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末日仙侠[校对版]
字体:16+-

第406章

第406章

开玩笑,痛入骨髓,怒火满盈,苦彻心扉。

但他却把心中的痛,怒,苦,尽数凝结于手中的三尺剑锋上,整个人在一片刺目光华中蓦然融入手中的剑器之中,剑光蓦然大盛疾飞,“唰”的杀至血魄一族的灵舰上方。

人剑合一状态,修者肉身与剑光相合,修者有了剑器之刚猛凌厉,而剑器有了修者之灵性鲜活,可以说剑修者真正步入剑道领域的凭证,无论攻防还是遁速,都恐怖到了同境界的相对极致。

腾空境的修为,人剑合一的状态,剑修者近乎修士巅峰的超群攻击力在此时此刻彰显无疑。

接连天穹的元气吞吐,遮蔽天日的剑光雨落,明明是同样的泰山十八盘剑术,在不同人的手中使出,却是截然不同的气象与威力。

血魂阁的大型灵舰在这恍若雨瀑的剑光冲击下,大型防御屏障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扭曲变形,哪怕能源炉内灵石成堆成堆的投入,但依然供应不出足够抵挡如此剑修的灵气供给度。

“一人一剑便能够做到如此地步,的确了得,可惜,杀至此地你已锐气受阻,不然,却真的有与我一战的余地。”

那名腾空境的泰山精英弟子犹在挥洒剑光,其实以他的实力,剑气归一直接杀入,并不需要将整驾灵舰的防护罩尽数击破,但他想将这艘灵舰的防御体系完全打爆以方便后来的同门破坏,想法虽好,但也因此,失了几分剑修者应有之锐气与犀利。

不知不觉间,其身后却突然传来幽幽的话语与脖颈间冰凉凉的吐息,这名泰山精英弟子便恍若全身炸毛一般蓦然收了剑光就想反身,然后就在他收回剑光的瞬间,一只晶莹似玉般的小手,已经轻轻的按在了他的腰间。

浓郁的漆黑劲气,在一瞬间爆发式的喷涌奔腾。

“唉,终究只摸到一个人剑合一的门槛,若是可以熟练施展,何至于被三三所乘,可惜了。”

在远方朱鹏的水镜之内,那名腾空境的泰山剑修完全被形若鬼魅的朱三三所压制,她明明只是筑基巅峰境的修为,但偏偏表现出来的综合实力力压寻常腾空修士,再加上她那奇诡的战法与攻心之术,一旦陷入她的厮杀节奏,便是实际修为高出她一个境界的修者也再难翻盘。

她的双手剑术按照魔功招意运使时,并非全然没有破绽,但那破绽永远只有一处,也只有一瞬,在迅速无比的速度加持下,那一瞬间的破绽刚刚出现,下一刻便被双剑弥补,甚至不再是破绽,反而成了致命的招意陷阱。

“呼,想不到血魂阁除了九师兄外竟然还有如此人杰,筑基压腾空,便是以剑修者的角度来说,也称得上是佳话了。”

英白罗与朱鹏、苏玉一同看着那面悬浮的水镜,却是由衷的赞叹,他本身不过是筑基境的水准,场中无论是那个泰山精英剑修还是朱三三,在纯粹实力上,都压他一头不止,由不得他不抚掌赞叹。

一身华美彩蝶黑袍的朱三三双手执一双漆黑短刃,出手若电一般压制那个人剑合一的泰山精锐剑修,她其实占了个出手偷袭的便宜再加上自身所修绝学的可怕攻击性,一时间,那个修为高她足足一个境界的泰山剑修,竟不能完成反攻,而其余的泰山剑修,则又一次落入了炮群的火力洗礼中,若不付出足够代价,根本就无法靠近血魂灵舰半步。这便是在有高手牵制下,大舰炮阵的可怕清场效果。

随着场中的局势越来越好,朱鹏的眉头反而越皱越紧了,在来这里之前,朱鹏便已经确定了血魂灵舰必有嵩山剑修来袭的计划前提,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嵩山左冷禅都不可能放任华山剑宗与地星南方血魂阁整合并派,若不是嵩山剑宗在地星四大修士联盟的合围之下,朱鹏甚至一度担心左冷禅会亲自出手进行阻止。

那个时候乐子可就大了,朱鹏机关算尽再把血魂阁全部战力都压上,能不能挡得住左冷禅一击之力都在两可之间……

好在,嵩山剑宗干预此事的可能超过八成往上,而左冷禅亲自出手的可能却小于两成往下,金丹修士有金丹境修士自己的诸多事务处理,并不是说看谁不顺眼,便会直接过去砍谁的,一分钟好几千万量灵气吞吐的人,哪里会花上一堆时间去碾死一个并不需要自己亲自出手的蚂蚁类角色?

金丹之下,俱是凡俗,真人之境,方履道途。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嵩山十三太保中的高手出手,随便扔出两三个步虚境的嵩山太保,理论上来说,灭血魂防御力量并不甚足的血魂灵舰,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前文也提到过,嵩山剑宗通过秘法赶山,赶到了地星中洲,被地星四大修士联盟包围,而地星四大修士联盟又被其余四岳四面包围,天下修行者势力态势,形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夹心饼”格局。

外面包裹的全是面,稍内层是菜,而最核心处,才是真正的肉馅,油水丰厚。

嵩山剑宗赶山至地星中央地域,可以说在承受四方压力的同时,也把最大的油水地给占据了。

左冷禅固然雄才大略,但他手上又没有大预言师金庸的飞雪连天十四卷天书秘册,此时此刻的他只是雄心勃勃的发展着自身实力,消化着地星资源,虎视着日月魔宫,计较着并派大计——华山岳不群与血魂朱鹏,在他眼中都只是跳梁小丑而已,有计划的压制就成,亲自动手打压,都显得有些掉价。

