时嘱咐道:“保持安静,不要喧哗,卿晨小姐刚睡下。”

就算是小鱼,他也不能放过!陆笙眼角闪过一丝暗茫。

姑娘们表现得十分配合,对着陆笙笑道:“我们知道了,陆笙公子放心吧,绝对不会打扰到卿晨休息的。”

说完就走入了房间。她们现在探望的“卿晨”也就是白露,此刻正仰躺在**,卿晨

的伤伤在脸部,还有心理上的一些打击,因为女人之前的虚荣感与现在毁容后形成的强烈反差。卿晨强烈要求医生在给她进行手术的时候,将脸上的伤痕用非透明的氧气罩罩住。

医生为了安抚病人情绪只能照做。现在也方便了伪装卿晨的白露。只需要将眼睛闭上就好了。

白露做出这样的牺牲,陆笙虽然不大乐意,但做都做了,只能在房间里面暗中藏了几个人有什么不对立刻保护她,门外也隐藏了很多警力。

可以说一层楼都在陆笙的控制下。

他希望这次事情能够圆满结束,即使这次只能抓到一个凶手,但蚕丝抽茧之下,总会查出一些蛛丝马迹!他需要的是全力以赴。

“卿晨姐?卿晨姐?”门内,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尝试着叫了一下躺在病**的“卿晨”。

“算了,卿晨还没有醒来,我们就不要打扰她的休息了吧!”另一个穿着梅花旗袍的女人说道,随手将带来的果篮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只见偌大的病**“卿晨”蜷缩着身子,整张棉被盖在了她的身上,头依在枕头和被子的夹缝之间,凌乱的头发遮掩着苍白虚弱的脸,深蓝色的氧气罩挡住了她的面容,让人看不出她的模样来。

“卿晨真的是太可怜了,不仅失去了自己的清白还被人……毁了容。真可怜啊!”说话的正是站在一边的女人,她看起来体态较为丰满,容貌也颇为成熟,眉头一蹙,就要抬帕拂泪。

“切!还可怜呢!活该她被人强暴,以前不是一副骚狐狸的模样吗,怎么了,这次又要装成可怜虫了?哎呦喂,还真的是戏精啊!”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冒出了一句特别难听的话。

装睡的白露听到这番话以后心中毫无波动,要是她是真的卿晨,恐怕也是高傲地蔑视一眼,把她们当作秋日蹦哒的蚂蚱,敢得罪她白露,以后哪个导演会用她们?嗤。

“行了,你闭嘴吧!她都这么可怜了,你还那么说她。再说了,都是姐妹一场,有什么好记仇的?我们都是一起竞选过来的同伴,难道不应该相互扶持吗?”那个一开始说话的女人接过话茬,替卿晨说起话来。

“对啊,就算以前有什么过节,看在她已经成了这幅模样的份子上,过去的就过去吧。”

几个人相互讨论了一些关于卿晨的情况,寒喧了几句,无非就是觉得卿晨的遭遇太过可怜。其中也有幸灾乐祸的几个人,觉得少了卿晨这么大的对手,对于比赛也充满了信心。

为了不打扰卿晨休息,她们很快就离开了,打算等卿晨醒来的时候再好好的聚一聚。至于卿晨接不接受这样的聚会就不在她们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风微微的吹过陆笙的脸颊,肌肤生起了一丝冷意。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街边的绿意早已被灰败所掩盖,恐怕过几日天气再冷一点,这里就下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