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末日仙侠[校对版]
字体:16+-

第407章

第407章

但钟镇继承了嵩山剑修道统,个人年纪最轻,潜力最大,自然是有威望的,甚至若再放一两百年,他的实力可能一路飙升,晋升到与丁勉相仿的地步。

只是擅泳者死于溺,擅剑者阵上亡,擅长越阶挑战极有锐气的钟镇在地星土著手里马失前蹄,被人家给越阶宰了。

还好,他死的时候是仙道大位面开发新位面的特殊时期,各种各样的高阶修士,各种各样的死非常‘正常’,毕竟谁也不知道新星球有什么,是寸土寸灵的丰富资源?

还是一个正在吞噬位面的驻世大妖盘踞,这谁都不清楚。泰山剑宗玩了次远程星际传送,结果直接炸死三分之一的门中精锐,相比之下,嵩山剑宗的损失只能说皮肉之痛,无损于筋骨。

所以,对于九曲剑钟镇的死,嵩山剑宗的执掌层虽然悲痛,但也没有太过的深究细查,多事之秋,也实在没有那个余力与人手,若换成平时,嵩山十三太保死一个,那都是捅破天的轩然大波。

而乐厚面前苍鬃灰衣的老者幻天君司徒羽虽是步虚境的强者,但他这步虚境修为是一路奇遇连连外加资源倾斜,被嵩山剑宗给生生堆出来的。

他筑基升腾空的时候是吃了异宝,得以晋升。

腾空升步虚的时候,他也是因为吃了异宝才突破瓶颈晋升的。

那时,左冷禅就已经对他明言断定,除非司徒羽还能吃到什么高等级且毫无副作用的仙神灵药,不然他这辈子就止步步虚初境了,步虚之上的金丹修者又被称之为真人修士,这样境界的修士是不可能拿药堆出来的,再奇珍异宝也不能锤炼一个人的道心本质。

冲击金丹者,修行根基若不稳固扎实,道心不明、意志不坚,便是再吃什么灵丹妙药硬涨修为,最后也是全身真元溃散、走火入魔而亡的几率奇高,司徒羽若是再胡乱吃药,很可能连金丹劫都等不到,便直接走火入魔自爆了。

司徒羽非常有自知之明,他更知道左师兄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哄骗他,于是他日后修行便不再妄想晋升了,只是打牢基础纯化真元,然后便是全力的修炼他天赋最好的幻术神通,百年持之,最后也让他搏了个幻天君的名号,在大型战阵之中屡屡建功。

再加上他为人谨慎万事不争,在嵩山十三太保中虽无甚威望,但却也颇有人缘,此时此刻他固然对乐厚百分恭敬,但乐厚却不敢真对司徒羽甩大牌,老好人记仇发火是非常恐怖的——凡俗世纪,拿着冲锋枪跑到人多地方满大街“突、突”的,一般都是平日里看起来非常老好人的角。

他们在暴怒时,一般有两种选择:“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多数时候他们选择消亡,但一旦选择爆发,那乐子一般都不小。(每次听说美国又有人上街“突、突”去了,我都挺开心的,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心理扭曲的变态化前兆?)

“司徒师兄号称幻天君,在幻术领域的断言,师弟我还能有什么不信服的,只是今日一战意义重大,我们这次奉左师兄之命假扮成日月魔宫之人全灭泰山剑宗与血魂修士,只要成功,不但直接打破了华山剑宗与南方血魂阁的结盟,更可以以这场惨案来营造魔门压力,为左师兄的五岳并派大计打下基础。

只是,这事实在太大了,所以师弟我谨慎过头了,司徒师兄莫要见怪。”

乐厚与司徒羽之间的对话简直称得上是相亲相爱。在左冷禅与丁勉的强势压制下,嵩山剑宗,至少是嵩山高级修士之间可谓是一团和气。

本来吗,所有的一切都被左师兄与丁师兄安排好了,人家分配什么你就干什么,人家给你什么,你就拿什么。争也没用,夺也不成,彼此之间没了利害冲突,百年相处下来,关系怎么能不好?

更何况这一次行动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不止是他们这嵩山两大太保而已,左冷禅为求万全,更为他们邀了位高人助阵,有那位魔修士在,这次行动本身就已经接近成功了。两人心里有底的情况下,自然越发的和气自然。

第731章 古今剑道与泰山溃败

天边有乌云滚滚,雷声隐隐,地上有一片似缓实疾的氤氲游移,泰山与血魂阁的修士都在流着血,但大多是泰山的剑修士流出得更多一些——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剑修的。

剑者,凶器也,非圣人不能驭。

剑器在古时本来只是正经修道人的护道之器而非载道之材,古代的剑修其实大多如朱鹏一般,是一群拥有极高剑术天赋的强大修者,他们渐渐整理出了:“人剑合,人剑分,人剑人”的修炼路子,既有修道者的从容,又兼顾了习剑者的凌厉,这才是最正统的古剑仙路数。

只是时代是发展的,哪怕修者也会渐渐的进步,因为时势的变迁,修者的增多,他们渐渐没有了古代修士的大气魄,但他们渐渐学会了‘精巧’,剑修这个职业就渐渐的从修者的道路上剥离。