此时的他,哪能想到自己之后会死在岳不群的手中。这里里外外的因果,都被朱鹏反反复复的计较盘算过许多次了,最后才在十拿九稳的前提下敲定计划,不然朱鹏虽然胆大,却并不是疯狂的赌徒,就如宫寒影所说,三千多的血魄精锐弟子呀,几乎代表着未来数百年的血魄一族发展前途,拿这个开玩笑,几乎等于拿血魄一族日后的未来开玩笑,若没有足够大的利益,朱鹏绝不会拿这种事情去下注的。

第730章 暗处隐藏与推书

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泰山剑宗的修士终于杀到了血魂灵舰的近侧,只是打开防护灵罩的血魂大舰也不是好啃咬的骨头,几乎是泰山剑修倍数的血魂修者御剑杀出,守卫着三千血魄未来的他们,几乎代表着南方血魂阁的最强实力体现。

也许,最尖端的巅峰高手并未到场,但灵舰之内的修者,却称得上即精且锐,无论是个人厮杀还是联手合击,都惊人的棘手,拥有着在末日灾劫中挣扎求活经验的他们,甚至比高等仙道位面的江洲剑修更凌厉凶悍。

顶着炮群杀至此处的泰山剑修尚未喘上一口粗气,便被灵舰内的血魂精锐杀了个措手不及,眼看着这些泰山弟子倾覆在即,朱鹏的嘴角处也慢慢绽起了些许笑意。

“好手段,差点连我都瞒过去了,要是让你们成功,那还真是措手不及,白罗,命师兄弟们布置‘黑云走雷阵’吧,咱们也快要出手了。”

英白罗是岳不群第八位弟子,朱鹏是第九位,按理来说朱鹏应该管英白罗叫师兄,可实际上却是英白罗一直管朱鹏“九师兄、九师兄”的叫着,而朱鹏也一直称呼他的名字,对于这种隐性的默契,两人似乎都接受的非常自然。

血魄灵舰下方的土丘之上,有一处极淡的扭曲空气,便好似高温锅炉蒸腾出来的水蒸汽一般,让四周的空气出现微微的扭曲,如果不是这里藏匿着近千人,如果不是这近千修者都在砺剑养杀,处于蓄势待发杀气腾腾的状态。

在大型幻术类法宝笼罩下,这里本应连这些许痕迹都不见。

“乐厚师弟放心,我这幻光罩最大的效果便是在千人大战中施展战场级的大型幻术,一经施展,灵觉神识尽数规避,便是此时状态,也只能由肉眼视力察看出些许痕迹,但方圆百里内除了上面都已经被我们清扫干净了,除非精修高明瞳术者,不然谁的目力可以贯穿百里?至少五岳剑宗内,我从未听说有人可以做到。”

一个苍鬃灰衣的老者对着身侧的乐厚如是言语,他本人也是嵩山十三太保之一,但对于乐厚的态度却有些过分的恭敬有礼,只因嵩山十三太保虽然并列排名,但彼此之间在地位上还是有些高低上下之分的。

第一强大第一威望者,当然是嵩山左冷禅,其次是托塔手丁勉、大嵩阳手费彬。

这三人都是嵩山十三太保中极有威望的,左冷禅不用多说,托塔手丁勉实力与心志皆强,思虑缜密有大将之风,若不是身在无比强盛的嵩山剑宗,又被天纵之才的左冷禅压了一辈子,他便是一派宗主的材料,五岳剑宗之中,除了左冷禅外,他比之岳不群与莫大也只是稍稍逊色,像泰山天门道长与衡山三神尼三定师太,名头不小,但真要争斗起来,却绝不是丁勉的对手。

也正是因为有丁勉这个稳定的副掌门在,左冷禅才能小事不管的专心修炼,不然他整理嵩山剑诀,苦研寒冰气道与华山吃先人老本的岳不群拼修为精进速度,还真就未必比拼得过。毕竟,别说金丹境,华山传承根源之门派,连证道元神,永寿地仙的强大存在都有。

其次是大嵩阳手费彬,费彬生性刚烈莽撞,智商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也就中人程度,便是单挑战在嵩山十三太保中也未必能杀入前五之列。

但他每战必争先为了嵩山剑宗之利益完全不顾个人的生死荣辱,说难听点,就是左冷禅麾下最凶狠忠诚的一条狗,左冷禅眼角一挑,让他咬谁他咬谁,而且完全不顾忌自己咬不咬得动。

费彬得到左冷禅与丁勉的信任,再加上他多年以来每战争先所积累下来的人气,嵩山十三太保中少有人及,论威望与地位,个人战力并非极高的他,却在嵩山十三太保稳坐第三把交椅的,这一事例,也体现出了人生在世找一个好老大的重要性。

你若能力强大自己能当老大自然最好,若是个人能力上不是十分出众,那认清自己,死心塌地的跟一个够意思的老大混,也能混得不错。

除这三人之外,嵩山十三太保中便是仙鹤君陆柏、幽尘道人汤英鄂、九曲剑钟镇、阴阳手乐厚、神鞭邓八公与锦毛狮高克新有名头威望了,他们并非尽是战力或者心志拔尖的存在,像九曲剑钟镇,他的修为战力在嵩山十三太保中临近垫底,但他修炼的是嵩山最纯粹的剑修传承,仅从理论上来说,初阶步虚境的他有一定可能挥剑斩杀金丹境的强者。

当然,如斯跃阶挑战,被人回手秒杀的几率远远高于他斩杀人家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