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末日仙侠[校对版]
字体:16+-

第405章

第405章

便是朱鹏也不自禁的如是感慨,岳灵珊更是直接质疑一侧的陆大有,他为什么从来都没向人推荐过这些戾猿。

“并不是我不推荐,而是根本就没有推荐的价值,这逆五行也只是诡异奇变而已,实际上并不见得真的比正统的五行法术威力更大,小师妹你看下去便知道了。”就在三人言语时,场中的局势已经渐渐明晰,却是戾猿一方渐渐的溃败,这却是出乎朱鹏的预料了。

要知道,尽管四臂斗猿那一方数量更多,更有其它种类的妖兽作为助力杂兵,但五行戾猿这一面可是有腾空境的强大妖兽助阵的,修为之差距,往往超过了先天物种之影响,便如同一只炼气境的猫,往往斗不过一只筑基境的老鼠一般,两者相遇,还真是说不准谁吃谁呢。

但,尽管有着这样近乎绝对的修为优势,可五行戾猿还是被打得溃败了,朱鹏渐渐看出来了,这些五行戾猿专精于逆五行法术,其它手段却是贫乏,而且只要弄清楚了它们逆向五行之生克变化,所谓逆五行,还真就不比正统的五行法术更加好用。

戾炎凌厉,遇水逆向上溯焚之,但若以木属法术击之,戾炎再盛也挥之即破。活蝶诡异,被火行法术焚烧,不但越烧越多,而且还越焚越活,但若以水行法术应对,则遇水即沉,坠地既死……

所谓逆向五行,远远没有看到的那么强大凌厉,只要重新分清了其中的生克变化,这逆向五行甚至远远没有正统的五行法术威力恢宏浩大,只能说走个巧字而已。

如果只是如此尚且罢了,但朱鹏很快发现,这些逆五行法术对五行之外的真元性质,也同样是作用奇低,四臂斗猿身躯遍布一种天生的护体罡气,威力不大,只是效用倾向于全面提升,对于攻防速敏皆有增幅,但就是这相当粗陋的护体罡气,便已经让五行戾猿攻之不入,同一位境界的四臂战猿往往追着四五只戾猿跑,如此争斗,能赢才叫有鬼呢。

这个时候陆大有又在朱鹏的身侧言语了:“不止是罡气而已,这些戾猿的逆五行,只是专门与正统五行相生相克而已,对于其它一切中五行之外的真元性质,都抗性极弱,罡气如此,剑气亦如是。一只腾空境的戾猿,甚至只能堪堪匹敌低一个境界的筑基修士,更遑论剑修了。

这样的妖兽,便是培育到高阶又有何用?多年以来都少有华山弟子收它们当灵宠,以至于它们渐渐积累实力,竟然在族中渐渐出了几个腾空境的戾猿王,若非如此,在这样强度的厮杀中,戾猿一族,早就族灭了。”

言谈话语间,五行戾猿已经全面溃败,只是它们除了逆五行外,至少还精通于遁术隐匿,一个个极为巧妙的闪走,诡异奇变四个字若是用在跑路上,寻常头脑简单的妖兽,还真的很难扑杀它们。

然而就在这时,朱鹏却突然出手了,别说紫魄天睛,便只是朱鹏敏锐的心意感应,就已经不是戾猿的遁术可以规避的了,一只腾空境的戾猿王直接被他以铁煞元磁摄取,尽管这只戾猿王拼力的挣扎,周身黑火喷涌活蝶纷飞,但朱鹏的铁煞元磁却偏偏不隶五行,戾猿一族的逆向生克之道,在这纯粹的体修法门面前,全无半点意义,被他硬生生的抓住摄拿。

“虽然腾空境被几个筑基境追杀得到处跑,显得很是难看,但我偏偏就对‘变废为宝’深感兴趣,擅长隐匿又精通诡异的逆向五行,虽然能力局限性很大,但只要找得准确,合适的对手还不是要多少便有多少?”一手提着黑灰色的五行戾猿,朱鹏一边如是的语,对于陆大有与岳灵珊的规劝,却是浑不在意。

“局限性大的另一种解释又何尝不是针对性高?六师兄,我抓了它们的猿王,这戾猿一族,日后你便要帮忙多照顾一下了,别在日后因我而灭族,多少会有些过意不去。”

十天之后,一艘自南方血魂驶向西岳剑宗的大型灵舰上,修炼《葵花宝典》微成后(小成都算不上),已经变得越来越妩媚美丽的朱三三正抱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饮酒,随着她的魔功日趋精进,朱三三原本平凡的外貌已经调整得越来越美丽惊人,但她多年积累的习惯却依然没有变化,行为举止依然风度翩翩豪迈磊落——就是不像一个女人。