为了让难以入门的古剑仙之道得以延续和传承,昔日的古修士做出了许多努力,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武当剑池的张三丰真人,他以道家阴阳冲虚之道创造出来的剑修路数,既降低了剑修的门槛,又大体保留了古剑仙修行法的强大,只是因为他是两者兼顾的,所以武当剑池的修行法依然难度奇高,真正的入门弟子也要精修百年甚至数百年才能渐渐形成战斗力。

而那些修炼不到高层境界的弟子,一辈子修炼高级法门,但一辈子的战斗力恐怕连正常的同阶修士都有所不如,这便是所谓正道修行法,以开始时成百甚至数百年的平庸,换取未来一旦成就的一马平川。

当然,总体而言也是非常值得的,所以武当剑池不过立派万多年,就已经与大禅寺并驾齐驱甚至更胜一筹了。

而除了张三丰真人外,另一脉比较有代表性的便是江洲剑修士,他们传承的剑修修炼法更加的特别与精巧,甚至已经有点步入邪道,另辟蹊径的意思。

在炼气升筑基时,通过特殊的凝气法门,将一身的真元尽数转化为刚猛凌厉无坚不摧的精纯剑元。

这也是当下诸天位面剑修士普遍认同的方法,转化一身精纯剑元后,固然有诸多的不便之处,比如说神识灵觉萎缩,比如说炼丹、制器的不便,比如说疗伤艰难与功法反噬严重。

但这一切的一切,与那极低的修炼门槛和普及的手段相比,都不在是问题,炼气境便拥有威胁筑基的手段,筑基境便拥有斩杀腾空的凶猛攻击,这样的**,谁顶得住?

反正江洲五岳剑宗大都没顶住,以剑修一道建派立足,然后它们真的就称霸了江洲,一霸便是数百上千年……

但其实,剑修真的是一件很看天赋的事,各方面条件都大体一样的剑修,有的可以炼气斩筑基,筑基杀腾空,把剑修者的凶暴展现淋漓。而有的便悲催的被同阶甚至更弱一些的对手做掉,因为入门走巧的剑修,防御手段甚至还不如正常修士,他们往往杀别人时痛快无比,可别人一旦动手杀他们,那也是干净利落呀。

泰山剑修,现在遭遇的便是这种情况,朱鹏上辈子时地星修士,本来就以彪悍凶猛之名名扬高等仙道位面,只是那一辈子是‘穷横’,不这么穷横,饱受高等仙道位面修者压迫的地星修士根本就没法活。

但现在血魂阁的修士却是‘富横’,横得盛气凌人,在朱鹏多年准备下,现在的地星修士比上辈子人多,比上辈子高手多,很多经历过末日大劫的高明修士都在其势力的庇护下活了下来,都说剑修值厮杀之要,但实际上许多地星修士见过的血,斩杀过的生灵,比江洲这些所谓‘剑修’要多得多得多。没见过血,没吃下一盘带血的肉,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修士,哪怕是剑修也很难与他们放对厮杀。

厮杀者争势,在接连打击下,气势逐渐衰退又厮杀经验不足的泰山剑修渐渐被血魂阁的修士打崩盘了,其实厮杀到现在,泰山的剑修很是给血魂修士带来伤亡与流血,但他们的气势本来就在之前的大舰炮群面前有所消磨,后来又被几乎倍数于自己的修者围攻,气势早就一而衰,再而竭了。

在这种情况下尤能给血魂修士带来相当伤亡,这本身就已经很说明了剑修在厮杀方面的职业优势性。

只是真打到后期,泰山剑修的士气被打崩盘了,很多泰山剑修不管不顾的转头就撤,往往七八个逃跑的泰山剑修身后只追着一个血魄修者,但战场上最怕的便是这种情况,有人跑了,还在奋力抵挡的直接变成替死鬼,谁比谁傻呀,于是你跑、我跑、大家跑,谁都不愿意留下断后替死了,哪怕明知道这样死得人其实最多,最不划算,但就是没有人会想要留下断后,因为这个时候,泰山剑修比拼的对手已经不是血魂修士,而是他们彼此之间——谈不上悲哀,人性本就如此:

“面对危险时,我并不需要跑过所有人,但我只要跑过你便成,死也是你比我先死。”

就是无谓的凡俗念头,但只要还没成仙,便必定会有,也许仙人也会有类似的念头,只是他们知取舍、明得失,他们懂得如何斩却那样的意念魔障。

鲜血在飘洒,朱三三双剑一挥,斩破了对手的护体真元罩,然后割下了眼前泰山精锐弟子的头颅,他是全场唯一一个腾空境的修者,更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剑术境界,他实际上比那些所有逃逸的泰山弟子加起来都值钱,但他选择单人独一剑断在了最后面,他也怕死,也贪生,但他剑心通透斩却了那些心障,于是他死在了这里,很难说他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超过三百道法术对着他轰,除非是接引域外强大灵力的步虚修者,不然一个修士的瞬间灵气吞吐怎么可能与数百上千人相比?

他人与剑合游走灵活,避过了大半的伤害,但被朱三三抓住了一个破绽,稍稍的被干扰了一下,于是他脱出了人剑合一的状态,整个人在一瞬间被轰成了重伤,然后朱三三抓住机会割下了他的脑袋。

实际对决,与那泰山精英弟子相比,朱三三便是占尽种种优势,最后也是狼狈遁走甚至被人家斩杀的命。

《葵花宝典》虽然强横,但朱三三毕竟只练了个半成,而且那名泰山弟子,实在是极出色的人物。只是,终究是死了,非战之罪,也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