只是她形貌普通时,这些作派与行为,只是让她像一个男人婆,别说男人倾慕,就连女人缘都极差,但这些作派与行为放至今时今日她的身上,却形成一股让男女都为侧目不已的中性魅力,邪魅无比。这一点从她怀中的两个小美人迷离的目光中就可以探知一二,《葵花》绝学对于一个修者魅力的增幅,实在惊人无比,然而这还只是这套绝学的附带功能之一……

第728章 泰山突击与大炮意识

“血魄一族,三千弟子呀,这些门人几乎是我血魄一族未来近乎所有的精锐战力,现在就这么白白的送予西岳华山了,说实话,真是很不甘心,不明白朱鹏到底是怎么想的。”

与朱三三对席而坐的是宫寒影,她这段时间与朱三三厮混在一起已经辞去了血魄外交司的职务,在朱三三麾下专心专意的当起了专职幕僚,但自身位阶之高,权柄之重,不但不降反而提升。

“他自出道以来,行事往往出人意料,但每每招招中的,便好似看透了所有迷雾后的直击核心一般,我大体可以理解他走这一步险棋的意义,但如果我的领会是正确的,咱们这一次华山之行,恐怕将危机重重。”将手中玉杯里的酒水一饮而进,谈到“危机重重”时,朱三三微眯的明眸不但没有半点的惧意,反而有隐隐的寒光起伏,杀机流溢。

与此同时,朱鹏正以水镜之术远远看着那条缓缓飞至的巨大灵舰,他身后不但有苏玉在侧,更有百余名身着华山袍衣的执剑弟子静立。

“血魄三千弟子入华山,意义之巨大,影响之深远,长眼睛的便看得出来,理所当然的危机重重。只是,危机,危机,危险从来都是与机会并立存在的,重点是能不能突破危局把握机遇。”单手把握着腰间的宽大剑器,朱鹏对着身后的英白罗如是言语。

英白罗,岳不群第八位真传弟子,资质颇高酷喜剑艺,朱鹏在华山演武台与几名华山真传弟子斗剑之后,他便完全被朱鹏的深湛剑艺所折服,相比旁人,英白罗纯粹的多,年纪不大的他完全是崇拜朱鹏的修行天赋,便好似昔日的地星凡人追星一般,有些盲目的味道。

令狐冲的剑道天赋绝不会比朱鹏差,但他性子豪爽嗜酒,磊落豪迈有英雄风骨,但也因此,行事之间多多少少有些粗陋,与英白罗的相性不合,而朱鹏不同,朱鹏与英白罗一样是以修行家族弟子身份加入华山剑宗的,而且朱鹏风度翩翩举止斯文,属于杀个人都要拿白绢拭剑的典型世家子风范,在英白罗看来,整个人近乎于完美,完全契合他心目中对自己的隐隐期望。

再加上朱鹏也的确需要迅速的融入华山剑宗势力,故而折节下交,不过几天功夫,英白罗便已经以朱鹏马首是瞻。

当然,这个结果绝不代表他傻,恰恰相反,能够迅速弄清形势并且把自己归于大势的那一方,如此敏锐,绝对当得上机敏聪明。

这一次,朱鹏布下圈套要行大计划,虽然无法请动岳不群与宁中则两位大神,但知会之后动用些华山剑宗的实力却是问题不大的,而且算是宗门任务奖励丰厚,朱鹏在整个华山剑宗根基尚且浅薄,除了英白罗外,根本就无太多的人手可用,不用英白罗那一脉的势力,还能用谁?

华山剑宗弟子千人,但真传弟子便只有那不到二十个,再刨去几个不喜抱团的孤僻之人,基本上每个真传弟子的麾下都有百来号可以信任的人手,这些人与其说是华山弟子,莫不如说是拥有晋升为华山弟子资格的高级杂役,朱鹏这次要英白罗带可以信任的手下出来,结果英白罗一气给朱鹏带出了百多号人,占华山门人的十分之一。

“这还是九师兄你要求找值得信任的,不然的话我再召三百人来不成问题,华山剑宗千多门人,实际上除了那几十个有资格记名的弟子外,其余的师父连名字长相都记不得,只能说挂了我华山剑宗的名号而已。”

英白罗说这些话语的时候,并没有多余的意思,但一股冷冽残酷之气却隐隐透出,这便是所谓的大宗门,恍若金字塔一般,一层压一层拾级而上,但只有上层的绝对少数才能享受最多的权益与最好的传承,这样的道理并非只有朱鹏与英白罗明白,但世人还是哭着喊着要加入宗门,哭着喊着要去受压迫——理由更残酷。

因为人生在世不怕被剥削压迫,最怕你连被剥削压迫的价值也无。相比饱受压迫的宗门弟子,修行界的散修过得更惨更苦,大宗门的传承之中,百多个人里总有一个会成为高手,成为上位修士,而在散修中,十万人里也未必能蹦出一个强者,千百年蹦出来一个,那都是人品、长相好到逆天的,寻常人想都不要想。

就在朱鹏、苏玉与英白罗言语交谈时,远处血魂灵舰那预料之中的袭击已经杀至。

“血魂阁的魔崽子,围了我泰山,杀了吾宗那么多的门人,现在调头就想与西岳华山结盟?姥姥,纳命来。”

一群身着泰山剑宗服饰的道人驾驭着剑光排空而来,人还未至,那股如春雷般的狂怒喝语便已经传来,这些泰山弟子并非没想过打一个漂亮的埋伏战,问题是血魂一方严防死守,那侦查手段星排四散,几乎就没有一丝半点的空隙可言,时间拖得久了,这血魂大舰距离西岳华山也越来越近了,再不出手的话,等到人家到了西岳华山的山脚下,便是出手也没有意义了,没有办法,这些本来就是受到鼓动的泰山剑修,脑子一热,干脆正面突击。

英白罗看到预料中的对手出手,剑诀一展便要下令出手,但他的肩膀却突然被朱鹏扣住,全身上下瞬间便失去了自控力。

“咱们是一定要出手的,但不是现在,只是这些开胃小菜,血魂完全可以独立吃下。”

朱鹏话语刚落,血魂的巨大飞舰之上便有无数密布符纹的炮管伸出,自末日杀劫以来,血魂阁所有修者都堪称是身经百战,泰山剑修气势汹汹的正面冲锋,让血魂阁修士产生的第一反应,便是:“开炮,轰你呀的。”

大型的飞舰武器未必能给小单位的高明剑修带来多少压力,但清场效果却是好的可以,更何况剑修者攻高而防弱,可以说是这种大型清场舰炮的最好目标。

这种战斗方式也是地星修士与高级仙道位面修者的区别之一,因为灵力利用率的问题,高级仙道位面的修者是没有大舰炮群意识的,他们的意念正确却又传统,那便是由高手碾压一切,大舰炮群无异于移动棺材,资敌宝箱。

一旦已方没有与对方高手相抗的存在,这大舰炮群不但毫无意义,还会给对方送去大量物资。

而地星修者则不同,他们的意识多多少少受到2012前的凡人影响,错误却又实用,他们守着地星那日益丰富的修行资源,却限于修行水平低下而不知如何应用,于是“大舰炮群战术”便应运而生,一次性打出成百甚至上千万的灵石资源,造成相当于一个筑基、腾空甚至步虚境修士的清场效果,尽管浪费到了近乎可耻的地步,但谁叫当年的地星根本就没有高阶的修行高手。

不拿资源换战力,抱着那漫山遍野的资源坐着等死吗?

“轰隆隆,轰隆隆,轰。”

在无数激光火炮的冲击下,低阶的泰山剑修几乎是一片一片的死,他们的血肉残骸在天空中便被气化成了一片虚无,无比美丽的炮火群给无比残酷的群体死亡披上了一层绚丽的华纱。

但真正的胜负却并不在这里决定,几个领头的泰山剑修几乎完全无视四周的炮火,甚至于这些耗资巨大的灵石炮火打在他们身上也只是消耗真元而造不成破防效果,更何况还根本打不到。筑基高阶的修为境界就已经可以让他们拥有完全规避弹幕模式的惊人反应速度了,四溢的神识剑意,绝对比2012前的雷达扫描立体而准确,完全不存在不合理失误的可能。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血魂阁的魔崽子,给我死来……”

泰山剑修中最前的一人,御剑排空,他是泰山剑宗玉字长老的徒弟,也是泰山剑宗少有的后起之秀,他虽然是泰山剑宗的小辈,却已经拥有了一身腾空境的修为,剑意剑术更是不弱,已经大体摸到了人剑合一的门槛。

这一次,便是他在旁人的鼓动下带领门人前来报复的,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是在被旁人利用,但他不在乎,剑修者明心见性直指本心,泰山被血魄围山攻打,后来还是因为西岳华山剑宗的掌门人岳先生‘无奈’收了血魂阁主为徒,血魂阁才撤去兵戈的,这件事情对于华山岳掌门来说,是一件象征着他完美名誉与影响力的佳话,但这段佳话中,却饱含着泰山剑宗无尽的耻辱,这种耻辱甚至已经让许多忠心于泰山剑宗的弟子道心生瑕了,必须将之洗去,哪怕为此付出血之代价——自己或者敌人的。

身后同门被大炮激光凌空撕裂,甚至粉碎至渣,他心中不痛,不怒,不苦?